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停在酒店门前,裴伊月两条胳膊架在敞开的车窗上,看着站在不远处的两个人。

    司机阿恒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从后视镜里看她了,这种感觉简直是太特么神奇了,昨天他们家的伯爵大人把他赶下车自己带着这个女人走了,今天她居然又上了他的车。

    已经第三次了,这两年来唯一的三次,有女人上这辆车,居然还是同一个人。

    秘书余小美顶着太阳站在酒店门前谈话,她几次邀他进去,都被拒绝了。

    不知道是感受到了裴伊月的视线,还是感受到了她的怨念,余小美下意识的朝这边看了一眼。

    看到裴伊露出的半张脸,她眉心微微动了一下。

    见余小美心不在焉的,白洛庭也转头看了一眼,然而被他这么一看,裴伊月就把头缩了回去,还关上了车窗。

    他笑了一下,没在意,只想尽快结束这里的事,好陪着这个丫头。

    车里,裴伊月抱着胳膊,看不出喜怒,阿恒只觉得气压有点低。

    “那女人是谁?”

    闻声,阿恒愣了一下。

    他回头看着裴伊月,伸手指了指自己,“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难道车里还有第三个人?”裴伊月回视他,目光并不和善,她可没忘了上次他差点开车撞到她的事。

    她记仇着呢!

    阿恒一噎,忙道:“她是曾岚姬小姐的秘书余小美,跟伯爵大人有点工作上的事要谈。”

    阿恒虽然只是个司机,但是跟在白洛庭身边两年,机灵这俩字早就浑然天成了。

    她虽然不知道这女人是谁,但很明显,伯爵对她很不一样,他又不急着回家养老,当然不会说一些没有用的废话。

    裴伊月透过玻璃窗再次看了一眼站在那的两个人,嫌弃的嗤了一声。

    “工作需要到酒店来谈,我还真是没见过。”

    “那是因为……因为伯爵大人不喜欢别人去他家,他说,他太太不喜欢陌生人。”

    咔哒一声,阿恒再次回头,就见坐在后座的人已经从车里走了出去。

    他想叫住她,但是没来得及开口,车门又砰地一声被甩上了。

    顿时,他心里咯噔一下。

    完了,他是说错什么了吗,他不应该说他太太的吧,这张破嘴!

    裴伊月从车里走出,刚好解了余小美心里的琢磨。

    余小美从没坐过白洛庭的车,每次她离开他都没有主动说过送她,可是这个女人是谁,她为什么能从这辆车里下来?

    看着她一点点走近,余小美的目光从疑惑变成了不善。

    女人的妒忌真的很可怕,而这种隔空而来的挑衅,也只有女人才能感受得到。

    裴伊月看了她一眼,还是跟上次差不多款式的包臀短裙,差别就在于,这一次,领口更低,胸口露的更多了。

    裴伊月奉上一张无可挑剔的笑脸,眼角撇着余小美。

    “濮阳烨,没看出来,原来你喜欢这种身材。”

    “别乱说。”

    白洛庭脸上的笑意在看到她的那一瞬浮起,看着她走来,他伸出手,等待着她像以前一样扑进他的怀里,然而,她却走到离他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住了脚步。

    近看白洛庭才看出她脸上的笑多么的敷衍,他轻挑眉梢,就听她又说:“不喜欢她的身材,那就是喜欢她的衣服喽?”

    白洛庭已经不是第一次嫌弃余小美的衣服了,只是他懒得说,况且别人的个人喜好他也没兴趣去改变。

    白洛庭拉着裴伊月的手把她拽到身边,“别瞎想,她只是个秘书?”

    “啧啧,秘书?你们华夏还真是开放,秘书居然穿成这样,在我们s国,只有"ji nv"才这么穿。”裴伊月扬着小脸,一脸的单纯善良,想勾引她老公,就不要怪她说话难听。

    “……”

    白洛庭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你怎么知道"ji nv"怎么穿,你都去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地方?”

    她去了什么地方这是重点吗?

    裴伊月白了他一眼。

    一旁,余小美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她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开口就这么打击人。

    她平时在曾岚姬身边的时候都是穿正装,只有在每次见伯爵的时候才会这么穿,不要问她为什么刻意改变装扮,但凡是个女人,能接近华夏伯爵都会费上一番心思吧!

    看着裴伊月身上清纯的蕾丝小白裙,余小美低下头,不得不承认自己穿的有些艳俗。

    “伯爵先生,我们的事还没谈完,你要是有事我们就明天再谈吧,明天我在这等您。”

    “不用了。”

    闻言,余小美抬眸,注视神一样的目光看了白洛庭一眼。

    她还以为他会留她,毕竟事情还没有谈完,可是谁知,他却说:“以后你不用来了,之前的已经跟曾岚姬说过了,她可能忘了,我会再给她打电话,以后的事我跟她谈就好了,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回去吧。”

    谁能体会一只想要做凤凰的山鸡飞到一半被人一脚踹下去的感觉?

    余小美本还以为自己这段时间多少得到了些他的注意,可是没想到,他居然一句话就把她给打发了。

    看了一眼他拉着裴伊月的手,余小美心里的妒忌更重了。

    他们前前后后加起来,交涉了快三个多月了,他何曾对她露出过一丁点的笑意,更别说这么主动的牵手。

    “走吧。”白洛庭看向裴伊月,满心满眼全都是她一个人,近乎诱哄的声音听的人心里如沐春风。

    刚一转身,裴伊月手一甩,自己大步往前走。

    她虽然打发了这个女人,但是这个女人也太明显了吧,要不是她及时出现,他们还不得谈到床上去?

    白洛庭看着那类似赌气的人愣了一下,提步跟在她身后,他笑了笑问:“怎么,吃醋了?”

    “吃你个头。”

    生气并不代表吃醋,这一点,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裴伊月都坚信是有区别的。

    白洛庭抿着唇忍着笑,明明吃醋了还不承认,这张嘴还真是跟以前一模一样。

    他再次去牵她的手,“我还是觉得你的衣服比较好看。”

    “算你有眼光。”

    见她稍稍得意,白洛庭凑近她,又说:“我还喜欢你的身材,不大不小,一手掌握。”

    “……”她听到了啥?

    裴伊月脚步一顿,蓦地转头,看到的事他一脸色眯眯的笑。

    裴伊月咬着牙根,“臭流氓,变态,濮阳烨,你别跟着我!”

    媳妇儿好不容易回来了,不跟着岂不是对不起自己?

    他不但要跟,而且一跟就是一整天。

    有一种人,惹不起又躲不起,说的可能就是他,裴伊月没办法甩开他,而她心里也没有真的想要甩开他。

    晚上,白洛庭带裴伊月逛夜市,裴伊月站在街头犹豫了一下。

    “你来这样的地方就不怕被认出来?”

    看着她那张极度认真的小脸,白洛庭笑了笑说:“认出来又怎么了,我陪老婆逛街他们也要管?”

    说话不到三句半,绝对要把老婆俩字拿出来遛遛。

    一整天了,裴伊月已经懒得再跟他争辩。

    “堂堂伯爵大人来这样人挤人的地方,要是被人认出来,你就不会觉得没面子?”

    白洛庭伸手在她腰上一捞,直接将人拽进怀里,“面子没有老婆重要。”

    “你起开。”

    裴伊月一把推开他,回头看了一眼跟在他们身后的阿恒和周河。

    这人随时随地动手动脚,也不顾忌别人,真是欠揍。

    裴伊月转身朝夜市走了进去,白洛庭笑了笑,提步跟上。

    身后,阿恒奇怪的摸着下巴,“伯爵大人这么多年没碰过女人,这碰上一个还真是会撩。”

    “你知道什么,伯爵以前的夫人跟这位小姐长得很像,而且她又是月华夫人的女儿,联姻在即,又跟他老婆那么像,是个男人都会一头扎进去,不过我觉得这样也好,以前伯爵总是闷闷不乐,你看现在,每时每刻都在笑,就连我看着心情都跟着好了不少。”周河也是琢磨了两天才发现这个问题的。

    阿恒点了点头,“伯爵大人的夫人据说两年前死了,这位小姐跟她长得这么像,你说会不会她们之间有什么关系?比如双胞胎之类的?”

    周河寻思了一下,而后摇了下头,“应该不会,如果以前的伯爵夫人也是月华夫人的孩子,那她怎么会不知道?如果她知道自己的孩子嫁给了伯爵,之后又死了,一定不会让自己另外一个女儿在嫁过来。”

    想想,说的好像也有道理。

    看了一眼前面走远了的人,阿恒和周河加快了脚步赶紧跟上。

    如果是以前,也许很少有人会认出白洛庭就是濮阳烨,新闻上关于他的镜头几乎可以用少得可怜来形容。

    但是自从他自己爆出了结婚现场的视频之后,一群小迷妹们纷纷转粉,开始关注起了这位高高在上又帅气逼人的伯爵大人。

    裴伊月担心的事发生了,走在人群中,果然有人认出他了。

    耳边的探讨声一声比一声大,从最开始的不确定,到最后的确认、激动、甚至尖叫。

    裴伊月低着头一个劲的往前走,像是要把身后的这个大麻烦给甩开。

    蓦地,白洛庭一把抓住她的手,众目睽睽之下,他的这个举动似乎有些刻意。

    裴伊月回头,皱着小脸低声凶道:“放手。”

    白洛庭笑着走近她,“我都说过很多次了,不放。”

    周围小女生兴奋的声音因两人的拉拉扯扯而改变,指责声平地而起,可是裴伊月就不明白了,明明是白洛庭拉住她,凭什么她要被骂?

    “那个女人是谁啊,真不要脸,居然跟伯爵大人拉拉扯扯的。”

    “就是,伯爵大人对他夫人一往情深,这女人也太不要脸了,居然还敢缠着我们的伯爵大人。”

    “喂,说你呢,你听到没?”一个人对着裴伊月大喊。

    “对,说你呢,你这个女人怎么回事,还要不要脸了。”

    辱骂声越来越大,裴伊月忍不住了,她蓦地转身,就见一个圆滚滚的物件朝她飞了过来。

    还没等看清是什么呢,白洛庭突然横出一步,挡在她面前。

    啪!

    碎裂的声音……

    裴伊月抬头看了他一眼,而后扯开他,去看打在他身上的是什么东西。

    黑色的西装上湿漉漉一坨,还沾着一些没有脱落的生鸡蛋。

    裴伊月嘴角微抽,转头看去,一双阴测测的眸子吓的几个女人一抖。

    “谁扔的?”

    冷冷的一声,随后就见那些人一个一个的回头,直到最后一个人,她没有回头,也没有四处张望,更明显的就是她,而且她的手还放在旁边卖手抓饼的鸡蛋篓里。

    妈的,她还想扔第二个?

    裴伊月朝着那个女生走去,白洛庭没有拦她,只是笑了一下。

    时隔两年,她的脾气还真的没少长。

    阿恒和周河推开人群走过来,看了一眼走开的裴伊月,急忙问:“伯爵大人您没事吧?”

    其实这话就是多余,看他嘴角的笑意,哪里像有事?

    “没事。”

    ------题外话------

    推荐凹凸蛮文《军爷撩妻之情不自禁》高能军旅宠文。

    【强推哦,小爷自己也在追呢,去瞅瞅吧~】

    传闻帝国第一将军沈晟风有个怪癖,不允许任何人肢体触碰!

    而在某一天,不仅被人碰了,还睡了!

    传闻帝国名流萧家世代只出将军,而她萧菁却是个女儿身。

    只得女扮男装做个小士兵。

    沈家不能透露的秘密,所有人都不能接触沈晟风的皮肤,因为会死。

    萧菁却一个不小心摸了个遍!

    沈家上上下下都深知,沈晟风的双手犹如强硫酸,一旦接触,尸骨无存。

    萧菁却是一不留意摸了个遍!

    沈家心照不宣的默契,这个帝国将军身体特殊,这辈子不能娶妻生子。

    而这个将军却突然有一天高调宣布,他要娶一个“士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