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09】 我去跟他相亲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09】 我去跟他相亲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车里,裴伊月上上下下的按着车窗的开关,呼啦呼啦的风声一阵一阵的响起。

    “你看够了没啊,你这是要带我去哪?”

    白洛庭一直盯着她看,即便她不看着他,也能感觉得到那灼热的目光。

    “你认识我吗?”白洛庭问。

    裴伊月转头看了他一眼,“你不就是上次撞到我的人?”

    “所以你就随随便便上了撞过你的人的车?你就不怕我是坏人?”白洛庭看着她,似乎想要从她的身上找出一丝一毫的破绽。

    闻言,裴伊月笑了,轻盈的笑声仿佛带着一抹嘲讽,“你觉得我在这个地段开这样的店,遇到的坏人还少吗?你以为我是一点准备都没有就上的你的车?我们店门前的摄像头那么大个,你瞎啦?”

    白洛庭捏紧了拳,他真的没有办法分辨。

    也许是她离开的太久,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他真的好想把她当成是她。

    他想抱她,想吻她,想要她,他几乎快要克制不住自己了。

    “停车。”

    车正开在马路中间,白洛庭突然喊停车,司机愣了一下,裴伊月也愣了。

    一脚刹车,车停在了路边。

    “下去。”

    裴伊月:“……”

    见她不动,白洛庭敛回视线不再看她,“我让你下车。”

    吼声吓的裴伊月抖了一下眉心,她瞪着他,声音一点都不比他小,“你让我上车我就上,你让我下车我就要下吗,你当我是什么人,你……啊妈呀!”

    白洛庭一把扣住她的肩,欺身凑近,霸道的动作制止了她口中的唠叨。

    裴伊月一怔,一双眼瞪的溜圆,她防范的双手抱胸,护住自己,吼道:“你想干嘛?”

    司机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忍不住一个哆嗦。

    他给白洛庭做了两年的司机,深知他是一个禁欲系,现在这是打算在车里上演动作大片?

    阴测的声音伴随着磨牙声,就像是在嚼着人的骨头一样令人头皮发麻。

    白洛庭波动的眼底掩藏不住他心里的情感,他看着她说:“下车,不然,我不知道我会对你做什么,马上从我眼前消失。”

    说完,他手一松,裴伊月背后狠狠的磕在了车门上。

    那一刻,她的心泛着一丝酸涩,她什么都没说,转身打开车门跑了出去。

    车里陷入一片寂静,白洛庭闭上眼,深吸一口气,而后又重重的吐出。

    “开车。”

    街头,裴伊月跑了没几步,慢慢的停了下来。

    她回头看着那辆远去的车,眸光淡淡,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手机突然响了,裴伊月拿起来看了一眼。

    安希颜的电话,看来他是到了。

    ——

    酒店。

    施月华短短一个月已经是第三次来了,面对那两张严肃的脸,裴伊月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握再沙发里,抿着嘴不说话。

    “你这孩子,怎么能一声不响就自己跑出来呢,万一出了事怎么办?”

    “我这不是好好的吗。”裴伊月小声嘟囔。

    以往安希颜都会站在她这边帮她说话,这次,他却破天荒的跟施月华站在了同一战线。

    裴伊月偷偷看了他一眼,他不但没有任何动容,反而强硬的说:“明天就跟我回去。”

    “我不回去。”裴伊月依旧小声。

    她也想大声强硬的说自己不回去,但是她却有点底气不足。

    闻言,安希颜忍不住恼道:“不回去你想干嘛,难不成你还真打算破罐子破摔,跟濮阳烨结婚不成?”

    沉寂了数秒之后,裴伊月突然站起,义正言辞的说:“我决定了,我去跟他相亲。”

    “我看你是疯了!”安希颜蓦地站起。

    两个人的对峙,气势谁也不输谁。

    施月华从来都没见过他们吵架,这一次她虽然有点吓到,但也觉得新奇。

    一声轻笑,打断了两人之间的战火,她起身拉过裴伊月,“你这孩子,别一天说风就是雨的,你哥哥是为了你好,别闹了,跟我们回去。”

    关于裴伊月以前的事,在她昏迷的那一年,安希颜全都跟施月华说了。

    施月华知道安希颜不想让她留在这的原因,除去白洛庭不谈,他害怕她会在遇到当年的事。

    她现在什么都不记得了,做事大大咧咧的,万一哪天真的碰到了那些人,她真的是避无可避。

    “妈,我不回去,凭什么施幼琳就能来相亲,我就不能,不是说原本的婚约就是跟我定的吗,咱们这么骗人家不好。”

    瞧瞧他那大义凌然的样,安希颜真相一掌拍昏她,然后把她打包带回s国。

    安希颜磨牙嚯嚯,“好不好的跟你没关系,他看不上施幼琳,你就觉得他一定能看上你?万一他像损施幼琳一样损你一顿,你受得了?”

    “受不了!但你不是说我跟他结过婚吗,说不定他不接受施幼琳就是对我余情未了呢!”

    他当然是余情未了,所以安希颜才不想让她待在这,如果他能像拒绝施幼琳一样拒绝她,他就不用这么担心了。

    见他们两个争执了这么久也争不出个结果,施月华安抚她说:“好了好了,这件事等明天我跟你舅舅商量一下再说,很晚了,都别再争了。”

    ——

    s国其实并不是非联姻不可,只是这婚事是早年前定下来的,他们既然答应了,总该给华夏王一个交代。

    白洛庭不同意那是他的事,但是现在裴伊月自己同意了,施景郴也有些为难。

    裴伊月看过视频的事安希颜已经说了,施景郴训斥了施幼琳一顿,直接订了机票把她送回了s国。

    会客大厅。

    白洛庭接到华夏王的电话说又相亲,而且是换人相亲,他极度不耐烦,但还是来了,拒绝一个和拒绝两个,对他来说根本没什么区别。

    还没等进门,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嬉闹声,白洛庭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女人的声音,而且这声音……有点耳熟。

    “知不知道这回又是谁?”白洛庭问。

    周河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没听说s国总统还有第二个女儿啊。”

    白洛庭没说话,提步走了进去。

    “诶,这边,你倒是动一下啊,快死了,快死了你看见没,快点跑,别在这傻站着,不怎么这么笨啊,你快点啊!”

    白洛庭进门就看到安希颜的身边靠着一个女人,一身白色的小洋装,栗色的卷发披散在肩头,挡住了她的脸。

    她一边拍打的安希颜,一边叫唤,这场面还真不是一般的热闹。

    “你看你,死了吧,都说了不让你玩,我级都掉了。”裴伊月埋怨过后,从安希颜手里一把抢过手机,气呼呼的坐了回去。

    相比上次那个安静的养女,华夏王更喜欢这个活泼的,只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怎么觉得她有点眼熟呢?

    “小烨,你怎么这么晚才来?”华夏王看到白洛庭,一时高兴,起身招呼道。

    白洛庭看了他一眼,一边走一边盯着那个背对着他的女人。

    安希颜回头看了他一眼,紧随着,裴伊月也转过了身……

    看到是她,白洛庭脚步倏然顿住,一双眼惊恐中又透着诧异。

    是她?

    为什么会是她?

    她为什么会在这?

    见他又像见鬼一样看着自己,裴伊月嘴角一撩,坏笑着朝他招了招手,“嗨,我们又见面了。”

    白洛庭捏紧了拳,一个大步上前,提着她的胳膊就把她拽了起来。

    “你到底是谁!”白洛庭开口,声音带着明显的颤抖。

    这样的玩笑到底要跟他开几次,他好不容易劝服自己,说她不是裴伊月,为什么她又会出现,还是在这样的场合?

    “啊,疼!”

    裴伊月苦着脸大叫。

    安希颜蓦地站起,一把拉开他的手,“你在干什么,你弄疼她了。”

    白洛庭掏出口袋里裴伊月上次给他的那张名片,直接递到裴伊月眼前,“告诉我,这张名片是不是真的?”

    裴伊月眨巴着眼睛看了看那张镀金的名片,而后慢慢转动眼珠子,看向华夏王。

    “华夏王叔叔,他真的是您儿子吗,这智商……呵呵呵,好像比我想象的差了点。”

    敢当着华夏王的面说华夏伯爵智商差,这世上还真是找不出第二个人。

    华夏王虽然没生气,但施月华脸上却有些难看,他们以前的关系施月华比任何人都清楚,现在她什么都不记得了,说话口无遮拦,真的有些让人尴尬。

    “小月,别乱说话。”

    裴伊月撇了撇嘴,拿过白洛庭手里的名片,指着上面的字,一个字一个字的念给他听。

    “看好了,裴,妮,婉!陪,你,玩,ok?”

    闻言,安希颜看了一眼她手中的名片,眼角一抽,简直被她弄的哭笑不得,“你还真是会乱来,你什么时候做的这东西。”

    裴伊月扬起嘴角一乐,转身从手包里掏出一个名片盒递给安希颜,“呐,我有可多了。”

    “所以,”白洛庭突然开口,打断她的欢愉,“所以,你真的是小月。”

    白洛庭看着她,眼中的怀疑逐渐变成了一种期盼。

    他期盼着她的回答,期盼着她敛回脸上的不屑一顾,期盼着她奔向自己并且带着喜悦。

    然而,他得到的回答却是……

    “她失忆了,你不用问她这些,我只能告诉你她是小月没错,她来这是因为看到了你发的视频,她不是来跟你相亲的,她是来摆脱跟你之间的关系。”

    安希颜的话像是一记闷锤砸在了白洛庭的心上,失忆……

    不时,他轻声笑了一下,一瞬不瞬的视线始终看着裴伊月,“真好,你还活着,真好。”

    裴伊月没看他,她转身坐了回去,她嘟囔着说:“好什么好,冷血,你以为女人都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你让上车就上车,你让下车就得马上滚下去,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失忆了吗?

    为什么她记仇的样子还是跟以前一模一样?

    白洛庭轻笑,眼神已然变得和煦了很多。

    一旁,华夏王有点懵,“什么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他把谁赶下车了?”

    裴伊月可怜巴巴的看向华夏王,“我呗,好惨的,大晚上的把我弄上车,之后又赶下去,一点都不顾及我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还好凶呢!”

    闻言,华夏王更懵了。

    他看了看白洛庭,“你们,认识?”

    久违的笑脸再次在白洛庭脸上展露,时隔两年,当真是令人怀念。

    他看着裴伊月,话却是在对华夏王说,“嗯,认识,她是我老婆。”

    “你放……”

    裴伊月蹭的站起,话没说完,施月华一把把她拽了回来。

    她伸手指着白洛庭,对他刚刚的话十分不满意。

    她咬牙,恶狠狠的点了点他,而后身子一耸,转身去扯施月华的胳膊,“妈,他占我便宜。”

    施月华为难的看了白洛庭一眼,拉住裴伊月,“别闹,你自己跑去乱来我都没说你,你还敢闹。”

    身后,一道高大的身影压下,裴伊月就算没看见人,都倍感压力。

    白洛庭淡淡一笑,“既然是我们两个相亲,我觉得我们自己培养感情就行了,你们有事就谈事吧,我们两个自己沟通。”

    说着,白洛庭一把拉住她的手,不顾任何人,带着她直接离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