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个屁。”裴伊月一把推开他,“你这是在轻薄我,我可以告你的。”

    “亲自己老婆也要被告?”白洛庭得意的问。

    “我不是你老婆。”

    “你是。”

    “你有什么证据?”

    “结婚证算证据吗?”

    裴伊月顿了顿,而后撩了一下嘴角,手一伸,“算,你要你拿得出来,我就承认是你老婆,只要你能拿出你濮阳烨和我裴伊月的结婚证,我立马跟你走!”

    拿?他拿个屁!

    他们的结婚证是白洛庭和裴伊月,她就不信他会趁她死了偷偷去改。

    这次,换成白洛庭没话说了,不过他怎么感觉,这丫头是故意挖坑让他跳啊?

    “怎么,拿不出来?拿不出来就别总是占我便宜,不然会让我觉得你们华夏的人都很轻浮。”

    白洛庭郁闷当头,裴伊月扬着头幸灾乐祸的笑了笑。

    “轻浮的伯爵大人,我先走了,拜拜。”

    白洛庭轻轻的拉住那只正在跟他说拜拜的手,依依不舍道:“早点休息,明天我来找你。”

    头顶落下的吻,比刚刚的深,比刚才的久。

    裴伊月没有挣扎,直到他放开她,她才低着头稍稍后退了一步。

    酒店门前的灯光很亮,白洛庭可以清清楚楚的看见她脸上的微红。

    “晚,晚安,我走了。”

    看着裴伊月进了酒店,白洛庭重新坐回车里,白洛庭一言不发的看着窗外,没有让她露出笑脸的人在身边,车里的气氛再次回归冰点。

    “伯爵大人,现在回去吗?”阿恒小心翼翼的问。

    “回去吧,晚一点通知周河,今天被拍下的照片明天盯着点,凡是拍到她的脸,全部提前处理掉,一张都不许出现。”……

    第二天,就如白洛庭预料的一样,网络的力量不可忽视,还好他早有准备。

    周河事情做得很干净,那些照片里虽然有裴伊月的背影,但没有正脸,甚至连一张侧脸都没有。

    白洛庭跟安希颜说他想要把她留在身边,但这并不等于放任她在危险之中任人宰割。

    安希颜担心的事情他同样也担心,虽然裴伊月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那些人还记得她,他不想他们才刚见面就被那些不识趣的人打扰,尤其是在她还不肯接受他的时候。

    ——

    濮阳拓海这老头,平时也不常找他,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每天都会一通电话把他叫去。

    王宫很大,但却只有濮阳拓海一个人,原本这里还有濮阳凯住在这,不过最近不知道这个濮阳凯在干什么,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他了。

    白洛庭不是不想跟濮阳拓海住在一起,他只是想守着跟裴伊月的家,即便她不在,他也想守着承诺,给她一个安静的二人世界。

    “小烨,你来了。”

    难得今天老头没有穿的花花绿绿,而是一身正装,白洛庭走进问:“你要去哪?”

    闻言,濮阳拓海看了他一眼,“什么去哪,我都回来了,看你这几天一直缠着人家小姑娘,今天他们回国,你怎么也不知道去送送?”

    “回国?”白洛庭诧异的看着濮阳拓海,有些不太相信。

    “可不是吗,我刚把他们送走。”

    白洛庭愣怔的站在那,昨天他一整天都跟裴伊月在一起,她一句要走的话都没提过,怎么会突然就走了?

    蓦地,白洛庭转身就走,濮阳拓海叫住他,“你去哪?”

    “我去她住的酒店。”

    “去酒店干什么,不是都跟你说了他们已经走了吗,我是亲眼看着他们登机的,还会骗你不成?”

    白洛庭皱起眉,他回身看向濮阳拓海,“为什么你之前不跟我说他们要走?”

    濮阳拓海一脸无辜的说:“昨儿个小姑娘说要自己跟你说,她没跟你说吗?”

    说个屁!

    那死丫头一定是故意的,昨天他们一整天都在一起,她要是想说有的是机会说。

    两年不见她倒是跑上瘾了,居然连招呼都不跟他打。

    飞机上,裴伊月坐在头等舱,百无聊赖的翻着杂志。

    “阿嚏!”

    裴伊月打了个喷嚏,引起了安希颜的关注,也引起了坐在另一侧施月华的关心。

    “怎么了,是不是凉到了?要不要叫人那条毯子给你?”施月华探着头问。

    裴伊月揉了揉鼻尖,朝着施月华笑了笑,“不用,我没事,估计是有人想骂我。”

    白洛庭知道她走了一定会在心里骂她,不过想到他一脸不爽的样子,她还是挺开心的。

    安希颜坐在她身边,看着她,“你真的没跟他说我们今天回国?”

    “没说啊,不过他现在应该已经知道了。”

    是啊,飞机都飞了一个多小时了,他怎么可能还不知道。

    “你这丫头心够狠的,假装不认识他也就算了,现在连走都不吱个声,我开始有点同情他了。”

    裴伊月才不理会他说什么,她一页一页的翻着杂志,实际却是一个字都没看进去。

    她想他了,在离开这的短短一个小时她就开始想他了。

    “到了之后你还是给他打个电话吧。”……

    ——

    “我没有她电话。”

    濮阳拓海愕然的看着白洛庭,“你缠着人家小姑娘足足两天,现在跟我说你连人家的电话都没有?小烨,不是我说你,就你这手段,想勾引那个小姑娘,我觉得有点悬,难怪她说你智商低,现在我才发现她说的很可能是对的。”

    什么智商低,明明是那丫头太狡猾。

    他根本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快就走,如果他知道,当然会第一时间留下她的电话。

    见濮阳拓海一脸嫌弃,白洛庭心情极度不爽。

    “我订明天的机票去s国。”

    闻言,濮阳拓海连忙摇头,“明天可不行,明天有场重要的会要开。”

    “那后天。”

    “后天也不行,布莱恩后天从北城回来,他是客人,又住在你那,你得好好招呼他。”

    白洛庭动了动眉心,看着濮阳拓海,他怎么觉得这老头好像有点故意呢?

    “布莱恩让曾岚姬陪着就行,再说他也不算客人,让他自己玩去吧。”

    “那怎么能行呢,这不是我华夏的待客之道,人家远道而来,你就把人往这一扔哪行?再说岚姬怎么能陪布莱恩呢,那江浩什么脾气,除了你,她要是对别的男人看上一眼,他都能翻过天来。”

    这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他是死是活都不能去找那丫头了呗!

    “那你说什么时候?”白洛庭有些急了,心想这老头绝对是故意的。

    濮阳拓海动了动眼珠子说:“怎么也得等布莱恩走了以后。”

    蓦地,白洛庭从沙发上站起,“好,我让他现在就走!”

    ——

    傅里带着蒙小妖来到别墅,刚一进门,他们就感觉到屋里的气压很低。

    他们两人相互对视了一眼,总觉得这种感觉跟之前有点不太一样,就好像低气压中又带着一丝甘甜,那一点点的兴奋的味道,是他们出现了错觉?

    “二少,我们来了,不是说要让我们见一个人吗?”见气氛不对,傅里开口都是小心翼翼的。

    白洛庭郁闷的叹了口气,“不用了,她走了,下次吧。”

    “谁啊?”蒙小妖忍不住问出口。

    昨天晚上他们还在北城,他打了个电话说要让他们见一个人,他们就坐一早的飞机过来,现在却说人走了。

    两年了,他还是第一次对沉默以外的事有兴趣,不过现在看他的样子,好像比之前更沉默了。

    “没什么,下次再见吧,早晚都会见到的。”

    这时,朱阿姨从厨房里走出来问:“伯爵先生,那位小姐今天还来不来吃饭了,昨天我见她挺喜欢喝那鸡汤的,要不我再去买只鸡回来?”

    “不用了,这段时间她不会来了,你不用麻烦了。”

    蒙小妖看着走掉的朱阿姨,一脸愣怔,“你,你带女人回来吃饭?”

    一旁,傅里扯了一下她的手,蒙小妖甩开他,“拉我干嘛,还不能问了?”

    这两年看着白洛庭落寞,蒙小妖也挺同情他的,她也没想过让他一辈子都为了裴伊月守着,但是突然说他带女人回来,蒙小妖心里还是有些不爽。

    她大喇喇的走进,在白洛庭面前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进展的挺快吗,你叫我们来就是给我们介绍你的新欢吧,不过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有兴趣认识你的新欢?大老远的把我们从北城叫来,你不觉得有点无聊吗?”

    “小妖,你别这么跟伯爵说话。”傅里走过来劝道。

    蒙小妖直来直往的性子白洛庭虽然不会埋怨她什么,但毕竟他的身份在这,傅里拿他当朋友,同时他也不会忘了他是华夏的伯爵大人,没人可以像对待一般人一样对待他。

    “伯爵?是啊,你现在是了不起的伯爵大人,找女人而已,谁都没办法非议,但是抱歉,在我蒙小妖眼里你永远都是欠了妞一条命的白洛庭,你找女人我不管,麻烦请你不要把你的女人带给我看,我没这爱好。”

    蒙小妖风风火火的说完自己想说的,不给白洛庭任何解释的机会。

    起身要走,周河刚巧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看了傅里一眼,客气的点了下头,而后直接走到白洛庭面前,“伯爵,夫人的墓碑我已经带人拆掉了,墓地的人问,那墓碑是留着还是毁了。”

    “毁了吧。”

    闻言,蒙小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她定住脚步,整个人气愤的发抖。

    “白洛庭,你刚刚在说什么,你拆了谁的墓地?你要毁了谁的墓碑?你,终于要放下一切了是吗?”

    蒙小妖的话带着浓烈的颤抖和怨恨,周河看着她,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激动。

    傅里从不敢质疑白洛庭什么,但是听到这样的话,连他的脸上都露出了一抹不可思议。

    “二少,这是真的吗?你真的拆了裴小姐的墓地?这,这怎么可能?”

    白洛庭原本只为裴伊月偷着离开的事发愁,并没想提前把这些是告诉他们,他觉得见面就是最好的解释,可是谁知道那丫头会一声不响的离开。

    他淡淡叹了口气,伸手朝向周河,“拿来。”

    周河拿出自己的手机递给他,白洛庭打开里面的相册。

    果然。

    白洛庭抬眸看了他一眼,目光带着一丝警告。

    周河难看的笑了笑说:“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好奇。”

    白洛庭瞪了他一眼没说话。

    照片里是昨天晚上在夜市裴伊月教训那些人时周河偷拍的,他当时只是觉得她太霸气,一时没忍住就给拍下来了。

    其实他拍下的远远不止这一张,只不过白洛庭没心情去看别的。

    他把手机放在面前的茶几上,“看看里面的人是谁。”

    蒙小妖皱着眉,“没兴趣。”

    “看了你就有兴趣了。”

    蒙小妖嘴上说着没兴趣,但眼睛却已经看到了放在那的手机上,只不过隔着太远,她看不清。

    蒙小妖端着,傅里却忍不住,他知道白洛庭对裴伊月是什么样的感情,即便他真的有别的女人了,也不可能会做出拆墓地这样的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