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16】 我为什么要滚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16】 我为什么要滚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傅里拿起手机,蓦地一怔,睁大的眼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什么。

    他将屏幕上的人放大,一张清晰的脸,虽然两年没见,但是他相信自己不会认错。

    “这,这怎么可能?”

    见傅里脸都变了色,蒙小妖一把拿过手机,惊恐之下她觉得自己全身的毛孔都收缩了一下。

    “不可能,她是谁啊,为什么会跟妞长得这么像,不对,是一模一样,这,这照片哪来的,你是从哪拍到的?”

    蒙小妖随手一划,看到的是一张裴伊月扬着头怒视白洛庭,而后者却是笑盈盈的照片。

    她愕然的看向白洛庭,“所以,你带回来的女人是她,是一个跟妞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不是一模一样,她就是小月。”白洛庭很郑重的强调。

    他要的从来不是这张脸,就如他最开始以为她是裴妮婉的时候拒绝了她一样,他要的人至始至终都只是裴伊月一个。

    “你简直是疯了,她怎么可能是她,妞当年不是你亲眼看着她出事的吗,你告诉我,她怎么可能还活着?”蒙小妖激动地尖叫,她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内心深处却希望这个人真的是她。

    “当年的事我解释不了,我只知道是安希颜把她带走了,她是我这次跟s国相亲的对象,我只能说见到她我也很意外,我相信你应该知道月华夫人不会认错自己的女儿,而安希颜更不会去认除了小月之外的人当妹妹,我本来今天把你们叫来,是想让你们见见她,可是她却一声不响的走了。”

    白洛庭的话对蒙小妖来说是惊也是喜,她愣了很久,再次看向手机里的人。

    “这怎么可能,如果她还活着,她不会两年来都不联系我,就算她想躲谁,她也不会一点消息都不给我。”

    “她失忆了。”

    蒙小妖脑子里轰的一声闷响,她不敢相信的看向白洛庭。

    “安希颜说,当年她伤的很重,昏迷了整整一年,之后醒来谁都不记得,这也是我为什么没有留住她的原因,她不记得我,甚至有些排斥我,不过没关系,只要她还活着,在玩有一天我会让她重新回到我身边。”……

    ——

    s国。

    施幼琳是被老太太一手带大的,虽然不是亲孙女,但多年的感情毕竟在那,再加上她从小就比一般孩子懂事,上学的时候成绩一直都是最好的,在外人面前懂的拿捏分寸,可以说是被人夸着长大的。

    老太太是一个好面子的人,当年施月华未婚生子,对她来说是奇耻大辱,直到今天,她也没有把那两个孩子当成过自己的外孙。

    施幼琳这次高调的去,委屈着回来,老太太心疼的不行,再加上她口口声声都说是裴伊月故意害她,老太太更是咽不下这口气。

    裴伊月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刚一进门,老太太就把她拦住,横眉冷对已经不足以形容老太太脸上的表情。

    现在已经是半夜了,她是在故意等她?不过看她的脸色,应该不是迎接她吧!

    “你还回来干什么,这里你没有资格待,滚出去!”

    “妈,你在说什么?”

    施月华蹙起眉,早已寒掉的心只剩下对自己女儿的心疼。

    施景郴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施幼琳,“是不是你跟老太太说什么了?”

    施幼琳委屈的低着头,“我只是说了事实。”

    “你让谁滚出去……”安希颜每次面对老太太都没有好心情,然而这次,裴伊月却把他拦住了。

    以前她忘记了一切,总觉得郑海芬是她的外婆,虽然她不喜欢自己,但总归是一家人。

    现在她想起来了,才知道过去的一年自己到底是多么的愚蠢。

    她轻轻撩了一下嘴角,上前,漆黑的眸平静下带着一种前所未有的冷寒,“我为什么要滚出去?我做错了什么?哦,我知道了,是施幼琳找你告状说我设计陷害她对吗?老太太,人可以老,可以呆,但是不能傻,你想要护着她我没意见,但如果你已经到了分不清事实真相的地步,我觉得医疗中心的养老院比较适合你。”

    说完,裴伊月侧眸看了施幼琳一眼,阴冷的眸在这闷热的夜晚让人背脊一凉。

    裴伊月懒得跟她说什么,绕过老太太,直接上了楼。

    “反了,简直反了,这个小野种!”

    “妈!”

    施月华高吼一声,终于没办法在忍耐她对裴伊月的称呼。

    “小月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孩子,在你眼里她就只是个野种吗?当年你把我的孩子一个个丢掉,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样,如果你的眼里真的容不下他们,那么我带着他们离开好了,我不想让我的孩子在受到任何委屈,我也不想再继续面对你。”

    闻言,施景郴眉心一蹙,急道:“月华,别说赌气的话,先上楼吧,你累了。小颜,带你妈先上去。”

    ——

    裴伊月活着的消息蒙小妖已经消化一整天了,可她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死了两年的人现在突然有人跟她说没死,她开心,但她更怕这是假话。

    “傅里,我们明天去s国吧。”

    沉默了几个小时,一开口却说要去s国,傅里知道她想去确认这件事的真实性,她更想早点见到活着的裴伊月。

    他拉住激动的人,安抚的说:“你是不是忘了她现在是月华夫人的女儿,就算我们去了也未必能见到她,而且她现在谁都不认得,也包括你,你就算去了又有什么用,相信二少吧,他会把她带回来的。”

    带回来……

    蒙小妖忧心的蹙了下眉。

    “怎么了?”傅里问。

    蒙小妖犹豫的转身,“其实,我不想让妞回来。”

    傅里还以为她会是除了白洛庭之外最想让裴伊月回来的人,现在她却说不想。

    “你是在怕那些人?”

    当年傅里知道了蒙小妖和裴伊月是杀手之后,在他的追问下蒙小妖把所有的事全都跟他说了。

    她没有出卖组织,她只是说明了她跟裴伊月的情况。

    之后这两年她过的很平静,傅里几乎都快忘了她身上的枷锁始终健在。

    “这两年他们不是没有再找你了吗,说不定他们已经不存在了。”

    “不会的。”

    蒙小妖回答的很快。

    她不相信总部会不存在,这么多年的坚持,怎么可能说没就没,

    “他们没有找我,是因为他们以为妞不在了,但如果她回来了,没人知道他们会对她做什么,我害怕当年的事会出现第二次,如果可以,我希望她永远都不要再回来。”

    傅里站在她身后,摸了摸她的头,“放心吧,当年是因为二少身上的包袱太多,没办法完全顾及她,现在他已经不是当年的他了,他们两个分开了这么久,他现在唯一想做的事就是保护她,你担心的事绝对不会再发生。”

    不会发生吗?

    蒙小妖还是不愿意相信,毕竟已经发生过一次了,而且她知道,这世上没什么事一定是绝对的。

    “小妖,跟我回家吧。”

    两年来始终不断的话题再次提起,蒙小妖敛回思绪,沉默了下来。

    傅里扳过她的肩,让她面向自己,“这两年你一直因为裴伊月的事拒绝跟我回去,现在事情已经过去了,她没死,说不定过段时间你们就会见面,你没理由再拒绝我了对不对?”

    有的时候傅里在想,她不答应跟他回家,是不是没有决定好要不要跟他在一起一辈子。

    裴伊月的事对她来说是心里的一个结,这一点傅里懂,也正因为懂,所以他从来没有逼过她。

    蒙小妖的沉默让傅里有些心神不宁,他紧了紧放在她肩上的手,似乎急切的想要听到她的回答。

    “如果你家里人不喜欢我怎么办?”

    听她的话终于不再是拒绝,傅里忍不住一乐,“不会的,我爸早就想见你了,苏姨人很好,她不会为难你,你放心,只要你有一丁点不舒心,我们马上走,可以吗?”

    话说到这个份上了,蒙小妖只想问,她还能说不好吗?

    “那,什么时候去?”

    “明天。”

    “啊?这么快?”蒙小妖抬头。

    她还没准备好呢!

    傅里笑着把她搂进怀里,“不快了,我等这天都等了两年了。”

    ——

    昨天说好要去傅里家,蒙小妖紧张的一晚上都没睡好。

    傅里家里的情况和人口她已经逐一问过,他家里只有父亲和继母,母亲早逝,继母嫁到他们家多年,据说人很好也很和蔼。

    她父亲是华夏王身边的大臣,他当初去北城,就是因为他家里可靠,而且他没有任何政治地位,用一个陌生又安全的面孔去保护华夏王的儿子,能考虑的这么周到,想必他也不是一个简单的人。

    到了门口,蒙小妖突然拉了傅里一下,她已经很多年没有跟父母打过交道了,万一说错什么留下坏印象她岂不是要呕死?

    “那个,我有点紧张,要不咱们改天再来。”

    傅里笑了一下,伸手揽过她的肩,不由她退缩。

    “来都来了为什么要改天?放心,有我在,我爸不会为难你的。”

    傅里一路牵着她的手,就怕她会后悔逃跑。

    傅西林听说他们要来,早早就在家等。

    经过院落,蒙小妖仿佛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极其恐怖,她呼吸,呼吸,在呼吸,可就是没办法平复。

    走进门,这是蒙小妖平生第一次怯懦,她不怕任何人,但是却怕在傅里的家人面前留下坏印象,毕竟她这个人随意惯了,而且身上的毛病也挺多的。

    “爸,苏姨。”

    “你们可算来了,都等你们好久了,快进来。”

    相比傅西林,这个被傅里叫做苏姨的人似乎更加热情。

    蒙小妖一路都不敢抬头,直到走进,她才稍稍抬起眼皮看了傅西林一眼。

    “叔叔好。”

    傅西林倒也没有她想象的那么严肃,他淡淡的笑了一下,点了点头,“你好,早就听说过你,一直叫傅里把你带来,今天终于见面了。”

    蒙小妖浅浅一笑,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转头看向站在一旁的苏梅,没有开口叫人,而是盯着她看了很久。

    被第一次见面的人这么盯着看,苏梅笑容变得有些尴尬,“怎么了,我脸上沾了什么东西吗?”

    苏梅的话并没有阻止蒙小妖的视线,傅里扯了扯蒙小妖的手,“这就是苏姨,我昨天跟你说过的。”

    闻言,蒙小妖倏然抽出自己的手,“她就是你后妈?”

    毫不客气的一声,打翻了之前所有的担心和顾忌,她垂下眼睫,嘴角溢出一丝冷笑。

    傅里因为她突然的变化愣了一下,“你怎么了?”

    “没什么。”

    蒙小妖再次抬起头,眼中却镀上了一层冰冷,傅里皱了下眉,心里莫名不安。

    他伸手,还没等碰到她,蒙小妖突然向后退了一大步。

    “你之前跟我说你后妈人很好,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

    说着,蒙小妖冰冷的视线转向苏梅,“苏梅?连名字都改了,不就是想彻底的摆脱过去的苏晴芳吗。”

    闻言,苏梅脸色一僵,“你,你怎么知道……”我叫苏清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