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378 不会再回北城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378 不会再回北城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一个星期的时间过得很快,经过这短短的一个星期,裴伊月似乎更加留恋这种安稳的生活。

    吃饭,逛街,看电影,跟正常人一样,不被关注,不被追杀。

    没有那些烦心的事,也没有任何人来打扰他们。

    明天就要走了,裴伊月却死活不让白洛庭收拾行李。

    “我们再待几天好不好?”她趴在床上,看着站在床边的白洛庭。

    闻言,白洛庭笑了一下说:“你这么喜欢这?”

    她不是喜欢这,只要是没人打扰他们的地方,她都喜欢。

    她现在终于明白当初白洛庭说想要搬出去,两个人不被打扰是什么样的感受了。

    “我不想回去。”裴伊月喃哝的说。

    白洛庭放下手里的东西,坐在她身边,抚着她的背,“我们家宝贝儿是在外面玩野了是吗?”

    “不是。”裴伊月撇了撇嘴,趴在自己的手上,“我就是不想回去。”

    “好,那我们晚几天再回去。”

    闻言,裴伊月翘起头看他,“晚几天?”

    白洛庭失笑,“你想晚几天?”

    她想晚一辈子,她一辈子都不想再回去。

    可是她知道,即便她躲,也不可能会永远安安稳稳。

    她垂下头,耷拉着脑袋,“随便吧。”

    她的逃避永远都是那么明显,上一次她说要离开北城,这次她又不想回去。

    白洛庭知道那里有她不愿意面对的事,虽然她不说,但是他懂。

    “我们回去之后可能就不会再回北城了,你真的想好不要我跟你一起离开吗?”

    沉默许久,裴伊月动了动身子坐起。

    她看着他,目不转睛。

    “你以后就不是白洛庭了,对吗?”

    白洛庭轻声叹了口气,“嗯。”

    “那你是谁?”

    “华夏伯爵,濮阳烨。”

    裴伊月抿着唇,听着这个陌生的名字,半晌,她喃哝的说:“濮阳……烨?我突然觉得,我好像不认识你了。”

    闻言,白洛庭眉心微微蹙起,他伸手托着她的脸,认真道:“不管我是谁,你只要知道我是你老公就行了,我不是白洛庭就跟你不是裴森明的女儿一样,没有区别的,我还是我,懂吗?”

    裴伊月点了点头,但是她的神色却在告诉他,她不是很懂。

    “回去之后你就要回京都了是吗?”

    “你会跟我一起回去。”

    白洛庭可以理解她心里的担忧,就像她知道他的身份一样,也许,她也听说了关于他婚约的事,虽然这件事他从来都没有放在心上,但是对于她来说,可能意义就变得完全不一样。

    裴伊月轻轻垂下眼睫,笑了一下,“那我以后岂不是伯爵夫人了?”

    “是啊,很厉害的伯爵夫人,往后只要是你不想做的事没人会再逼你,你不喜欢的人,统统都要消失在你眼前,往后的一切全都你说了算,只要我活着一天,没人能再逼迫你。”

    好动人的承诺,好美的愿望,可是她却不觉得这一切可以属于她。……

    一连在这待了半个月,最后还是安希颜受不了了,死命打电话催她回去。

    白洛庭那边似乎也有些着急了,他每天电话不断,裴伊月知道,他们安稳的日子终于到头了。

    白洛庭从外面走进,刚好看到裴伊月挂断电话。

    “又是安希颜?”

    裴伊月动了动眸子,“嗯,他说我们要是再不回去,他就过来抓我回去。”

    白洛庭无语的摇了摇头,“可真是你亲哥,看来我得像个办法帮他找个媳妇儿,不然他天天缠着你,我可受不了。”

    裴伊月失笑,走过去,“这个可有点难办,你是打算给他找男的还是找女的?”

    “……”

    找男的他父母那边肯定不肯,找女的他自己又未必肯要。

    呃,的确是个难题。

    ——

    再次回到京都,这里已经是风云变幻。

    下了飞机,一支特警部队居然在机场候着,这场面比布莱恩的要严肃多了。

    白洛庭面无表情的走在最前面,那淡然的态度仿佛早就已经熟悉了这一切。

    他拉着裴伊月的手,每一步走的都是那般坚定。

    这么久了,裴伊月似乎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他,也许就像她说的,其实她并不认识真正的他吧。

    机场外,王室专用的车已经等候多时,裴伊月稍稍顿了一下脚步。

    “怎么了?”白洛庭问。

    “我们现在要去哪?回家吗?”

    很明显,身后的那些人并不是打算护送他们回北城,白洛庭伸手勾过她的腰,“还记得我说的话吗,我们不会再回北城了。”

    “那我们去哪?”

    不是裴伊月天真,而是她真的不知道。

    “小乖!”

    一声救赎的叫唤,裴伊月似乎找到了自己容身之地。

    她看向跑来的安希颜,挣脱开白洛庭的手,走了过去。

    “你怎么来了?”

    “来接你。”说话时,安希颜蹙眉看了白洛庭一眼。

    这两天,白洛庭的身份已经在整个华夏公开了,他除了惊讶之外,更多的却是恼火。

    这么久了,他居然什么都不说,他有着这样的身份,却一次又一次的让他妹妹受到伤害。

    安希颜一把拉住裴伊月的手,似乎一点都不想给白洛庭再次抢走她的机会。

    “我们回家。”

    家?

    家在哪?

    她从来都没有家,好不容易有了,现在又没了。

    裴伊月低着头,感伤从心头逐渐蔓延,她没有甩开安希颜的手,也没有回头去看白洛庭,就这样被他拖着一直往前走。

    蓦地,一阵脚步声从身后响起,随后她的另一只手被人拉住。

    “安希颜,你要带她去哪?”

    安希颜回手就是一拳,没人想到他会这么突然出手,就连白洛庭都没有任何准备。

    身后的那支特警部队哪里肯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上前,却被白洛庭一个抬手的动作拦了下来。

    安希颜怒瞪着他,一点都不顾忌后果,“不需要你管,华夏的伯爵大人,你还想欺瞒她到什么时候,你既然这么了不起,就应该离我们远一点。”

    安希颜这一拳很重,夹杂着这几天来隐忍的怒气。

    白洛庭偏头一瞬,嘴角溢出一丝血迹,然而他拉着裴伊月的手却始终没有松开。

    他看向裴伊月,似乎是在等她开口。

    裴伊月真的很像就这样跟安希颜一起离开,但是她不能,如果她真的走了,白洛庭一定会有挥之不去的麻烦,她害怕,但她更怕他有危险。

    她抬起头,看向白洛庭,“你先去忙吧,我去酒店等你,早点回来。”

    她不跟他走,白洛庭有些失望,毕竟是早晚都要面对的事,他不想让她逃避。

    “跟我一起去。”白洛庭紧了一下她的手,要求道。

    裴伊月摇了摇头,“不了,我讨厌麻烦,你去吧,别在这站着了,好多人在看。”

    “小月……”

    白洛庭还想在说什么,安希颜用力一扯,裴伊月的手从白洛庭的手中挣脱。

    “小乖说的对,忙你的去吧,别在这丢人现眼了。”

    ——

    车里,裴伊月一句话都不说,安希颜已经气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混蛋,他竟敢这么耍你,他明明知道自己的身世却什么都不说,现在他一声不响的就回去了,他想怎样?他到底把你当成什么了?”

    安希颜的骂声在裴伊月听来只能算是唠叨。

    她看了他一眼说:“他没有骗我,我早就知道了。”

    “你还帮他说话?”

    安希颜瞪她。

    他就想不通了,自己怎么会有这么笨的妹妹。

    “你知不知道,他这样的身份是根本不会让你进入他们家大门的,而且我听说他早就有婚约在身,他不是耍你是什么?”

    看着他气急败坏,裴伊月静静的看着他,不急也不慌,“可是跟他有婚约的人不是我吗?”

    唦——

    一个急刹,裴伊月身子朝前一颠。

    安希颜愕然的看着她,“你胡说什么呢?”

    “我没有胡说,不信你去问月华夫人。”

    这个婚约可能没机会履行了,但是裴伊月还是不愿意让人说白洛庭无情无义。

    “哥,你走吧,不管是s国还是m国,哪都会是你的归宿,不要在留在这了,这不适合你。”

    “那你呢?”

    什么叫他走吧?她难道没打算跟他一起走?

    “我,我要留下。”

    安希颜听不懂她在说什么。

    她想留下,唯一的办法就是去认施月华,可是她却不打算跟他一起离开,她留在京都就算想跟白洛庭在一起也没有出路,她到底在想什么?

    ——

    夜幕降临,霓虹灯光闪耀。

    裴伊月坐在酒店的窗前的地上,看着窗外的闪闪的灯光,思绪飘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已经九点了,从他们下飞机到现在已经过了大半天了,手机安静的像坏掉了一样,心里,空落落的。

    他应该很忙吧,他刚刚回去应该有很多事要做。

    手机突然响了。

    裴伊月急忙看了一眼。

    看到不是白洛庭打来的,不禁有些失望。

    她接起电话,没有出声。

    “小月,你早就知道白洛庭的事了对吗,你上次跟我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你想做什么?”施月华急切的声音带着一种不安,她没有想到白洛庭会是这样的身份,不管是白曼冬还是华夏王,他们居然全都一个字不提。

    裴伊月没什么情绪,淡淡的说:“没什么,就是想让你把哥哥带走,不要再让他留在这了。”

    把安希颜带走?

    这一刻,施月华的反应跟安希颜当时一样。

    她急道:“那你呢,也会跟我走的对不对?”

    一阵沉默,裴伊月并没有回答她。

    “小月,你到底想做什么,你听话,跟你哥哥一起回来好不好,不管什么事我都会帮你解决,就算你想跟白洛庭在一起,我也可以帮你。”

    帮?

    没人帮得了她。

    “谢谢您,但是不用了,我自己的事我还是比较习惯自己解决。”

    裴伊月急忙挂断电话,因为白洛庭的电话打了进来。

    她接起,语气俨然换成了一种急切,“你怎么还不回来?”

    闻声,白洛庭笑了一下,“在路上了,这么晚了跟谁打电话呢?”

    “月华夫人。”

    闻言,白洛庭没做声,他顿了顿,“我马上就到了,有没有想吃的,我去买。”

    “不要,我什么都不要,你快点回来。”

    “好。”

    看着挂断的电话,裴伊月闭上眼,深深的叹了口气。

    十几分钟之后,裴伊月在门前来回踱步,直到听见敲门声,她急忙打开了房门。

    她蓦地扑进白洛庭的怀里,一颗不安的心终于缓缓的平静了下来。

    白洛庭看了一眼身后跟上来的两个人,仅仅一个眼神,他们就很识趣的退开。

    白洛庭拥着怀里的人走进,关上门,他笑了笑,“怎么了?”

    裴伊月摇头不语,整张脸埋在他的胸前,心里莫名的难受。

    之前他说,他身份的改变就跟她从裴森明的女儿变成裴俊海的女儿没两样,可是她却觉得,完全不一样。

    他们之间的距离好像一下子拉得很远,她仿佛见证到了k所说的。

    现在的她真的不适合留在他身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