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王没有想到他们两个居然认识,施幼琳更没想到。%d7%cf%d3%c4%b8%f3

    她皱着眉,看着离开的两人,心里突然有种不好的感觉。

    安希颜跟濮阳烨认识,那裴伊月呢?她是不是也认识他?

    走廊上,一股青烟随着风洋洋洒洒的消散,白洛庭靠着窗,看着窗外,“这两年你一直在s国吗?”

    闲聊?

    安希颜可不觉得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他叫出来只是为了闲聊。

    他看了白洛庭一眼,然而白洛庭却背对着他,始终看向窗外。

    “不然呢?”安希颜淡淡的应了一声。

    “当年她出事,你一直都没有出现,事后想想,这似乎不是你的作风。”

    闻言,安希颜嗤了一声,“你很了解我?小乖出事,你应该清楚我最恨、最怨的人就是你,你是觉得我应该来一枪崩了你才是我的作风?”

    对于当年的事,安希颜始终耿耿于怀,若不是之后的一年他每天心惊胆战的陪着昏迷不醒的裴伊月,他相信白洛庭一定活不到今天。

    一阵沉寂,仿佛只有风吹过耳畔的声响。

    许久,白洛庭丢掉手里的烟头,在脚下轻捻。

    他回头看向安希颜,“你不想见见她吗?”

    “见?怎么见?去那个连棺材都没有的墓地,骗自己说她就躺在那?白洛庭,别跟我说这两年你都是这么骗自己的,有意思吗?”

    白洛庭稍稍紧了一下拳。

    他当然知道这样很没意思,但是他能怎样?

    这两年他过的很平静,身边的仅剩下那些阿谀奉承,这样的生活让他习惯了去欺骗自己,他甚至还想过骗自己说她还活着。

    他淡淡的垂下眼睫,“刚才,电话里的人是谁?”

    闻言,安希颜忍不住紧张了一下。

    “你管得着吗?”

    白洛庭哀凉的神色不变,他看了一眼安希颜插在口袋里的手,似乎想要将里面的手机看穿。

    “她的声音……好像。”好像她。

    白洛庭对裴伊月的了解,安希颜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他能从一通电话听出她的声音一点都不奇怪,好在他以为她死了。

    “我看你是疯了。”

    “能再让我听听她的声音吗?”白洛庭抬起头,目光几近祈求。

    安希颜皱起眉,“我说了她不是,你有完没完?”

    安希颜的否认终于让白洛庭内心那一丁点的期望都破灭。

    眉心隐隐一颤,那张浅淡到几乎看不出来的笑脸,满是苦涩。

    “我知道她不是,我只是太想,太想她了,想听听她说话的声音,哪怕只是一个跟她声音相近的人。”

    好久没人这样跟她谈到裴伊月了,白洛庭知道自己没放下,但却不知道提起她,他的心仍旧会疼的想要窒息。

    “抱歉,我想我没有义务满足你的个人需求,你现在是华夏伯爵,女人随你挑,你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忘了丫头吧,随便找一个人当你的伯爵夫人,不要在对小乖的事念念不忘了。”

    有那么一瞬间,安希颜差一点就妥协了。

    他看得出来白洛庭的伤心是真的,但是,他不能再让他的妹妹重蹈覆辙,他的劝说算是对他最后的仁慈,只要他能放下,就算以后裴伊月想起了什么,也不会再有任何改变了。

    可是安希颜不知道,这两年劝他放下的人又何止他一个。

    他能坚持到今天都不动摇,又怎么会因为他的一句话而放弃他心里爱着的人?

    酒店。

    “臭丫头,你是不是疯了,你知不知道当时什么情况,你居然给我笑那么大声。”

    裴伊月颓靡了几天的情绪,在通过刚才的电话之后突然好了。

    她嘴里咕咕哝哝的,像是在吃什么东西,她一边笑一边说:“这个叫什么伯爵的,说话挺和我胃口的,欸,哥,跟我说说最后结果是什么,这婚到底还结不结了?”

    “被你这么一搅和,你觉得还能成吗?”

    “我哪里搅和了?我就是笑了几声而已,我之前都提醒过施幼琳了,是她自己倒贴,现在人家不待见她,她还能怪我头上啊?”

    以前这丫头闷不吭声,什么事都自己搁在心里,现在倒好,不仅记仇,还不怕事大。

    以前她顶多是让人操心,现在,简直让人头疼!

    听着电话里时不时发出的笑声,安希颜郁闷的说:“你就这么不想让施幼琳跟华夏伯爵的事成?怎么着,你想替她嫁?”

    “我不想啊!”裴伊月回答的很利落,“但是我也不想看施幼琳称心如意,反正我都想好了,就算这次见面那个什么伯爵同意了,我也去给他们搅和黄了。”

    闻言,安希颜微微蹙了下眉,“别胡闹了,你要是真的来搅和,说不定会被抓起来,你不怕?”

    “抓我干嘛,我又没杀人放火,我顶多使使美人计,搅和黄了我就溜之大吉。”

    “……”

    安希颜嘴角横抽几下。

    死丫头真的是胆子逆天,什么话都敢说,还美人计,就不怕被吃干抹净?

    “哥,你说那个华夏的伯爵真的是因为施幼琳是养女所以没看上她吗?好市侩的人,听起来就不是什么好鸟。”

    这话真应该让她当着白洛庭的面说,想想都觉得白洛庭听到之后的脸色一定会很壮观。

    他心心念念的人说他不是什么好鸟,啧啧!

    无语中,安希颜忍不住笑了一下。

    “是啊,他可不是东西了,以前还打过我呢。”

    闻言,电话那头的裴伊月炸毛了,高昂的声音顿时扬起,“什么?打过你?混蛋,居然敢打你,你让他给我等着,我现在就娶买机票。”

    这话一出,安希颜傻眼了,他赶忙解释说:“没有没有,闹着玩的,我也打过他,你可别吓唬我了,你一个人没出过门,不许给我乱跑,在家乖乖等着,再过两天我们就回去了。”

    总算是安抚了电话那头的人,安希颜挂断电话之后松了口气。

    s国总统府。

    裴伊月吃过饭,抱着腿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啃苹果。

    见她若有所思的寻思着什么,陈叔好笑的问:“小姐在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陈叔,你知不知道那个华夏伯爵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裴伊月一边出神一边问。

    “我也不是很清楚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不过我知道他是华夏王唯一的儿子,一直偷偷寄样在外,两年前才继承伯爵的位子。”

    “寄样?”裴伊月乌黑的眼睛透着一抹惊讶,儿子又不是狗,还能寄样吗?

    陈叔点了点头,颇为心疼,“是啊,大概是怕从小被人迫害,毕竟华夏与我们国家不同,他们都是血统继位,从华夏成立以来都只是濮阳家的人称王。”

    裴伊月懵懵懂懂的点了点头,她也不知道自己听明白了没有,只是觉得挺复杂的。

    咬了一口苹果,眼珠子转了转,“他长得帅吗?”

    闻言,陈叔乐了,“我们的月小姐也会关心男人长相问题,真是难得。”

    听他这么说,裴伊月也不尴尬,她哼哼着笑了几声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他名声这么大,我之前怎么完全没有听说过,太不合理了。”

    陈叔想了想,突然说:“小姐可以去找这段时间华夏的新闻看看,总统阁下和月华夫人都去了,那边应该会有新闻报道才对,华夏伯爵是大人物,他一定在现场,我指给你看,你自己瞧他长得如何。”

    “好主意。”裴伊月嘴角一扬,咚咚咚的跑上楼。

    拿了ipad下来,开始找着关于华夏的新闻。

    “呐,就是他,看清了没?我觉得人长得不错,就算配小姐你也配得上。”陈叔指着一闪而过的镜头。

    裴伊月盯着视频里的人,说实话,她没怎么看清。

    “这什么新闻啊,你不是说他是大人物吗?为什么连个特写镜头都没有?”

    裴伊月嫌弃了一声,之后不死心的找着往期新闻。

    看了好几个,她发现好像每一个都没有他的镜头特写。

    他真的是大人物吗?

    裴伊月表示有点怀疑。

    这镜头还没有那些老头子大臣的多呢!

    再次点开一个,时间是两年前,这回,裴伊月清清楚楚的看见了他的脸。

    这个视频是他继位的声明,是专门为他一个人开的记者会……

    夜深人静时,房间里总会点亮一盏昏黄的灯,这是她的习惯,因为她讨厌一片漆黑的夜晚,太过黑暗,会让她不安。

    床上的人看似睡得酣甜,实际却一直被梦萦绕,紧蹙的眉心像是在痛苦的挣扎。

    她梦到的不是别人,而是那同一张脸,还有那句让她挥之不去的话。

    “我是濮阳烨,华夏伯爵。”

    “濮阳烨,濮阳烨……”睡梦中,裴伊月嘴里一直喃哝着这个名字。

    熟悉吗?

    不,很陌生。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名字好像是一根刺,让她的心好痛。

    “我妻子今天没有跟我一起来,她不喜欢麻烦,而且她脾气不太好,跟踪偷拍这样的事我不希望发生。”

    睁开眼,天已微蓝。

    裴伊月突然醒来,坐起身,平缓了一下紧张的气息。

    她长吁一口气,嘟囔道:“什么鬼梦,阴魂不散似的。”

    身子往后一仰,被子蒙头,没过一会她再次睡了过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这回是电话铃声把她吵醒,她伸手摸起手机,懒懒的接起。

    电话接通的那一瞬,电话那头的人根本没给她开口的机会,一顿暴怒透过听筒,把裴伊月吓了一跳。

    心里不由得问候了一下她娘。

    “贱人,你是故意的对不对,你故意想看我出丑所以才叫我来的,你明明跟他结婚了,你却还让我来给他奚落,裴伊月,你不是人。”

    裴伊月眼睛都没睁开,脑子里混沌一片,只听着施幼琳大喊大叫,却不知道她乱叫些什么。

    “施幼琳你有病吧,一大早的你抽什么风。”

    “我有病?有病的人是你。”

    嘶吼声仿佛凑破了音,裴伊月把电话那远了点,皱了下眉。

    她坐起来,重新把手机放在耳边,懒懒的打了个哈欠,“你能不能好好说话,别跟个疯婆子似的,人家华夏伯爵不要你跟我又没关系,你跟我大喊大叫的,找死啊?”

    急促的喘息带着隐忍的颤抖,施幼琳咬着牙,“不要我?裴伊月,你到现在还要跟我装蒜是吗,他到底是不要我,还是你故意让我来出丑,你心里不清楚?现在整个华夏都知道我施幼琳倒贴,你满意了是吗?你很了不起,跟他结过婚之后又跑到我们家来,你是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在躲他吗?”

    施幼琳的话裴伊月一个字都听不懂。

    什么躲他?什么结婚?

    她躲谁了?她跟谁结婚了?

    脑子有病吧!

    “施幼琳,你是不是受刺激了,说什么疯话,你要是再敢乱说话,我就弄死你,有病!”

    挂断电话,裴伊月把手机往被子上一扔。

    她自己嘟囔了几句,还没等发泄完,手机突然接收到一段视频。

    视频是施幼琳发来的,裴伊月有点不耐烦。

    随手点开看了一眼,恼怒的神色逐渐被一抹惊讶所替代……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