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06】 他以为她死了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06】 他以为她死了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让我进去!白洛庭你个混蛋,你敢做不敢当吗,你给我滚出来。”

    别墅门前,安希颜就像疯了似的硬往里闯,然而却被守门的特种兵给拦下。

    他单枪匹马的,想也知道打不过这些人。

    他退后一步,猛地推开拦着他的人,“进去跟你们的伯爵大人说,老子是安希颜,s国月华夫人的儿子,老子现在就要见他,让他给我滚出来!”

    听他自报家门,几个特种兵相互看了看。

    “请稍等。”

    其中一个特种兵正准备进去通报,就见白洛庭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没有走的太近,而是站在别墅门前,跟身旁的人说了几句,之后那人走过来说:“颜少,请进来吧。”

    安希颜大步流星的走进,如一阵疾风略过。

    几个人面面相窥有些不安。

    这是来打架的吗?

    s国颜少vs华夏伯爵?

    屋里,其他人都被支开,安希颜怒火中烧,吼道:“你是不是疯了,是谁让你把视频发出去的?”

    白洛庭不理会他的恼火,坐在桌前,看着电视里还在播放的视频。

    那是他跟裴伊月的婚礼现场,当时轰动了北城,现在,他要轰动整个华夏。

    “我只是想给我的国民一个合理的解释,也给你们s国总统阁下一个交代,我结过婚,有妻子,不会再娶他的女儿,这有什么不对吗?”

    施景郴身为一国总统,可以丧妻之后不再娶,他濮阳烨也可以。

    他不想让这件事继续纠缠不休,虽然裴伊月不在了,但是这段视频是见证她存在过最好的证明。

    他不想忘记,也不想让别人随便妄想霸占她的地位。

    安希颜紧紧的捏着拳,白洛庭的话让他无言反驳,他不能阻止他的情深义重,但是,如果这段视频被那丫头看到,会天下大乱的。

    “小乖已经不在了,你现在却拿出这段视频来达成你自己的目的,你不觉得太自私了吗?”

    白洛庭看着他,摇了摇头,“她会同意我这么做的。”

    “你……”

    有口难言,安希颜快憋死了。

    “总之你马上把这段视频给我撤下来,不然的话别怪我自己出手。”

    手机突然响起,安希颜惊了一下。

    有种预感……很不好的预感。

    拿出手机,安希颜脸色倏变,心咯噔一下。

    他抬头看了一眼白洛庭,不自然的说:“我接个电话。”

    他转身走去角落,声音压的很低,“我现在有事,晚一点再……”

    “什么情况,施幼琳发给我的是什么东西?我结过婚?还是跟华夏伯爵?安希颜,你到底有多少事瞒着我,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我没有结过婚,那视频是假的对不对?”

    裴伊月的爆吼声可一点都不比施幼琳早上的叫声小,安希颜这会儿不敢跟她说太多,只能安抚。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乖,我现在真的有事,等我晚一点再跟你说。”

    “不行,你现在就回来,马上回来,不然我就去华夏找你,顺便找这个男的问问清楚。”

    “我的祖宗,我答应你马上订机票回去,你可千万不能来,你听话,别闹了。”

    安希颜回头看了一眼,就见白洛庭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虽然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但他还是有点心虚。

    昨天的那个电话就已经让他心惊胆战的了,现在她又来,还说要自己过来,这不是闹呢吗!

    安抚了裴伊月,安希颜再次看向白洛庭,视频的事他还是晚了一步,现在就算他撤回也没什么用了。

    他瞪了白洛庭一眼,气的直嘟囔,“没事找事。”

    “这段视频我只在京都界内发放,并没有传到别的地方,你为什么这么在意?”

    闻言,安希颜咬着牙,“因为我看着不爽,是你害了小乖,现在你装情圣给谁看,白洛庭,你做这样的事有意思吗?”

    安希颜这会儿已经没心情再跟他说这些废话了,那丫头一天说风就是雨的,万一真的抽风杀过来,他可没有信心把她拦住。

    安希颜走了,白洛庭没有拦他,他再次看向电视里的人,落寞的笑了一下。

    那天的她,真的很美,可惜,他再也见不到她的笑……

    s国,总统府。

    不知道是不是昨晚没睡好,今天一整天裴伊月都觉得头疼的厉害。

    饭桌上只有她一个人,她锤了锤脑袋,刚好被端着烫走过来的陈叔看到。

    “小姐不舒服吗?”

    裴伊月抬起头看着陈叔撇了撇嘴,“嗯,头好疼,像是快要裂开了。”

    陈叔忧心的皱了皱眉,“我叫医生来给您瞧瞧吧。”

    裴伊月点了点头,继续锤头的动作。

    吃完饭,裴伊月头疼的感觉越来越重,陈叔扶着她回了房间,她整个人疼的在床上打滚。

    “陈叔,陈叔,我头好疼,好疼!”

    陈叔带着医生上楼,离老远就听见裴伊月的叫声。

    他急忙跑过来,推开门,就见她整个人蜷缩着身子脸色惨白。

    “小姐,医生来了,马上就不疼了。”

    刘医生是总统府的私用医生,他定期给裴伊月做检查,也知道她的身体状况。

    看到她疼成这样,他赶忙走进去摸了摸她的头,“突然开始疼的吗?还是有段时间了?”

    “好像是从午饭的时候开始,之前没听她说过头疼。”陈叔赶忙说。

    “我先给她打一针镇定剂,她疼成这样我也没办法确诊。”

    闻言,陈叔赶忙让开让刘医生给她打针。

    裴伊月头疼的事陈叔不敢耽搁,当她安静下来之后,陈叔连忙打给了施月华。

    施月华接到电话的时候刚好在跟华夏王和白洛庭一起吃饭,她脸色一变,顾不得其他,顿时慌了。

    “怎么会这样,她没事吧,刘医生怎么说?”

    白洛庭抬眸看了一眼,狐疑的眯了一下眸子。

    早上安希颜神秘兮兮的接了个电话,现在施月华又这么紧张,他们家的人接电话都要给人这么大的反应吗?

    “好,我知道了,我会尽快回去,你先帮我好好照顾她,有什么事就找刘医生。”

    一顿饭施月华吃的都不安心,施景郴看出来是裴伊月有什么事,但是他没有说。

    今天安希颜和施幼琳都没来,一顿饭也没吃出什么特别的意味。

    白洛庭回到别墅,就见施幼琳站在门前,看样子像是等他有一会了。

    “停车,你先进去。”白洛庭对司机说。

    车停了,白洛庭从车里走出,他看了施幼琳一眼,凉凉的问:“有事?”

    “视频上到底是不是真的。”

    “是。”

    白洛庭不管她的话是质问还是询问,他只想快点摆脱她的纠缠。

    闻言,施幼琳捏紧了手里的小包,“所以你昨天是故意嘲讽我的,是她叫你这么做的?”

    她?

    “谁?”

    “你还装蒜,视频里的人难道不是裴伊月吗?”

    蓦地,白洛庭眼眸一缩,一把扣住她的肩膀,“你怎么会认识她?”

    施幼琳疼的皱眉,却怎么都挣脱不开他的手。

    “你弄疼我了,你放开我,濮阳烨,你不要欺人太甚,你既然跟她结过婚为什么还要用这样的手段来羞辱我,我跟你有什么仇,有能耐你就把她找回来,你们这样联手欺负我算什么。”

    听他口口声声的说着裴伊月的名字,白洛庭早已不能自控。

    捏在施幼琳肩膀上的手越来越重,施幼琳几乎快要哭出来了。

    “你认识她?你怎么会认识她?什么叫联手欺负你,她已经死了两年了,我怎么跟她联手,你给我说清楚。”

    白洛庭的话震惊了施幼琳。

    死了两年?

    她明明两年前去了s国……

    思绪一转,她突然反应到了什么,她不顾肩膀上传来的疼痛,扯动嘴角笑了笑。

    “没错,她死了,她早就死了,我只是觉得视频里的人是她有些意外才会说出这样的话,你既然对她的感情这么深,你就守着她的坟墓过一辈子吧!”

    裴伊月失忆了,他却以为她死了。

    这样的误以为她真的觉得是老天对他们的惩罚。

    她不会说出裴伊月还活着的事,他昨天那么侮辱她,她就要让他继续痛苦下去。

    施幼琳走了,白洛庭一个人在门前站了很久。

    墓地。

    他已经很久没来了。

    他怕看到墓碑上的照片,更怕自己会忍不住更加想她。

    墓碑上的照片经过两年的风雨洗礼,上面的人笑容依旧那么灿烂。

    他蹲在墓碑前,轻抚着那张黑白照,平静了两年的心,终究还是抵挡不住隐藏的波澜。

    他哽咽着,深邃的眸底泛着难忍的泪光,“坏丫头,你到底在哪,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很想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