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累了吧,去洗个澡,早点休息吧。”

    裴伊月松开搂着他的手,低着头后退了一步。

    她转身,像是在隐藏脸上的情绪,白洛庭一把拉住她的手,上前,不由分说的噙住她的嘴,将她那些口不对心的话全都淹没。

    结实的手臂勒紧了她的腰,像是恨不得要把她嵌进体内。

    浓烈的吻带着淡淡的烟味,裴伊月不吝啬的回应,仿佛周遭的一切都因此寂静。

    两人跌跌撞撞,连卧室的门都没进去就衣衫尽退,客厅了香艳的一幕持久不衰,夹杂着高高低低的喘息,一切都是那么的令人情迷。

    裴伊月咬着唇,即便她已经精疲力尽,无力再去回应,但她还是不愿说出阻止他的话。

    翻云覆雨总是有停歇的时候,意乱情迷也终会清醒。

    客厅的沙发上,白洛庭搂着怀里的人,一条毯子将她包裹的严严实实。

    裴伊月已经累得连手指头都懒得动一下了,任由他怎么折腾,她都不想反抗。

    “新闻看了吗?”白洛庭问。

    “没。”

    她知道今天的新闻一定会有关于他的,但是她却不想看。

    有些事她可以迎刃而上,但有些事,她宁愿选择逃避。

    白洛庭紧了紧搂着她的手说:“明天会有记者招待会,正式宣布我的身份,跟我一起去好吗?”

    “可以不去吗?”裴伊月淡淡的问。

    “为什么?”

    “你会为难。”

    白洛庭不知道她是如何用这么平静的语气说出这样的话,虽然她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事实可能仍是跟她想象的不同。

    “早晚都要面对的,而且我也不觉得会有什么为难,你是我的,谁都没权利说什么。”

    裴伊月闭上眼,“我累了。”

    她又要逃避吗?

    白洛庭轻轻蹙起眉,“明天跟我一起去好吗?”

    “再说吧,我想睡了。”……

    第二天,裴伊月破天荒的起的比白洛庭还早。

    看着她穿戴好要出门的样子,白洛庭还以为她想通了,谁知她却说要回北城一趟。

    裴伊月走到床边,在他嘴角轻轻落下一个吻,浅浅淡淡的一吻,说不上是什么滋味,白洛庭却觉得其中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白洛庭突然有些不安,他一把拉住她,“什么时候回来?”

    裴伊月看着他,微微扬起嘴角,“很快,很快就会回来,照顾好自己,别让自己太累,记得想我,我也会想你的。”

    裴伊月走了,头都没回。

    白洛庭静静的坐在床上,许久都没有动一下。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她刚刚的眼神不太对。

    她每次出门都不曾有过这种目光,这种陌生的目光像是不舍,更像是在告别。

    心,突然疼了一下,那种隐隐的不安逐渐浓烈。

    白洛庭蓦地起身,简单的穿了一件衣服追下楼,然而楼下却早已空荡一片,再也不见她的身影。

    “去给我查她坐的哪班飞机,马上给我订机票。”

    “伯爵大人,记者招待会就在中午,您不能走。”

    闻言,白洛庭紧紧的蜷起指尖,“那你叫人跟着她总能做到吧,不许让她有事。”

    “好的,我现在就派人去机场。”

    ——

    裴伊月的手机关机了,而白洛庭派出去的人说,去北城的飞机名单中根本没有裴伊月的名字。

    果然,就跟他预料的一样。

    这丫头,到底还是不愿意相信他。

    记者会的召开引起的全国的轰动。

    然而当曾经认识白洛庭的人得知他是华夏伯爵时,那种震撼简直无以言表。

    裴伊月走了,白洛庭仍是在记者会上声明了自己已经结婚这件事,就如他说的一样,没人敢反驳,甚至敢质疑他的话。

    他娶的这个人也许在任何人的眼中都觉得配不上他,但他既然敢坦诚,就说明他已经认定了这个人。

    北城。

    蒙小妖疯了一样的到处找傅里,医院的人说他离职了,公寓也是空无一人。

    她现在才知道,原来有秘密的人不只是她跟裴伊月,他和白洛庭之间的秘密,才是真的让人大吃一惊。

    看着电视里面高高在上的伯爵大人,蒙小妖觉得有些好笑。

    伯爵大人,这么牛逼哄哄的人物,她居然今天才知道。

    转念一想,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裴伊月是跟他一起出国的,现在他回来了,为什么没有她的消息?

    电视里白洛庭的那些话听起来像是在告知大众他结婚了这件事,可如果他真的想让人知道这件事,为什么没有带她一起?

    回过神的蒙小妖急忙拨通裴伊月的电话,然而那头却是无法接通的状态。

    心里一阵不安,她再次打电话给了杭子速。

    杭子速人在国外,也在看华夏伯爵继位的实况转播,听说联系不上他师傅了,他一怔,阴郁的神色瞬间变成了紧张。

    除了北城和总部,她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去了,如果她回了s国,她一定不会这样不告而别。

    蒙小妖联系不上傅里,更联系不上白洛庭,她打电话会总部,可是就连k都失联了。

    她唯一打通的是蓝佑的电话,然而蓝佑却说黛没有回去过。

    转眼又是一个星期,蒙小妖仿佛对整个世界都失去了希望。

    她身边的人一个个的消失了,她甚至不知道她是死是活。

    她怕裴伊月会来临水公寓找她,这几天她连门都没有出过,就怕跟她错过,可结果却是除了送外卖的,一个人都没来过。

    敲门声响起,蒙小妖失魂落魄的走出去,打开门,看着眼前的人,她愣了。

    “抱歉,我才看到你给我打过电话。”

    蒙小妖手握着门把,保持着开门的动作,可是没人知道门后的那只手有多么的用力。

    眼前的傅里跟以往没什么区别,但是蒙小妖却觉得他那么的陌生。

    许久,她开口,“你是谁?”

    镜片下的那双眼微微缩了一下,他伸手想要碰她,可是蒙小妖却向后退了一步。

    傅里举起的手微微僵持,“对不起,我应该早点跟你说的。”

    “不需要,我什么都不想知道,回去告诉白洛庭,哦不,是伯爵大人,妞失踪了,以他的身份,找个人应该不难,如果他对妞还有点情意的话,就赶快把她找到。”

    她垂着眼把要说的话说完,之后正要关门,傅里突然伸手抵在了门上。

    “跟我谈谈。”

    如果是一个星期前他出现,蒙小妖真的很像跟他谈谈,可是这么多天了,他明知道她心里有很多疑惑,但却连个电话都没有。

    心寒,不过如此。

    “没什么好谈的,你走吧。”

    关上门,蒙小妖一点犹豫都没有,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裴伊月的安危,至于其他,她什么都不想去想。

    “小妖,开门,我真的有话想跟你说,我不是故意骗你的,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你听我解释好吗?”

    砰砰砰的敲门声伴着傅里的叫声,蒙小妖只觉得心烦意乱。

    不知过了多久,敲门声终于停了。

    “我知道你在气我没有跟你说实话,可是你也没有跟我说过实话不是吗,我不在意你是什么人,我知道你是我这辈子唯一认定的女人,小妖,跟我一起走好吗?”

    蒙小妖不是一个沉默的人,此刻她的安静让傅里不安。

    蒙小妖坐在门前,抱着腿,目无焦距。

    跟他走?

    她能走去哪?

    如果他只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小医生,她甚至想过这样跟他过一辈子,可是现在,他明显不只是一个医生这么简单,如果哪天她要面对跟裴伊月一样的问题,她真的不知道要怎样抉择。

    她闭上眼,淡淡的说:“你说过你不是军政的人,我居然真的信了。”

    听到她开口,傅里连忙说道:“我没有骗你,我真的不是军政的人,只不过……”只不过他家里是,但是他却没说。

    “你走吧,别再来找我,我们不是一路人。”

    敲门声停了,说话声也没了,那一刻蒙小妖似乎觉得自己失去了整个世界。

    她的那片天就那么大,她不可能拥有太多,这一点,从她进总部的第一天就已经知道了。

    门外,当傅里听到这句话之后,怔怔的站在原地。

    “把门打开,只要你看着我再说一遍,我马上就走。”

    静默数秒,门突然开了。

    蒙小妖一旦下定决心,即便心里难过,也不会表露出一丝一毫。

    就如她当年不告而别一样,假装无情,没人能比得过她。

    但是这一次,傅里绝对不会再上当。

    门打开的那一瞬,蒙小妖还没来得及开口,傅里突然闯进来,噙住她的嘴,不由他说出任何一个字。

    两年前的教训对他来说是最惨痛的,他不可能在放开她第二次。

    蒙小妖挥打着他的肩头,她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呜呜的声音从她口中发出,傅里只觉得那是她的挣扎。

    蓦地,傅里一把抓住她的肩头,用力的程度仿佛能随时捏碎她的骨头。

    蒙小妖喘息不平,没来的开口,就听他吼道:“蒙小妖你给我听好了,你想离开我,除非我死,我不会让你像两年前一样离开,这次我就是关,也要把你留在我身边。”

    蒙小妖喘着大气,感觉自己大脑的氧气都被抽干了。

    半晌,她缓过神,一巴掌打在了他身上,“你特么要死啊,你差点憋死我,混蛋。”

    这一巴掌抽的傅里胸口火辣辣的,看着她气呼呼的脸,傅里有点懵。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什么不是故意的,你想杀我直说好了,用得着这样吗,骗我也就算了,现在还想憋死我,你怎么这么恶毒。”

    面对撒泼的蒙小妖,傅里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她搂进怀里。

    “别跟我生气了好吗,别说跟我分手这样的话,你知道我最舍不得的就是你。”

    “可是你骗我。”蒙小妖挣扎着,却怎么都挣不开他的手。

    “我保证以后再也不骗你了,这样行吗,我这次回去已经跟我爸说过你的事了,跟我回去好不好,我爸想见见你。”

    “不好不好不好,我不跟你回去,我哪都不去,我要在这等妞回来,你放开我,我们不可能了,你走吧。”

    相比刚才,这会儿蒙小妖的话已经不再强硬,她赶他走听起来就像是气话。

    傅里紧紧的搂住那倔强的身子,安抚道:“那我陪你一起等,别赶我走,没有你在身边,我不知道该怎么活下去。”

    蒙小妖不想听他油嘴滑舌的话,但是她却没办法控制自己内心的动容。

    她想说,没了他她不会死,但是,她会生不如死。

    她明白裴伊月想要为白洛庭付出一切是什么样的感受,只不过她缺少的是她的勇气和决心。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离开他,而裴伊月,她却甘愿付出性命。

    等等……

    付出性命……

    蓦地,蒙小妖推开傅里,一脸惊恐的抓着他的手,“你们有办法的对不对,你们一定能找到她的对不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