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380 应该给她陪葬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380 应该给她陪葬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夜里的深沉伴随着的是无限寂寞。.

    这已经是第几天了,白洛庭似乎觉得已经过了半个世纪。

    他派出了那么多人去找,居然都没有她任何一点消息。

    她能去哪?

    离开华夏了吗?

    最终她还是放弃他了是吗?

    白洛庭坐在车里,闭眸深叹,摇下的车窗冷风阵阵,而他却始终不曾关起。

    刚接任伯爵的他原本就不会像之前那般心旷神怡,现在裴伊月又不见了,他真的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过多久。

    “伯爵大人,今天是回府邸还是去酒店?”开车的人问。

    “酒店。”

    白洛庭心里想着,万一那丫头想通了回来了呢,如果她回来,一定会去酒店等他吧。

    可是每当他晚上回到酒店看到里面空荡荡的时候,他都会忍不住想起那一晚。

    她是故意的吗?

    因为想好了要走,所以才会那么热情。

    死丫头。

    夜已深,这时候的路上几乎没什么车,也没什么人。

    一阵机车的轰鸣,尤为刺耳。

    白洛庭睁开眼,就见一个骑着摩托车的人从他车旁闪过。

    重型机车,似乎有些眼熟,再次看去,那辆车却已经停在了前面。

    司机没有发觉什么不对劲,当车再次经过机车身旁时,白洛庭仔细看了一眼机车上的人。

    那人带着黑色的头盔,低着头,似乎不想被谁看到,然而身上的那身衣服,却又像是故意在出卖自己。

    当白洛庭的车再次经过,扶在机车车把上的手重重拧了一下,一声轰响,车尾的排气筒轰出一阵浓烟。

    像是在叫嚣,又像是想要引起谁的注意。

    头盔下的那双眼慢慢抬起,漆黑的一双眸,许久未见。

    撑在地上的脚一抬,机车再次追上眼前的车。

    白洛庭看着追上来的车,这样的场面好像不是第一次了。

    上次她没有留下任何把柄,可是这次,她却穿着这件他见过的黑衣,她想告诉他什么?

    伏在机车上的人慢慢挪开一只手,转头的那一瞬两人视线交叠。

    好熟悉的一双眼,好熟悉的眼神,原来那天早上让白洛庭看不懂的目光是这个意思。

    她在为难吗?

    不忍,纠结,痛苦,还带着挣扎。

    她到底一个人承受了多少,她为什么一定要忍受这些?

    看着她,白洛庭心疼的快要窒息。

    当他看到她手中的银魂对准自己的那一刻,他淡淡的松了口气。

    裴伊月单手扶着摩托车,车还在开,而她却直视车里的人,她掩藏的很好,没有被他看出她的颤抖。

    她从没想过自己的银魂有一天会对准她最爱的人,可是这一刻她没得选择。

    开车的司机看到这一幕吓了一跳,车唦的一声停住,却听后座的人说:“继续开。”

    闻言,司机傻眼了,哆哆嗦嗦的说:“要不要打电话叫人?”

    “不用,继续开。”

    裴伊月似乎在等他反抗,然而跟了他一路,他却没有半点反应,只是一直看着她。

    她没有想过自己可以再他面前掩藏,她身上的衣服是属于黛的,而他也是见过的。

    她想告诉他一切,即便他早已心知肚明。

    交缠的视线久久不舍得移开,可就算再不舍也要有诀别的一刻。

    落下的那滴泪没有逃过白洛庭的眼睛,紧随的那声枪响,伴随着巨大的机车逃离声。

    车,猛地刹住,这声枪响把司机吓住了。

    白洛庭偏头看向从他耳边穿梭而过,打在了椅背上的枪孔,微微蹙了下眉心。

    再次看向车外,那抹孤独的身影早已不见。

    “开车,跟上去。”

    她是来杀他的,这一点已经肯定了。

    她的枪法就算再不准,也不可能在这么近的距离让他毫发无伤,就算她这一枪打偏,她可以在补一枪,可是她却就这么走了。

    没有杀他,她的任务要怎么交代?

    白洛庭百思不得其解,前面路口突然发出一声巨大的撞击声,他们的车还没有开近,就听轰隆一声,火光蔓延。

    “爆,爆炸了。”司机已经吓傻了,车再也不敢前行。

    白洛庭看着外面熊熊火光,心头像是被人狠狠捏碎。

    他打开车门,大步迈出,惊恐之下硕大的步伐飞一般的朝着火势蔓延的方向跑去。

    “小月,。”

    路口,白洛庭的脚步缓缓停住,残碎的机车跟一辆私家车相撞已经炸成了碎片,蔓延的大火伴随着滚滚浓烟已经看不出里面是不是真的有人。

    地面上,他可以看到头盔的碎片,还有那支落在他脚下的银色手枪。

    他慢慢的蹲下,捡起银魂,“不会的,这不可能,你说过我们很快会再见的,你怎么可以……”

    哀怨中,他的眼底充满了愤怒,他抬头看向眼前的大火,猩红的眼不知是被火光折射还是因怒而发。

    “裴伊月,你给我出来!”

    激怒的吼声回荡在这无人的漫漫长夜,然而却没人回应。

    白洛庭起身,大步一迈,身后司机一把拉住他。

    “伯爵先生,不可以,这里太危险了,我还是送您回去吧。”

    “滚开!”

    白洛庭一把推开拉住自己的人,正准备往里走,突然,又是轰的一声。

    无尽的火光再次燃上天际。

    司机吓了一跳,腿一软,直接跌在了地上。

    白洛庭顿住脚步,两只手紧紧的捏成拳,隐隐发抖。

    火光缭绕在他的眼底,他的心已经入死一般的沉寂。

    他多么希望这只是她的一个圈套,即便她现在蹦出来杀了他,他也心甘情愿。

    他捏紧了手里发烫的银魂,上面的花纹嵌进他的掌心。

    再次爆炸,连那辆私家车都不剩残渣,他又怎么敢奢望里面的人还活着。

    白洛庭眼睁睁的看着大火将一切烧成灰烬,警察和军方的人来的时候,只见白洛庭一个人落寞的坐在路边,手里抓着一个看不出是什么的东西。

    整整一夜,直到天亮了,他才缓缓起身。

    空洞的眼底没有焦距的看着地面,身旁似乎有很多人在跟他说话,可是他却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天空,灰蒙蒙的,扑灭的大火只剩点点青烟。

    这一刻,似乎连天都在替他哀怨,替他悲伤。

    抬眸看去,残渣与灰烬当中他竟找不到关于她的任何一切,哪怕是个尸体,他也能劝服自己不要这么难过。

    他转身,含泪的眸阴冷无比。

    他的命是那傻丫头用自己的命换回来了,他不会死,即便活着对他来说再也不是幸存而是煎熬,他也要一直熬下去。

    虽然他不知道是谁指使她的,但是从今往后,只要是想要害他的人,统统都要为她陪葬。

    傅里接到消息已经是第二天,他不敢相信的愣在原地,看着身旁的蒙小妖,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

    总部。

    哗啦一声,桌子上的东西全都被推到了地上。

    一双拳狠狠的砸向桌面。

    青筋毕露的额头除了恼火,更多的却是难过与心疼。

    他怎么都想不到她会为了他做出这样极端的选择,他不相信有人可以为了谁付出自己的性命,他更不相信这个人是黛。

    “k,现在怎么办,伯爵那边……”

    k紧紧捏着拳,面色阴鸷,许久,他咬牙道:“我答应过她,不管这件事结果如何,不会再去动他。”

    承诺吗?

    蓝佑没有再说话,可是他心里却觉得意外。

    颤抖的喘息夹杂的是浓烈的心伤,k再次开口,声音已经无力支撑自己的怒意,“蓝,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她没死对吗,她是故意的,她只是想让我放过他。”

    “k……”蓝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根据李耀的说法,现场已经是一片灰烬,其中的确有骨灰的成分。

    k闭上眼,落魄的笑了一下,“我,好想让她回到我身边。”

    ——

    白洛庭不承认裴伊月已经死了这件事,他也不允许任何人给她办葬礼,即便蒙小妖已经连续在这闹了很多天了,他仍是无动于衷。

    “白洛庭,你混蛋,你根本就不配让她爱你,她为了你连自己的命都搭上了,你呢,从始至终你都没有好好保护过她,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你早就知道她是谁,可是你却一次又一次的让她为你出头,这就是你的目的吗?”

    沉寂了几天的人,一句话都没有说过,终于,在蒙小妖的怒吼之下他再也忍不住了。

    砰的,他两手狠狠的拍向桌面,他站起,猩红的眼怒视着她。

    “没错,我早就知道了,我不说只是不想让她为难,如果我真的对她有什么目的,那也只是想让她留在我身边,可是她呢,一次又一次的去做自己的事,一次又一次的擅自决定,我想保护她,但是她从不给我机会,如果你是我,你会怎么做?坦白的说出一切?说出你们是杀手的事实?这样就是保护她,这样就能让她活下来?”

    一旁,傅里因为他口中的那句“杀手”,倏然瞪大了眼睛。

    他愕然的看向蒙小妖。

    他知道她们不寻常,也知道她们有秘密,但是他从没想过她们居然会是杀手。

    蒙小妖没有心情去管傅里现在的反应,她走上前,哽咽道:“所以呢,就因为我们是杀手,你觉得丢人了?你堂堂伯爵大人的妻子是杀手,所以她连葬礼都不该办是吗?”

    几天下来,蒙小妖的眼睛都哭肿了,看着她这样,白洛庭心里更不好受。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你以为不办葬礼她就能活过来,还是你觉得不办葬礼,这次的事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蒙小妖的话残忍的把他拉回现实。

    他的确觉得只要不办葬礼她就有可能还会回来,可是蒙小妖却提醒了他,这是妄想。

    他跌坐回椅子上,“你说的没错,就算我在怎么骗自己她都不会回来了,不守信用的丫头。”

    两天后的葬礼。

    天阴蒙蒙的,时不时的还飘起阵阵细雨。

    看着那块连尸体都没有的墓地,白洛庭还是不愿意相信裴伊月就这样死了。

    参加葬礼的人全都走了,这里只剩下白洛庭一个人。

    蒙小妖在这站了很久,最后还是傅里拉着她,她才肯让白洛庭一个人站在这。

    雨越下越大,白洛庭身上全都湿了,雨水顺着他的发梢流到他的脸上。

    他静静的站着,丝毫没有因为天气而动摇半分。

    春天了吗?

    下雪的季节已经过去了,她喜欢的五月很快就会来了。

    好想陪她一起感受五月的暖阳,细雨,可是他却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一阵脚步声走近,白洛庭没有回头,然而下一瞬,却是一把乌黑的枪头对准了他的太阳穴。

    “你不配站在这。”

    “我也这么觉得。”白洛庭淡淡的回应。

    他看了一眼举着枪的人,有些意外,但却没有引起他的任何动容。

    “难怪她会那么关注你,你们的关系很好?”

    问话的同时,白洛庭淡淡的敛回视线,再次看向墓碑上裴伊月那张满含笑意的照片。

    “她是我师傅,她是因为你才死的,你应该给她陪葬!”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