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12】 死丫头要上天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12】 死丫头要上天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小乖,你干什么呢!”

    安希颜惊恐之下喊了一嗓子。 .

    死丫头要上天,居然连枪都敢抢了,胆子真是越来越大。

    闻声,裴伊月手一松,理了理自己乱掉的裙摆,理直气壮的指着特种兵怨道:“我没干什么,我就是想借他的枪来看看,他死活不借给我,小气。”

    抢人家的枪还敢说人小气,门前的特种兵表示自己有点委屈。

    他看了白洛庭一眼,似乎想让他给他做个主,然而,他却听白洛庭说:“枪给她玩。”

    “……”玩?给她玩?

    这话一出,不只是被抢枪的人愣了,另一个也愣了。

    安希颜回头,皱眉道:“你是不是疯了,什么都给她玩?”

    白洛庭不理他,看着裴伊月扬起的嘴角,他也跟着浅浅的笑了一下。

    裴伊月看了他一眼,转身看向搂着自己的枪的特种兵。

    白皙的手伸出,勾了勾,“拿来吧。”

    对方心不甘情不愿的把枪递过去,裴伊月单手接过,轻轻一甩,步枪前端的手柄直接落在了另一手上。

    她的动作好流畅,根本不像是第一次拿枪。

    先不说这枪有点分量,她单手就能拿住,就说她上枪栓的动作……等会,上枪栓?

    她上枪栓干什么?

    “呵呵。”

    裴伊月轻笑几声,端着枪,瞄着人。

    白洛庭倒是不怕她会擦枪走火,但是那两个特种兵却不能不怕一个说要借枪来玩的女人。

    枪头对准安希颜,安希颜一个激灵,“死丫头,这东西能对人吗?”

    裴伊月撇开眼看着他笑了笑,随后枪头一转,对准的是白洛庭的脸。

    白洛庭脸上笑意浅浅,始终没有多大变化,裴伊月扬了扬下巴,“以后还敢不敢乱说话?”

    “我哪句话是乱说的?”白洛庭反问。

    “你哪句话都是乱说的。”

    “最起码你是我老婆这句不是。”

    裴伊月皱了下眉,托枪的姿势又正了几分。

    “小月,别闹。”安希颜有些害怕了。

    她现在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那脾气一上来谁都拦不住,放出这一枪,她绝对做得出来。

    白色的小洋装跟这把枪真的很不配,但是她脸上那一瞬间的冷肃,却让白洛庭感觉熟悉。

    砰!

    咚!

    两道声音前后响起,第一道是枪声,吓傻了在场的所有人,除了白洛庭以外。

    第二声,是子弹从白洛庭的耳边略过,正中他车的轮胎。

    爆胎声响起的同时,车跟着颠了一下。

    白洛庭回头看了一眼,称赞道:“枪法不错,看来你也知道不应该谋杀亲夫。”

    “亲你个头,我只是打偏了。”

    好强硬的理由。

    白洛庭笑了笑,他上前拿过她手里的枪还给了守门的兵,转而拉住她的手,“这里太阳大,进去吧。”

    安希颜在这,白洛庭之后没有再做过什么过分的举动,吃饭的时候他把她照顾的无微不至。

    他夹的菜裴伊月照单全收,吃的倒是比以前多,就是这小身板一点都不见肉。

    吃饭的时候安希颜几乎没说过什么话,吃完饭安希颜带着裴伊月离开别墅。

    回到酒店,满地都是商场送来的东西。

    裴伊月欢欢喜喜的收拾着,身后,安希颜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小乖,这些都是白洛庭买给你的吗?”

    “嗯,他说要陪我逛街,我就狠狠的宰了他一顿。”

    蓦地,安希颜一把拉起蹲在地上的她,“你老实跟我说,你想起来了对不对?上次你突然头疼,第二天你就跑到这来,我一直觉得不太对劲,你就是那时候想起来的对吗?”

    裴伊月看了一眼他捏在他胳膊上的手,推开他,转身继续整理地上的东西。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如果你真的不知道,又怎么会知道我口中的白洛庭是谁?你刚刚那一枪打的那么准,你以为能骗的了谁?”

    终于,裴伊月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脖颈上的项链摇摇晃晃,像是在表达她摇摆不定的心。

    手里的东西哗啦一声全都扔在了地上,裴伊月站起,回头看了安希颜一眼。

    她轻声笑了一下说:“不亏是我哥,这都能被你发现,不过没关系,我也没想瞒你,只要白洛庭没看出来就行。”

    “你这丫头……”

    安希颜咬牙,心有不安,但更多的却是怕她会重新回到白洛庭身边。

    “所以你这次来真的是为了跟他相亲,然后联姻?”

    裴伊月端了端肩,笑脸依旧灿烂,“当然。”

    “你难道就不怕以前的事在发生一次?”

    安希颜被她气的直哆嗦,可人家倒好,不急不忙的走到沙发前坐下,乐呵呵的说:“怕,也不怕,以前的裴伊月已经死了,没人可以在指使或威胁我,我承认当初我是为了保护他才做出这样的选择,但是现在,他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华夏伯爵了,就算有人想害他也不会再像以前那么容易,所以啊,他没危险就等于我安全,而且他现在这么牛,一定会保护我的嘛!”

    为什么她想起来一切之后还会这么开朗?

    经历了那么多,她居然一点都不知道害怕。

    安希颜走过去,站在她面前,严肃道:“我不同意你留下,你必须跟我会s国,你可以不把自己的安全当回事,但我是你哥,你必须听我的。”

    裴伊月扬着头,眨巴着眼睛,“我没说不跟你走啊,过两天我会跟你们一起回去的。”

    闻言,安希颜疑惑的皱了下眉,“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

    裴伊月义正言辞的也不像是说假话骗他,但是安希颜却更不懂了。

    “你不是说你想回到他身边吗,为什么会答应跟我回去,你这丫头,是不是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我是要跟他在一起,但是我没说过要留下啊,我现在是以月华夫人女儿的身份来的这,我要是就这么赖在这不走了,那不就成了倒贴,咱妈和舅舅的脸往哪搁?”

    看来这死丫头是早就打好主意了,这些事他都没想过,她却已经计划的这么清楚。

    不过看她还知道顾忌着施景郴和施月华的颜面,想来也没疯到难以控制的地步。

    紧蹙的眉心稍稍缓了缓,“所以,你的意思是……?”

    裴伊月理了理裙摆,得意的说:“我的意思就是,他如果想让我回去,那就请他伯爵大人亲自放下身段请我回去,不然的话……我有的是时间。难得从鬼门关出来,正好我还没玩够呢!”

    听她这么说,安希颜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

    他不希望她再回到这来,不管是以什么身份,他都不想让她回来,但是他也知道,她一旦决定的事,没人能改变的了,两年前这样,两年后还是这样。

    不过她想起以前的事有一点还是让安希颜欣慰的,那就是她可以对以前的人有所防范,不至于被人伤害而不自知。

    “你知不知道两年前我都快被你吓死了,如果你当时回不来,我想,我也不会活到现在了。”

    闻言,裴伊月嘴边的笑意终于淡了下去。

    她看着安希颜,心头一阵犯酸。

    她起身,靠在安希颜的怀里搂着他,“谢谢你,哥。”

    这声谢谢她欠了他两年。

    当年要不是他及时把她带走,她可能真的躺在白洛庭给她准备的墓穴里了。

    安希颜轻抚着她的背,叹了口气,“笨蛋,我是你哥,为你做什么都是应该的,不过我提醒你,这种事永远都不可以再发生第二回,你要是再敢为了他去赌自己的命,我一定让他陪葬。”

    ——

    第二天,白洛庭本来想去酒店找裴伊月,却突然接到华夏王的电话,说要让他过去。

    他不想去,但是那老头的话他又没办法拒绝。

    白洛庭下了车,无精打采的走进,一阵欢愉的笑声突然让他来了精神。

    平缓的步伐顿时变的步步生风,走近一看,就见濮阳拓海又穿的花花绿绿,而裴伊月坐在那笑得前仰后合。

    “哈哈哈,华夏王叔叔,你这到底是哪个设计师给你设计的,哈哈,我觉得,你还是把她拖出去打死吧,哈哈哈哈。”

    裴伊月抱着肚子,笑的上气不接下气吗,两只脚在地上乱蹬。

    那两条光溜溜的腿实在是惹眼,但是相比那天在路上的“偶遇”,她穿的还真是保守多了。

    白洛庭走进,看着笑个不停的裴伊月说:“早就说过让他换设计师了,可是他不听。”

    闻言,裴伊月的笑声稍稍顿了一下。

    白洛庭走过来,坐在她身边的沙发扶手上,亲昵的样子像极了一对恩爱的夫妻。

    他摸了摸裴伊月的头,却被她一巴掌挥开。

    想躲,白洛庭却没给她这个机会,他勾住她的肩,把她往自己的怀里一揽。

    “怎么了,害羞了?”

    裴伊月耸了一下肩,看了华夏王一眼,她咬着牙,小声警告道:“放开我。”

    “不放。”白洛庭声音不轻不重中,刚好让濮阳拓海听的清清楚楚。

    从昨天到现在,濮阳拓海始终没有弄明白他们两个是怎么回事。

    这小子回来两年,对任何人都不冷不热的,可是现在,他居然搂着人家姑娘的肩膀如此轻佻。

    濮阳拓海轻咳了一下说:“咳,小烨,你注意点影响,人家小姑娘是来跟你相亲,又不是直接嫁过来,你别动手动脚的,快把手拿开。”

    裴伊月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在他们的地盘上撒野呢,没想到这个华夏王这么明白事理。

    她一把推开白洛庭的手,起身附和道:“就是,我就是跟你相亲,而且我也没看上你啊,你别老是跟我动手动脚的,咱俩不熟。”

    蓦地,白洛庭一把拉住她的手,用力一扯。

    裴伊月想抵抗来着,只是她还没准备好就被他拽进了怀里。

    搂着跌坐在腿上的人,白洛庭扬起嘴角笑了笑,“不熟?你确定?那你说,怎么才算熟,嗯?”

    “啊,你放开我,濮阳烨你个大变态你放手,华夏王叔叔快点救我,我不要相亲了,我也不跟你们联姻,我要回家。”

    放手?

    白洛庭已经说过他不放了。

    别说这里只有濮阳拓海,就算整个华夏国的人在这,他也不放。

    他搂着那挣扎个不停的人,脸上笑很是温柔,“叫错了,不应该叫华夏王叔叔,叫爸,乖。”

    华夏王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在他的印象里,他的这个儿子就是一个闷葫芦,他好几次都担心他是不是不喜欢女人,可是现在,他突然对这姑娘这么……这么流氓,他简直不敢相信。

    “你放开,你赶紧放开,我要生气了!”裴伊月一边挣扎一边叫。

    她是不反对他跟她动手动脚,但是能不能别当着别人的面,很丢人啊!

    白洛庭笑着说:“你不是已经生气了吗?”

    闻言,裴伊月恶狠狠的瞪他,“我会更生气,很生气,你老是占我便宜,你这个人怎么这样!”

    “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回事?”被无视在一旁的华夏王终于忍不住出声。

    白洛庭抬眸看了过去,“上次给你的视频没看吗?”

    视频?

    濮阳拓海寻思了一下,拿起一旁的ipad。

    点开视频,濮阳拓海盯着里面的一对新人,而后又抬头看了看裴伊月。

    “你……她……这……”

    白洛庭笑了一下,“自家儿媳妇别这么大惊小怪的,我们先走了,你自己在这挑这些花衣服吧。”

    ------题外话------

    撩啊撩,撩的媳妇儿骄傲放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