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17】 想打谁就打谁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17】 想打谁就打谁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会知道你的名字是吗?”蒙小妖看着苏梅,冰冷的面庞甚至比面无表情还要没有情绪。.

    “我不止知道你叫苏清芳,我还知道你是个不负责任的女人,抛夫弃子,却到别人家当贤妻良母,怎么,摆脱了过去的生活你很幸福是不是,有钱的丈夫,懂事的儿子,比你那酗酒成性的前夫和只会打架斗殴的女儿要好上太多了。”

    蒙小妖说得越多,苏梅的脸色就越难看,她不敢相信的看着蒙小妖,“你,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为什么会知道这些?”

    看着她惨白的脸色,蒙小妖不屑的笑了一下,“若要人不足除非己莫为,你自己是什么人你心里有数,我可以告诉你,你前夫早在很多年前就死了,你女儿也死了,你不用在怕他们会纠缠你,放心过你的好日子吧。”

    没人能看穿蒙小妖此刻的心情,她平静的外表下隐藏的是波涛汹涌,是平地惊雷。

    她怎么可能想到,傅里口中的苏姨,那个善良又亲切的后母,居然会是那个亲手抛弃了她的女人。

    她的妈妈,年幼时,她经常在梦中哭醒,口口声声的喊着妈妈,她奢望着她有一天会回来,可是直到今天她才知道,她的妈妈早就已经忘了她。

    “对不起傅里,我没办法接受你这样的家庭,你之前说,只要我心里有一丁点的不痛快就可以马上走,那我现在告诉你,我很不爽,我先走了。”

    蒙小妖转身就走,甚至没有等到傅里的回应,硕大的步伐像是在逃。

    苏梅惊恐中倏然回神,“等等,你先别走。”

    她追上前两步,紧了紧抓着衣摆的手,“你,你是不是小蒙?”

    这么多年了,她虽然没有忘记自己女儿的长相,但是十年的时间,她已经完全长大了,即便是她的母亲,她也不能一眼就认出自己的女儿。

    蒙小妖没有回头,身形却是在苏梅叫出她的名字那一刻微微一颤,心头像是被一把凌厉的刀刃抹过,鲜血直流。

    小蒙,这是她的妈妈给她取得名字,当她决定放弃宋家一切的时候,她选择了姓蒙。

    可是现在,她发现她好像又错了。

    她没有家,没有爸爸,更没有妈妈,她是孤儿,她是一个被所有人放弃的孩子。

    傅里在听到苏梅口中叫出“小蒙”的那一瞬愣了一下。

    “你怎么知道……她的名字?”

    苏梅慢慢的转头看向傅里,半张的嘴惊恐又惊讶,她的颤抖越来越烈,踉跄的脚步慢慢向前。

    “小蒙,真的,真的是你吗?”

    蒙小妖始终背对着所有人,她闭上眼的那一刻,眼泪无声滑落。

    “抱歉,你认错人了,我说了,你的女儿早在十年前你离开的那天就死了,这世上再也没有宋小蒙,你也没有女儿。”

    她走了。

    苏梅却没有勇气去追。

    当她失去身上最后一丝力气的时候,整个人直接跌在了地上。

    傅西林急忙走来扶住她,“怎么回事,她该不会是……”

    看她整个人都已经失神,傅西林抬头看向傅里,“还不快点跟去看看,别出什么事了。”

    傅里回过神,看了苏梅一眼,“苏姨她……”

    “放心吧,这里有我,你先去看看那丫头,好好劝劝,最好能把她劝回来。”

    ……

    傅里追出去的时候蒙小妖已经走了很远,看着她落寞的背影,他不知道该怎么去劝。

    这件事对他来说发生的太突然了,苏梅在他们家已经六七年了,他怎么可能会想到她会是蒙小妖的妈妈。

    她的妈妈抛弃了她却来给他当妈妈,他真的害怕她会因此连他都一起恨上。

    傅里一路跟着她走了很远,阳光下的她似乎显得很荒凉。

    他从没见过她如此落寞,他心疼,他不想再让她一个人。

    加快的脚步倏然挡在蒙小妖面前,他一把将人搂进怀里,也不管她愿不愿意。

    “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

    傅里不敢去看她的脸,他害怕看到她排斥的目光,他紧紧的搂着她,生怕一松手她就会像四年前一样消失不见。

    不知过了多久,平缓的声音从蒙小妖的嘴里吐出,平淡的声线没有一丝波澜,就如刚刚她在面对苏梅的时候一样。

    “傅里,我想我没办法去面对你家里的人,如果你还想继续跟我在一起的话,我们就像以前一样吧,如果你接受不了……”

    “好,我们跟以前一样,就当今天什么都没发生,你没来过,没见过任何人,小妖,我们会北城。”

    傅里急切的打断,让蒙小妖的心里又多出了一抹酸涩。

    他真的很好,遇上他,蒙小妖觉得是她这辈子最幸福的事。

    眼泪浸湿了傅里胸前的衣襟,她哽咽的说:“可以吗,真的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吗,你后妈是生了我又抛弃我的人,你知道,我一定会恨你的。”

    一句恨,戳伤了傅里的心头,可是他知道,他内心的痛跟她相比,简直是不堪一击。

    他搂紧了她,“恨吧,你就算再恨我,我也不会让你从我身边离开,我爱你,我想跟你一辈子在一起,我不管你是谁,更不想知道你父母是谁,我只想要你。”……

    傅里把蒙小妖送回了酒店,之后又回到了傅家,他不敢在蒙小妖面前提起苏梅的事,但是他心里去免不了好奇。

    苏梅在他的印象当中是个很好的人,这么多年她始终如一,算得上是一个慈母。

    可是傅里不明白,她为什么会丢下自己的女儿,这么多年,他甚至从来都没有听她提起过她曾经有个女儿,难道真的像蒙小妖所说的,她是为了自己的幸福,为了想要在他爸面前博得好感才会隐瞒这一切吗?

    “爸。”

    再次回来,傅里没有再叫苏梅。

    苏梅紧张的看向傅里,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询问关于蒙小妖的事。

    “怎么样,她人呢?”

    傅西林这个时候还能平静的去关心蒙小妖的情况,这一点似乎有些出乎傅里的意料之外。

    “她没事,我把她先送回酒店了。”

    傅里移开视线,看向苏梅,“是真的吗,你真的是抛弃了她的人吗?”

    短短一会儿的功夫,苏梅眼睛都已经哭肿了,好不容易被傅西林劝的停下来,傅里这么一问,她又湿润了眼眶。

    她低下头,紧抿着颤抖的嘴角,“我真的没想到世界会这么小,对不起小里,是我破坏了你的计划。”

    傅里原本打算带蒙小妖见过家长之后直接把婚求了,他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水到渠成的机会,只是意外往往都发生的太突然。

    “为什么,为什么你从来都没有说过,为什么你当年不把她一起带走,为什么你要选择抛弃她?苏姨,我一直觉得您是一位好母亲,可是我突然觉得,你好可怕。”

    “傅里!”傅西林闻言喝了他一声。

    苏梅拉住傅西林,低垂的头像是上了千斤重担,“小里说的没错,是我不好,是我自私,是我抛弃了自己的孩子,现在还妄想她能原谅我。”

    “她不会原谅你的,不管你当初有什么样的理由,她都不会原谅你,我不会再带她来,希望你也能像以前一样,不要去打扰我们。”

    “傅里,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要这样吗?”傅西林的立场已经很明确了,他在帮着苏梅说话。

    傅里看向他,目光带着明显的疑惑,“爸,您为什么一点都不惊讶,你早就知道苏姨有个女儿是吗?”

    闻言,傅西林微微蹙眉,沉默了一瞬才回答一声是。

    “我们家多养一个孩子就这么难吗?这么多年,苏姨和爸从来都没想过把小妖找回来是吗?”

    傅里的话是心痛,对他们来说,也是无法反驳的指责。

    “她,为什么要叫小妖?”苏梅哽咽着问。

    如果早一点告诉她傅里的女朋友是宋小蒙,她也不会等到今天才见到她。

    “因为她父亲很早就死了,她恨宋家,不想再姓宋,所以用了你给她去的名字作为姓,现在她恐怕连这个姓也不想要了。”

    傅里的话句句戳中苏梅的心窝,她心疼的快要窒息,但她却没有勇气说出想再见她一面的话。

    “帮我,帮我好好照顾她,拜托你了,我知道没有资格当她的妈妈,我只想看着她好好的。”

    “我会好好照顾她的,不过不是为了帮你,而是为了我自己。”

    ——

    自从安希颜的身份公开之后,施月华不管走到哪都带着他,为了巩固他的身份和地位,裴伊月可以理解,可是连安希颜都走了,这个家真的就只剩她一个孤家寡人了。

    以前裴伊月每天跑步,起的还算早,可现在天气越来越热,她也懒得再去跑。

    从楼上下来,正准备出门,刚巧碰上施幼琳坐在客厅。

    裴伊月本是打算视而不见,可是有人偏偏不给她机会。

    今天所有人都不在,施幼琳走过去拦住她的去路,“你这个野种怎么还在这啊?”

    “啪!”

    裴伊月没有任何话,也没有任何理由,扬手就是一巴掌。

    施幼琳头一偏,整个人呆怔了一瞬,回过神,她捂着脸愕然的看向裴伊月,“你凭什么打我。”

    “打你就打你,难道还要挑日子吗?”

    闻言,施幼琳突然像疯了一样张牙舞爪的朝着裴伊月扑了过去,“我跟你拼了,你这个贱人,野种,你就会勾引男人,你天天都出门,是不是耐不住寂寞去找野男人!”

    裴伊月单手握住她挥过来的手腕,不费吹灰之力直接将施幼琳掀翻在地。

    她居高临下的晲着脚边的人,漆黑的眸带着一抹厌恶,“施幼琳,我已经跟你说过很多遍了,惹我的下场我怕你承担不起。”

    “裴伊月,你在干什么!”楼上,一道恼怒声轰然而下。

    裴伊月烦闷的叹了口气,转身,就见郑海芬急匆匆的从楼上走了下来。

    她扶起跌在地上的施幼琳,关切中,施幼琳借机装出一抹委屈,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祖母,她又打我。”

    “好了好了,祖母在这,你别哭了。”郑海芬诱哄的声音真的很慈祥,只是这种慈祥从来没有用在裴伊月的身上。

    她转头看向裴伊月,顿时怒目冷对,“你马上给幼琳道歉,不然今天这事我跟你没完。”

    闻言,裴伊月失声一笑,“道歉?我今天没有打死她都是我的仁慈,你不分青红皂白就让我跟她道歉,怎么,是觉得我妈跟我哥不在,想联手欺负我?”

    她脸上的笑容让老太太越看越不舒服。

    以前老太太只是单纯的不喜欢她,可是这一次,她却觉得裴伊月像是故意在挑衅。

    “打了人还不道歉,这世上哪有这样的道理,你以为这是哪,由得你在这胡作非为,我还没死呢,这个家还是我说了算!”

    老太太气得呼哧带喘,裴伊月却一脸的云淡风轻,“对,这个家你说了算,但是,我的事你说了不算,我想打谁就打谁,没人管的了。”

    “你,反了你了!”

    老太太倏然扬手,裴伊月一把钳住她的手腕,力气之大,像是要把她的手捏碎。

    郑海芬虽然人上了年纪,但力气还很大,她用力扯着自己的手骂道:“好你个小野种,终于露出本性了是吧,跟幼琳抢男人你还敢回来,你现在马上给我滚,从这给我滚出去,我们施家没有你这样不要脸的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