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来人往的滚梯,两个人正准备下第二层,突然,裴伊月脚步一顿,一脸的随意顿时变的紧凝。 .

    她一把住白洛庭的手,转身就钻进了一家男装店的更衣间。

    男式的更衣间,格局很小,只有一层布帘遮挡,裴伊月紧紧的扯着一头的布帘,小脸紧绷。

    “怎么了?”

    裴伊月一个抬手,捂住他的嘴,警告道:“别说话。”

    白洛庭低眸看了一眼她的手,而后就见她将帘子掀开一条缝,往外看着。

    白洛庭不好奇她为什么会这么紧张,也不想知道她在看什么,他只想在这狭小的空间安静的享受这一刻。

    看着她不苟言笑的脸,白洛庭感觉时间好像回到了两年前,她好像从来都没有离开过,从来都没有从他的身边消失。

    他还是他的小丫头,还是那个足以让他爱到无法自拔的女人。

    他轻轻的拉下捂在他嘴上的那只手,宽大的掌心将她的手完全包裹。

    他看着她,目光逐渐变得深情缱绻。

    直到现在他都在害怕这只是一场梦,即便抓着她的手,感受着她的温度,他还是那般的心惊胆战。

    “我好想你。”

    闻言,裴伊月目光一颤,心头更像是被什么东西戳了一下。

    她转回视线看向白洛庭,没说话,只是轻蹙着眉心,静静的跟他对视。

    白洛庭伸手将她的发勾到而后,轻抚着她的脸,“你是因为想我了,所以才回来的,是吗?”

    心跳有些加速,是这里的空间太小了吗?

    看了看两人几乎快要贴在一起的身子,裴伊月觉得肯定是。

    想转身离开,另一侧的腰间被一直有力的大手扶住,逐渐凑近的脸让她有些慌乱,她的眼神像是在警告他离她远点,但是她却没有任何挣扎,甚至没有一句拒绝的话。

    两人的呼吸已经在一厘米不到的地方纠缠,裴伊月忍不住抓紧了自己的裙摆。

    突然,哗啦一声。

    “啊,对不起,我以为里面没人。”

    更衣间的帘子被一个不长心的人来开拉开,那人吓了一跳,显然是被这场面震惊了。

    裴伊月脸一红,扭头,恨不得把自己藏起来。

    白洛庭阴森森的瞪着那个人,“滚。”

    听着那人仓皇离开的脚步声,裴伊月胡乱的推开他的手,“我,我,我要回去了,我哥一定在找我了。”

    看她低着头脚步飞快,白洛庭偷偷笑了一下。

    她害羞时的样子还是一如既往,白洛庭加快脚步,拉住她的手,“去我那,吃完饭我送你回去。”

    ——

    车停在别墅的院子里,裴伊月从车里走出来,引起了不少的注视。

    “伯爵先生,您今天怎么这么早……”

    朱阿姨话说一半,就看见站在白洛庭身后的裴伊月,她仔细瞧了瞧,好奇的问:“这位小姐是……”

    “这的女主人。”

    闻言,裴伊月一个高蹦了起来,刚忙解释,“不是,我不认识他,我不是什么女主人,你别误会。”

    朱阿姨视线慢慢向下,看了看他们牵在一起的手,这手都牵一块了,还说不认识?

    裴伊月注意到她的目光,蓦地一怔,她甩了两下手,白洛庭却仍是纹丝不动的抓着她。

    “今天早点吃饭,她会在这吃,做些拿手的,她喜欢排骨虾仁和肉丸,没有的话就打电话让阿恒去买。”

    朱阿姨在这工作这么久,何曾见过这位尊贵的伯爵大人对谁这么关心过。

    愕然中她连忙点头,“有,这些家里都有,这位小姐有什么忌口的吗,还有没有别的想吃的?”

    这话是对着裴伊月说的,然而回答的人却是白洛庭。

    “她不吃香芹和胡萝卜,鱼不是很喜欢,海鲜全都去壳,她比较喜欢肉类。”

    这些详细的话震惊的朱阿姨的同时,也诧异了裴伊月,她停止挣扎拉扯的动作,怔怔的看着他。

    朱阿姨苏率先回过神,神奇的看了看裴伊月,心里纳闷这姑娘是哪来的。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做,你们先去休息一下,饭做好了我叫你们。”

    看着朱阿姨的目光,裴伊月抽了抽嘴角,再次试图解释,“我跟他,真的不是很熟。”

    这回,朱阿姨只是笑了一下,没说话,转身进了厨房。

    白洛庭拉着裴伊月走去客厅,裴伊月没心思欣赏这里,她挣扎着想要躲开他的手,却被他突然用力一扯。

    瘦弱的小身板一下子撞到他的身上,裴伊月心里骂娘。

    腰间,一只手无声无息的侵袭,裴伊月听到头顶传来一声轻笑,“要不要带你上二楼看看?”

    “不看,二楼有什么呀!”裴伊月生气,撇过头不看他。

    白洛庭低身凑近,笑了笑说:“二楼有我们的房间。”

    闻言,裴伊月蓦地抬头,“你,谁跟你是我们,我哥都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我跟你没有关系。”

    白洛庭轻轻扬起眉梢,笑意不减,“哦?刚刚利用我的时候喊我的名字喊的那么大声,现在就说跟我没关系了?”

    扑通一声,裴伊月被他逼的无路可退,跌进了身后的沙发。

    白洛庭不死心的继续欺身凑近,两手撑在她身后,暧昧的感觉愈渐浓烈。

    裴伊月瞪圆了一双眼睛,愤恨的眼神像是在说,你要是再敢靠近我就咬死你。

    “晚上住在这吧。”

    这回,裴伊月真的开始磨牙了。

    她紧闭着唇,咯吱咯吱的声音明显。

    白洛庭失声一笑,稳稳的在她的唇上贴了一下。

    裴伊月愣了一秒……

    “啊!濮阳烨,你个臭流氓!”

    裴伊月使出了全身的力气推的白洛庭一个趔趄。

    听到这么大的叫声,朱阿姨赶忙出来看看,看到其中一个撒丫子往外跑,而另一个却站在那笑个不停。

    门前,安希颜突然出现,看到冲出来的人,他急忙把她拦住,“小月,你要去哪?”

    “哥。”

    裴伊月委屈的叫了一声,她跑到安希颜身后,伸手指着白洛庭,“他占我便宜,他亲我。”

    白洛庭抱着胳膊走过来,似乎一点都没打算反驳她的指责,反而笑逐颜开,一脸的春心荡漾。

    安希颜皱眉看向白洛庭,“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我说了丫头不记得你了,你怎么能这么对她,你会吓到她的。”

    白洛庭不在意的看了安希颜一眼说:“我们是夫妻,做任何事都合理合法,再说了,我只是亲了她一下,又没做别的,往后我会一样一样,把她忘记的全都补回来。”

    “你……”安希颜已经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哥,他变态。”

    安希颜想说,他的确变态,禁欲了两年可能憋疯了!

    现在不管裴伊月给他什么称呼,白洛庭全都照单全收。

    他从口袋里拿出刚刚买的那条项链,“还要吗?”

    刚刚买了那么多东西,唯有这条项链是她真心想要的。

    裴伊月犹豫了一下,伸手,“给我。”

    白洛庭笑了笑,“你过来我就给你。”

    裴伊月磨蹭的脚步在原地挪来挪去,最后还是禁不住诱惑向前了一步。

    白洛庭伺机拉住她的手,把她带到自己身边。

    “给我。”裴伊月再次不耐烦的伸出手。

    “我帮你带。”

    修长的手臂从裴伊月的面前绕到她的身后,他走近她,暧昧的距离让人心跳加速。

    只是带个项链的时间,对他们两个来说仿佛过了半个世纪那么久。

    白洛庭抬眸看了安希颜一眼,像是在说他不识趣。

    裴伊月摸了摸贴在锁骨上的水晶,低着头,“你们聊吧,我出去走走。”

    看着裴伊月红着脸离开,安希颜忧心一叹。

    “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时隔两年,你觉得你还有资格把她留下吗?”

    看着裴伊月离开的身影,白洛庭嘴边的笑意逐渐但却。

    他看向安希颜,目光带着一丝埋怨,“为什么把要她藏起来,两年了,要不是因为这次的事,你还打算把她藏一辈子是吗?”

    “是!”安希颜铿锵的一声,丝毫没有犹豫。

    白洛庭的朝思暮想对他来说一点都不值得同情,相比裴伊月当年承受的一切,这两年的折磨对他来说又算的了什么?

    “我的确是想把她藏起来一辈子,让她永远都不要再回来,白洛庭,你以为这两年痛苦的人就只有你吗?当年小月为了你,自己引爆了身上的炸弹,你能想象我亲眼看着她被炸弹炸的飞出来是什么样的感觉吗?你能体会她做了十几次手术,每一次都临近死亡的感觉吗?你知道她昏迷了整整一年,无声无息,醒过来的时候不认识任何人的样子吗?你觉得我该怎么做,把她带回来,送给你,然后让她再死一次?”

    白洛庭额角上的青筋因为他的话越积越多。

    安希颜所说的一切他都不知道,他不知道她是这么活过来的。

    十几次手术,所以她才会忘记他。

    昏迷了一年,所以她才会现在出现。

    她最痛苦的时候他没有守着她,也许安希颜的话是对的,他真的没资格再站在她身边。

    “当年的事我想你心里应该有数,虽然她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但如果再碰上那些人,谁能保证她不会像当年一样被带走,白洛庭,做人不能太自私,小月为你做的够多了,你不能一次又一次的为了自己的私心而置她于危险而不顾。两年前我差点失去了她,我不想这样的事在发生一次,所以,你放手吧,让我带她回去。”

    心,阵阵的痛着。

    眼看着心爱的人却不能让她留在身边,这种痛似乎比这两年来的心死更能让人窒息。

    曾经他在裴伊月的墓前说过,只要她能回来,他愿意放手。

    可是事到如今,当他真正面临的时候他才知道,放手,谈何容易。

    白洛庭颤抖着嘴角,淡淡垂下眼眸,“抱歉,我做不到,两年前的确是我没有保护好她,不过这一次,我不会再让同样的事发生,她现在的是以s国的名义来联姻的,我不再是白洛庭,她也不再是裴伊月,我们各自有着新的身份,我不会在允许任何人对她做出这种事。”

    安希颜说了这么多,最后得到的却是这样的回答,他捏紧了拳,恨恨的看着他。

    “你果然自私,我是不会让小月再爱上你的。”

    ——

    “哎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小气,借我一下吗,就一下!”

    “不行,绝对不行。”

    大门前,裴伊月死乞白赖的去抢守门那人手里的枪,可是那人却说什么都不肯给她碰。

    她在这大门口站了好一会了,手早就痒痒了。

    两个守门的人被她盯的头皮发麻,正想问她要干什么的时候,就听她用着一种商量的语气说要借他们的枪玩玩。

    听听这话说的,玩玩?

    开什么玩笑呢!

    那人不借,来来回回商量几次,裴伊月终于不耐烦,上去就抢。

    安希颜和白洛庭听到动静,从屋里走了出来,就见裴伊月那细弱的小胳膊正跟训练有素的特种兵较劲。

    ------题外话------

    小月看到谁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