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003】 为老不尊的王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003】 为老不尊的王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京都,西区别墅。

    “先生,您用过晚饭了吗,要不要给您弄点吃的?”

    别墅里空荡荡的,之前华夏王派过来的几个佣人全都被赶走了,只留下一个年长一点的女佣人。

    不是因为她多勤快,也不是因为她哪里特殊,而是她做的排骨很好吃。

    丫头生前最喜欢吃排骨,如果她活着,应该会喜欢这个阿姨吧。

    “有没有饺子?”白洛庭淡淡的问。

    朱阿姨连忙点了点头,“您稍等一会,材料都是现成的,我很快就包好,韭菜馅的成吗?”

    “可以。”

    朱阿姨走去厨房,白洛庭疲惫的叹了口气,他拿出手机,桌面屏保是那年圣诞节的时候他偷拍的那张照片。

    拇指轻抚着屏幕,他突然觉得他们之间可以留作纪念的事实在是太少了。

    每次想她,他只能寻找她喜欢吃的东西,除此之外,他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方法。

    两年了,时间过得真快。

    如果她没有出事,现在这个房子里应该会很热闹吧,她说过她想给他生个孩子,两年,也许他们的孩子都会到处乱跑了。

    放下手机,他双手撑着头,揉了揉太阳穴。

    电话响了,白洛庭看了一眼,随后接起。

    视像电话,他却把手机扔在身旁。

    “什么事?”

    “伯爵大人,华夏王让您去王宫一趟。”

    “这么晚?”白洛庭稍稍动了下眉心,看了一眼视像中的人。

    电话对着天花板,那人看不到白洛庭是什么表情,只能试探的说:“华夏王说有重要的事跟您商量,好像,好像是关于您的婚事。”

    婚事。

    又是婚事。

    他最近才知道原来跟他有婚约的人居然是施月华的女儿。

    真的是滑天下之大稽。

    他的老婆居然就是跟他有婚约的人,现在她死了,他却要继续履行承诺,跟别的女人完成这个婚约。

    “我累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伯爵大人。”

    电话里的人急切的叫了一声,他支支吾吾的说:“那个,华夏王说,您如果不来,这件事就这么定了,所以我觉得您还是……”

    白洛庭闭眸深叹,拿起手机,终于看了那人一眼,“我知道了,现在就过去。”

    挂断电话,白洛庭正要出门,临走前他看了朱阿姨一眼。

    “包好了放冰箱里就行了,我回来再吃。”

    自从出了两年前的事,白洛庭的司机就被换成了特战部队的特种兵,只不过这个时候他们全都回去了,白洛庭只能自己开车去王宫。

    经过一条熟悉而惊心的路,他慢慢的将车停下。

    昏黄的路灯似乎跟两年前一样,那双伤痛的眼,几经梦回,他总是念念不忘。

    黯淡的眸子浮着淡淡棕色,灯光的照射下,似乎更加浅薄。

    许久,他敛回视线,再次启动了车子。

    他不喜欢这样的黑夜,因为他会想起他最恐惧的一幕。

    车很快进入了王宫,他从车里走出,就见里面灯火通明。

    这会儿应该十二点多了,那老头还真是会折腾人。

    门前的守卫一个个身形挺拔,一点都看不出倦意,白洛庭经过,他们全都微微颔首。

    走进门,白洛庭看了一眼客厅里的中年男人,眉心微微一蹙。

    “搞什么?穿的跟战斗鸡似的。”

    为老不尊的家伙。

    穿着花花绿绿的,就跟安希颜似的。

    人人都以为华夏王会是多么严谨的一个人,在外人面前他的确严谨,但在家里,他就像个活在花花世界的孩子。

    濮阳拓海招了招手,“来,小烨,帮我看看,这些到底哪个更适合我。”

    白洛庭脸一黑,“你大半夜叫我来就是挑这堆破烂?我很累你知不知道?”

    “破烂?这怎么能是破烂呢?这可是我们华夏最有名的设计师为我量身定做的。”

    白洛庭恨恨的抽了抽嘴角,走过去,拎起那些花花绿绿的衣服甩了甩。

    “有名的设计师?量身定做?我觉得你可以把她拖出去枪毙了。”

    濮阳拓海知道他心情不好,更知道他每到晚上就成宿成宿的不睡觉,只坐在客厅发呆。

    他之前送去别墅的佣人全都被他赶走了,值得庆幸的是他还大发慈悲留下了一个。

    自己家的亲儿子,濮阳拓海哪里舍得他这么作践自己。

    他既然一个人睡不着,那就把他骗回来陪陪他,玩累了估计他也就在这睡了。

    见他满脸嫌弃,濮阳拓海偷偷笑了一下。

    他拿起一件枚红色的长裤,在身上比了比,“你说,你结婚的时候我穿这条裤子……”

    “要结婚你自己结,我没兴趣。”

    白洛庭转身就走,濮阳拓海一怔,赶忙上前把他拦住。

    “诶诶诶,什么态度?我这还不是为了你,我知道你心里放不下那个女人,你当初随随便便就结婚我也没说什么,可是现在都过了两年了,你也该放下了。”

    闻言,白洛庭转过头,阴测测的看着濮阳拓海,“我没有随随便便,我说过,这辈子除了她我谁都不会要,即便她不在了,也没有人可以取代她的位子,你想跟s国联姻,我只能说你错过了,如果你还是不死心的话,就让濮阳凯娶好了。”

    白洛庭再次要走,濮阳拓海直接拉住他的胳膊,“行行行,咱们今天不说这事,我要跟你说的是施月华找到她的儿子了,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女儿一下子变成了儿子,不过那边传来消息说,明天她就要公开她儿子的身份。”

    “然后呢?”

    施月华的儿子是安希颜,这一点他早就知道。

    这两年他们一直没有公开关系,现在选择公开,白洛庭并不觉得有什么意外。

    濮阳拓海龇了龇牙,“什么然后呢,这么大的事你就不能上点心?月华夫人的儿子,这身份一公开,他的地位在s国可不低于你在华夏。”

    “所以呢?”

    “……”

    濮阳拓海要被他气死了,这不冷不热的,就好像所有事都跟他没关系似的。

    实际上白洛庭的确不觉得这件事跟他有什么关系,安希颜他又不是不了解,他就算身份被公开,他也不会去操心s国的事。

    濮阳拓海凑近了一些,贼兮兮的说:“你就不想派人去打听一下,看看这个往后地位跟你不相上下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不想。”

    看着濮阳拓海一脸的不怀好意,白洛庭真的怀疑他是不是华夏王。

    说好的深沉内敛呢?

    这怎么就跟采花大盗似的?

    听他这个不行,那个不想的,濮阳拓海终于怒了。

    他两手叉腰,一只手里还拎着那条枚红色的裤子,“你这小子怎么油盐不进,我就是想让你去见一见施家的丫头,这话非得让我说的这么清楚才可以吗?你拒绝人家是因为你连面都没见过,也许你就对她一见钟情了呢?”

    一见钟情个毛啊!

    白洛庭闭上眼睛烦闷的叹了口气。

    “你最近是不是又看什么偶像剧了?我跟你说了多少遍,那些都是骗无知少女的,你都这么大的人了,能不能别看那种东西?”

    濮阳拓海撇了撇嘴,嘟囔着说:“没办法,谁叫那小丫头片子演的这么好,据说她今年才出道,啧啧,不是我说,这孩子绝对是个人才。”

    听他又自顾自的夸起了小明星,白洛庭更无语了。

    濮阳拓海手肘捅了捅他说:“你也去看看吧,那小姑娘长得灵气的很,好像叫什么裴雨菲菲,就是名字有点怪。”

    闻言,白洛庭脸色稍稍僵持,他看了濮阳拓海一眼,“你说她叫什么名字?”

    “裴雨菲菲啊!”

    裴雨菲菲?

    裴雨菲?

    两年前那丫头一声不响的消失了,叶彦杰翻天覆地的找,恨不得把整个c国都翻过来。

    当时他的事情太多,也没顾得上,之后听傅里说过,他没有找到人,至今都没有。

    如果这个裴雨菲菲真的是那丫头的话,估计叶彦杰又要疯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