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10】 我要叫非礼了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10】 我要叫非礼了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喂,你放开我,你要带我去哪?”

    白洛庭硕大的脚步并没有顾忌身后挣扎的人。

    两年了,她再次出现,他竟然被她耍了。

    好险,他差一点就错过了她。

    周河看到白洛庭这么快就出来了,刚想跟上去问问情况,就见他手里还牵着一个人。

    呃,等会。

    牵着?

    这人是谁啊!

    司机阿恒已经是第三次见裴伊月了,第一次在街上,第二次在鸭店,这会儿再见,又是在这样的地方,他有点懵了。

    “下车。”白洛庭看着车里愣神的阿恒命令道。

    阿恒呆呆的点了点头,从车里下来。

    打开副驾驶的车门,白洛庭小心翼翼的把裴伊月塞进车里,俯身,高大的身子探进车内。

    裴伊月反射性的向后一缩,双手护胸,做着最完美的防护姿势。

    “你干嘛?”

    她声音扬的很高,像是故意想让外面的人听见。

    车内,两人的距离很近,脸与脸之间大概只有一拳之隔,白洛庭看着她,温柔的笑意亲和缱绻,弯起的嘴角十分诱人。

    “安全带。”

    那淡淡的一声像是带着某种蛊惑,裴伊月慢慢偏头看了一眼,果然,他的手在拿安全带。

    蓦地,她手一推,“我不认识你,我不跟你走,你让我下车。”

    她挣扎吗?可是她再往前挣扎一点就碰上他的脸了。

    白洛庭轻轻的摸了摸她的头,生怕自己一用力就会把这梦境一样的场面打碎。

    “乖,坐好,我带你去个地方。”

    安希颜追出来的时候白洛庭已经开车走了,门前,阿恒和周河两人托着下巴嘀咕着,谁都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车里,裴伊月头扭向窗外,不理身旁的人。

    白洛庭看了她一眼,到现在他都不敢相信身边坐着的真的是她。

    她还活着,这般的完好无损,他真的很开心。

    他不怕她失忆,他能在她第一次忘记他的时候把她找回来,现在,他就能再找回来第二次。

    “那天晚上,对不起,我吓到你了。”

    “嗤!”

    一声轻嗤,裴伊月的头扭的更过,几乎只留给他一个后脑勺。

    白洛庭扬了扬嘴角,她为了戏弄他煞费苦心做出这么多事,又是裴妮婉,又是金哥店,他无奈的摇了下头。

    车开进墓地,裴伊月坐在车里看着一列列的墓碑,抽了几下嘴角。

    “你,你带我来这干什么?”

    白洛庭没说话,下车绕到另一头打开车门,把她拉了出来。

    站在墓地看着自己的墓碑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看着墓碑上自己的照片被弄成了黑白色又是什么感觉?

    裴伊月站在墓碑前,感觉自己像是刚刚从里面爬出来的。

    他妈的,好惊悚!

    她转头看向白洛庭,不满的问:“你什么意思啊,带我来这干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来跟这里告别一下。”

    两年了,这块地都快被他踏烂了,他曾没日没夜的坐在这跟空荡荡的墓穴聊天,现在想想,的确是挺傻的。

    “神经病吧,你老婆死了也别拿我顶啊,我对丧妻的男人没兴趣。”

    裴伊月转身就走,身后一只手不急不忙的伸出,直接将她捞进怀里。

    坚实的手臂横在她的腰上,两人面对面,身子紧紧相贴。

    裴伊月一怔,挥手使劲捶打着他的胸口,“你干嘛,你给我放开,我要叫非礼了。”

    “好啊。”

    白洛庭笑了笑,搂着她的手不但没松,反而更加用力,“你叫吧,我看看你能把哪家墓穴里的人叫出来。”

    “……”

    裴伊月嘴角狠狠一抽,“濮阳烨,你给我放开听到没有,我对你没兴趣,我对丧妻克妻的男人没兴趣。”

    闻言,白洛庭低头凑近,脸上淡淡的笑意不减。

    他开口,声音低沉,且带着诱惑,“在华夏,鄙视丧妻的男人是要坐牢的,你确定要说这样的话?”

    裴伊月的腰在他手里,他一点点逼近,裴伊月只能往后躲。

    尼玛,快九十度的大弯腰了,还是朝后弯的,要折了!

    浓烈的阳光照耀着她的小脸褶褶生辉,尤其是那双漆黑的眸子,虽然带着怒意,但还是让白洛庭流连忘返。

    “去你的!”裴伊月猛地一推。

    推开白洛庭,她自己向后退了几步,揉了揉自己差点折了的腰。

    “鄙视丧妻的男人要坐牢是吧,你是伯爵了不起啊?你说了算?我今天就鄙视你了,你抓我呀,你倒是抓我呀!”裴伊月扬着脸,不服输,她气呼呼的瞪着白洛庭,笃定了他不敢动她。

    看着她娇怒的模样,白洛庭忍不住笑了笑。

    他上前一步,裴伊月蓦地退后一大步。

    ……不是她让他去抓她的吗?怎么还躲?

    裴伊月眼角再次瞥了一眼她自己的墓碑,轻轻动了动眉心,“我不喜欢这,我要回去。”

    白洛庭声音温和,笑意潋潋,“那以后我们不来了,我叫人把墓碑撤了。”

    裴伊月没做声,轻轻点了下头,一瞬,她又摇了下头。

    “谁跟你我们?别套近乎,我跟你不熟。”

    “好,不熟,那这位跟我不熟的老婆大人,有没有兴趣让我陪你逛逛?”

    裴伊月嫌弃的咧了咧嘴,“不要脸,我才不是你老婆,你不许乱叫。”

    白洛庭不理她的叫嚣,走过去拉住她的手,“陪老婆逛街,想买什么都行。”

    裴伊月被他牵着走,她赌气道:“我要买下整个华夏。”

    闻言,白洛庭笑了笑,“你还真是会替你老公我省钱,整个华夏都是我的,而我是你的,所以,不用买,只要你回来,都是你的。”

    “鬼才给你省钱,小心我花光你的钱,让你破产。”

    见她不挣扎的跟着他走,白洛庭把她的手拉的更紧,他笑着说:“我的钱也是你的。”

    ——

    商场里,裴伊月游走在各个国际名牌之间,一指就是一大排,好个挥霍。

    白洛庭也不心疼,跟在她身后,她买的越是多,他脸上的笑容就越深。

    凡是他们出入过的店,离开时店员全都是十六颗牙的笑容恭送。

    所有的东西都是送货上门,地址填的全都是裴伊月所住的酒店,虽然白洛庭很想把这些东西全都送到他那去,反正早晚都要搬过来,可他又怕会惹到他心心念念的人儿。

    商场里来来往往的人不少,一家珠宝柜台在整间商场的最中央,而且是开放式的。

    裴伊月趁着白洛庭签单的功夫自己溜达出来,刚看好一条粉水晶的项链,就见店员拿出来给了别人。

    “我也要那条。”

    闻言,拿着项链的店员看了裴伊月一眼,“不好意思这位小姐,这条项链是另外一位小姐前几天订下的,我们店同一种款式只有一件,要么您看看别的好吗?”

    裴伊月摇了摇头,伸手指着那条粉水晶项链,“我就要这个。”

    柜台的另一边,池怜惜见店员半天都没有把项链拿来,绕过来看了一眼。

    “怎么还不给我包起来?”

    “这条项链是你订的?”裴伊月走过来问。

    池怜惜看了她一眼,睥睨的眼神只是淡淡一瞟,“有什么问题吗?”

    裴伊月眉眼一弯,笑了笑说:“我很喜欢这条项链,让给我吧。”

    粉色的水晶被打磨成了月牙的形状,多面体的月牙很惹眼,而且这颜色她也喜欢。

    月,这不就是她吗,怎么能落入别人的手里呢。

    池怜惜冷笑了两声说:“让给你?凭什么,你难道没听店员说这条项链我几天前就已经订了吗,你喜不喜欢关我什么事?”

    裴伊月脸上的笑意一敛。

    她笑脸迎人,却得来对方的疾言厉色,她又没说不给钱。

    “总之这条项链我一定要,我可以付你双倍的价钱。”反正钱又不是她给,裴伊月才不心疼。

    用钱砸人,池怜惜皱了下眉,而后嘴角溢出一抹诡异的笑。

    “你很有钱是吗?那好,你想要这条项链也不是不行,只要你肯出十倍的价钱,我就把她让给你。”

    十倍?

    也不怕闪了舌头!

    眼珠一转,裴伊月坏坏的勾了下嘴角,“十倍是吧,好啊,等一下,我叫人来付钱。”

    转身,刚好看见白洛庭从刚刚那个店里走出来。

    她挥了挥手,大声喊道:“濮阳烨,我在这!”

    这一嗓子喊下来,白洛庭脚步一顿,同时,无数道视线一同朝他少射而去。

    身旁嘀嘀咕咕的声音不断,白洛庭看了裴伊月一眼,那张笑脸怎么就这么像故意的呢?

    他很少在媒体面前露面,但名字却是整个华夏人尽皆知的。

    她这么一喊,无疑是在通知所有人他在这。

    白洛庭再次提步,脚步加快了些,他走到裴伊月面前,没等开口,池怜惜一脸惊讶的走了过来。

    “伯爵大人。”

    闻言,店员傻眼了,她还以为只是巧合的同名同姓呢,居然真的是华夏伯爵?

    白洛庭看了池怜惜一眼,“你是谁?”

    “我是池怜惜,池天南是我爸。”

    白洛庭点了下头,没说话,而后看向站在身前的人,“怎么不等我?”

    裴伊月没有回答,她转身,伸手指着店员手里的项链,“我要那个,这位小姐说,她要十倍的价钱才肯让给我,你给钱吧。”

    “十倍?”白洛庭轻轻折眉,再次看向池怜惜。

    刚刚还很平淡的眼眸,这会儿似乎多出了一丝厌恶。

    池怜惜赶忙笑着摆了摆手,“不是的,我不知道她是您的朋友,我是开玩笑的,这位小姐要是真的喜欢的话,我可以送给她,哪敢让伯爵大人花钱。”

    “送就不用了,我用两倍的价钱跟你买。”

    说着,白洛庭看向店员,手里的黑卡直接推向玻璃柜台,“帮我老婆把项链包起来。”

    “……”

    店员怔怔的站在原地,不敢相信的看着白洛庭。

    “老,老婆?”池怜惜舌头都打结了,一双眼几乎就要瞪出来了。

    难得这一次裴伊月没有反驳“老婆”这个说辞,白洛庭拥过她的肩头,淡淡扬起嘴角,“前段时间的视频没看?看来我传播新闻的力度还是小了。”

    裴伊月不着痕迹的躲开他的手,乐呵呵的看向店员,顺便把柜台上的黑卡往前推了推。

    “刷卡刷卡,项链给我包起来,快点。”

    闻言,店员终于回过神,他说的那个视频她看过,现在仔细一看,当真是视频当中的新郎新娘。

    “稍,稍等一下。”

    店员哆哆嗦嗦的拿过卡,心里万千感慨。

    伯爵大人的卡,她光是拿着都觉得沉。

    池怜惜回过神,看了裴伊月一眼,脸上的笑容已经不能在正常维持。

    “伯爵大人不是在跟月华夫人的女儿相亲吗,怎么会……”

    怎么可能会出现什么老婆?

    她爸明明说过他不会答应联姻的,所以她才会按兵不动的在这等,可是现在……

    “是谁跟你说我在跟月华夫人的女儿相亲的?”

    白洛庭仅在一瞬间,目光变得阴冷无比。

    连他在见到裴伊月之前都不知道自己要相亲的人是谁,她却知道,她还真是无所不知。

    闻言,池怜惜脸色一僵。

    裴伊月拿着店员包好的项链,转过身,“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了。”

    大手一捞。

    往哪走。

    “你拉着我干什么,我要回去了。”裴伊月一边推他的手一边叫。

    白洛庭转头看向她,“跟我回家。”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