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城,新政厅。.

    当古宸拿到那份关于裴伊月身世的资料时,他整个人都呆住了。

    他怎么可能想象得到,一个丢失了那么多年的人,居然会有这样不可思议的身份。

    之前在裴家,她一次又一次的受到屈辱与委屈,如今告诉他,她是s国月华夫人的孩子,这样的反转,让他怎么接受?

    惊慌许久,他拿起电话拨通了裴伊月的号码,可是裴伊月的手机炸了,刚好这段时间她也不想接触太多人,到现在都没有换新手机。

    电话没有打通,古宸犹豫了一下,转而打给了白洛庭……

    唐苑附近的咖啡厅。

    古宸约他见面,白洛庭本不想去的,但是听他的语气像是有什么着急的事。

    古宸来到咖啡厅,看到只有白洛庭一个人,不过他也想到了白洛庭不会把裴伊月带来。

    “有什么事就说吧。”白洛庭开口,开门见山。

    古宸紧拧的眉从知道这件事开始就没松开过。

    他看着白洛庭说:“我也没多余的心情跟你闲扯,我是来提醒你,最近这段时间照顾好小月,她可能会有危险。”

    闻言,白洛庭狐疑的眯了下眸子。

    如果他说的是别的事,他也许还会不在意,但是他开口就说裴伊月会有危险,这让他不得不在意。

    “为什么这么说?”

    古宸不耐烦的将两撇浓眉拧的更紧,“你难道不知道吗?她没有告诉你关于她的身世?”

    听他这么说,白洛庭更奇怪了。

    他看着古宸,眼底的随意逐渐变成了冷凝,“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怎么知道?我怎么会不知道?这么大的事,早在年前京都就来消息让我们找人,你觉得我知道有什么奇怪?现在这件事已经不是秘密了,上头要做什么我不清楚,但一定不会太平,你既然也知道这件事,应该也能明白小月现在在他们眼中的意义,我来找你只是提醒你,照顾好她,不要让她出事。”

    白洛庭一直觉得,这件事只要施月华不说,就会一直都是秘密。

    现在看来,似乎是他太天真了。

    ——

    接连几天裴伊月的寸步不离换来了一段时间的安宁。

    刑天柯仍是每天都跟着他们,即便不在他们面前晃,但也是在显眼的地方。

    两人逛了一上午的街,裴伊月就当她不存在似的。

    商场里一家冷饮店,白洛庭和裴伊月坐了一会,之后裴伊月去了洗手间。

    刑天柯没有跟着她,而是守着白洛庭,裴伊月有句话说的对,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白洛庭还在这,她也不信她会自己走,另外,她真的走的很累了。

    刑天柯坐在冷饮店外面的休息椅上,锤着腿,她平时很少逛街,她觉得逛街比打架还累。

    白洛庭从玻璃窗往外看,刑天柯对上他的视线,锤腿的动作一顿,朝他点了下头。

    白洛庭敛回视线,没什么反应。

    刑天柯一直在跟着他,或者说她跟着的事裴伊月,但是不管是谁都好,他总觉得她有点麻烦。

    刚刚给裴伊月买了新手机,白洛庭心想,这回一定要让蒙小妖再在她手机里装个定位。

    安希颜这家伙,卸载了他的定位不说,居然还装了个自己的,难怪这么长时间以来那丫头去哪他都知道。

    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二十分钟了,桌上的冰淇淋都化了。

    白洛庭正准备去看看,手机突然响了一下。

    信息是裴伊月发来的,而内容却是一个实时定位。

    点开一看,随着红点的游走,她已经离开商场很远了。

    白洛庭脸色一沉,倏然起身。

    看着他急慌慌的往外走,刑天柯赶紧跟了过来,“白二少要去哪?”

    白洛庭冷眸一瞪,“我去哪还要跟你汇报?”

    能让他这么着急的事,刑天柯料想不会是什么好事。

    她跟上白洛庭的脚步,追问道:“是裴小姐出什么事了吗,她不是去了洗手间?”

    白洛庭脚步不停,甚至更快,急促的呼吸带着隐隐的急切。

    “她被人带走了。”

    ……

    裴伊月去洗手间的时候被人撞了一下,从洗手间出来之后才发现手机不见了,她找了半天,后来想到可能是遇到扒手了。

    回到冷饮店,服务员已经把桌子收拾干净了。

    她四处看了看,哪都没有白洛庭的影子。

    “你好,你有看到刚刚坐在这的人去哪了吗?”

    闻言,收拾桌子的服务员指了指外面说,跟外面的一个女人一起走了。

    外面的女人?

    应该是刑天柯吧,可是他们两个怎么会一起走?

    裴伊月正想不通,就听服务员又说:“他们走的挺急的,像是有什么事。”

    “好,谢谢你。”

    裴伊月刚走出冷饮店,一个小男孩拿着一只手机拦住她的路。

    “姐姐,这是一个人让我给你的。”

    裴伊月看了一眼小男孩,之后又看了一眼他手里的老款手机。

    手机是按键的,只支持打电话,没有任何多余的功能,裴伊月狐疑的拿过手机,就听里面的人开口了……

    “想知道白洛庭在哪吗?松江路货车场,你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你要是不来,恐怕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电话里的人是谁,裴伊月比谁都清楚。

    齐心,这么多年了,看来是时候跟她算笔总账了!

    ——

    松江路,货车场。

    一排排的高耸货车停在那,放眼望去一个人都没有。

    刑天柯一路跟着白洛庭来到这,可是她却觉得裴伊月不像是会被别人抓走的人。

    “白二少,你确定裴小姐真的被人带到这来了吗?”

    白洛庭不做声,他已经知道刑天柯的目的在于裴伊月,所以他不打算在跟她多说什么。

    他跟着手机上的信号往前走,脚步一顿,看了一眼身旁的货车柜。

    轰隆一声,他打开货柜的后门,全都是一些纸箱,里面似乎还有一块黑布。

    “小月!”

    没有听到回应,白洛庭两手撑着货柜的边缘直接跳了进去。

    刑天柯见此,也没想太多,跟着跳上了货车柜。

    白洛庭掀开车内的黑布……居然空空荡荡的一片。

    当刑天柯发现上当了的时候,车外不止什么时候多了个女人,笑靥如花,缓缓关上了车柜的门。

    货柜里顿时变的漆黑一片,刑天柯狠狠的砸了几下车厢的门。

    “开门,你是什么人,你把我们关在这想干什么?”

    “别叫了,打电话叫人来。”

    白洛庭之所以这么冷静,是因为他看清了这个人是谁。

    他印象很深,第一次他们见面是在魅色,第二次,是在一个不知名的小酒吧,只是他没想到,他居然还会见到她第三次。

    裴伊月曾经说过她们两个人有仇,看来,她这次也是冲着她来的了。

    刑天柯在北城除了认识白洛言也不认识谁了,其他的人正所谓远水救不了近火。

    白洛庭打开手电筒,在车柜里找了一下,果然,裴伊月的新手机在这。……

    二十分钟后,裴伊月从出租车上下来,走进货车场。

    安静中只有风吹过耳廓时遗留的声响,整个车场看似静无一人,齐心却说让她来这。

    “齐心,我到了,你可以出来了。”

    安静的空气因裴伊月的声音而起了一丝波澜。

    一道轻微的笑声,裴伊月倏然回头。

    距离上次两人见面好像没过多长时间,但裴伊月对她的厌恶,却是只增不减。

    如墨的黑眸危险的眯起,裴伊月冷冷的问:“白洛庭在哪?”

    齐心手大幅度一摆,笑笑的说:“就在这,只不过在其中的哪辆就不好说了,也许是这辆,也许是那辆。”

    齐心随手指的都是离她最近的,而这些车里一点动静都没有,如果白洛庭真的在这,他一定不会一声不吭。

    “是吗,那就当他在这附近好了,反正我一定会找到他,但是在这之前,我觉得还是先解决你比较好。”

    裴伊月两手插着外衣口袋,一步一步的走近齐心。

    她打量着她的腿,冷冷的笑了一下。

    “被打断腿的滋味,不好受吧。”

    闻言,齐心脸色微僵,紧了一下手,另一只手蓦地掏出一把黑色的枪。

    在她抬手的那一瞬,裴伊月快她一步,砰地一声,子弹穿透齐心的手腕。

    论枪法,没人比她准。

    论手速,没人比她快。

    论心狠,更没有人能比她失去孩子之后还要坚定。

    银魂的声音回响,不远处的货车柜里,白洛庭被这声枪响惊起。

    刑天柯同样也听到了声音,敲了敲货柜的门,却没人回应。

    她回头,“白二少你听到了吗,是枪声。”

    白洛庭当然听到了,但是,她想说明什么?

    “你打电话了没有,人什么时候到?”白洛庭急切中已经没耐心在控制自己的音量。

    吼声在货柜箱里回响,刑天柯心里有些不满。

    “白二少难道就没有想过,我们为什么会被关在这吗,你难道一点都没有怀疑过裴小姐到底是不是好人?”

    漆黑的货柜箱里,只靠着白洛庭手机的亮光来看清一切,他手一抬,闪光灯直接打在她的脸上。

    刑天柯微微蹙眉,伸手挡住自己的眼睛。

    白洛庭阴鸷的眯了眯眸子,说:“你知道我大哥为什么不愿意理你吗?就因为你太不识趣,趁早离开北城吧,做你该做的事去。”

    ……

    齐心手腕被打穿,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鲜血淋漓。

    裴伊月平静的面色就像是打穿的不是人的手,而是蚂蚁的一条腿,她冷漠的看着齐心,丝毫不为她的举动而动容。

    “疼吗?”裴伊月凉凉的问。

    齐心这次来,就没打算活着回去,她就算杀不了她,她也要跟她同归于尽。

    颤抖的手慢慢的垂了下去,齐心看着裴伊月笑了一下,苍白的笑意一点都开不出她的开心,当然,她也不可能会开心。

    裴伊月抬起手中的银魂,突然,一辆车呼啸而来,停在了她们两人身边。

    裴伊月微微蹙眉。

    “黛!”

    齐安从车里走出,一脸惊色,他多怕自己会来晚一步。

    他看向齐心,恼道:“齐心,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你不要命了吗?”

    一次又一次的挑衅,就连齐安都快看不下去了。

    上一次她差点被赶出总部,好不容易留下,她居然又来找黛的麻烦,要不是他接到k的命令来北城,他根本不会知道齐心又在做这样的事。

    齐心手腕上的血顺着指尖一滴落,砂砾的地面被染红,阳光的照射下,尤为触目惊心。

    “这是我自己的事,你不要插手,我跟她不可能在同时活在这个世上。”

    齐安看到她的手,一怔,上前拉住她的同时也在防范着裴伊月。

    他知道,自从上次在总部她打伤齐心的腿,那一刻,她已经对任何人都没有情分了。

    “黛,k要见你,齐心的事我替她跟你说一声抱歉,她的孩子没了,她心里难受,希望你能体谅一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  韩娱之我是安娜  跪下,我的霸气老公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  娱乐怪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