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04】 电话里的笑声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04】 电话里的笑声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月华夫人有儿子这件事,短短一天之间便传的满城风雨。

    私生子,未免让人就追究他的父亲是谁,跟妈姓,没毛病。

    一夜之间,安希颜从安公子变成了颜少,简简单单的一个称呼,内容却是不可揣测。

    几天后,施景郴和施月华要带施幼琳一起去华夏,虽然这次的联姻是有婚约在手,但毕竟不是古代,让两人见见面还是有必要的。

    “我不去,我要在家陪小乖,我们都走了,小乖还不得给那老太婆欺负?”安希颜撇开视线,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小颜,你不让小月去华夏我已经依你了,现在已经公开了你的身份,但毕竟还不稳固,要是被谁传出几句难听的,真的不好收场,你听话,我们就去几天,小月那性格你觉得谁能欺负她,她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

    施月华知道安希颜不会跟她一起去,但毕竟公开了身份,如果不带他,免不了会被人说三道四。

    安希颜抱着胳膊窝在沙发里不吱声,他根本不在乎这个身份,要不是因为跟郑海芬赌气,他才不会答应只把他一个人的身份公开。

    不过施月华有一句话说的没错,那就是以裴伊月现在的性格,没人欺负的了她。

    这丫头,现在脾气大得很,有怨报怨有仇报仇,更是雷厉风行。

    前几天逛个街都能跟人打起来,一想到这,安希颜更不放心了。

    “还是不行,我不放心。”

    施月华无奈的叹了口气,想了想说:“那我让常玉常华留下陪她,这样你总能放心了吧?”

    常玉常华这俩人虽然烦人了一点,但好在她们尽心尽责。

    安希颜犹豫了一下。

    其实让他去华夏也不是不行,但是这次要面对的人是白洛庭,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在他面前装的毫无纰漏,毕竟那场葬礼算是他亲手安排的。

    “再说吧,反正也不是明天就走,等我跟小乖商量一下。”

    他这么说,施月华知道他多半是同意了。

    “好,你去跟小月说,我们就去几天,很快就回来。”

    ——

    一个星期后,安希颜真的跟他们一起走了。

    裴伊月不开心,自己一个人躲在房间里,不出来,也不理常玉常华。

    在她这一年的记忆里,她跟安希颜是从来都没有分开过的,现在不仅身份只公开他一个人,就连出去玩都不带她。

    好像被抛弃了,好不爽。

    叩叩!

    “小姐,该吃饭了,陈叔让厨房做了你最爱吃的排骨,你下来吃点吧。”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她什么都没吃过,这里的老管家陈叔一直都对她很好,当年她在医院昏迷不醒,他去给安希颜送饭的时候每次都会瞧瞧她,后来她出院了,陈叔更是小心翼翼的照顾着。

    一年过去了,他多少还是能在她面前劝上两句的。

    半晌,门慢悠悠的开了,裴伊月站在门前,无精打采的。

    “陈叔,我不想吃。”

    “不吃饭怎么行呢,你这小身板本来就弱,在不吃饭岂不是要一阵风就给你吹走了,刘婆子做的排骨可好吃了,我特意叫人去把她找来做的,你尝尝,就尝一块。”陈叔像劝孩子似的诱哄道。

    裴伊月舔了舔嘴,咽了咽唾沫,没出息的被排骨勾引了。

    “那我就尝一块。”

    楼下,裴伊月坐在桌前,果然只吃了一块。

    筷子往桌面上一拍,啪的一声。

    陈叔赶紧过来看看。

    “这是怎么了,不合胃口?”

    裴伊月苦着脸,趴在桌面上,“我想我哥了,陈叔,你说他们是不是不要我了,为什么把我一个人丢下。”

    这件事陈叔哪里敢乱说,陈叔在这当了这么多年的管家,有些事自然能看清一二,就比如说,他能看出他们之前有着不能对她说的秘密,可是这种心照不宣的感觉他能看到,她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小姐您想多了,月华夫人不都说了吗,他们这次去是带着幼琳小姐去相亲,您要是也跟着去了,万一对方相中你怎么办,夫人和少爷哪里舍得让你嫁那么远。”

    “可是,那我哥跟着去干嘛呀,施幼琳又不是他妹妹,他凑什么热闹?”

    她施幼琳相个亲要这么多人保驾护航,那以后她要是真的嫁了,是不是还得让她哥陪嫁?

    越想越来气,连排骨都吃不出味道了!

    饭没吃几口,裴伊月又躲回了自己的房间。

    晚上接到安希颜打来的电话,她没什么心情,随便哼哼了几声就挂断了。

    京都,酒店。

    安希颜看着被挂断的电话,心里有些不放心,他往总统府打了个电话,是陈叔接的。

    他出门在外的,陈叔哪里敢说那些让他担心的话?

    “颜少爷放心吧,小姐只是闹闹脾气,没什么大事,这边有我,我会照看着的。”

    她现在连他的电话都敢挂了,哪里还是闹闹小脾气这么简单。

    安希颜心里明白她不高兴了,但是他现在已经来了,总不能就这么不顾一切的回去。

    “那就麻烦陈叔了,小乖心情不好就不吃东西,你要盯着她点,别让她饿着自己。”

    果然是亲哥啊,陈叔心里挺感慨的。

    总统阁下对月华夫人就是这么的无微不至,现在轮到他也是这么对自己的妹妹,果然都是当哥哥的命。

    “颜少爷放心吧,我会盯着小姐让她吃东西的,您安心的在那边,有什么事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

    第二天,白洛庭虽然不答应相亲,但是招待s国总统和月华夫人他是拒绝不了的。

    两国的交涉即便是儿女之事也不是闲话家常,会客厅的气氛就跟开国家研讨大会似的,僵持的让人呼吸都不通畅。

    白洛庭和安希颜的再次见面,已经没了两年前吵吵闹闹的心情,两人就像谁都不认识谁,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施幼琳气度拿捏的非常好,既不小家子气,又不会太过满溢。

    气氛凝结到了冰点,华夏王咳嗽了一声,像是在提醒白洛庭说点什么。

    白洛庭瞥了他一眼,就见安希颜低头摆弄起了手机。

    ——“小乖,别生气了,我现在正在战场上,想不想知道战况?我打电话给你,你别出声知道吗,千万别出声。”

    白洛庭以为,安希颜的反应是不屑或者不关心,总之在场能有一个跟他同样抗拒的人,他也多少有点欣慰。

    他看了施幼琳一眼,施幼琳浅浅一笑。

    “你是谁?”

    闻言,施幼琳脸上的笑意微微僵持,“我,我是……”

    施幼琳的话还没说完,白洛庭转眸看向施月华,“她是您的女儿吗?”

    施月华被他问的愣了一下。

    他明知道她的女儿是裴伊月,却还问出这样的话,一阵不安,施月华却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不是。”施月华应道。

    白洛庭转而看向施景郴,“那她是总统阁下的女儿?据我所知,您早年丧妻,至今未娶,您跟您的妻子似乎并没有孩子。”

    白洛庭的话戳中了施景郴的痛处,他沉默一瞬,就见白洛庭淡淡撩了一下嘴角。

    很淡的动作,但却充满的狡猾和冷漠,安希颜看着他,似乎感觉自己有点不认识他了。

    “我是我爸的女儿。”

    见施景郴不说话,施幼琳有些急了,她似乎从白洛庭的话里听出了什么端倪,她当了二十二年总统的女儿,不能因为他的一句话就否决了她。

    白洛庭淡漠的视线再次落在她身上,他冷漠的说:“你当然是你爸的女儿,但是你不是总统阁下的女儿,一个养女,也敢往我手里塞,当我濮阳烨是什么?垃圾收容所?抱歉,我没这癖好。”

    既然拒绝不了,白洛庭索性一口气把话说绝了。

    听到他说这些话之后,在场的每个人脸色都不好看,尤其是施幼琳。

    “哈哈哈哈,施幼琳这个白痴,我早就跟她说过……”

    “咳!”

    安静的气氛中,透过电话突然传出一阵惊天动地的笑声。

    安希颜一个哆嗦,赶紧咳嗽一声,提醒那抽风的死丫头。

    笑声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施月华和施景郴一听就知道是谁,施幼琳就更不用说了。

    “你,你干嘛给她打电话,你故意的是不是?”

    施幼琳突然暴躁,再也掩藏不住装出来的贤淑。

    被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成是垃圾,就算她再有理智也不可能忍得住。

    “哈哈哈,打电话给我怎么了,我人不到,声音还不等到啊,欸,那个伯爵,我觉得你说的挺好的,她就是领养的,她跟我们施家没有一点关系。”

    “……”我们施家?

    白洛庭微微蹙眉。

    安希颜眉心一紧,低喝:“别说了,我挂了。”

    死丫头,真是不安套路出牌,跟她说了别出声,居然还笑的这么大声。

    真是气死人了。

    挂断电话,安希颜悻悻的看了白洛庭一眼。

    果然,白洛庭也在看他。

    施家还有年轻的女人吗?白洛庭有些想不通。

    可是她刚刚说我们施家,安希颜喜欢的是男人,应该不会是女朋友或者老婆之类的。

    到底是谁……

    施景郴被这笑声闹的惊了一下,回过神,他拉住暴躁的施幼琳。

    “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没有孩子,幼琳是我收养的,她在施家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把她当成亲生女儿,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这话的意思就是硬塞?

    白洛庭淡淡垂眸,用一种藐视一切的态度睥睨着所有人。

    “总统阁下想要把养女当成亲生女儿那是你自己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母亲当年定下的婚约是跟月华夫人的孩子,而并非您的养女,如果今天坐在这的是月华夫人的女儿,不管她是谁,我一定娶。”

    抬起的眸泛着淡淡的棕色,那种含有伤痛又思念的目光,就连施月华看了都不忍心。

    施月华没有说话,因为她不知道该说什么。

    说自己没有女儿?

    不,他知道她有。

    她没有办法说自己的女儿死了,尽管裴伊月现在还好好的在s国等她回去,她也不愿再把死这个字跟她摆在一起。

    华夏王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这小子会在这这时候不给任何人面子,不过,总统的养女……的确是有些跌分量。

    “月华夫人两年前不是一直在找你的女儿吗,刚刚电话里的人……”

    “父亲。”白洛庭打断华夏王的话。

    他可以不知情,但是白洛庭不允许任何人顶替裴伊月的名声。

    白洛庭站起,看了华夏王一眼,“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先走了。”

    临走前,白洛庭再次看向安希颜,安希颜低着头,像是在逃避什么。

    刚刚电话里的声音白洛庭始终介怀,可那不是裴伊月的声音,他不相信她离开自己两年,还会发出那么愉悦的笑声。

    而且,没人比他清楚她已经不在的事实。

    安希颜捏紧了手里的电话,心绪不平。

    他快被那丫头给气死了,这世上怎么就有这么不听话的人。

    白洛庭从来就不笨,就算他相信她死了两年,可是被这通电话一搅和,天知道他会不会看出什么端倪。

    “安希颜,跟我谈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