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370 他不在乎背叛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370 他不在乎背叛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白洛庭从国外回来后,那时的白洛莹也步入了青春期,青春萌动的爱恋,她慢慢转移到了自己的哥哥身上,也因为她早就知道他并不是她的哥哥,所以她才会毫无顾忌。

    最开始白洛庭对她不错,后来她却无意间从他的房间里找到关于寻找裴伊月的资料,那一刻起,白洛莹就经常去翻他的东西。

    白洛庭知道自己不是白家的孩子,一直都报着感恩的心态,也对白家人很和善和容忍,然而当他发现白洛莹擅自触动他的底线的时候,他第一次怒了。

    后来他慢慢的发现,陈珏琴对白洛莹的纵容太不寻常,白洛莹对他也不再是兄妹之间的感情。

    这一家人给他的压力很大,比他的身世还要沉重,他搬出了别墅,他不想让自己再看出更多事实,他不想因为这些事而去讨厌白家的人。

    也许从很久以前,裴伊月就已经知道了白洛庭是什么人。

    只不过她当时太小,只知道自己打扰他是错的,却没有听懂当时那些话的意思。

    那一次,跟白晋鹏谈话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华夏王。……

    白立成的确为了救曹珍出来出卖了白洛庭,这一点,他没什么好解释的。

    “出卖了小庭这件事,我也是迫不得已。小莹已经不在了,曹珍这么多年没有亲近过自己的孩子,如今却告诉她这样的消息,如果她还继续在监狱里待着,这要她怎么承受?”

    白立成说这些话的时候,几乎一点都没有考虑到陈珏琴的感受。

    陈珏琴坐在一旁,神色淡淡,白洛言忧心的看向她,而她却丝毫没有反应。

    “妈……”

    “离婚吧。”

    闻言,白洛言一怔,就连白立成都有些不可思议。

    “这么多年了,你的眼里从来都只有曹珍一个人,我心甘情愿的做你的垫脚石,如今你却做出为了她而出卖小庭的事,小庭不是我生的,但他也是我的孩子,你可以放手不管家里的一切,你可以在外面包养你的小三,但是我不能容忍你伤害我的孩子,所以,离婚吧,跟你的曹珍在一起,从今往后,我跟你不再有任何关系。”

    同时陈珏琴要说的也是,从今往后,她们陈家跟他白立成,也再无关系。

    有那么一瞬,白立成的心里出现一丝担忧,然而在担忧过后他又想开了。

    摆脱陈珏琴自然就没了陈家的帮衬,可是那又如何,他已经找到更大的靠山了不是吗?

    一阵车声,老爷子顺着窗户朝外看了一眼,这一眼,他神色微凝。

    过了一会,白洛庭从外面走了进来。

    “今天人还真是齐,难得。”白洛庭的声音与往常无异,浅淡中透着慵懒随意。

    然而当白立成看到他的那一瞬,脸上横出一丝难堪。

    他的拿些理由能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但是面对白洛庭,他多少还是心虚的。

    “在聊什么呢?”

    白洛庭看他们都不说话了,走过来,一一看过每个人。

    他坐在老爷子对面,腿一叠。

    他的样子看上去跟平时没什么区别,但是周身的那股凌驾于人前的气势,却是不容忽视。

    看了一眼紧着眉心的白洛言,白洛庭狐疑的轻笑,“大哥这是怎么了?”

    这话是看着陈珏琴问的,陈珏琴虽说对裴伊月做过不好的事,但是面对白洛庭,她还是将他视为自己疼爱的儿子。

    她笑了笑,“没什么,就是在说我跟白立成离婚的事。”

    陈珏琴很会审时度势,这一刻,她没有再说“你爸”,而是改成了“白立成”。

    白洛庭没有纠正她的说法,轻轻点了下头。

    “早该离了。”

    “小庭,爸他不是……”白洛言想为白立成解释什么,毕竟他是他爸,可是白洛庭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白洛庭开口打断他的话,神色冷冷淡淡,“无所谓。”

    他的态度很明显了。

    他不在乎背叛,他知道往后的日子里,这样的事免不了频频出现,现在不过是让他提前尝了尝滋味而已。

    站在那样的高度,他不可能用上帝的视角去观看每一个人,也不可能会觉得每个人的心都是无私善良的,即便这个人当了他二十八年的父亲。

    他看向白立成,“这件事原本也瞒不了多久了,你说与不说对我没什么影响,只是我想知道你把这件事告诉了谁,这两天我身边不太平,不知道跟这个人有没有关系。”

    闻言,白立成隐隐的皱了下眉。

    他不会说了。

    在第一时间,白洛庭就看出了他的态度。

    他问这句话本来也没抱有太大的期望,只不过他没想到,人心竟可以一朝变得这么彻底。

    他答应了裴伊月不会让自己有事,他也不会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白立成身上,他笑了一下,没说话。

    见此,老爷子再次忍不住怒道:“你真是我们白家的耻辱。”

    白洛庭看着老爷子笑了笑说:“都多大岁数的人了,别动不动就生气,往后我不在了,您要是还是这个脾气,还不得把自己憋坏了?”

    虽然每个人都知道白洛庭留在白家的时间不会太久了,但是听他亲口说出来,老爷子心里还是不大好受。

    “臭小子,就你会说话,你不在,往后就没人气我,说不定我还能多活几年呢!”

    老爷子瞪着他,说出的话却是酸酸的。

    白洛庭乖张的扯了扯嘴角,“您都这么说了,看来我走的时候您也不会舍不得了。”

    “啧!”

    越说他越来劲,老爷子气不打一处来,扬起巴掌在他身上抽了一下。

    白洛庭捂着胳膊呲了呲牙,这一巴掌还真是疼。

    “好了,不气你了,小月找了一家餐厅要我来请您一起去,”说着白洛庭转头看向白洛言,“大哥也一起去吧。”

    白洛庭只叫了老爷子和白洛言,因为他知道白立成就算叫他他也不会去,至于陈珏琴,他倒是真的不想让她跟裴伊月见面。

    看了一眼陈珏琴,她笑了一下说:“你们去吧,我约了人。”

    尴尬吗?

    一家人眼看着就分崩离析了,当然尴尬。

    但是这种尴尬他们早就熟悉了,往后在想经历,恐怕也难了。

    ——

    酒店,裴俊海和安希颜也在,关于裴伊月的身世,她觉得也是时候公之于众了。

    不管怎样,白洛庭毕竟是在白家长大,不管是老爷子还是白洛言,都是他最信任的人。

    裴俊海是裴伊月父亲这件事让老爷子吃惊,而她还有个哥哥这件事更是让老爷子惊讶。

    双胞胎?

    老爷子上下打量着安希颜。

    “爷爷,我们决定不走了。”裴伊月说。

    闻言,老爷子愣了一下,而后看了白洛庭一眼,“为什么?”

    上次他说了那么多都没有让他改变注意,这才几天的功夫,居然就说不走了?

    白洛庭看了一眼善变的裴伊月,笑了笑说:“没有为什么,丫头又不想走了,所以我们就不走了。”

    老爷子点了点头,喃哝道:“不走好,的确不应该走。”

    再次看了一眼安希颜,老爷子似乎还是有点怀疑,他怎么就没听说过裴家还有这么一个小子呢!

    毕竟是第一次见,而且老爷子的眼神实在不容忽视,安希颜被他看的挺无语的。

    他不喜欢白家人这一点到现在都没有变,要不是裴伊月说一定要来,他又不放心她一个人,他才不会来。

    他低头小声嘟囔道:“我长得帅也用不着这么盯着我看吧,皮都被他看掉了一层。”

    安希颜嘟囔的声音不大,只有坐的他最近的裴伊月听的清楚,裴俊海只是知道他唠叨了些什么,并没有听清内容。

    裴伊月手肘一抬,撞了他一下,安希颜再次嘟囔了几句。

    两人在桌下面捅捅咕咕的,餐布不小心被扯到了地上,裴伊月瞪了他一眼,身子低了下去……

    嘀嘀嘀……

    微妙的声音带着一丝熟悉,裴伊月敏感的神经一紧,朝着桌子下面看了一眼。

    18……17……16……

    “快走。”

    突然的一声从桌子下面传来。

    裴伊月猛地站起,“快走,有炸弹,快!”

    说话间,所有人都站起,就连包厢里的服务员都跟着往外跑。

    白洛庭一把拉住裴伊月,白洛言护着白老爷子,安希颜就算心里再有隔阂这会儿也不会丢下裴俊海。

    砰……

    包厢的桌子被炸的粉碎,裴伊月和白洛庭最后一个出门,桌子的残渣炸飞,降落,掉的裴伊月满身都是。

    裴伊月将白洛庭扑倒,残碎的渣子掉了她一身。

    白洛庭蹭的起身,看着护在自己身上的人,他顿时恼了。

    “裴伊月,你是不是疯了!”

    那一刻她的力气居然大到让白洛庭无法反抗,他原本是想把她护在怀里,可是却不及她的动作快。

    裴伊月心里一直默数着炸弹的倒计时,她时间拿捏的很准,当然会比白洛庭快上一步。

    裴伊月坐在地上,回头看了一眼包厢里的残渣。

    她隐隐皱了下眉。

    炸弹只炸成这样,显然没有多大威力,不想殃及其他人,或者说,不想殃及的人是她。

    漆黑的眸紧紧一缩,她沉浸在自己的思绪当中,仿佛没有听到白洛庭的话。

    裴俊海和老爷子以为她吓傻了,赶紧过来扶她,“丫头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

    谁能想到在这种时候她不是被保护的那个,反而是她来保护白洛庭?

    老爷子忧心忡忡,却又有些不可思议。

    裴伊月沉寂许久,面色微凉。

    蓦地,她站起,推开所有人,抬腿就走。

    “你去哪?”白洛庭蹙眉叫道。

    无声无息中,人已走远。

    白洛庭看了安希颜一眼,安希颜很懂眼色的拿出手机,打开定位,结果……

    安希颜朝包厢里看了一眼,空色的手机壳炸的还剩下一些痕迹,这不过这手机怕是报废了。

    ——

    临水公寓。

    蒙小妖正躺在沙发上养伤,突然看到外面一辆陌生的黑色车开了进来。

    她弹坐而器,以为又是什么不速之客,然而却看到裴伊月从车里走了出来。

    这个时间,她怎么来了?

    蒙小妖愣了愣。

    开门声响起,蒙小妖身上疼的离开,索性没有起身。

    “你怎么来了?就你一个人?”

    “嗯。上次让你查的人查到了没,我去换个衣服,把位置找给我。”

    裴伊月一脸的冷肃看的蒙小妖心里咯噔一下。

    房间的门没有关,但蒙小妖却知道她说的换件衣服是什么意思。

    她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吗?

    她最终还是要以黛的身份现身了?

    “你一个人去吗?要不要叫青雷社的人帮你?”她现在的样子怕是帮不上什么忙了,起来上个厕所都浑身疼,跟她打架恐怕也只能拖后腿。

    “不需要,我要你的微型炸弹。”

    隔着这么远的距离蒙小妖似乎都能感觉到一阵阴寒。

    她动手从来都不用这么明目张胆的东西,她现在居然跟她要微型炸弹?

    天啊撸!

    这是哪个倒霉鬼啊!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