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08】 救命啊耍流氓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08】 救命啊耍流氓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我是谁?

    我是你祖宗!

    裴伊月看了一眼自己被钳住的手,真的很庆幸她选了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来潜入。 ..

    未免被看清她的脸,裴伊月一个转身,然而,抓在她手的那只手却丝毫没有减小力度。

    白洛庭再次用力,把她拽回来的同时,为了防止她再出招,扯着她的手在她胸前一绕。

    这回,裴伊月真的动弹不了了。

    “你到底是谁?”白洛庭咬着牙,声音阴鸷到了极点。

    裴伊月不死心的挣扎了一下,白洛庭另一只手突然在她腰上一抓。

    好细的腰,是女人?!

    白洛庭诧异的同时就感觉手里的人身子一僵,下一秒,裴伊月手肘猛地一击,打向白洛庭的肚子,随之,手再次被钳住。

    两只手都动弹不得,她咬牙半晌,突然大喝一声:“救命啊,耍流氓!”

    这声音,高亢有力,但是,她喊的是啥?

    耍流氓?

    大半夜的她自己闯进来,居然还敢喊耍流氓?

    趁着白洛庭微微怔忪时,裴伊月伺机转身,张嘴一口咬在他的手臂上,随后抬腿就是一脚。

    她发誓,她绝对没想过这一脚要踹在哪,但是没办法,这里实在是太黑了。

    白洛庭朝后一躲,不由得被她挣脱。

    听到了裴伊月的叫声,守在大门前的人匆匆跑来,开门的那一瞬,一丝光亮扫进,裴伊月避开白洛庭的视线,嗖的一下就窜了出去。

    进来的那些人见到的几乎只是一个影子,而白洛庭更是没有看清那小小的身子是如何离开。

    啪,客厅的灯亮了。

    白洛庭蹙眉看着门前,紧凝的神色让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喘。

    “没事了,都出去吧。”

    那些人离开,白洛庭看了一眼被咬过的手臂。

    撩开衬衫的袖子,很深的一个牙印。

    牙印……

    为什么最近出现的每件事都会让他联想到她?

    ——

    “臭丫头你人在哪?”

    电话两天没有开机了,裴伊月洗过澡,躺在酒店总统套房的大床上,刚开机,安希颜的电话就催过来了。

    “我没在哪啊,在酒店,准备睡觉了,你有事吗,我累了一天,你要是没有重要的事我就先挂了。”

    “你敢!”安希颜大喝一声。

    死丫头消失了两天,一点踪迹都没有,刚接通电话她居然这么敷衍他。

    “你现在人在华夏对不对?你马上给舅舅打电话,让他去接你。”

    “我不要。”裴伊月晃荡着两条腿,懒懒的拒绝。

    “你说什么?不要?你能不能别闹了,你一个人在那人生地不熟的,你要是真去找濮阳烨的麻烦,真的会被抓起来的,你听话,去找舅舅。”

    裴伊月翻了个白眼,起身,踢了踢地上的黑衣服,“我没去找他麻烦,你放心好了,我要是真出事了,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出事了才给他打电话?

    安希颜被她气的直挠墙,“行,那你把酒店地址给我,我订明天的机票过去找你。”

    “你不是刚回去吗,怎么又要来,这来来回回的你不嫌累啊?”裴伊月嬉皮笑脸的打趣着,一点都不顾及电话那头的人是如何生气。

    “那你倒是回来啊!”

    “不回,我还没玩够呢。”

    安希颜从来没有拗的过她的时候,但是其他的事他都可以让着她,唯有这件事不行。

    她这样明目张胆的出现在京都,如果只是遇上白洛庭也就算了,但如果遇上其他人,她要怎么自保?

    “小乖,你听我说,我不阻止你玩,但是你一个人在那边真的很危险,你把地址发给我,你要是不想让施景郴去找你,我一定不告诉他,我明天就订机票,等你玩够了我陪你一起回来。”

    裴伊月一边听着电话,一边从房间里走出,白色的浴袍简单的在腰间松垮垮的系了一下,她光着脚,走去客厅,拿起柜子上倒好的一杯红酒轻轻晃了晃。

    微垂的眼睫这样住了眼底的光线,她轻轻动了动嘴角,“好吧,我一会就把地址发给你。”

    ——

    一觉到天明。

    裴伊月起床后站在窗前伸了个懒腰,今天天气不错,适合放风,更适合做一些有益身心健康的事。

    粉色的连衣裙,细跟的高跟鞋,脸上的妆容很淡,却唯独那双唇涂抹的十分艳红。

    栗色的波浪长发随手一撩,她站在镜子前对自己笑了一下。

    “妈呀,真吓人。”

    摇了摇头,她转身离开,找了一款透明的太阳镜,淡淡的黄色,镜片很大,遮住了她半张小脸,却遮不住她狡诈的眼神。

    出门,一路向西。

    这条路是伯爵大人每天的必经之路,她观察两天了,时间刚好。

    远处,一辆黑色的车渐渐开近,裴伊月脚一迈,本想高傲的从他面前经过,谁知,天不遂人愿,真是走个路都得遇上点难题。

    她一脚踩在下水道的盖子上,好死不死的鞋跟卡在里面了。

    司机没想到会半路冲出一个人,而且还停在那不动了,猛地一脚刹车,闭眸养息的白洛庭身子一倾,差点撞上面前的椅背。

    他磨牙,以为又出了什么倒霉事,就听司机低呼一声:不好,撞到人了。

    白洛庭被这几天的事闹的早就没了耐心,他探头看了一眼,果然有个女人跌倒在他车的前面。

    “该不会是碰瓷的吧?”司机小声嘟囔,而后开门下车。

    “小姐,你走路不知道看路吗,这马路这么宽,她干嘛停在我车的前面就不走了?你是故意的吗?”

    裴伊月坐在地上,雪白的长腿一曲一直,啵的一声,高跟鞋的鞋跟从下水道的窟窿眼里拔了出来。

    她抬头,嚣张跋扈的瞪着那个司机,“狗眼瞎了?什么叫我不走了,看不见我的鞋跟卡在这了吗,我怎么走?差点撞死我不道歉就算了,还恶人先告状,有没有教养,有没有素质?”

    早上的阳光格外刺眼,尤其是当她抬着头的时候,阳光刚好照在她愤怒的脸上。

    白洛庭坐在车里,看到的始终是站在那的司机,裴伊月坐在地上不起,车头的阻挡,他根本看不见人。

    车门开了,白洛庭长腿一迈,从车里走出。

    “阿恒,怎么回事?”

    走上前,就见坐在地上的女人正在……呃,穿鞋。

    居高临下的看去,他只能看到她的一个头顶,然而下一秒,一双熟悉的眼恶狠狠的一抬,使劲瞪了他一眼。

    那一瞬,白洛庭整个人都僵住了。

    这张脸,虽然没有两年前那么干净,但是却让他不敢相信。

    裴伊月从地上站起,拍了拍身上的裙子,厉眸再次剜像司机,“眼瞎。”

    她是出来偶遇的,但是这会儿她却没心情了。

    在他面前摔倒,太丢人。

    想趁乱逃走,可惜某人却没有给她这个机会。

    手臂被人一把拉住,白洛庭定定的看着她的脸,“小月,你,你怎么会……”

    裴伊月冷漠的视线丝毫不见友善,看着他惊愕又惊喜的目光,她突然笑了一下。

    她用力的掰开白洛庭抓在她胳膊上的手,眉眼一弯,红唇深扬,“这位先生,你没事吧?大白天的能不能别用这种见了鬼的眼神看着我?”

    白洛庭颤抖的目光将她从头到脚打量,她的穿着,她的打扮,她讲话的语气,完全跟裴伊月不一样,但是他却不相信这世上会有长得跟她这么像的人。

    他小心翼翼的抓住她的手,很软,跟当年的感觉一样。

    “小月,你这两年去哪了,为什么不回来找我,我居然一直以为你死了,你这丫头……”

    “喂喂喂,你这人会不会说点好听的,你的车差点撞到我,你司机不道歉也就算了,你居然说我死了,你才死了呢!”

    裴伊月再次甩开他的手,冷漠的态度让白洛庭愕然。

    裴伊月抱着胳膊,围着他走了一圈,笑了笑说:“长得倒是不错,不过你这搭讪的方法也太老套了,什么小月,小月是谁啊?本姑娘是小婉!”

    说着,她从手里拿个高级小包包里拿出一个名片夹,打开,拿出一张镀金的名片,微翘的小手指别提多娇柔做作了。

    “请多指教,我最喜欢跟帅哥打交道。”

    裴妮婉。

    “金哥”店老板。

    主营:各种美男交易。

    裴伊月伸出一根手指推了推脸上的眼睛,笑眯眯的说:“我们店帅哥很多,但客人却是男女不限,有兴趣记得来捧场,看你这么帅的份上,打我电话给你九折。”

    “金哥店?”

    白洛庭一点一点的蹙起眉,鸭店?

    他愕然的看向面前的女人,却见她笑的一脸灿烂。

    真的不是她吗?

    可是为什么会这么像?

    裴妮婉?

    她也姓裴?

    裴伊月踏着高跟鞋离开,脸上虚伪的笑意渐渐的淡了下去,重新扯动的嘴角比之前真实了许多,她想,这回估计他是真的睡不好了吧!

    ——

    之后的一天裴伊月很消停,她没有再去找茬,也没有再在白洛庭的面前出现。

    不出意外的话,白洛庭应该会找人去金哥店打听她,但是她猜错了一步,那就是他没有派人去,而是亲自去了。

    鎏金的大门,很是富丽堂皇,然而刚一走进去,白洛庭就闻到了一股**的味道,这里大不分都是男人,搂搂抱抱,亲亲我我,那撩拨的手一上一下的,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了什么。

    脚步停在门前,他随手拦住一个拿着酒水经过的服务生。

    他想,这里总不至于连服务员都是这样的人吧。

    谁知,男服务员前一秒还一脸正经,看到他之后顿时笑逐颜开,“先生是想点我的台吗?陪酒还是外出,我都可以。”

    白洛庭嘴角一抽,蓦地收回手。

    他强装淡定的说:“我想问问,你们这有没有一个女人叫裴妮婉。”

    男服务员一听不是点台,小脸垮了垮,“先生是不是找错人了,我们老板不接客的。”

    闻言,白洛庭微微皱眉。

    真的是老板……

    “你们这家店是什么时候开的?”

    “开了有几年了,我们店在这条街很有名的。”

    白洛庭没有再说话,轻蹙的眉心也始终没有松开。

    看着白洛庭离开,男服务员端着酒加快脚步进了一个包厢。

    推开门,就见里面的人翘着脚,玩着手机游戏。

    “裴小姐,那个人刚刚来过了,被我打发走了。”

    裴伊月抬起头,晶莹的眼带着浅浅的笑意,“他问什么了?”

    “他问这里有没有一个叫裴妮婉的女人。我说他找错人了,我们老板不接客。”

    “哈哈哈。”这小子倒是机灵,裴伊月开怀的笑了几声。

    她起身,掏出一叠百元大钞放在了他手中的托盘里,“干得不错,这是给你的小费,谢了。”

    走出鸭店,裴伊月脚步一顿。

    他居然还没走!

    看着他的车停在那,裴伊月犹豫了一下,还没想好自己是要回去还是继续往外走,车里的人却走了出来。

    四目相对,迎着灯光,白洛庭静静的看了她一会。

    “有兴趣跟我聊聊吗?”

    裴伊月端了端肩,红艳的唇勾出一抹浅笑,“如果我说没兴趣,我能走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