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裴伊月病了,最担心的人无疑是安希颜,可是他们才刚来两天,要是就这么走了也不好给华夏王一个交代,于是,离开的人就只有施月华和安希颜。

    京都机场。

    布莱恩刚下飞机,正托着行李往外走,突然一个人风风火火的从他身边经过,不小心撞了他一下。

    “对不起。”

    那人眼不抬,淡漠的一声道歉,之后就从他身边离开。

    布莱恩回头看着那人,有点傻眼。

    是他看错了吗?那不是……

    别墅。

    “伯爵先生,曾岚姬小姐来了。”话音刚落,曾岚姬人就已经从外面走了进来。

    白洛庭看了她一眼,没什么太大的反应。

    “你怎么来了?”

    “听我爸说今天法国副使要来,叫我来迎接一下,我心想你们是朋友,就跟你一块去呗。”

    他脸上的落寞好像更深了。

    曾岚姬不动声色,隐隐一叹。

    这两年白洛庭是怎么过来的她看的最清楚,她也最能理解他心里的痛。

    每当他憔悴成现在这个样子,还要把自己伪装成没事人的时候,连她都会觉得不忍心。

    她走过去,坐在他面前,“又想她了?”

    白洛庭垂着眼,眼下疲惫的淤青肉眼可见,他没做声,喝了一口杯子里的红酒。

    曾岚姬郁闷的叹了口气,抢下他手里的红酒杯,“大早上的喝什么酒,布莱恩这会儿应该下机了,你不打算去接一下?”

    酒杯被抢走,白洛庭也不急,仿佛只是失去了一件无趣的事,继而变得更无趣了一样。

    “我已经叫人去接他了。”

    曾岚姬没说什么,手里的酒杯放远了一点。

    “前两天的视频我看了,你能不能别再这么折磨自己,人死不能复生,你总要迈过这个坎。”

    白洛庭不说话,落寞的面庞无比沉寂。

    “我知道你是因为这次联姻的事,但是你不同意,华夏王也不会逼你,只是走个过场,你又何必这么折磨自己。”

    这两年曾岚姬劝他的话早就说了一大车了,她知道他听不进去,但她还是忍不住要说。

    突然,一阵脚步声,很急,几乎是用跑的。

    曾岚姬回头,就见金发碧眼的布莱恩站在门前,他手指着门外,急的直冒法语,“洛,我刚刚在机场看到你老婆了。”

    白洛庭身形不动,坐在那,看傻子似的看着他。

    曾岚姬郁闷的扶额,她这边刚劝他放下,那边马上就有人来搞事情,这老外还真是欠揍。

    布莱恩的话别说曾岚姬不相信,就连白洛庭也不相信,“好笑吗?”

    听着他冷冰冰的话,布莱恩就知道他不相信。

    他急切的走过来,瞪大了那双碧绿的眼睛,无比认真。

    “是真的,我真的看到了,我发誓,我没有说谎。”

    看了一眼他比在耳边的手,曾岚姬偷偷瞟了白洛庭一眼,他的脸上倒是没什么动容,但是他的眼底却发生了变化。

    深邃的眸变成了淡淡的棕色,他果然还是动摇了。

    曾岚姬看向布莱恩,“大白天的你见鬼了?”

    布莱恩摸着被撞过的肩膀,略有所思,“我也怀疑我见鬼了,可是真的是她,洛,你相信我不会认错人的,而且她还撞了我,还跟我道歉。”

    越说越邪乎,曾岚姬忍不住吞了口口水,瘆得慌!

    白洛庭没理他,他站起身,“你的房间在二楼,我还有事,你先休息。”

    他走了,或者说是被布莱恩刺激走的。

    他本来就沉浸在怀念裴伊月当中,现在被布莱恩这么一说,他更是心慌意乱。

    ——

    s国总统府。

    安希颜和施月华回来,就听陈叔说裴伊月离家出走了。

    离家出走……

    没错,就是离家出走。

    她没跟任何人说,大半夜偷偷摸摸跑掉的。

    安希颜脑子里轰的一声,想起的就是她那句要自己去华夏找白洛庭的话。

    “啪!”他抬手一拍额头,脑浆都疼。

    施月华不知道这件事,只觉得她突然走了让人很担心,“小颜,快点打电话给她,看看她去哪了,可别出什么事才好。”

    安希颜已经知道结果了,但还是拿出电话拨了出去。

    没人接,就跟他预料的一样。

    那死丫头自己偷跑,哪里还会接他的电话?

    他这边刚回来,她却跑了,她是算计好了要折腾他。

    施月华见电话打不通就更着急了,“现在怎么办,通知警察让他们帮忙一起找吧。”

    “不用。”安希颜叹了口气,“丫头去华夏了。”

    “去了华夏?”施月华惊愕了。

    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安希颜已经很累了,现在裴伊月又跑了,他就更头疼了。

    “嗯,视频的事她知道了,施幼琳那家伙,干不出什么人事来。”

    ——

    裴伊月蹲点两天,终于搞定了白洛庭的行踪。

    本想跟他来个惊悚的偶遇,却没想到他进酒店一个多小时,出来的时候身后居然多了个女人。

    长发飘飘,身形妖娆,那短裙……啧啧,内裤都快露出来了。

    酒店外,裴伊月穿着一身嫩黄色的蓬蓬裙,带着一顶夸张的太阳帽,墨镜自然是少不了的装备。

    巴掌大的小脸被这么一遮,几乎看不出她是谁了,但是最惹眼的却是那血红的唇。

    红艳的嘴角狠狠的抽搐了几下,隔着墨镜,她都差点把眼前的两个人瞪出窟窿。

    要说那个女人不是在勾引他,那简直是老天瞎了眼了。

    "shu xiong"短裙,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酒店的旋转门,白洛庭和那个女人走进狭小的空间,两人的身体在外人看来根本就是靠在了一起。

    女人手里托着ipad,两人不知道再说些什么,谈的畅快淋漓。

    裴伊月扯了扯帽檐,从他们身旁走进,一进一出,旋转门还在转,鲜红的唇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深深一扯。

    她猛地一把拉住旋转门,用力一拽。

    砰。

    一声闷响,伴随着一声闷哼。

    裴伊月偷着乐了一下。

    白洛庭正偏头看着曾岚姬的秘书手里的资料,哪里能想到旋转门突然停了,还往后弹了一下。

    整张脸撞在玻璃门上,他感觉自己的鼻梁骨都快被撞断了。

    “伯爵先生您没事吧?”

    女秘书一惊,急忙上前关心,她两手不知所措的举着,又不敢真的碰到他。

    裴伊月见这女人还不死心,脚下突然一迈,扶在旋转门上的手用力一推。

    “啊!”

    女人挺翘的大屁股好有弹性,玻璃门差点弹回来,不过好在某人劲大,直接把她撞的一个趔趄。

    女秘书脚下的高跟鞋不稳,再加上门的力气,她身子朝前一顶,一对“凶器”直接把白洛庭给顶了出去。

    裴伊月趁着门露出一条缝,像只泥鳅似的溜之大吉。

    脚下穿着高跟凉鞋,她跑的飞快,女秘书一转头就不见人影了。

    “伯爵先生,您还好吧?啊,血,您流血了。”

    白洛庭皱着眉,鼻头泛酸,眼泪都快被撞出来了,一听她说流血,他伸手在鼻子下面摸了一把。

    两条红河之后,他就感觉一股热流奋勇而出。

    “怎么办,去医院吧!”女秘书急的不知所措。

    两人已经从旋转门里出来了,白洛庭身边的手下从车里出来,一眼就看到白洛庭鼻子上的血。

    周河看了一眼女秘书,心想,不至于吧,不就穿得少了点吗,居然流鼻血?

    好奇归好奇,但他还没忘记自己该做什么,他急忙上前,拿出纸巾递给白洛庭。

    “您这是怎么了,天太热,上火了?”

    白洛庭抬眸瞪了他一眼,别以为他听不出他话里有话。

    初夏,上毛火?

    止住了鼻子的血,白洛庭这才想起回头看上一眼。

    “刚才那人是谁?”

    女秘书摇了摇头,“我没看清,她就跑了。”

    白洛庭捏了捏鼻梁,特么的,保不齐真的断了。

    一旁,周河刚被瞪了一眼,有点后怕,他小心翼翼的说:“要不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两年了,白洛庭不曾生气也不曾开心,可是这会儿他却有点火冒三丈。

    刁民,全都是刁民,总特么有刁民想害朕!

    裴伊月躲在酒店里的一个角落,鼻梁上的墨镜稍稍往下勾了勾,露出一双笑意缱绻的眸子。

    “先送你一份见面礼,其他的账以后再算。”……

    接连几天,白洛庭频频出事,大事没有小事不断。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惹了哪路神仙,就连踩香蕉皮这样的事他都能遇上。

    “哈哈哈,我说你没事吧,前几天撞了鼻子,今天又摔倒,你还是白洛庭吗,你该不会上次撞鼻子的时候连带着撞了脑子吧。”

    曾岚姬毫不客气的嘲笑,笑的前仰后合。

    白洛庭蹙着眉,揉着自己的老腰,“闭上你的嘴,也不知道是不是你的那个秘书倒霉,每次出事都是她跟着,明天叫她别来了,触霉头。”

    “哟哟哟,喝水塞牙还怪水的质量不好,这只能说明你自己倒霉好吗,小美跟我那么多年,我怎么就不见她给我招霉运呢,或者说,你是看上我的秘书了,上次流鼻血是因为她身材太好,这次又是为了看她没看路?”

    白洛庭冷冷侧眸,“回家把你脑子带上再来。”

    曾岚姬可不怕他冷脸,她笑了笑说:“别不承认了,你要是真的看上她了,我就大方一点,把她让给你,怎么样,够意思吧。”

    “滚。”

    “啧啧,还恼羞成怒了。”

    看看外面的天,的确不早了,曾岚姬过来就是嘲笑他的,现在笑够了,她也该走了。

    白洛庭坐在沙发前淡淡垂眸。

    他总感觉这两天有点不太正常,被门撞,车胎被扎,上次一盆洗脚水要不是他躲得快肯定也倒他头上了。

    真是见了鬼了。

    想到鬼,白洛庭稍稍怔了一下。

    前几天布莱恩说见到她了,现在又出这么多事,难道……

    “先生,饭好了。”

    朱阿姨开口,打断了白洛庭奇怪的思绪。

    他回过神,心里不由得笑自己傻,现在他居然连鬼都信了。

    ……

    天渐渐的黑了,初夏难得一个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的夜晚。

    一道黑影在别墅前出没,门口有人守着,走正门怕是不行。

    琢磨了一下,那道黑影趴着墙根,轻身一跃,像只灵巧的猫,直接翻上了墙头。

    轻飘飘的落地声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小心翼翼的脚步慢慢踱向那栋漆黑的房子。

    黑成这样,里面的人应该睡了吧!裴伊月心想。

    走进屋里,她四处看了看,只可惜太黑,她什么都看不见。

    突然,一道拳风从耳侧忽闪而过,裴伊月一怔,下意识的侧过身躲了过去。

    看着从身边略过的人,她有点懵了。

    大晚上的不开灯,在这装鬼呢?

    袭来的拳毫不留情,裴伊月摸黑进来什么都看不清,她闭上眼,感受着对方出拳时的声音。

    几招闪躲,她完完全全的避开,蓦地,她睁开眼,漆黑的眸子如耀眼的星,晃的对方有些出神。

    趁他愣怔之际,裴伊月倏然出手。

    下一秒,手腕被莫名其妙的握住,一扯,纤弱的身子直接撞上了对方宽厚的胸膛。

    “你是谁?”……

    ------题外话------

    小月:没错,姑奶奶就是来搞事情的,怎么地吧!

    小白:搞,随便搞,老婆来,我躺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