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的人全都带着面具,裴伊月如炬的目光一一巡视而过,却不知道那种令她紧张的目光从何而来。..

    人群中,一个人默默转身。

    虽然只是一个背影,却仍是让裴伊月缩了一下眸子。

    这,怎么可能?

    “小月。”

    白洛庭揽过他的身子,他感受到了她气息的不寻常。

    裴伊月转过头看着他,“这里是人人都能来的舞会吗?”

    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这么问,白洛庭回答道:“不是,听布莱恩说,这是我们曾经的学校组织的舞会,来这的人都是要验证身份的,刚刚进来的时候不是有人拦住我们了吗。”

    面具下,拧起的眉心没有被白洛庭看到,但是那紧致的双眸却隐隐透露着不安。

    学校……

    他到底是谁,他们难道会是认识的吗?

    如果他们真的在一个学校待过,那么他们会不会是认识的?

    裴伊月再次看了一眼走掉的人,巧的是,那人也回头看了她一眼。

    k,绝对是他。

    即便他带着面具,但是他的眼神,他的气息,她都是那么的熟悉。

    白洛庭顺着她的视线看去,一群人中,他真的不知道她在看谁,是谁让她在短短的一瞬就绷紧了身上所有的神经,是谁,让她可以这么害怕?

    “我去一下洗手间。”

    裴伊月要走,白洛庭不安的拉住她,“我陪你去。”

    布莱恩回过神去找他们的时候已经不见人了。

    他到处找了找,最后却在女卫生间门前看到了白洛庭。

    “洛,你怎么站在这?”

    白洛庭靠着墙,手里夹着一支烟,他看了布莱恩一眼,“等我老婆。”

    “上厕所也要等?”

    布莱恩表示不理解,秀恩爱的他见得多的,像他这样寸步不离的他还是第一次见。

    白洛庭抽了口烟,烟雾阵阵从他口中吐出,“布莱恩,今天来这的都是校友,对吗?”

    “当然。”

    白洛庭也觉得是当然,但是看裴伊月刚刚的反应,好像并不是这么的理所当然。

    裴伊月从洗手间里出来,面具被她摘掉了,淡淡的神色稍显阴郁。

    她没想到布莱恩也会在这,抬头的那一刹那,漆黑的眼底不带任何笑意,反而浮着一抹阴凉。

    布莱恩静静的看了她数秒,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他吞了口口水,惊恐之下,全身的毛孔似乎都立了起来。

    他伸手扯了一下白洛庭的袖子,“洛,我有话想跟你说,跟我谈谈。”

    这一次,布莱恩没有再说中文,而是讲着裴伊月听不懂的法语。

    白洛庭蹙眉看了他一眼,“什么事?”

    布莱恩面色沉重,“单独谈。”

    布莱恩情绪的变化已经全都写在他的脸上了,裴伊月虽然听不懂他说了什么,但她也能猜到,应该跟她有关。

    难道,他们真的见过?

    白洛庭有些为难,他看了裴伊月一眼,交代她哪都不要去,之后跟布莱恩走去一个没人的拐角,距离稍微远了些,但好在他一探头就能看到她。

    “怎么了?”

    白洛庭之所以答应跟他单独谈,是因为他看出了布莱恩有些不对劲。

    布莱恩一把拉住他的胳膊,神色紧张的说:“她是杀手。”

    闻言,白洛庭一怔,眉心狠狠蹙起。

    他惊恐的看着布莱恩,他怎么都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

    “你胡说八道什么?”白洛庭甩开他的手,正要走,布莱恩再次拉住他。

    “我没有胡说,还记得六年前我第一次实习,跟着法国大使团去了z国,回来的时候我跟你说过什么吗?那次z国的政治专员一个被杀,一个重伤,是她,就是她做的。”

    布莱恩的话是肯定的,没有一点点的犹豫和怀疑,白洛庭捏紧了拳,蹙着眉心。

    “你是不是疯了,六年前她才十几岁,怎么可能。”

    “没错,就是十几岁,当时的她就是一个孩子,因为她长大了所以我才没有第一时间认出她,洛,你相信我,我忘不了她的眼神,一定是她,她就是那个杀手。”

    六年前,她不过才十五岁。

    白洛庭可以接受她是杀手这件事,但是现在告诉他,她在十五岁的时候就要去做这样的事,他不是惊恐,不是害怕,而是不可思议。

    蓦地,他一把抓住布莱恩的肩膀,压低的声音带着隐隐的阴鸷,“忘了这件事,不许对任何人说,我知道她是谁,她的一切我都知道,我会把她带回正常人的生活,布莱恩,如果你还当我是朋友,就忘记这件事。”

    闻言,布莱恩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你在说什么?这怎么可能,如果她是骗你的怎么办,她小小年纪就开始杀人,你有没有想过这么多年她到底杀过多少人,万一,万一她下一个目标是你怎么办,你不能拿自己的命去冒险。”

    “这的确是冒险,但是我心甘情愿,不管她是谁,不管她以前都做过什么,她现在都是我的妻子,我爱她,我不会让她有任何危险。”

    白洛庭和布莱恩回来的时候,发现裴伊月不见了。

    布莱恩很怕她会在这做出什么事。

    白洛庭愕然了一瞬,不是因为害怕她做什么,而是她刚刚就有些不对劲,他怕她会出事。

    ……

    酒店楼下的停车场。

    裴伊月一路跟着那熟悉的身影走到这,她知道,他是故意让她跟着的。

    “你来这做什么?”

    裴伊月开口,制止了前面那人的脚步。

    他回头,银色的面具只有那双眼睛透着她熟悉的深沉。

    “居然这样也能被你认出来,黛,你对我的了解,似乎已经超乎我的预料了。”

    摘掉面具,那张淡然的脸不禁让裴伊月狠狠缩了一下眸子。

    “你为什么会在这,你跟踪我?”

    闻言,k笑了,“我还以为是你在跟踪我。”

    “……”

    裴伊月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他的穿着,他的面具,全都是为了这场舞会,如果他真的是跟踪她,不可能会准备的这么齐全。

    “你也在法国念过书,你也是这个学校的,你,你认识白洛庭对不对?”

    k不想说的话没人能逼他说,他不想回答的问题,同样也没人可以强迫他。

    若是换做以前,他的确什么都不会说,但是现在……

    皮鞋落在地面的踢踏声,在着安静的停车场尤为刺耳。

    他走近裴伊月,伸手拿过她手中的面具。

    他走到她身后,仔细的将她的面具带好。

    “我的确在这读过书,我能出现在这,就已经证明了我是这个学校的,还有,你猜的没错,我认识他,他也认识我,所以,我并不打算跟他在这见面,回去吧,我不是来打扰你跟他最后的亲近,只是你别忘了答应过我的事。”

    蝴蝶结在裴伊月的脑后打的十分精致,k笑了一声说:“很漂亮,我的暗夜公主。”

    裴伊月转身,漆黑的眼带着深深的怀疑和打量。

    “谢谢夸奖,不过我希望你能离开这里,这是我跟他最后的时间,我不希望时常都能见到不想见的人。”

    “你说的这个人是我吗?”k明知故问,却还问的那么冷静。

    “没错,是你,你答应过我,只要我出手,不管成功与否,你都不会再去动他,我希望你说到做到。”

    裴伊月在k离开之后回到酒店,他既然说跟白洛庭认识,那么她就不能跟他同一时间出现。

    现在想想,这个学校出来的好像都不是一般人,布莱恩,法国副使,白洛庭,华夏伯爵,那k呢,他会是什么身份,他到底是谁?

    从电梯里出来,刚好看到白洛庭和布莱恩从楼梯上跑下来。

    裴伊月停住脚步,“你们去哪?”

    闻言,白洛庭恨不得咬碎一口牙。

    他大步来到她面前,紧紧的抓着她的手臂,“你去哪了,不是让你在那等我吗,为什么又乱跑。”

    他的声音很大,震的裴伊月耳膜生疼。

    她看了一眼跟在白洛庭身后走来的布莱恩,他的眼神比之前多了明显的警惕。

    “你们聊得太久了,我有点无聊,就随便走了走。”

    布莱恩才不相信她是无聊随便走走,他一双眼死死的盯着她,像是在防着她做什么坏事。

    “怎么了,干嘛这么看着我?”明知故问的话裴伊月也会,她当然知道布莱恩看她的眼神是防范,但她这次来法国,并不是为了给任何人抓把柄的。

    白洛庭回头看了布莱恩一眼说:“你去玩你的吧,这里有我就行了。”

    “不,我不放心。”

    又是法语。

    裴伊月笑了一下,“他是在跟你说我坏话吗?”

    裴伊月的冷笑有些让白洛庭为难,这俩人一个怒目横生,一个笑意冷对,把他夹在中间,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调节。

    他转身看向布莱恩,“我们先回去了,这几天不用你陪我们了,我自己带她逛逛就好。”

    “我还不想回去。”

    裴伊月的话出口,有些任性,又带着些赌气的成分。

    凭什么她走到哪都要躲着别人,那些想要怀疑她的人就让他们怀疑好了,她根本不在乎。

    她挽住白洛庭的手臂,直接拉着他往舞会大厅里走。

    白洛庭从没见过她像现在这样耍小孩子脾气,他有点无奈,也只能由着她。

    舞会,她却把这当成了酒会。

    喝的醉醺醺的回到酒店,她鞋子一蹬,面具一扔,拖着裙子就往房间里走。

    白洛庭哪里放心她一个人晃晃悠悠的,赶紧跟在她身后。

    “你慢一点。”

    房间里,裴伊月够不到身后的拉链,她哼唧了几声,白洛庭走过去把她拉住。

    “别动,我帮你。”

    裴伊月乖乖的站在那,垂着头。

    拉链被拉到腰下,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背脊,“好了,你自己换衣服。”

    正要走,裴伊月突然拉住他的手,她转身,醉眼迷离。

    “你去哪?”

    白洛庭摸了摸她的头,“去给你倒杯水。”

    裴伊月一动不动的看着他,“不是,你不是去给我倒水,你是在躲着我。”

    闻言,白洛庭嘴角的笑意微微僵持。

    失落中,她的手慢慢的从他的手上滑落,不知怎么,看着她脱离的手白洛庭心头闪过一抹不安。

    他蓦地抓住她的手,将她拽到自己面前,攫取着她带有酒气的芳唇,裴伊月踮起脚,搂着他的脖子,她回应着,但却忍不住哀伤,眼泪顺着眼角滑落,是酒喝多了吗?她真的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两人嵌进大床内,凹陷的床上呈现着她半裸的身子。

    宽大的开服退到她的腰间,白洛庭深深喘息,硬是制止了自己的动作。

    “乖,你喝多了。”

    这句话是在提醒他自己,裴伊月知道他在顾忌什么。

    勾在他脖子上的手始终没有松开,她看着他,“你好久没有碰过我了,你是有外遇了吗?”

    外遇?

    什么鬼?

    “别胡说,我只是……”

    “你只是什么都知道了,傅里没有听蒙小妖的话,他跟你说了我受伤的事,你也知道我们的孩子没了,对吗?”

    似乎只有借着酒气她才敢坦然的说出这些,看着他皱起的眉心,她伸手抚了抚。

    “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我们的孩子,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没有,当然没有。”

    闻言,裴伊月笑了笑,眼泪再次顺着眼角滑落,“好想给你生个孩子,可惜……”

    白洛庭低头堵住她的唇,那些所谓的心结在她说出这些之后他再也没有负担。

    他褪去她身上的礼服,从她的耳边一点点的吻向她的小腹。

    “我们再要一个,这次,我一定能把你们保护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