废旧的汽车修理厂,男人谈笑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是谁给他们的勇气让他们这么放心大胆的忽略外面的人,反而在那谈笑风生?

    果然是一群废物。

    黑色的短靴从车里迈出,黑色的裤子包裹着那双修长的腿,黑色的外套连带着宽大的帽子扣在头上,加上黑色的口罩,几乎遮住了整张脸。

    修罗。

    这才是名副其实的修罗。

    漆黑的眸子在这周围巡视了一圈,果然,上次差点撞到白洛庭那辆没有牌照的车停在这。

    长腿一提,轻盈的脚步带动着硕大的步伐一步步走近。

    砰的,她一脚踹开并不严实的门,抬手,砰砰砰三枪,枪枪命中三个人的眉心。

    几个人连问她是谁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夺了命,剩下的一个人手里的瓶酒瓶子咣当一声掉在地上。

    他愕然的看着眼前一身黑衣,根本看不出样貌的人,咽了口口水。

    “你,你是谁?”

    明明是那么远的距离,她居然一眨眼就到了他面前。

    她单手扼喉,用力嵌进,就见男人的脖子上连最细的一根血管都暴起,三根如水葱般白皙的指尖几乎要掐进他的肉里。

    另一只拿着银魂的手轻轻一转,银魂的枪口被她握住,手把的位子狠狠的打在他的胸口。

    男人闷哼一声,一口血闷在胸口,却因为被掐住了喉咙而吐不出来。

    裴伊月脚一抬,厚重的短靴踢在他的小腿,松手的同时男人已经支撑不住,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

    “打电话,告诉他,你们的任务失败了。”

    刚刚那一拳打的男人爬都爬不起来,桀骜的一身黑衣却笔直的立在他的面前。

    她低着头,漆黑的眼底透着阴冷。

    手里的枪头一转,银色的枪口对准了那人的头。

    “总部现在的人就这么一点能耐吗?还是说,k这是在故意送人头?”

    闻言,趴在地上的男人看了她一眼,见那正在兴头上的枪口对着他,不禁一抖。

    “你,你是黛?”

    裴伊月两年没有回去了,总部的那些新人她都不认识。

    k派这些人来,无非就是想要恶心她,现在,他成功了,他成功的激怒了她。

    “你不需要管我是谁,打电话,现在!”

    男人弓起身子,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拨通。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起,然而接电话的人却不是k。

    这声音……

    “有事?”电话里的人问。

    “男人咳了一口血,虚弱的说,黛,黛她……”

    “好久不见,齐安,没想到这拨废物居然是你的手下。”

    听到裴伊月的声音,电话里沉默了一瞬。

    裴伊月向来冷淡,从来都不会用讽刺的口吻来说什么,更不会在同僚面前出言打击。

    可是现在,他听到了什么?

    “黛?你,你在做什么?”

    裴伊月在那人的脚骨上狠狠一踩,男人发出一声尖叫。

    “告诉他,我现在在做什么?”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个道理,直到今天裴伊月才真正明白。

    她的隐忍与无动于衷,最后换来的是得寸进尺和变本加厉。

    她没有能力吗?

    不,只要她想,她可以毁灭世界!

    脚下的力度再次加大,她怒喝:“我让你说!”

    电话里的人已经完全没了声音,就算他不听,也能想到大概发生了什么。

    被她踩在脚下的男人也是接受过训练才出来的,一般的疼痛对他来说无所谓,但是裴伊月对骨骼和穴位太了解,她踩到的地方就算不会要人命,也会让人疼的生不如死。

    短短的一瞬,男认脸上汗水直流,伴着眼泪,他断断续续的说:“其他,三个人,都死了。”

    简单的几个字,他却说的如上刀山下油锅。

    裴伊月抬起脚,凉凉的说:“不是三个,是四个。”

    砰的一声枪响。

    电话还在通着,但是却跟挂断了没什么两样。

    电话那头的人已经陷入了沉寂,因为他被吓到了。

    以前人人都只是听说黛是从自己同伴的尸体上爬出来的修罗,可是却没人见过她杀害自己的同伴。

    或许说,她在他们这些人的眼里,是冷漠的,同时也是温柔的。

    她从不会跟谁多说一句话,但也不会去伤害任何同伴。

    然而现在,齐安终于知道自己错了……

    阴冷的眸子凝向手机上的通话时间,她说:“转告k,他手底下的废物我帮他解决了,如果他不介意,我愿意帮他解决整个总部,我在这等你们。”

    再次抬手,又是一枪,手机屏幕被打穿。

    她转身,黑色的衣角翩然。

    走出门,她拿着微型炸弹的手轻轻一抛。

    轰隆……

    火光潋滟……

    整个废旧的屋子全部坍塌……

    ——

    车在回去的路上被一辆白色的车拦截。

    裴伊月没有跟它硬碰硬,因为她知道这辆车已经跟了她好几天了。

    摘掉了口罩,脱去了帽子,一身黑衣显得她深沉内敛,漆黑的眸因发泄过后,带着几分轻巧和随意。

    她停下车,就见刑天柯从对面的车里走了出来。

    刑天柯下车看了一眼前方浓浓的火焰,她大步走来,就见裴伊月已经摇下了车窗。

    “裴伊月,你做了什么?”

    闻言,裴伊月淡淡的撩了一下嘴角,“邢警官好久不见,我只不过是路过这,然后你就把我拦住了,我没做什么。”

    前方的火势燎燎,她却说她什么都没做,刑天柯不是傻子,她怎么可能会信!

    “下车,我要检查你的车。”

    裴伊月垂眸轻笑,“邢警官是以什么理由检查我的车?第一小组的警员?还是游荡在北城的无业人士?”

    刑天柯眉心一皱,就听她又说:“哦对了,或许你是以我未来嫂子的身份?”

    那双眼,刑天柯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了,然而其中的冰冷与邪肆却是这么久以来她从没有见过的。

    她的每一句话都是嘲讽,而且一句比一句更能刺激到她。

    刑天柯两手握的倏紧,“你最好不要乱说话!”

    “我有乱说吗?”裴伊月轻眨着眼,一脸无辜,“这话可是邢警官自己承认的,上次你跟李警官在车里说的话,刚好被我听到,一直都想跟你说声抱歉,我是不小心的。”

    刑天柯一怔,不可思议的看着她。

    “你偷听?你放了窃听器在我老大的车里?”

    裴伊月端了端肩,不承认也不否认,“我只是随手在他的车里落下个小玩意,我也没想到会听到那些话。”

    话已经说的这么坦诚了,刑天柯也不怕被她知道。

    她喜欢白洛言,她不觉得有什么丢人,反而是她,听到了那些话居然还能若无其事这么久,果然是个演戏的好材料。

    因气愤而紧握的手渐渐松开,刑天柯站在车外看着她,“没错,我是喜欢老大,那又怎样?你呢,你听到了这些,应该也听到了别的吧,你知不知道他都为你做了什么,这么多年他不断的再找你,如今他更是为了你放弃了我们所有人,裴伊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就算老大想护着你,也要问问我们其他兄弟同不同意。”

    裴伊月抬起手臂架在车窗上,笑了笑说:“我听不懂你的话,我是谁,我是裴伊月啊,我还是白洛庭的妻子,白洛言的弟妹,这些你们不是都知道吗?”

    砰的,刑天柯两手在她车顶上一拍,她俯身,阴鸷凑近。

    “没错,你是裴伊月,你是白二少的妻子,你也是我们老大的弟妹,但同时,你也是我们第一小组成立的目标,是我们追查的对象,是我一定要缉拿的人贩,黛!”

    粉红的唇瓣张扬到极致,好看的眉眼轻轻勾勒,裴伊月一瞬不瞬的看着满脸怒气的刑天柯,脸上没有一丝慌乱。

    “哦?如果你有证据就抓我好了,如果没有,就请你让开,我要回家了,我老公还在等我。”

    “我一定会找到证据的。”

    她没有否认,这一点出乎刑天柯的意料之外,她明知道她没有任何证据,就算她否认,她也拿她没有一点办法。

    可是她不但没又否认,还让她来抓她,这样难道不是间接承认了她是黛吗?

    她不是这么笨的人,她到底想干什么?

    这一刻,刑天柯格外的看不懂她。

    “想抓我就多拿出点精力来,如果实在跟不住我,跟白洛庭也是一样的,正所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个道理我相信你懂的。”

    车子重新启动,刑天柯没有再拦她。

    裴伊月再次看了她一眼,说:“跟紧了,说不定很快就会有事发生。”

    车绝尘而去,刑天柯不由得缩了缩眸子。

    她到底是什么意思?

    真的是豁出去了吗?

    远去的车里,裴伊月扬起的嘴角渐渐落下。

    她的身份已经不再是隐藏的秘密,这么久以来,她早就该暴露了,现在就当利用她的身份给白洛庭换一份保障吧。

    利用第一小组的人去保护他,总比她一个人要来的安全。

    ——

    裴伊月一声不响的走了,这回连安希颜都不知道她去了哪。

    已经两个小时了,自从上次她遍体鳞伤的回来,白洛庭真的没办法再坐在这安安心心的等。

    交警大队,所有的路况全部被调出。

    “找到了。”

    安希颜伸手指着一个路况镜头,“这,她刚从这过去,这是那条路?回你们家的吗?”

    白洛庭看了一眼,正准备走,突然接到傅里的电话。

    “二少,车场被人炸了,里面的人全都死了。”

    “什么?”

    白洛庭的惊讶不是因为他们都死了,而是他知道杀了他们的人是裴伊月。

    他其实早就找到他们落脚的地方了,他之所以没有动作,是想顺藤摸瓜,看看到底是谁在针对他,也想知道是谁收买了白立成。

    现在好了,这丫头一个生气把人全都弄死了,居然连车场都给炸了,这才不到两个小时,看来她早就背着他在查了。

    傅里又在电话里说了什么,白洛庭已经全然没心情在听。

    挂断电话,安希颜看着她问:“是有小乖的消息了吗?”

    “她应该回家了,我现在回去看看,有消息通知你。”

    ——

    唐苑。

    白洛庭进门的时候,裴伊月刚到家,衣服没来得及换,两人就这样面对面的撞了个正着。

    裴伊月看着他,插在口袋里的手不由得捏了一下银魂。

    白洛庭愕然的看着她的这身衣服,从头到脚都是黑色的,他不能否认她的这身打扮足以让人眼前一亮,但是他却不喜欢。

    “去把衣服换掉。”

    裴伊月没说话,默默转身走回房间。

    若是平时,白洛庭一定会跟进去亲自帮她换,可是现在他顾忌着她身上的伤,她每次换衣服的时候他都会自动回避。

    他们两个之间相互看破不说破的事情已经太多了,他们似乎都已经习惯了这种相处模式。

    裴伊月换了一身素净的衣服从房间里走出来,就见白洛庭站在窗边,手里夹着一根点燃的烟。

    他好像很少时候会抽烟,但凡抽烟的时候似乎都是心情不好。

    听到了脚步声,白洛庭转过身,在烟灰缸里捻掉手里的烟头。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