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376 小时候还挺色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376 小时候还挺色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法国机场。

    白洛庭选择带裴伊月来这,是因为这里他比较熟悉,相比那些陌生的地方,他还是觉得安全最重要。

    “嘿,洛!”

    两人从机场走出,远远就听到一声叫喊。

    裴伊月朝着那扬手一脸兴奋的人看了一眼,“他是在跟你打招呼吗?”

    “嗯,看来我们这几天有人招待了。”

    不客气的话从白洛庭的嘴里说出来,似乎还带着一点点的嫌弃。

    可是,人家好心来接机,他却嫌弃?

    眼前的男人看上去跟白洛庭差不多年纪,金发碧眼,笑眯眯的,看上去很和善。

    看着白洛庭不紧不慢的脚步,他似乎有点着急,“洛,我想死你了!”

    不地道的中文夹杂着法国的口音,听起来怪里怪气的。

    白洛庭走过去,手一伸,没有跟那张扬着双臂的人拥抱,反而一把抵在了他的胸前,隔开了两人的距离。

    “离我远点。”

    金发男人低头看了看他的手,一脸委屈,“你怎么能这么残忍的践踏我的热情,我可是非常非常认真的欢迎你。”

    白洛庭收回手,“那还真是谢谢你了,消息这么灵通,怎么,在入境处安排了人?”

    哦,居然被他猜中了。

    “咳,我这还不是关心你,想在你到达的第一时刻就来迎接你?”

    闻言,白洛庭哼笑一声说:“我看你是在防着我吧,只可惜你没办法把我赶走。”

    “……”

    布莱恩一脸尴尬的笑容,转而看了一眼裴伊月。

    “嘿,镁铝,你是跟洛一起来的?好神奇。”

    裴伊月:“……”

    果然是歪果仁,中文还是说的不好,什么神奇,哪个地方神奇了?

    裴伊月淡淡一笑,没说什么。

    白洛庭伸手在她腰间一搂,说:“我老婆。”

    布莱恩前一刻还是一脸深邃的笑意,下一秒,眼一睁,跟见了鬼似的。

    他伸手指着裴伊月,来来回回的看着他们两个。

    “老,老婆?老婆?哦,不,洛,你不喜欢女人的,这个我知道。”

    这话布莱恩是用法语说的,裴伊月只能看出他的吃惊,却不知道他都说了什么。

    白洛庭没理他,紧了一下搂在裴伊月腰上的手。

    “他是布莱恩。”

    裴伊月客气的朝他点了下头,“你好……”等会儿,他说他叫什么?

    布莱恩?

    裴伊月再次看向白洛庭,“布莱恩?法国副使?就是你抢车的那个?”

    闻言,没等白洛庭回答,布莱恩抢先一步开口说:“对,没错,是我的车,是他抢的。”

    “你还敢说?”白洛庭嫌弃的呲牙,“不过要了你一辆车,居然还把电话打到老爷子那去了,要不是我媳妇儿喜欢那车,你以为我稀罕要你的东西?”

    布莱恩看了看裴伊月,突然,脸上溢满了笑容,他拉着裴伊月的手说:“你误会了,那车不是他抢的,是我知道你们结婚,送你的新婚礼物,好歹我和洛也是老同学了,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裴伊月嘴角直抽。

    一辆车,先是白洛庭说是送她的礼物,后来老爷子又说是他送她的礼物,现在这位歪果仁又说是他送的。

    呵呵,这么一分,这辆车好像真不值几个钱了。

    “放开。”白洛庭捞过自己媳妇儿的手,护在自己手里。

    布莱恩不跟他一般见识,仍是笑眯眯的看着裴伊月,“镁铝,你叫什么名字?”

    “裴伊月。”

    “裴……哈?”布莱恩愣愣的看向白洛庭,“是她?是你的那个小月?你找到她了?”

    白洛庭始终不待见的脸上终于多出一抹笑,他拥紧了怀里的人,显摆似的说:“是啊,找到了,现在是我的了。”

    就如白洛庭说的,他们这几天的确有人招待了。

    布莱恩是个热情的人,单单从机场到酒店这一路,他就叽里呱啦的讲个不停。

    法国副使,果然是牛逼哄哄的人物,出来接机都是保镖司机一大堆,可想而知,白洛庭上次的车虽说是抢的,但如果他不同意,似乎他也没办法真的把车拿走。

    酒店是豪华的总统套房,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裴伊月简单的参观了一下就累的睡着了。

    客厅里,布莱恩跟白洛庭许久没见,再叙家常。

    “洛,你这次来该不会是有什么事吧?”

    布莱恩收起了之前玩世不恭的样子,一派严肃的他看起来比之前正经了不少。

    白洛庭在法国那几年,跟他的关系最好,一是因为他们谈得来,二是因为有人替他安排好了一切,包括身边的朋友,所以,布莱恩知道他是谁,也知道再过不久他马上就会恢复他原有的身份。

    白洛庭抿了一口红酒,笑了一下说:“上次带回去的红酒都过期了,再给我找几瓶带回去吧。”

    “过期?”布莱恩撇了撇嘴,“想坑我红酒直说,说什么过期?”

    没说被**害了就不错了,过期已经说的很保守了。

    看了一眼关起的房门,白洛庭说:“我这次是来陪我老婆度蜜月的,放心好了。”

    他这么说,布莱恩当然相信,不过他却对白洛庭的老婆有点好奇。

    “她真的是你一直在找的那个人?”

    白洛庭睨了他一眼,“你以为我会随便找一个人来顶替?”

    布莱恩端了端肩,“可是你怎么就知道这个人一定是她,毕竟过了十几年。”

    白洛庭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胸有成竹的笑了一下。

    看他这样,布莱恩也知道他不会找错人。

    “好吧,但是你们结婚这件事,难道不会给你带来麻烦吗?我听说,你可是有婚约在身的,这个人是谁,你打听过吗?”

    “我为什么要去打听这些?”白洛庭淡淡的话充满了不在意,这件事他从一开始就知道,但是他从没有关心过对方是谁。

    不管对方是谁都好,他能给出的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不可能。

    没人可以逼他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更没人可以把他想要的人从他身边赶走。

    布莱恩摸了摸下巴,金色的眼稍显狐疑,“老实说,你是不是早就已经偷偷打听过了,因为对方没你老婆长得好看,所以你才不屑一顾?”

    这问题……

    白洛庭怎么就那么想抽他呢!

    “你当我是你?视觉动物。”

    “嘿,人本来就是视觉动物,你敢说你毫不怀疑的相信你老婆不是因为她长得美?”

    空掉的高脚杯放在桌面,白洛庭起身瞪了他一眼,“别用你那肮脏的想法来想我,我老婆天生丽质,从小就美,你管得着吗?”

    说完,白洛庭扔下布莱恩就往房间里走。

    布莱恩呵呵呵的笑了几声说:“原来是这样,那这么说,你小时候还挺色的吗,哈哈哈。”

    客厅很大,布莱恩的话说完白洛庭才拐弯走掉。

    被白洛庭无视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布莱恩翘起脚晃了晃手里的高脚杯。

    他看着白洛庭走掉的方向,越想越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好眼熟,我一定在哪见过她。”……

    ——

    休息了一天,第二天白洛庭带着裴伊月到处逛了逛,下午的时候白洛庭接到布莱恩的电话,说要邀请他们参加一个面具舞会。

    舞会裴伊月参加过,但是面具舞会,她觉得有点意思。

    晚上七点,酒店。

    里面果然各色各异的面具侠,跟在国内的酒会相比,这里显然热闹很多。

    裴伊月一身黑色长袖礼服,领口,袖口,腰身贴衬着红色丝带打成的蝴蝶结,宽大的裙摆,看起来有些占地方,但是却十分符合这里的场景,像是从黑暗城堡里走出来的公主,有些神秘,有有些性感。

    白洛庭一身黑色西装,领口处同样也有酒红色的线条作为装扮,别问他这两件衣服是哪来的,当然是他精心挑选的。

    拿过裴伊月手里的面具,白洛庭仔细的帮她带好。

    娇柔的小脸因这一块面具而变得妖媚,没有任何化学成分的唇,看起来更是诱人。

    他抵不住诱惑,低头在她唇上轻吻。

    这里不是国内,而且又是在这样的场合,这是个浪漫的国家,所处可见情侣拥吻。

    裴伊月扬起嘴角笑了笑,转而帮他带上黑魔王的面具。

    “好帅。”她笑,不吝夸奖。

    白洛庭伸手勾住她的腰,在她耳边亲昵道:“我家宝贝儿更好看,跟紧我,别让人抢了去。”

    两人走进,已经分不清里面谁是谁了。

    突然,一个身穿绿色西装,及其扎眼的一个人从里面跑了过来。

    “怎么才来?”

    裴伊月上下打量了他一下,这说话的口气,应该是布莱恩没错,只不过这穿的……

    “你怎么认出我们的?”白洛庭有点好笑,这里每个人都带着面具,而且他们特意选了一身黑色,就是不想在这太过显眼。

    布莱恩抱着胳膊笑了笑说:“我是谁啊,我是神眼布莱恩,就你的这点小把戏还想逃过我的眼睛?”

    这一点白洛庭不得不承认,他认人的确有一套,也不知道他那绿了吧唧的眼睛是不是真的有什么特异功能。

    “你没带女伴?”白洛庭问。

    布莱恩咧着嘴笑了笑说:“来这种地方不就是为了认识女伴吗,谁会自己带啊,也就是你,不过你可看好你老婆,别让别人招惹了去,嘿嘿。”

    他还真是不正经啊,估计白洛庭的不正经就是跟他学的。

    裴伊月稍微搂紧了白洛庭的手臂,盯着布莱恩。

    布莱恩见她在看自己,奇怪的歪了一下头,“嘿,小月,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啧!”白洛庭呲牙,“你想死?当着我的面勾搭我媳妇儿?”

    “不是,我是真的觉得我好像在哪见过她。”

    说着,布莱恩再次看向裴伊月,窒息的打量了一下,“你以前来过法国吗?”

    裴伊月摇头,“从来没有。”

    “那你除了华夏还有没有去过其他国家?”

    “有,偶尔。”

    布莱恩奇怪的摸着下巴,想不起来,似乎有些痛苦。

    “我到底是在哪见过你呢?我怎么会不记得呢?”

    裴伊月微微动了动眸子。

    他说见过她,可是她离开华夏,每一次都是因为任务,如果他是在其他国家见过她,这对她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

    白洛庭似乎感觉到裴伊月的顾虑,他看了布莱恩一眼,打断他的思绪,“你叫我们来就是为了帮你回忆的?”

    布莱恩撇了撇嘴,“你又不是不了解我,我想不起来就很难受嘛。”

    “那你就憋着吧。”

    说完,白洛庭搂着裴伊月的腰,绕过他走了进去。

    布莱恩自己站在那,像个傻子似的歪着头,使劲的想,就连身边有美女跟他飞眼他都没看见。

    裴伊月回头看了一眼,白洛庭手在她腰上一紧,“怎么了?”

    裴伊月摇了摇头,“没事。”

    他们真的见过吗?

    裴伊月不敢肯定,她一向不喜欢留心身旁的人,即便他们曾经面对面遇见过,她也未必会留下什么印象。

    突然,裴伊月脚步一顿,整个人顿时陷入了紧绷的状态。

    她四处看了看,虽然有些不敢相信,但是她的感觉不会错,是谁在看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