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洛庭脱掉身上脏了的外套递给周河,眼睛始终看着裴伊月,眼底的笑意明显,像是在看热闹。%d7%cf%d3%c4%b8%f3

    阿恒和周河表示有点懵,这紧张的气氛他不去拦着,居然还在笑?

    白洛庭抱着胳膊,懒懒的歪着头,看热闹的感觉更重了。

    这丫头,是想打人吗?白洛庭忍不住笑出声。

    她这是想帮他出头了?真不愧是他媳妇儿!

    裴伊月走到那个女生面前,一把端起鸡蛋篓子,狠狠的砸在了她的脚下。

    “啊!”

    不知道是被鸡蛋砸到了脚,还是被吓得,女生惊叫一声,头都不敢抬了。

    “我的鸡蛋。”手抓饼的小贩心疼的看向地上那一篓子被打碎的鸡蛋。

    “让她赔。”裴伊月下巴一扬,直接把麻烦全都推给了眼前这个低着头的女生。

    “干嘛,我吃人吗,你胆子不是挺大的吗,敢拿鸡蛋打我?怎么着,伯爵你家的?我抢你男人了?这么愤世嫉俗,你让他娶你啊!”

    裴伊月的声音很大,像是故意要把场面闹僵。

    她没想过找谁的麻烦,可是这种麻烦事早晚都会发生,既然左右不过是她的事,她今天处理了,也省的以后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

    裴伊月这么一嚷嚷,周围的人全都没了声。

    刚才的那些辱骂声,喧嚷声,全都消失的干干净净。

    她转身,一一看过身旁的人,这些人里就有刚刚说她不要脸的,虽然她不知道是哪个,但这些乌合之众想跟她抢老公,简直是活腻了!

    她伸手,一个一个的指了过去,“你,你,你,还有你!”

    被裴伊月指过的人全都哆嗦了一下。

    “你们眼睛全都长在脚底板了是吗,刚刚明明是他拉着我不松手,都瞎了吗?而且就算我跟他拉拉扯扯又跟你们有什么关系,他是你家的?你养大的?你供他吃喝了?凭什么我不能碰?”

    不远处,白洛庭穿着白衬衫,嘴角的笑意已经上扬到了极致,“说的好,我拉着我老婆的手,难道还要经过你们的同意吗?”

    闻言,众人的探讨唏嘘声再次响起。

    站在裴伊月面前的一个小女生盯着她看了一会,突然捂着嘴惊讶道:“你,是你,你是视频里……”

    “我什么我?视什么频?”裴伊月打断她的话。

    这里这么多人,她可不想自己在这被认出来,太麻烦。

    小女生被她吓的吞了吞口水,没敢再吱声。

    好凶啊!阿恒和周河心里同时在想。

    只是他们不知道,以前的她是多么的温柔贤淑,忍气吞声,然而却没过过一天舒心的日子。

    离开了围观的人群,谁都没发现在他们的身后有个人默默的跟了一路。

    刚刚是从夜市的街头进来的,现在走到了街尾,裴伊月懒得再往回走。

    阿恒去开车,周河为了不打扰到他们,远远的守着。

    来来往往的人涌动不绝,裴伊月闲着没事四处张望。

    突然。

    “濮阳烨,我杀了你!”

    人群中冲出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手里的水果刀锃亮。

    刀柄上还带着商标,看起来像是刚买的,他的腿不是很利索,所以跑的不是特别快,但是他握刀的手却捏的格外的紧。

    那人离他们太近,周河还没等反应过来,他就已经扬着刀冲过来了。

    裴伊月一把推开白洛庭,同时脚朝前一伸,那人没有防备,扑通一声,趴在了地上。

    “哎哟,抱歉,这鞋昨天买的,不太合脚,扳到你了。”裴伊月动都不动的站在那人面前,做出以前的歉意。

    白洛庭眉心一蹙,刚要叫她小心,下一秒,地上的人腾的爬起,转身,手一扬,疯了一样朝着裴伊月扑了过去。

    就这样的腿脚,还拿着水果刀就想杀人的人,说实话,裴伊月并不怕他。

    然而,还没等她有所动作,白洛庭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直接把她护在身后,转手,一把捏住那人的手腕。

    咔擦一声,毫不留情。

    “王涛是吧?看来你坐牢还没坐够,从今天开始,你在里面待一辈子吧!”

    话落,白洛庭手一甩,身后,周河稳稳地将人接住。

    “濮阳烨,你不得好死,你活该死了老婆,你这种人就应该下地狱。”

    周河可是特种兵上将,平时看他嘻嘻哈哈的,动起手来可一点都不含糊。

    听着王涛嘴里骂个不停,他一脚踢在了他残疾的腿上,“你特么给我闭嘴。”

    他抬头,看向白洛庭,“伯爵您没事吧?”

    白洛庭没回答,而是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裴伊月,“有没有受伤?”

    裴伊月端了端肩,“他都没碰到我。”

    闻言,白洛庭松了口气的,“把他带走,我不想再看到他。”

    “知道了。”

    看着周河拖着人离开,裴伊月视线跟随了很远,“那人是谁?”

    “王涛,前任新政委员会会长。”

    前任?难怪会这么不正常。

    裴伊月抬头看着他问:“是你把他弄下来的?”

    “嗯,不只是他,我还打算取消整个新政。”白洛庭不想瞒她任何事,即便这些事她未必听得懂。

    裴伊月静静的看了他几秒,笑了笑说:“你们华夏真麻烦。”

    说到新政,裴伊月自然而然的就会想到一个人。

    当年,她所对付的人全都是旧政人员,这么说,他有极大的可能是跟新政有关。

    白洛庭说要取消新政,这样也好,说不定能把他一起赶走,这样一来,他们以后就不会再有什么麻烦了。

    白洛庭把裴伊月送回酒店,裴伊月下车连句再见都不说就要往里走。

    白洛庭拉住她的手把她拽了回来。

    他真的好想让她跟他回去住,实际上他也说了,可结果却是得到两个飞天大白眼。

    “你干嘛,我都到了你还拉着我。”

    白洛庭期盼的目光很明显,裴伊月却选择视而不见。

    昨天安希颜问过她,为什么要假装不认识他,其实最开始她一股脑的冲到华夏,并没有想过假装不认识他。

    她只是想要给他一个惊喜或者惊吓,可是当她看到他跟那个女秘书从酒店出来的那一刻,她的想法顿时就变了。

    之后她也仔细想过,想要摆脱过去,他们之间就必须又新的关系。

    华夏伯爵与月华夫人的女儿,很好,她也很期盼,但就如她所说,她若是想以全新的身份跟白洛庭在一起,就不能忘记自家的面子。

    憋他一段时间,就当是考验好了。

    “你快松开,我要回去了。”裴伊月甩了甩手,没用太大的力气,因为她知道就算她在用力也甩不开这千年大膏药,她也懒得费那劲。

    “跟我回去吧。”

    突兀的话却被他说的情意绵绵,看着那酸倒牙的目光,裴伊月都能料想到自己如果真的跟他回去会是什么后果。

    她嫌弃的咧了咧嘴,“你这人,我们才认识两天,你干嘛老让我去你那,我要是真去了,我哥会打断我的腿。”

    白洛庭笑了笑,“你还会怕他?”

    “当然了,他是我哥,他是这个世上对我最好的人。”

    闻言,白洛庭脸上的笑意淡了淡。

    如果没有两年前的事,她口中这个“最好的人”应该是他吧,虽然安希颜是她的哥哥,但是在她心中他不再是第一的位子,还是让他有些难受。

    他稍稍用力拉过她,把她搂进怀里,手掌扣着她的头,让她靠在自己胸前,“让我代替他做对你最好的人可以吗?”

    这一瞬,裴伊月心头酸酸的,她抿着唇偷偷笑了一下,“不可以,谁都没办法取代我哥在我心里的位子。”

    “那我的位子呢?”

    你的位子还在啊,一直都在。

    “你的什么位子,我跟你不熟,为什么要给你留位子?”

    白洛庭低眸看了一眼怀里嘴硬的人,笑了笑说:“陪你吃饭你说我们不熟,陪你逛街你说我们不熟,现在抱着你你还说我们不熟,那这样呢?”

    白洛庭松开搂着她的手,在她的唇上轻轻一啄。

    “这样熟了吗?”

    ------题外话------

    降龙十八掌,佛山无影脚,neng死你丫的,让你亲老娘!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  韩娱之我是安娜  跪下,我的霸气老公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  娱乐怪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