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374 让你滚出总部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374 让你滚出总部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孩子?”

    裴伊月狠狠的蹙了一下眉心。.

    平静的面色逐渐开始颤抖,狰狞……

    齐心没了孩子要她去体谅,那她的孩子,又该找谁体谅?

    齐安惊慌之下并没有听出她语气中的阴鸷,他点头,“是,她的孩子被迫拿掉了,就在她打伤你之后。”

    漆黑的眸如厉鹰一般,死死的盯着他们兄妹,狰狞的笑容在她的脸上逐渐蔓延。

    “那又如何?她的孩子是因为我才没的吗?”裴伊月凉凉的语气足以让人冷彻心扉。

    那种鄙夷和不屑,让齐心控制不住的想要抓狂。

    齐安拉着她,隐隐的皱了下眉。

    某种程度上说,齐心的孩子的确是因为她才没的,可是他知道,这话他不能说。

    “她的孩子不是因为我才没有的,她没了孩子是她活该,可是我的孩子,却是被她亲手打死的,她那一枪虽然没杀死我,但却杀死了我的孩子,你觉得我凭什么要同情她?”

    蓦地,齐心淡漠的神色出现了一丝慌乱。

    她下意识的看向裴伊月的肚子,摇了摇头,“不可能,我没有杀你的孩子,这不可能。”

    裴伊月脚步上前,那一刻,慌了神的齐心早已呆滞。

    她自己失去了孩子,她知道失去孩子的那种痛苦,可是她不愿意相信是自己害的裴伊月没了孩子。

    她讨厌她,甚至恨她,但是她却没想过杀了她的孩子。

    齐安见她一步步走近,手里的银魂捏的倏紧,他拖着齐心慢慢后退。

    “黛,对不起,我不知道,齐心她也不知道,她不是故意的。”齐安慌了,他没想到她也没了孩子,他以为这件事能让她多少同情齐心,但是他却引起了她更深层的恨意。

    “不是故意的?”裴伊月停下脚步,看向他,“那你的意思就是,我的孩子死了就是活该,这个仇我不应该报,这口气,我就活该自己吞?”

    齐安想说他不是这个意思,但是看着她愤怒哀怨的脸,他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齐心推开齐安扶着她的手,走到裴伊月面前,“杀了我,替你的孩子报仇。”

    懦弱?

    心软?

    不,这些感情裴伊月早就不会在对他们出现了。

    她一次又一次的手下留情,一次又一次的告诉自己不能太绝情,可结果却是把她自己逼的毫无退路。

    “白洛庭在哪?”

    齐心垂下眼,“这里很快就会爆炸了,对不起,我不能告诉你他在哪,杀他是我想替k完成的最后一件事。”

    蓦地,银魂的枪口抵住她的头,裴伊月怒道:“我再问你一边,人在哪?”

    怒吼的声音仿佛能震慑无形的灵魂,周遭的空气似乎都因为她的愤怒而凝结成冰。

    齐心闭上眼,笑了笑说:“k喜欢的人是你,现在你可以回到他身边了,没有了我和白洛庭,就再也不会有人妨碍你们,回去吧,回到他身边吧。”

    她的话没有一个字是裴伊月想听的,握着银魂的手稍稍用力,齐心的头被她顶的向后一扬。

    裴伊月咬着牙,双目赤红,“想死是吗?放心好了,我是不会让你这么容易就死掉的,我裴伊月想留下的人,没有人可以动他,至于你,我觉得让你滚出总部,会比杀了你更有趣,你觉得呢?”

    说完,裴伊月大步朝后一退,手里的银魂一转。

    砰!

    子弹穿透齐心的膝盖,她的另一条腿本来就已经废了,现在没了支撑,两腿一软,直接瘫在了地上。

    “齐心!”齐安惊叫。

    裴伊月没时间跟他们多耗,凉凉的看了他们一眼。

    “k不是想见我吗,让他等着,我明天就去,另外,这一枪是我为兄弟们开的头响,往后你的日子怕是难熬了。”

    裴伊月冷漠的离开,不顾身后齐心叫的歇斯底里。

    她放弃了自己的孩子才换来留下,现在她却还是要让她离开。

    她知道这一次没人可以再保得住她了,她已经失去了唯一的护身符,也失去了黛最后的容忍。

    齐心撕心裂肺的哭喊着,她抓着齐安祈求道:“哥,对不起,我真的不能被赶出去,杀了我吧,求求你杀了我,我不想被他们践踏,我宁愿死在你的手里。”

    染满了血的手捡起地上的枪,她把枪塞进齐安的手里,颤颤巍巍。

    “打死我,求求你,哥,杀了我,杀了我。”

    齐安惊恐的看着她,一双凤眼中蕴满了泪。

    他当然知道现在死对她来说是唯一的解脱,因为只要她活着,往后就会过着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

    可是,她是他的妹妹,她是他在这世上最后的亲人,他怎么能下得去手!

    齐心握着他的手,枪口对准自己的心口,“哥,帮帮我。”

    齐安抬手抚上她的脸,轻轻的抹去她脸上的泪,“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你,我不配当你哥哥。”

    齐心扯动嘴角笑了笑,脸上的泪擦了又来,“不,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是我不好,是我不听话,是我一直都在连累你,好好照顾自己。”

    她一只手搂住了齐安的脖子,另一只手压在他拿着枪的手上。

    砰的一声枪响。

    裴伊月跑进的脚步倏然挺住。

    她淡淡的垂了下眸,紧了一下拿着银魂的手。

    齐心说的没错,这个世上,不可能再同时存在了她们两个了,即便她们之间没有仇恨,但有的却是永远都解不开的结。

    齐安抱着齐心站起,血已经连成了线。

    呆滞的眼默默落泪,他的妹妹最终还是死在了他的手里,即便,开枪的人是她自己……

    裴伊月疾步穿梭在每排货车之间,这些货车每一辆都长得一模一样,而且每辆车都是安安静静。

    刚刚齐心说这里很快就会爆炸,她不知道很快是多久,她一定要在那之前把白洛庭找出来。

    “白……唔……”

    她想喊,身后却突然多出一个人捂住了她的嘴。

    裴伊月一怔,防范的转身直接出手。

    忽的一拳,速度极快,若是打在谁身上,不死也得断几根骨头。

    身后的人手臂一挡,隐隐皱了下眉,他反手拉住她挥出的手腕,压低了声音,“跟我走。”

    裴伊月愕然间,没有反应过来他的动作,直接被带离了这里。

    走远了,裴伊月慢慢回过神,她蓦地甩开白洛言的手,眼中带着浓浓的抵触。

    “你怎么会在这?”

    白洛言看了一眼自己放空的手,微微叹息,“我接到阿珂电话,她说她跟小庭被人算计关在这了。”

    “所以,你刚刚都看到了?”

    她的目光从一开始就不带柔和,她看着他,就像是在看一个敌人。

    白洛言不狡辩,轻轻点了下头。

    银魂的枪口对准他的那一刻,白洛言心里竟是无比的平静,他不知道她会不会朝他开枪,但是他就是一点都不害怕。

    “你早就知道我是谁了是吗?你故意解散第一小组,然后派刑天柯来缠着我,就是想等我自己露出马脚,恭喜你,成功了,白洛言。”

    以前,她叫他大哥哥,那甜糯的声音即便过了这么多年仍是犹如当年一样,时常在他耳边回响。

    后来,她叫他白大哥,然而这种叫法却是因为白洛庭,无果没有白洛庭的关系,她恐怕都不会认识他吧。

    现在,这声白洛言,虽然每个字都透露着敌意,但是他却愿意接受这样的叫法。

    他伸手,不顾银魂的恐吓,手轻轻搭在她的头顶。

    又是那股温柔,不需要言语就能感受到的宠溺,裴伊月隐隐动了下眉心。

    “第一小组的确解散了,阿珂不甘心,我阻止过她,可是我却没有办法把她关起来,你说的没错,我早就应该知道你是谁,但我还是知道晚了,如果再早一点,我不会让任何人怀疑你。”

    两人的动作如果给第三个人看,一定很诡异。

    一个手里拿着枪,满面防范。

    一个摸着对方的头,一脸温柔。

    现在的裴伊月就是一只受过惊吓的猎豹,这世上的每个人对她来说都是危险的,更何况是他。

    她偏头,躲开他的触碰。

    “堂堂第一小组长官,国际通缉组的老大,找了我这么多年,现在跟我说不会让任何人怀疑我,难道最开始怀疑我的人不是你吗?让刑天柯开枪试探我,难道不是因为你的怀疑?”

    “我是试探过你,但我只是想知道事实,小月,告诉我,你们口中的k是谁,他为什么要伤害小庭?我知道你做的这一切都是迫不得已,你可以把这些事都说出来,我一定会帮你。”

    裴伊月这时候已经没有时间去想他的话是不是真诚的了。

    她撇开视线,放下了举着银魂的手,“我不需要你帮,我现在只想快点找到白洛庭,别在拦着我,否则我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

    “小月。”

    白洛言再次拉住转身要走的她,他怎么可能不拦着她?

    裴伊月回头,不耐烦的甩开他的手。

    白洛言知道自己在她眼里不再有任何信任,但他还是要说。

    “你不能去,我已经报了警,会有人来救他的,他现在跟阿珂在一起,你忘了刚刚你都做了什么吗,如果你出现在这,她就是顺藤摸瓜也一定会查到你身上,我不会让你出事,你必须跟我走。”

    裴伊月不否认他的话有道理,但是跟他走,她又没疯。

    “那你呢,不是说是刑天柯打电话叫你来的吗,你不出现难道就不怕她怀疑?还有,这里不知道被齐心动了什么手脚,我不能看着白洛庭出事。”

    再次转身,她是那么的决绝,硕大的步伐仿佛一点都不顾及自己的安危。

    白洛言看着她,心头一阵酸涩。

    裴伊月再次返回货车场,身后突然一道疾风刮过,而后就见白洛言走到了她的前面。

    “小庭,阿珂,你们在哪?”

    裴伊月脚步缓了缓,微微皱眉看着他。

    他现在是在干什么?

    跟她一起出现在这,他疯了吗?

    喊了几声之后,终于在不远的地方出现了一点动静。

    裴伊月敛回思绪,急忙跑过去,车门打开的那一瞬,当刑天柯看到的人是裴伊月,她倏然从货柜里跳了出去,一把抓住裴伊月的手。

    下一瞬,白洛庭如魅影一般从车里闪出,猛地将刑天柯推开。

    白洛言想出手,但是动作却比不过他快。

    白洛言拦住准备再次上前的刑天柯,怒道:“你在干什么?”

    “刚刚三声枪响,一定跟她有关,我要抓她。”

    她想抓人,哪里这么容易。

    裴伊月刚要开口说什么,白洛庭伸手在她肩头一揽,“大哥的带出来的人大哥自己处理,以后别让她在出现在我面前。”

    正准备走,就见几个警察从外面跑了过来。

    他们只知道有人报警,但却不知道报警的人是谁,当他们看到白洛言和白洛庭的时候,那些警察全都愣了一下。

    “白,白长官,你们怎么会在这?到底出了什么事,刚刚我们来的时候看到外面好多血。”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