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走吧,我不想再在她面前对你做什么。”

    白洛庭淡淡的语气不带畏惧。

    既然他们是师徒,他连裴伊月的枪口都不惧怕,又怎么会害怕他?

    杭子速帅气的脸狰狞到极致,听着白洛庭的话,他隐隐动了一下眉心。

    他说了“再”,他为什么这么说?

    白洛庭蹲在墓碑前,轻拭着那张黑白照片,“那次的演唱会,员工通道你是特意安排的吧。”

    有些事一点理清了头绪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以前那些想不通的事,现在他已然全都明白。

    可是又有什么用呢,他就算知道了一切,她也不会再回来了。

    两个男人的身影在墓碑前同样那么的落寞。

    杭子速的确想让白洛庭给他师傅陪葬,但是他知道,裴伊月做出这么多事,为的就是能让他活下来。

    这是她师傅用命换下来的,他就算再恨,也不可能对他做出什么。

    “她的命,是为了保护你而做的交换,我希望你能记住一辈子,我会盯着你,如果你敢忘了她,我就会回来要你的命。”

    杭子速踏着雨水离去,白洛庭却仍是站在冰冷的雨中。

    这番话他已经从蒙小妖的嘴里听过无数次了。

    为了保护他,她牺牲了自己。

    如果他早知道自己的爱会让她走到这一步,那么从一开始,他就不会出现在她的面前。

    他后悔了。

    后悔去招惹她,更加后悔让她爱上自己。

    温热的泪水伴随着冰冷的雨滴在脸上滚过,湿润却不留痕迹,就好像是他们在一起这短短的半年时间,他感受过,但却再也触摸不到她的温暖。

    “小月,我错了,我不该让你留在我身边,如果我愿意放手,你还愿意回来吗?”

    ——

    裴家人得到裴伊月出事的消息已经是在丧礼过后的第二天。

    白洛庭一直没有从悲痛中走出来,他更不知道要怎么跟裴俊海说这件事。

    但是纸包不住火,他们还是知道了。

    裴俊海难过的什么都说不出来,他的孩子,一生受到的是无尽的苦楚,到最后居然也要尸骨无存的躺在这冰冷的墓地中。

    她还那么年轻,为什么要经历这样的事,这一切到底要怪谁?

    看着墓碑上的人,裴心语默默落泪。

    古亦站在她身边拉着她的手,却忍不住去看她伤心的脸。

    “心语。”

    闻声,裴心语吸了一下鼻子,转头看他。

    古亦一瞬不瞬的盯着她,“你,认识她?”

    从她出院以来,她从没见过裴伊月,她忘记了过去的事,为什么会哭的这么伤心?

    裴心语低下头,眼泪再次滴落。

    “对不起古亦,我骗了你。”

    古亦轻轻折眉,听不懂她的话,“你说什么呢?”

    “我姐,我拒绝了她,我没有忘记过去的事,她带回来的药并没有给我注射,我什么都记得,所有的一切我都记得,对不起。”

    裴心语以为,她可以这样假装一切都没有发生的过一辈子,即便她的心里揣着对古亦的愧疚,但她不想把他们这么多年所发生的一切全都忘掉。

    她怕自己不会再喜欢上他,她更怕自己忘记一切之后会重蹈覆辙。

    闻言,古亦愣愣的看了她很久。

    裴心语低着头,不敢直视他的目光。

    她怕,怕他的眼神是失望的,怕他对她是嫌弃的,可是这些害怕对她来说已经不再重要了。

    看着眼前的墓碑她才知道,原来死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如果没有裴伊月,恐怕她早就选择死了。

    “你……”

    古亦开口,似乎有些犹豫。

    裴心语攥紧了手,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紧张。

    “你的意思是,你没有忘记一切,但是你还是想跟我在一起,是这样吗?”

    裴心语以为他会生气,或者转身离开,可是她却没想到他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她抬起头,模糊的眼看向他。

    他是在笑吗?

    眼睛轻眨,泪水滑落,她看清了,他果然在笑。

    “裴心语,我答应过小月姐要好好照顾你,如果你真的没有忘记一切的话,我们结婚吧。”

    裴心语虽然没有奢望过自己被求婚的现场有多浪漫,但是在墓地……

    她转头看了一眼墓碑上的照片,一声失笑,她再次湿润了眼眶。

    姐,谢谢你,谢谢你带我走出不属于我的世界,谢谢你让我可以重新拥有自己的幸福。

    她再次看向古亦,确认的问:“你不会后悔吗,毕竟我……”

    “我爱你,从很久很久以前就爱你,不管你经历过什么,只要你愿意说喜欢我,我这辈子都不会离开你。”古亦打断她的话,声声的坚定的是他之前后悔没有早点说出来的话。

    墓碑上的人笑的很灿烂,像是在见证这一刻而露出的笑脸。

    乌云褪去,阳光打在以后的地面,折射的光有些刺眼。

    空荡的墓地不知何时才会再有人来过,热闹过后,安静中稍显苍凉。

    就这样吗?

    一切都开始步入了安详。

    然而身处悲痛中的所有人都没发现,这场葬礼,从头到尾有一个人都没有出现。

    安希颜,她的哥哥,这个声称这个世上最爱她的人……

    s国。

    中心医院,重症病房。

    病床上的人头上,身上,全都缠着厚重的绷带。

    心电监护仪上显示她的生命迹象微弱到快要停止。

    因为是重症监护,所以里面不能有人陪同,安希颜站在门前,透过窗子一瞬不瞬的看着里面的人。

    他的心感受着她无力的心跳,那盈盈弱弱的感应,几乎快要从他的身体里消失了。

    “总统阁下,夫人,人虽然暂时抢救回来了,但是她的生命迹象很弱,能不能熬过这一关我们也不好说,她头部受到重创,很不乐观,你们最好还是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蓦地,安希颜转身,一把抓住医生的领子,“你在说什么屁话,什么叫很不乐观,什么叫做好心理准备,你做好心理准备了吗?如果我妹妹有什么事,我要拿你整个医院的医生做陪葬。”

    “小颜。”施月华急唤了一声,赶忙拉开他的手。

    她知道他心里难受,她又何尝不是?

    看到他带着浑身是伤的裴伊月回来的时候,她吓的站都站不稳了。

    “小颜,小月不会有事的,我不会让她有事的,s国医生这么多,一定有人可以就她,你听话,冷静点,不要吵到她。”

    施月华的冷静在安希颜看来只能算是无情。

    从小他们就被她丢掉,她的那点母爱,仅限于想要自己得到满足,她根本就不爱他们,更不会担心他们的死活。

    安希颜甩开她的手,凉凉的目光除了恨意没有任何表达。

    “最好是,如果她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会将你的丑事昭告天下,你第一夫人的位子,就陪着小月一起下葬吧。”

    他缓缓转身,再次走到玻璃窗前,落寞的身影一动不动,仿佛失去了所有的灵魂。

    施月华转身的瞬间,眼泪决堤。

    施景郴心疼的搂过她,轻抚着她的背。

    他了解他的妹妹,他知道她并不是一个冷漠的人,他眼看着她这么多年一直在找自己的孩子,但是在找到之后,她并没有享受到一天当母亲的快乐。

    在他的眼里,她一向是坚强的,她不愿意再自己的孩子面前露出软弱的一面,更不想让自己的伤心去引出安希颜更多的难过。

    施景郴看了一眼站在那的安希颜,叹了口气。

    “小颜,回去休息一下吧,这里我会派人守着。”

    从他带着裴伊月回来到现在已经好三天了,这些天来,她做了无数次的手术,情况虽然没有恶化,但同样也不见好转。

    安希颜不眠不休不吃不喝的站在这,整整三天,就是铁打的身子也会熬不住的。

    施景郴的话安希颜仿若未闻,他站在那,丝毫没有半点反应。

    施景郴在想说什么,施月华突然拉住他,摇了摇头。

    她看向一旁的医生,“可以让他进去陪着吗,他只是想陪着她,不会吵到她的。”

    医生刚才被安希颜吓了一下,有点后怕,他看了安希颜一眼说:“我安排一下,只要是不打扰病人的情况下,一个人进去应该没什么问题。”

    ——

    两天后,安希颜穿着隔离服坐在床边,他想去拉起她的手,可是她却遍体鳞伤。

    他静静的看着,几天来连眼睛都没有合一下。

    安希颜就是在顽强也抗不过身体的吃不消,慢慢的,他坐在椅子上睡着了,再次醒来,是被机器的嗡鸣声惊醒。

    心电监测仪出现大幅度的跳动,他一惊,赶忙冲出去叫医生。

    医生来的很快,但却再次把他隔离在外。

    病房外,他手握成拳,伏在玻璃上,看着里面的医生护士忙成一团。

    时间一分一秒的走着,裴伊月再次被送进了手术室。

    安希颜身上还穿着蓝色的监护服,他蹲在墙角,失魂落魄。

    他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一分钟找到她,如果他再快一步,她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他不敢再去想她从爆炸现场被炸出来的那一幕,因为那个场景太可怕了。

    施月华接到了医院的通知急忙赶来,就见安希颜抱着胳膊蹲在手术室门前。

    “小颜,小月这么样?”

    安希颜一动不动的看着地面,就像没有听到施月华的话。

    施月华急的不行,“小颜你倒是说句话呀,她到底怎么了,这两天不是都好好的吗,为什么会突然严重?”

    半晌,安希颜慢慢抬起头,深陷的燕窝,浓密的胡茬,这哪里还是那个潇洒的安大少?

    干枯的眼逐渐湿润,他看着施月华,“帮帮我,救救我妹妹,你不是说,只要我开口,你一定可以做得到吗?我错了,我不应该跟你作对,我应该早点把她带回来。妈,我求你,把她还给我,救救她。”

    这一声“妈”施月华始料未及,然而也因为这一声,她的心好像被人狠狠的抽过。

    她知道,如果不是不得已,安希颜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她不敢想象她的女儿这次到底还会不会好好的从手术室里出来,她更不敢去探究此刻的安希颜心里有多痛。

    她蹲在安希颜面前,轻轻的抱住他,颤抖的手清清楚楚的传到了他的身上。

    一直以来安希颜都以为她的冷静是因为她并不爱他们,现在他才知道,这一切都是他的误会。

    她在抖,她在害怕,她也怕失去她的女儿。

    施月华颤抖的手轻抚着他的背,开口,声音近乎哽咽,“我,我不会让你妹妹有事。”

    疲惫的眼轻轻合起,一滴泪从他的脸上滑落。

    他低头,将脸埋在施月华的肩头,抽噎中他整个人都在有频率的颤动。

    手术室的门开了,主治医生带给他们的是一个听不出好坏的消息。

    “病人情况基本稳定,头部的血块也已经全部清除,但因为撞击太过严重,我们不能保证她什么时候会醒过来,也许明天,也许几年,也许……”

    医生的话还没说完,安希颜终于支撑不住,咚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他知道,医生没有说出口的也许,是一辈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