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她,是她做的,我刚刚听到了枪声,一定是她,不信你们现在就搜她的身。 .”

    刑天柯伸手指着裴伊月,急切而怒视的脸充满了敌对的恨意。

    白洛言跟她一起出现,很明显,他已经知道了什么,她不可能让黛就这么跑掉。

    闻言,那些警察小心翼翼的用眼角瞟过裴伊月。

    搜身?

    他们怎么敢?

    白洛庭凉凉的将视线投向那些警察。

    他白洛庭的媳妇儿,他倒要看看,谁敢动。

    这个女人是谁这帮警察都不知道,他们当然不敢贸然听她的话去搜裴伊月的身。

    况且,这两位大少爷都没说什么话呢,他们要是敢动,说不定饭碗都不保了。

    白洛言淡淡开口,“她可能疯了,小月刚刚是跟我一起来的,我来的时候刚好看到她从车里出来,我们来的时候也看到了血迹,只不过我们急着找人也没顾上那么多。”

    闻言,裴伊月诧异的看向白洛言,同时白洛庭也默默的看了他一眼。

    他果然还是知道了。

    “先离开这吧。”白洛言紧接着又说。

    他既然说谎护她,自然就不能说出这里会爆炸的事。

    裴伊月也不笨,她知道白洛言在维护她,她也不会说出这里马上会爆炸,只是她不知道爆炸会在什么时候,她急切的拉着白洛庭离开。

    那些警察本来还想问问是谁抓了白洛庭,然而还等问出口,刚刚那辆货车轰的一声炸了。

    一声巨响,周边的货车全都跟着翻飞。

    那些警察全都吓了一跳,回头,更是一脸愕然。

    裴伊月微微眯起眸子,心里有些后怕。

    这样的威力,跟上次酒店的炸弹完全不一样,如果他们没有及时的把白洛庭找出来,这会儿怕是他连尸体都没有了。

    ——

    裴伊月最愿意做的事就是跟白洛庭两个人在家里,哪都不去,即便只是静静的坐着,谁都不说话,但只要靠着他,她的心里就会觉得安稳。

    她想一辈子像这样安稳下去,但是却没人愿意给她这个机会。

    不论是她,还是他,他们的身份都不允许他们之间这样安稳。

    “白洛庭,我明天要去一趟京都。”

    淡淡的话不知道是通知还是询问,白洛庭隐隐皱眉,“不行。”

    又是京都。

    上一次去京都弄的遍体鳞伤的回来,这次要是再去,天知道会发生什么。

    裴伊月看着他,许久,她淡淡的笑了笑。

    “那次不是梦,对吗?”

    一句前言不搭后语的话,莫名的,白洛庭却听懂了。

    他看着她,没有说话。

    裴伊月拉过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那么一瞬,她眼中的哀凉毫无遮掩。

    “我的人生一直都在悲哀当中,如果不去解决,我这辈子都不会安稳。”

    这话算是某种程度上的坦诚,她知道他听得懂,她也知道,即便她什么都不说,他也全都明白。

    摸着她平坦的小腹,白洛庭的手忍不住发抖。

    他伸手将人搂进怀里,心疼已经没办法形容他现在的感觉。

    “不需要解决,你可以来依靠我,再过一个月,只需要一个月,你再也不需要惊恐的面对任何人,小月,其实我是……”

    “我知道。”

    裴伊月淡淡的声音打断了他的话,白洛庭微微一怔,扶着她的肩,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他看着她,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她所谓的“知道”跟他想的一样。

    裴伊月笑了笑,伸手摸着他的脸。

    “白洛庭,我们去旅行吧,去一个远一点的地方,几天都好,你还欠我一个蜜月不是吗?”

    她岔开了刚刚的话题,她甚至没有说的太清楚。

    模棱两可已经是他们之间的默契,也许,他们早就了解了彼此,即便不说,心里也都是护着对方的。

    白洛庭拉过她的手放在嘴边轻吻,“好,你想去哪?”

    “那都好,只要跟你一起。”

    从最开始的厌恶到妥协,从防范到敞开心扉。

    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切,十六年的时间让她成为了一个冷漠甚至冷血的人,然而这短短的半年,却让她在他的面前再也不去吝啬软言细语。

    爱是相互之间的感应,不要问为什么她要如此维护白洛庭,那是因为她感受得到白洛庭的爱。

    那是十六年的累积,更是她梦寐以求的……

    第二天,裴伊月走了。

    白洛庭没有拦她,他知道阻拦对她毫无意义。

    他把裴伊月送去机场,看着她离开,心里的不安没有一丝一毫的减少,但是他却只能这么做。

    这是他第一次把她从身边送走,他希望,这也是最后一次。

    ——

    京都。

    齐安离开了,他带着齐心的尸体一起离开的。

    他的离开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麻烦他心里清楚,但即便如此,他还是走了。

    对于这里的一切他已经厌恶了,他不想在跟这有什么关系,即便往后的日子会痛苦不堪,即便,他活不了多久……

    裴伊月的再次出现让所有人瑟缩。

    他们没人经历过同僚的残杀,更没有跟黛小时候一样的经历,在他们的眼里,他们所有人都是一体的,但黛用行动告诉了他们,事实的残忍。

    休息室,裴伊月直接推门而入。

    k淡淡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齐安离开之前说过她会来,k多少也算有些心理准备。

    蓝佑默默离开,出门之前,他讳莫如深的看了裴伊月一眼。

    到现在为止他都不敢相信,他从小看到大的黛,居然会是有着这种身份的人。

    “坐吧。”

    k平静的语气跟他的心里有着击打的反差。

    跟蓝佑一样,他也不敢相信这个事实,或者说,他不愿意去相信。

    他淡淡撇开视线,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但更多的却是她的穿着刺痛了他的眼睛。

    在他的印象里,她的穿着似乎从来都没有离开过黑色,可是今天,她却穿着白洛庭喜欢的浅色。

    甜腻腻的颜色并不是他所熟悉的黛,反而像是在提醒他,她是s国的公主,是他可遇而未必可求的人。

    裴伊月没有理会他的招呼,开口,开门见山,语气凉凉,“你要怎么样才肯收手?”

    k看着她,沉默良久。

    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很可笑,当初她有情有义的时候,他却不知她是他梦寐以求的那个人,现在她冷淡的态度让他难以接受,可是他又没办法改变这一切。

    “为什么不跟我说,你就是月华夫人的女儿?”

    “为什么要说?”

    k捻着之间的动作比以往缓慢,也比以往用力。

    裴伊月以前对他的关注太多,现在仅凭他细微的动作,她就能看出他粗略的想法。

    了解他吗?

    裴伊月不想再了解。

    她撇开视线,不再去看他的任何反应。

    “我今天来不是为了跟你说这些,我要听到你的答案,如果你执意想要他的命,那么从今天开始,我决定,跟总部正式决裂,从今往后,有我的地方就不会再有总部的人,甚至,我可以端了整个总部,你应该清楚,我有这个能力。”

    她当然有这个能力。

    白洛庭的身份加上她的能力,就算不搭上她的身份,她也足以有能力做出这样的事。

    同样的道理,白洛庭若是得到了她的协助,往后的他,便是如有神助,通畅万分。

    半晌,k站起,走到她面前。

    “我当然相信你能做到,你是我一手带出来的,你的能力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但是我想你也明白我的手段,距离他回京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你觉得,我会坐以待毙?”

    裴伊月已经不想知道这话是威胁还是警告了,她只知道,她跟他之间,永远都不可能再是友好的关系,敌对指日可待,也许就是今天。

    “你有两个选择,要么杀了他,要么永远忘记他,回到我身边,你没有第三条路可以走。”

    “如果我硬要走出第三条路呢?”

    她直视他的眼,第一次发现,那深色的眼睛透着淡淡的棕色。

    多么熟悉的颜色。

    就好像,白洛庭……

    紧凝的呼吸,裴伊月仿佛能听见他心下的隐忍,他单手负后,紧紧握起。

    “第三条路我不希望你走,但如果你执意,只会是死路。”

    裴伊月看着他的眼睛许久,“你到底是谁。”

    和煦的笑容裴伊月生平第一次在他的脸上看到,不包含任何阴郁的情绪,单纯的只是一张笑脸。

    “你很快就会知道我是谁,但是在那之前,你必须做出最后的决定,之前我所做的那些你应该都看的出来,那并不是真正的实力,以一敌一,没人是你的对手,但我若放出整个总部,你觉得你还能同时兼顾吗?”

    不能。

    这样的问题裴伊月就算不用想也知道。

    她可以以一敌百,但是总部的人不全都是废物,这一点她很清楚。

    一个月的时间,他能做的太多太多。

    可是裴伊月现在担心的不只是这一个月,按照他的说法,他的身份一定不是那么简单,就算这一个月过去了,又有谁能保证白洛庭绝对的安全?

    让她拿他的命去冒险吗?

    她做不到。

    “是不是只要我答应你出手,你就会让你的人全都撤离?”

    k看着她,有些不相信她这话的真实性,但他还是点了下头,“是。”

    “好,我答应你。”

    闻言,k蹙了下眉心,似乎没有听清她说什么。

    裴伊月深吸一口气,同时又松了一口气,“不用这么看着我,我答应过的事没有反悔的,给我一点时间,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记得你说的话。”

    她走了,k却始终静静的站在原地。

    他说的话吗?她指的是哪一句?

    他不喜欢这种看不透她的感觉,可是他好像再也没机会看透她了。

    ——

    裴伊月最近的想法真的是一个接着一个,先是要去s国,两天不到又说不去了,现在又说要出国旅行,关键是死活都不肯带安希颜一起。

    “臭丫头,你干嘛不带我去,有你这么对亲哥的吗?”

    裴伊月躺在白洛庭的腿上,拿着ipad查攻略,她懒懒的说:“亲哥也不能跟我一起嫁啊,你见过谁度蜜月还带哥哥去的?你就在这待着吧,我们一个星期就回来。”

    白洛庭闷不吭声的摆弄着她的头发,时不时的在她找的攻略上看上两眼,完全不去理会安希颜的怨气。

    见安希颜不吱声了,裴伊月转过头看了他一眼。

    “要不你就回去吧,我们还要整理行李,没时间陪你。”

    “……”臭丫头,见色忘哥!

    “你要出门可以,但是你跟我保证,不许闹幺蛾子。”

    闻言,裴伊月嗤了一声,“我又不是你。”

    她的确不是他,她惹出的那些事也不能用简单的幺蛾子来形容,每次不是见血就是要命,安希颜怎么可能放心让她一个人?

    他看了一眼白洛庭说:“把她看好了,别每次都那她顶风头,瞧瞧她这小胳膊小腿的,你好意思拿她挡枪子儿吗?”

    蓦地,裴伊月坐起,瞪着安希颜,“你赶紧走吧,烦死人了。”

    安希颜磨牙,“小白眼狼,我走,你们不在北城我在这也没什么意思,施月华叫我回去一趟,有事打电话给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