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368 华夏王的儿子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368 华夏王的儿子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裴伊月走到蒙小妖面前把她扶了起来,回手,倏然掏出腰间的银魂,直对向k。 ..

    “我不会再让你动我身边的人。”

    k淡淡一叹,垂了垂眸子,却一点都没有害怕或闪躲的迹象。

    “你这是在干什么?想杀我?”

    裴伊月咬着牙,拿着银魂的手青筋毕露,“你又何尝不想杀我?你让我去袭击华夏王,却又派来齐心暗算我,你怎么不叫她杀了我?你杀了我的孩子,却把我留下,你难道就没想过有今天吗?”

    话落的一瞬,紧接着砰的一声。

    蒙小妖傻眼了。

    她没想到她真的会对k开枪。

    虽然这一枪她故意打偏,但是k的手臂却被子弹打出了一道口子,衣袖翻开,隐隐的透着血迹。

    k在听到她的话的那一瞬是惊讶的。

    她说……她的孩子?

    轻捻的手指不由得缩紧,不知道是因为她的冲动,还是因为她的话,k的心里居然是那么的不爽。

    手臂上的伤就像是打在了别人的身上,他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他起身上前,胸口直对银魂的枪口。

    他抬起手,挪了挪枪口的位子说:“我教过你,杀人并不是打手臂就会死的,想杀我,朝这开枪。”

    裴伊月捏紧了银魂,用力的程度仿佛下一秒就能捏碎了手里的钢枪。

    “怎么,不敢了?”k扬眉,话里透着不可忽视的挑衅,“你可是黛,五岁就能从一百个孩子当中脱颖而出,杀人对你来说是家常便饭。”

    蒙小妖被她搀扶着,明显的感觉到她在因为k的话而发抖。

    她了解她的气愤,但却没有能力帮她,这一刻,蒙小妖真的很恨自己的无能。

    k再次上前一步,这回,裴伊月却没有抵抗住他的威严,朝后退了一步,拿着银魂的手也逐渐发抖。

    “想知道我为什么要你杀了白洛庭吗?”

    闻言,裴伊月心头一紧,突然有些害怕听到他的理由。

    k的目光淡淡,没有恼怒,也没有任何不悦,即便她朝他开了一枪,他还是可以对她足够容忍。

    “你从没有违背过我的话,现在你却为了一个不应该的人而违抗我的命令,你不愿意杀他,是因为你爱上他了,可是你知不知道,他对你来说,根本不是那个值得爱的人。”

    见裴伊月的逐渐流露出慌乱的神色,k若有似无的勾了一下嘴角。

    他继续道:“为了秉承华夏王室的宗旨,也为了下一任华夏王不会遭受迫害可以顺利长大,华夏王把自己的儿子寄养在外多年,一个从没在人前露过面的伯爵大人,黛,你确定你爱上他了?”

    终于,在这句话之后,裴伊月一个不稳,向后踉跄了一大步。

    惊愕的程度仿佛连她的心都停止了跳动。

    华夏王的儿子……

    伯爵……

    这,怎么可能?

    她的反应让k很满意,他嘴角的笑意逐渐放大,大到肉眼看得见的地步。

    他的脚下踩上了死掉那个人的血,可是他却不在乎,仍是一步一步的走近她。

    “知道你们之间的差异是什么吗?他是高高在上的王子,而你,是一个被通缉的杀手,虽然你们结婚了,但只要他继承了伯爵的位子,你们的之间存在的就只剩下一张废纸,他有他高贵的婚约在身,但这个人,绝对不是你。”

    “妞!”

    蒙小妖一把扶住险些跌倒的裴伊月,她忍着身体上的疼痛,却能感觉到她在一点点的崩溃。

    “k,你别说了,求你别说了。”

    k的眼里除了裴伊月容不下任何人,蒙小妖的哀求在他耳边拂过,却没有被他理会。

    他一把抓住裴伊月的手,把她拽到自己面前,两人的距离近到暧昧,然而也因为这样的距离,k笑的更甚。

    “后悔了吗?现在可以回来了吗?”

    裴伊月一动不动的站在他面前,微垂的眸带着淡淡的涣散。

    “我不相信。”

    “不信?”k轻声一笑,“还记得我之前让你找的人吗?我跟你说过,s国跟华夏之间关系微妙,你难道就没有想过其中的微妙到底微妙在哪?”

    闻言,裴伊月眉心微微一颤,她有些没有听懂他的话。

    k俯首,凑近她的耳边。

    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竟是这么喜欢她身上的味道。

    蓦地,裴伊月往后一挣,躲开他暧昧的姿势,漆黑的眸怒目而视。

    k松开她的手,转过身,踱着轻缓的步伐,一字一顿的说:“月华夫人的女儿,只要找到了她,不管白洛庭愿不愿意,他的身边都不会再有你的位置。”

    “……”

    这一回,愣怔的不只是裴伊月,就连蒙小妖都傻眼了。

    蒙小妖慢慢的看向裴伊月,月华夫人的女儿,那不就是她吗?

    一声失笑,听起来像是松了一口气。

    闻声,k倏然回头,带着诧异的目光看向裴伊月。

    她在笑?

    他宁启眉,“你笑什么?”

    裴伊月敛了敛嘴边的笑意,手里的银魂重新放回腰间。

    “没什么,就是觉得有点好笑。我现在总算知道白洛庭的姑姑为什么几次三番的说我配不上他,的确,以我现在的身份的确配不上那么高贵的他。”

    “你想得通就最好。”

    她真的想通了吗?

    k看着她,不管怎么看都觉得她刚刚的笑不太对劲。

    裴伊月轻轻点了点头,“我想通了,我不会杀他,至于你说的那个……月华夫人的女儿,不是还没找到吗,等什么时候找到了,你再来用她威胁我也不迟,不过从现在开始,我不会再让你动我身边任何一个人,我会守着白洛庭,直到他继承伯爵的位子,如果你只会派像今天这种小喽啰,那看来你要多准备一些了。”

    ——

    “什么?不走了?”电话里,安希颜惊叫,“你这丫头,能不能别说风就是雨的,说走的是你,现在说不走的又是你,才过了一天,到底又发生什么事了?”

    “没发生什么事,就是突然不想走了。”

    白洛庭的身份既然是秘密,她又怎么能轻易拆穿,她更不能让他为了她放弃本该属于他的一切。

    她虽然不了解内情,但是k说的话,她相信是真的。

    他从来不屑跟谁解释什么,在那种时候他说出这些,只能说明他拿出了他的杀手锏想要逼她离开白洛庭。

    可是,她却只能送他事与愿违四个字。……

    回到唐苑,裴伊月说他们不走了的时候,白洛庭的反应几乎跟安希颜一模一样。

    可是不管他怎么问,她就是什么都不肯说,唯一说的就三个字“不走了”。

    以前她不知道白洛庭的身份,以为他只有离开这才是最安全的,但是现在她发现她错了。

    也许离开会换来更加安定的生活,也许离开他们才可以真正的摆脱这一切,白洛庭甘愿为了她放弃这里的所有说跟她离开,裴伊月已经觉得足够了。

    她的爱是值得的,爱上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他,让她觉得,她人生当中的幸运应该都聚集在这了。

    她的决定太突然,又不肯说留下的原因,白洛庭心里不安,甚至害怕她是不是又想做什么。

    饭桌上,裴伊月吃的很香,白洛庭有一口没一口的往嘴里送饭,看着她,心里免不了担忧。

    “之前不是都跟月华夫人说好了吗,现在突然不走了,她那边你怎么交代?”

    裴伊月嘴里塞得鼓鼓的,她朝着他笑了笑说:“安希颜会处理的。”

    白洛庭无奈的叹了口气。

    的确,安希颜的确会处理。

    只要是她说出来,安希颜这家伙每句都听。

    也不知道他这个哥是怎么当的,被这丫头使唤来使唤去还每天乐呵呵的。

    ——

    酒店里,安希颜接到施月华的电话。

    “小月为什么又不走了,不是都说好了吗,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裴伊月的决定给所有人都带来了疑惑,安希颜虽然好奇她为什么突然改变主意,但是不跟施月华回去他是求之不得。

    他毫不吝啬的对施月华笑了笑说:“我怎么知道她为什么不走了,可能是想通了呗,您身份这么尊贵,她可能也觉得自己高攀了,毕竟这丫头还没糊涂到那个份上,自己琢磨两天也就寻思明白了。”

    安希颜这话是故意气她,施月华不是听不出来。

    那天他们明明已经都说好了,她并不觉得裴伊月会反悔,如果她当时有一丁点疑虑的话,都不会再裴俊海面前说她要离开的事。

    “小颜,你老实跟我说,小月是不是有什么事,她突然说要跟我回去,现在又说不回去了,这才短短几天,我不相信她会有这么大的变化,我知道你比任何人都疼她,但如果她真的有什么事你解决不了,一定要跟我说。”

    安希颜嘴边的笑意逐渐的淡了下去。

    他虽然不知道裴伊月为什么该注意,但他却知道她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

    他不喜欢甚至不想接受施月华,可如果她真的是为了什么不能说的理由而留在这,恐怕到最后真的要施月华亲自出面才行了。

    “如果她从小在你身边长大,就不会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你知道我最恨你的事是什么吗,那就是你让她吃的苦,你这辈子不管做的再多都弥补不了她所承受的一切。你既然没有办法保护自己的孩子,当初又为什么要生下我们,生下我们再丢掉,难道这就能满足你做母亲的愿望了吗?”

    电话被安希颜挂断,这还是他第一次跟她说这些话。

    他曾经问过同样的问题,他问,为什么当初要生下他们。

    他想,如果是因为母爱,他也许就已经妥协的接受她了,可是施月华却说,她想过打掉,但是医生跟她说,她的身体有问题,如果打掉孩子,恐怕这辈子都无法再生育。

    多么可笑的理由。

    多么荒谬的说法。

    原来他们的存在只不过是为了满足她做母亲的想法。

    他知道施月华是不想骗他,她想让他知道她的真诚,可是这样的话在他听来,真的不如一句谎话。

    他之所以没有跟裴伊月说这些,是因为他知道那丫头心里对亲人的渴望。

    他不想让她跟自己一样去恨,这样的恨,他一个人承受就够了,他的妹妹已经很可怜了,他只想在以后的日子尽他所能的让她去幸福,而不是去恨。

    ——

    白洛言解散了第一小组,老鬼他们全都听从分配去了别的地方,唯有刑天柯哪都不去,跟他一起回了北城。

    大院的人几乎都知道她是白洛言的手下,即便白洛言现在已经不再负担任何职务,但仅凭他是白晋鹏的孙子,在大院也依旧吃得开。

    更何况没人知道他是暂时休息,还是永久不再吃这碗饭。

    “你又来干什么?”

    白洛言回来这么多天,刑天柯每天都来,这句话已经是每天必备的了。

    刑天柯不在乎他的冷淡,也不介意他说话的时候看都不看她,她现在只想让他回去,即便不再是第一小组,她也不想看他就这样无所事事下去。

    ------题外话------

    今天看到读者宝宝说虐心,真的吗?我只是朝着不欢脱的方向去的,没想过虐啊……

    还有宝宝说人家的二爷不强大,可是人家还没有到牛逼哄哄的时候嘛,不过我倒是承认自己有个习惯,就是文写长了就会忽略男主,哈哈哈,总把他当配角。考虑一下把二爷扶正,正宫娘娘的位置还给他ヽ( ̄▽ ̄)?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