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369 老公不给撩了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369 老公不给撩了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请老大复职,你不答应我就每天都来,直到你跟我回去为止。 ..”

    “随你便。”

    这已经是这几天来,白洛言第无数次甩下她自己一个人走了。

    刑天柯默默的在楼下站着,一站就是几个小时。

    老爷子每天回来都能看到刑天柯,刚开始他还会劝上两句,可是这时间久了,他也知道他的话根本就不管用。

    楼上,老爷子敲了敲白洛言的房门。

    “爷爷,您找我有事?”

    老爷子没进屋,只是朝着楼下看了一眼,“这姑娘,该不会是喜欢你吧,她怎么每天都来?”

    这老爷子说话还真是会找重点,白洛言噎了一下。

    “爷爷您能不能不要乱说,我跟她不是那种关系,她的事您就别管了。”

    “怎么能不管,她站在客厅中间,来来往往的都能瞧见,让一个姑娘每天追到家里,我以前怎么就没发现你有着能耐呢!”

    这话是夸他吗?

    白洛言怎么觉得其中有嘲笑的成分?

    “爷爷有空还是管管小庭吧,您要是再操心我的事,我今天就搬回别墅去。”

    这小子还是头一次在白晋鹏面前表现的这么强硬。

    老爷子见说不动他,转身下楼,看着刑天柯笔直的站在那,他无奈的摇了摇头。

    “丫头,过来坐吧,别在那站着了,他又看不见。”

    刑天柯朝楼上看了一眼,没有看到白洛言,免不了有些失望,“谢谢老首长,我不坐了,还是站着吧。”

    “你们这些年轻人啊,一个比一个犟,让你回去你不听,让你坐下你也不听。”老爷子自言自语,停在刑天柯耳朵里多多少少变成了一种埋怨。

    如果当初不是她不听命令擅自做主,他们的第一小组也不会这么解散。

    想了想,她转身朝着老爷子走了过去。

    “对不起老首长,我在这是不是给您添麻烦了?”

    老爷子看了她一眼,“不麻烦,但是你能不能跟我说说,你每天站在这是为了什么?言小子自从担了这个职务,之后就很少回家也很少休息,说实在话,我挺想让他在家呆上一段时间的,最好能抽空相个亲,把婚事也定一定。”

    闻言,刑天柯隐隐的动了一下眉心。

    相亲。

    他怎么可能去相亲呢?

    他心里,明明就有一个人的存在。

    “老大离队是我的错,我想请他回去,即便不是第一小组,我也不想让他就这样离开。”

    “不要高估你自己,我离开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白洛言的声音突然从天而降,刑天柯回头,就见他从楼上走了下来。

    老爷子刚才上楼没捞到好处,白洛言就知道他不会死心,果然,他又在这说些有的没的。

    刑天柯笔直的站在那,看着白洛言走过来,她却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白洛言看了她一眼说:“你回去吧,我不会再带你,即便我真的复职,你也不可能再是我手底下的兵。”

    不是白洛言绝情,而是打从他决定帮裴伊月隐瞒一切的那一刻开始,他就不允许任何人成为她的危险。

    刑天柯跟了他这么多年,他的确没有想到她会为违抗他的一天。

    可是事情发生了,即便这次侥幸,他绝不会再让这样的事发生第二次。

    刑天柯垂在裤线上的手一点一点握起。

    她知道是因为自己上一次的举动才会让他如此冷漠,她也知道,白洛言的离开不只是对她失望,更多的是想保护他心里的那个人。

    “老大真的只是因为我的举动而离队吗?还是说,你心里根本就肯定了……”

    “闭嘴。”白洛言冷声打断刑天柯的话。

    他带兵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对谁用过这么冷的眼神,即便他是校场上的魔鬼训练官,但他的眼神永远都是暖的。

    可是现在,这哪里还是那个她熟悉的老大。

    刑天柯也不是属于性子娇柔的那种人,面对强硬,她只会更加强硬,“我不会进你给我安排的部队,我会召集以前的兄弟重新启动第一小组,老大如果不回来,我就自己看着办,抓错了人,别怪我。”

    刑天柯想了很久,她肯定这是唯一能逼他回来的办法,她之前以为除了这个办法她还能用其他方式把他求回来,可结果……她还是要威胁他。

    “刑天柯!”闻言,白洛言怒喝。

    老爷子还在这呢,瞧着这俩人脸红脖子粗的,实在是看不过去了。

    “行了行了,别在这大吵大闹的,人家丫头想请你回去,你就别端着了,该回去就回去,要是不想回去也别耽误人家,那第一小组又不是没了你不行。”

    老爷子哪里知道其中的那些事,他这云淡风轻的话,让白洛言眉心拧的更紧。

    刑天柯一瞬不瞬的看着他的反应,“老大自己考虑吧,我今天就回京都,把兄弟们全都带出来。”

    刑天柯转身要走,她两手紧紧握拳,这已经是她最后的杀手锏了,为什么他还是没有反应?

    “好。”

    白洛言开口,刑天柯以为事情有了转机。

    她回头,撞见的却是白洛言那双冷到不能再冷的眸子。

    “第一小组老大的这个位子我让给你,从今天开始,你跟我没有任何关系,还有,我提醒你,小心点,说不定哪天我们会再见!”

    刑天柯呼吸一凝,耳边只剩下他说的那句“你跟我没有任何关系”。

    她最终,还是用错了方法吗?

    看着他绝情的眼神,她不懂,为什么裴伊月出现之后,她做什么都是错的。

    ——

    早上白洛庭出门时裴伊月还没醒,回来却见她站在路边等他。

    这种感觉似乎很熟悉,就好像回到了十几年前……

    阳光从她的脸上拂过,一阵暖暖的笑意划过他的心头。,裴伊月看到白洛庭,笑脸一扬,大步走了过去。

    “你去哪了,都不跟我说一声,我等你好半天了。”

    一声轰鸣由远至近,声音几乎淹没了白洛庭的话,裴伊月下意识的看了一眼。

    一辆飞速开来的车,直直的朝着白洛庭撞了过去,裴伊月一惊,顾不得任何事,直接朝着面前的人扑了过去。

    白洛庭倒是没有被那辆车吓到,但是裴伊月的举动却实实在在的吓到他了。

    他一把搂住扑过来的人,身子一侧,那辆车的车身从他的衣角划过,停都没停就开走了。

    白洛庭蹙眉看了一眼远去的车,随后就感觉被他搂在怀里的人猛地挣开他的手,转身就要去追。

    “好了,都走远了。”

    白洛庭拉住她,尽管他看出她脸上怒气连连,但他却不想让她因为这样的事再出什么危险。

    裴伊月满目怒视,就连呼吸都变的冰冷,她再次甩开白洛庭的手,却又一次被他拉住搂进怀里。

    “好了,没事了,我们回家。”

    白洛庭的怀抱的确可以缓解她任何的凌厉与怒火,但是她不甘心。

    她仰起头,眉心微蹙。

    “这都已经是第二次了。”她气急败坏的吼道。

    如果不解决,她真的不知道接下来还会有多少次。

    白洛庭摸了摸她的头,“我不是好好的吗,乖,咱们回家。”

    一边走,裴伊月再次看了一眼刚刚那辆车离开的方向。

    她敢肯定,这人一定是k派来的,这是她叫嚣的后果,她知道自己必须承受,但是,她想保护的人她就不相信她真的保护不了!

    回到唐苑,裴伊月的情绪一直很不好,或者说,她已经把她的心情写在脸上了。

    她一句话不说,坐在一旁拿着手机飞快的按着。

    白洛庭瞄了一眼,轻轻叹了口气。

    他走过去,拿掉她的手机,她没有看她发信息的内容是什么,直接将手机扣放在桌面上。

    他伸手一捞,将那气愤的人抱在了自己的腿上。

    “干嘛这么看着我?”裴伊月乖乖的坐在他的腿上,目光却如火如荼。

    明明是她自己的眼神比较奇怪,她却反问起他来了,白洛庭被她逗笑。

    “我自己的媳妇儿还不能看了?”

    裴伊月没心情跟他闹,挣扎着要起身,顺便伸手去拿自己的手机。

    白洛庭拉过她的手,按住她的身子,将她固住,“宝贝儿,我有件事想跟你说。”

    “你说。”

    白洛庭是打算跟她说出一切,但是他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更不知道她会不会接受。

    犹豫半晌,他试探的开口:“如果我跟你说,像刚刚那样的事往后会经常发生,你会害怕吗?”

    白洛庭知道她不怕,但是他却怕她会觉得厌恶。

    裴伊月轻轻折了下眉尾,“我讨厌麻烦。”

    这话不是正面回答,白洛庭也不敢去深究她话里的意思。

    “上次我跟你说,如果我不是我,其实我是……”

    覆上的唇堵住了白洛庭口中的话,那微微合起的羽睫在他眼前闪动,勾着他的心,却也让他心疼。

    他搂住怀里的人一个转身,将她放倒在沙发上。

    这些天,他顾忌着她身上的伤,一直都不敢动她,现在她倒好,主动来撩拨他。

    “你在玩火。”他警告道。

    裴伊月扬起嘴角,娇柔一笑,“自己家老公还不给撩了?”

    白洛庭微微一怔。

    这丫头当真是跟安希颜学坏了,这话现在都能说得出口了。

    他低头在她的唇上狠狠碾压,手覆在她的腰上,却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他不知道她的伤怎么样了,虽然她一直都装作没事,但是他已经几次看到她自己偷偷换药了。

    放开她的唇,他用极近的距离凝着她那双漆黑含羞的眼。

    “我不会让自己有事,我也不会让你有事,相信我。”

    以前白洛庭似乎也说过让她相信他这种话,然而却都被她无视了。

    当时她真的只把他当做一个无所事事的二世主,现在想想,他好像早就提醒过她他的能力。

    裴伊月轻轻点了点头,“嗯,我相信你,可是你也要答应我,这件事你不能掉以轻心,这已经是第二次了。”

    她相信白洛庭,但是他更了解k的手段。

    小喽啰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人如果接二连三的出现,万一哪一次得手,他们就是措不及防。

    ——

    大院。

    砰地一声,老爷子一拍桌面,拔地而起。

    “你简直是疯了,好歹庭小子叫了你这么多年爸,你居然为了那个女人连儿子都出卖,你还是不是人?”

    白洛庭的身份,白家上上下下全都知道。

    当年不知道这件事的人就只有白洛庭自己和白洛莹两个人。

    白洛庭二十岁的时候白晋鹏才把这件事告诉他,一向沉稳的他,在得知这件事之后慢慢的改变了性格。

    直到他从国外留学回来,整个人彻底的变了,同时他也接受了自己的身份。

    白洛莹当时还小,偷听到这番话时并没有什么想法,随着年纪的增长,之后白立成带着她偷偷去见过曹珍,告诉她,她才是她的妈妈。

    那一刻起,她感觉自己的整个人生都起了变化。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