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来。”

    白洛庭伸出手,召唤小猫似的。

    裴伊月乖乖的走到他面前,白洛庭随手一捞,直接将人搂进怀里。

    “下次去哪之前可以告诉我一声吗,这样我真的很担心。”

    “对不起。”

    白洛庭心疼的蹙起眉,“不是要你道歉,我是让你答应我不要在这样让我担心。”

    裴伊月双手环住他的腰,扬着头,下巴靠在他的胸口,“不问问我去哪了吗?”

    白洛庭看着她,漆黑的眼无波无澜,好个寂静。

    他淡淡的叹了口气,“如果我问了你会说,你就不会让我问了。”

    裴伊月动了动眼珠子,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就没反驳。

    “爷爷没事吧?”

    现在才想起来关心别人,白洛庭也是服了她了。

    “没事,大哥已经送爷爷回大院了,你爸也被安希颜送回去了,他可能有点吓到了,你还是打个电话给他吧。”……

    ——

    被白洛庭否定的第一小组,想要再重新组织起来,没有他的同意,谈何容易。

    其他组员被调走,刑天柯没有权利把他们调回来,她只能一个人跟着裴伊月,或者说是跟着白洛庭。

    白洛庭最近经常出门,有的时候他会带着裴伊月,有的时候他会让她乖乖留在家里。

    最近不太平的事发生的太多,白洛言也采取了一些手段来保护白洛庭。

    车里,白洛庭从后视镜看了一眼,说:“大哥的手下是怎么回事,已经跟了我好几天了,你们第一小组不是已经解散了吗,为什么她还留在北城?”

    一时间,白洛言没有听懂他的话。

    他的确是派了人保护他,但这跟第一小组有什么关系?

    白洛庭似乎看出了他的疑惑,他看着后视镜扬了扬下巴,“呐,就那辆车,里面不是你的那个女手下?”

    白洛言回头看了一眼,眉心微微一蹙。

    果然是刑天柯,不过她跟着他干什么?

    “不用管她,她对第一小组的事耿耿于怀,我已经跟她说的很清楚了,不知道她又想干什么。”

    闻言,白洛庭看了他一眼,失笑道:“大哥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连小月都能看出来她喜欢你,你却说不知道她为什么跟你来北城?”

    白洛言没吱声,他并不想跟他谈论这个问题。

    白洛庭再次看了一眼后面跟着他的车,怪道:“真是奇了怪了,她干嘛一直跟着我,你跟她说我的事了?”

    “当然没有。”

    白洛言又不傻,现在属于非常时期,虽说他马上就会离开白家,但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多嘴多舌。

    见他回答的这么快,白洛庭唏嘘的咂了咂嘴。

    “大哥,要我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说人家好歹跟了你这么多年,你居然连句实话都不跟她说,啧啧,多叫人伤心。”

    “……”

    什么叫跟了他那么多年?

    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别扭呢?

    “这件事你跟小月说了吗?”

    白洛庭顿了顿,“还没。”

    闻言,白洛言正色的看了他一眼,“还没?你什么意思?”

    “别想多了,我只是还没找到机会。”

    光听他说话的语调,白洛庭就知道他在想什么。

    身份的诧异会是以后最难解决的一件事,但他既然会跟她结婚,自然不会让她受到委屈,而且,就算谁想让她下不来台,估计依她的性子,那人也吃不到好果子。

    “这件事还是尽早告诉她,也好让她有个心理准备,突然这么大的改变,就怕她接受不了。”

    白洛言的担心还是很有必要的,毕竟这不是一件小事,而且,也不是随便说给谁听,谁就会相信的。

    “嗯,我知道。”

    ——

    裴伊月正在家捧着ipad看视频,突然看到一个几车相撞的连环车祸。

    她的那辆蝙蝠那么扎眼,虽然只是一闪而过,但她还是清清楚楚的看见了。

    蓦地,她起身就走,外套都来不及穿一件。

    安希颜一愣,赶紧拦住她。

    “你又要去哪?怎么每次都是风风火火的?”

    裴伊月急道:“你让开,白洛庭出事了,我要去找他。”

    “出事?他能出什么事?”

    见他挡着路还唠叨个没完,裴伊月没耐心了,一把推开他。

    “要么就跟着去,要么就别挡路。”

    看着裴伊月走出去,安希颜赶紧跟上。

    ……

    九辆车连续追尾,受伤的人无数。

    裴伊月从车里下来,在慌乱的人群中四处寻找白洛庭的身影。

    这是意外吗?

    不,她并不这么觉得。

    警车和救护车全都在场,整条路都被封锁,里面乱哄哄一片。

    裴伊月找到她的那辆“蝙蝠”,而里面却一个人都没有。

    “白洛庭。”

    她慌乱的喃哝,整个人都陷入了恐慌的状态。

    她头脑一片空白,只想快点找到他。

    她拉住一个经过的警察,“这车里的人呢,人呢?”

    “蝙蝠”被两辆卡车挤压,即便是防弹车,也受不了这样的迫害。

    车几乎变了形,车窗也碎在了驾驶室,更让裴伊月害怕的就是驾驶室里的血迹。

    “抱歉小姐,我也不是很清楚,不在现场的一般都是受伤严重先送去了医院。”警察说完,也没来得及多耽搁,跟着医护人员去看其他人的状况。

    受伤严重?

    安希颜停好车出来就已经不见裴伊月的人影了,他找了大半天才找到她,却见她站在人群中发愣。

    “你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人了?”

    安希颜埋怨的声音还没等落下,裴伊月伸手就在他身上找手机。

    “电话,电话给我,我要给他打电话。”

    “小月。”

    一声叫喊,制止了裴伊月的动作。

    慌乱中的她先是愣了一瞬,之后反应过来这个声音的熟悉,才倏然转身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白洛庭和白洛言一起从救护车的后面走过来,距离有些远,裴伊月等不及,大步跑了过去。

    她撞进他怀里的那一霎那,白洛庭脚步向后踉跄了半步。

    她紧紧的搂着他,因害怕而喘息不停,“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出事了。”

    她的反应太过强烈,似乎连她自己都觉得意外。

    当她看到新闻之后,她唯一的反应就是害怕,看到车里的血,这种害怕的感觉就更重了。

    “我没事,乖,我真的没事。”

    白洛庭左手手腕缠着纱布,右手安抚的拍了拍她的背。

    裴伊月抬起头,无视旁人,仔细的端详,看了看他缠着纱布的手,她轻轻托在手里。

    “严重吗?”

    “不严重,就是被玻璃刮伤,已经处理过了。”

    她现在的样子就像一只受到惊吓的猫,整个人都是颤颤巍巍的。

    裴伊月没办法缓和心里的恐惧,因为他知道,这场车祸一定不简单,之前那些人还会顾忌着不伤害其他人,可是现在,九辆车连续相撞,已经有无辜的人死了,她不敢想象,万一出事的人是白洛庭,她该怎么办。

    眸光一转,就见刑天柯也受了伤,从后走了过来,然而,裴伊月的目光却没有在她的身上,而是看向了她的身后……

    那样犀利的目光,让刑天柯隐隐皱了下眉。

    她回头,却不知道裴伊月在看什么。

    愤恨的目光她不会看错,但是到底是什么会让她露出这样的表情?

    凌乱的人群中,一个熟悉的身影在被裴伊月看到之后转身离开,若不是这里的人太多,裴伊月一定不会轻易放过她。

    “怎么了?”白洛庭单手捧住她的脸,见她脸色有变,忧心的问道。

    裴伊月敛回视线,摇了下头,而后看向走来的刑天柯。

    只是淡淡一眼,没有过多理会,裴伊月转身看向一直站在她身边的白洛言,“大哥没事吧?”

    白洛言轻轻摇了下头,“没事。”

    从刚刚她跑过来的那一刻,白洛言就看出来了,她的眼里除了白洛庭已经容不下任何人了。

    她不再是小时候的她,她不会再因为什么事而去疏远白洛庭,继而走近他。

    “回去吧,路上小心点,有事我会给你打电话。”白洛言看着白洛庭说。

    白洛言也觉得这件事不简单,而且裴伊月在这,他怕她会在刑天柯面前露出什么马脚

    白洛言由始至终都没有去看站在那的刑天柯,他转身要走,还是刑天柯开口叫住了他。

    “老大,我送你回去吧。”

    白洛言微微蹙眉,瞟了她一眼,“不用了,管好你自己,别做一些没有用的事。”

    白洛言走了,裴伊月看了刑天柯一眼。

    这俩人,分崩离析了?

    ——

    京都,总部。

    蓝佑第一次这么匆忙的闯进k的休息室,连门都没来得及敲。

    撞门的声音过大,引的k不由得看了他一眼。

    “有事?”k问。

    “k,北城那边来消息了。”

    闻言,k轻轻蹙了一下眉心。

    北城来消息他倒是不意外,但是蓝佑的反应……

    “是黛又做什么了?”

    上次杀了几个人,手法果决,他倒是不介意,反而觉得她能变回以前的黛也不错。

    然而k没发现的是蓝佑脸上为难的表情带着些许的惊悚,这一次,蓝佑真的是吓到了。

    “的确是关于黛的,但不是她做什么了,而是我们该怎么做。”

    蓝佑嘴里说着k听不懂的话,他走过去,把手里刚刚接收到的资料递了过去。

    k接过资料,直接去看其中的两张照片。

    平静的眼微微颤了一下,看着照片里的人,他心里突然有些不安。

    照片里有四个人,施景郴,施月华,裴伊月,还有安希颜,正是那天他们见面的时候被拍下来的。

    之前裴伊月跟他说过,她见过月华夫人,但那只是白洛庭的姑姑请他们吃饭无意间遇上的。

    可是这张照片,绝对不是意外。

    施月华去北城他不意外,但是她带着施景郴一起去,而且还是见裴伊月,这一点,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第二章照片里,施景郴不在,但却换成了裴俊海。

    裴俊海……裴伊月的父亲……他们在谈什么?

    “这个人是谁?”k问。

    蓝佑知道他问的是谁,直接答道:“他是m国安氏集团的公子,但是我刚刚叫人查过,他这几年经常出入s过施家府邸,有人说,他是施月华的私生子。”

    私生子,私生女……

    捏着那两张照片,k许久没有说话。

    难怪上次他跟黛说了那些话之后,她会那般胸有成竹的让他离开。

    原来,她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真是没想到,他一心想要找的人原来就在他的身边。

    月华夫人的女儿,华夏联姻的小公主,居然是她……

    k轻轻放下手里的照片,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告诉下面的人,不要伤害她,把她带回来,要完好无损。”

    “是,我会交代好,不过,把她带回来……”这谈何容易啊!

    上次k带伤回来已经让蓝佑大吃一惊了。

    虽然他没有跟着一起去,也知道这一定是黛做的,能让她把枪对k,看来她是已经孤注一掷了。

    她不顾暴露自己,杀了总部派去的人,现在想要把她带回来,有谁有这个能力?

    k当然知道这件事不容易,即便是他自己去,都未必能成功的把她带走。

    可是没办法,他必须让她回到他身边,他需要她,就算她不肯再留下,他也不能让她和白洛庭继续在一起!

    “不管用什么办法,必须把她带回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