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响了一声,白洛庭回头,却见裴伊月直接挂断了电话。

    “谁的电话,为什么不接?”

    裴伊月抬头看着他笑了一下说:“不知道是谁的电话,响了一声自己挂断了,可能打错了。”

    自己挂断?

    他明明看到是她挂断的。

    白洛庭没去追问太多,看他离开,裴伊月直接关机,把手机丢在了一边。

    这次的事她虽然不甘心,但她知道,她的不甘只能到此为止,她做不了别的事,也没有能力去做。

    她现在只想安安稳稳的度过这十天,然后跟白洛庭一起离开。

    她已经失去了孩子,她不能在失去白洛庭,k想杀他,他是绝对不会轻易罢手的。

    她现在能做的只有带他离开这里,因为只有这样,他的手才不会伸的那么长,那么远……

    ——

    “你真的要走?你没跟我开玩笑吧?你要是走了那我怎么办,速怎么办?”

    电话里,蒙小妖急切的声音不绝于耳。

    裴伊月当然知道自己就这么走了很不负责,但是她也知道,k的目标是她和白洛庭,他之所以总是用他们要挟她,是因为他觉得她们是他的威胁。

    现在她走了,他不会为难他们的。

    “对不起,我想不到别的办法,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k对他下手,如果我们继续留在这,我怕我会跟失去我的孩子一样失去他,你放心好了,我走了他就不会再为难你们,一直以来你们都是被我拖累的,如果他真的对你们做什么的话,我一定会回来的。”

    电话里,蒙小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哽咽,“说什么傻话,你要是走了就永远别在回来,你回来干什么,等着被抓?我一直以为他对你多少留有一点情分,可是这次的事让我知道他根本就是无情的!我虽然舍不得你走,但我也不想再看你出事,你走了之后记得经常给我打电话,说不定我还会去看你呢,到时候你要是因为身份高贵就假装不认识我的话,我就跟你绝交。”

    离别的话无论怎么说都是酸涩的,裴伊月很少有这样的感受,当初裴雨菲离开,她也只当她是短暂的离开,然而现在蒙小妖的这番话,却让她感觉到了这次的分离会是很久,甚至永远。

    “我知道了,我会给你打电话的,如果你去看我,我一定去机场接你,带你好好玩。”

    笑声夹杂着哭声,裴伊月已经能想象到她现在的样子。

    蒙小妖吸了吸鼻子说:“那这几天我们就别见面了,安全第一,我这里已经不安全了。”

    “嗯。”

    “你离开的消息要不要跟速说一声?”

    裴伊月沉默了许久,“不了,等我走了之后你再跟他说吧,我怕他哭哭啼啼的。”

    “也是。”

    这通电话她们两个打了好久。

    也许她们都把这当成她们在同一个城市的最后一通电话了吧。

    ——

    大院。

    裴伊月没想到白洛言也会在这,不过也好,刚好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陈珏琴,她也免得再往白家跑一趟了。

    白洛言的伤跟裴伊月是同一天伤的,裴伊月既然能像没事人一样到处走,他自然也不在话下。

    只是当他看到她的那一刻,目光不由得在她身上搜寻。

    刑天柯找到的血迹虽然对比结果不符,但以她的能力,换掉一个血液样本应该不是太难的事。

    所以,她受伤了吗?

    看起来好像还是好好的。

    “听小庭说你们前几天去了马来西亚,那边好玩吗?”

    “嗯?”

    裴伊月还在寻思什么,突然听到白洛言的话,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什么马来西亚?

    白洛庭伸手在她肩头一拦,接过话说:“还行。”

    裴伊月愣怔的看着白洛庭。

    她什么时候去过马来西亚了?

    这件事裴伊月不知道,而且白洛庭也没打算让她知道,他转移话题说:“小月听说你受伤了,她不放心,想要来看看你,你的伤没事了吧?”

    白洛言穿着一身休闲装,看起来比往常随意了很多,他轻轻点了点头,目光始终若有似无的瞟在裴伊月的身上。

    “没事,已经好多了。”

    白洛庭点了点头,没做声。

    “没事就好,我们过几天就要走了,下次回来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大哥保重。”裴伊月随口道别的话令白晋鹏和白洛言诧异了一下。

    白洛言看向白洛庭,“走?走去哪?”

    裴伊月愣愣的看了白洛庭一眼,他不是已经说过了吗?

    “我们要去s国,短期内不打算回来,大哥不知道吗?”裴伊月的语气,听起来好像不知道的人是她。

    老爷子脸色一变,突然站起,“臭小子,你跟我上来,我有话跟你说。”

    气氛越来越不对,裴伊月茫然的看了白洛庭一眼。

    白洛庭摸了摸她的头,什么都没说,转身跟着老爷子上了楼。

    楼下就只剩下裴伊月和白洛言,裴伊月看着走到楼梯尽头的白洛庭,直到看不到他的人影才收回视线。

    “为什么突然要走?”白洛言问。

    裴伊月回过神,看着他,“白洛庭没跟你们说吗?他说跟你们说过了的。”

    白洛言隐隐蹙起眉心。

    他不是因为白洛庭没有说,而是因为,他都已经决定放弃了,她为什么还是要走?

    裴伊月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淡淡垂下眼睫,说:“大哥应该知道安希颜是我哥哥这件事了吧,我只是想跟他回去。”

    “可是他不是m国的人吗?你们为什么要去s国?”

    裴伊月稍稍顿了一下,“因为……因为他找到我们的生母了,她是s国的人,所以我们要去s国。”

    这话听起来倒是顺理成章,但白洛言紧蹙的眉心仍是没有得到缓解。

    “为什么这么突然?之前没有听你说过要走。”

    突然吗?

    跟他们两个的受伤相比,这件事应该算不上突然吧。

    “听白洛庭说,大哥解散了你的第一小组,这难道就不突然吗?”

    话音落下的那一瞬,两人陷入了一片寂静当中。

    半晌,白洛言再次开口,声音已经没有了之前的诧异与高昂,反而多了一抹低沉与失落。

    “跟你们要走的消息相比,我并不觉得我的决定突然,也许,我早就应该这么做了。”

    裴伊月轻声一笑,笑意浅浅。

    “大哥手下那些人都很好,我很喜欢他们,你突然解散了你的小组,他们应该都会不习惯吧,有些事并不是说放弃就能真的放弃,也许,他们还在等着你回去呢。”

    裴伊月试探的话白洛言又怎么会听不出来。

    他知道她不相信他会就这样放弃第一小组,可实际他真的放弃了,为了她放弃。

    “你一定要走吗?”

    白洛言的挽留一开口却变成了询问。

    他想留她,但是他却不知道要以什么身份,什么理由。

    “嗯,已经决定了,过几天就走。”……

    离开大院,裴伊月看着白洛庭问:“你爷爷跟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就是叮嘱了我几句,让我好好照顾你。”

    叮嘱几句要单独谈?

    叮嘱几句要谈那么久?

    她才不信呢!

    “爷爷是不是不想让你走?”她问。

    闻言,白洛庭笑了一下说:“他到没说不想让我走,他只说北城少了我太无聊了,怕是往后白家没那么多新闻可以上了。”

    裴伊月被他不着调的话逗笑,“那这么看来,你爷爷应该是巴不得你快点走。”

    不管怎么样都好,他们的离开已经是决定好的了。

    他不改变主意,裴伊月也不会改变主意。

    突然,砰的一声巨响,他们的车被人追尾。

    裴伊月身子一倾,转头就看到撞到他们的车从白洛庭那边追了上来。

    一把乌黑的枪头直对着白洛庭,裴伊月一惊,一把抓住方向盘,猛地一转。

    轮胎摩擦地面发出的声音刺耳,但却响不过那一声枪响。

    那辆车没有多留,也没有恋战,一枪放空,直接就开走了。

    车在白洛庭的控制下停住,他下意识的拉住裴伊月仔细的看了看,“你没事吧?”

    裴伊月顾不上回答,眼睛直盯着那辆开走的车。

    里面的人带着口罩和帽子,她并没有看清是谁,而那辆车也没有车牌,显然是有人预谋好的。

    “小月,你回答我,有没有受伤。”

    紧凝的眸慢慢敛回,她看着白洛庭摇了下头,“我没事。”

    白洛庭后怕的把她搂在怀里,他真的很害怕她会再次受伤。

    “我们回家。”

    “可是……”

    “没有可是,我们现在就回家。”

    裴伊月想说,可是刚刚那个人是谁还不知道,不处理了他,说不定还会有下次。

    可是,白洛庭的坚持让她没有办法抗拒。

    白洛庭重新启动了车子,裴伊月却拧着眉陷入了沉思。

    这是警告吗?

    因为她没有接他的电话,所以他叫人来警告她了是吗?

    插在口袋里的手逐渐捏紧了关机的手机。

    看来她临走之前,还是免不了跟他最后一次交涉了。

    ——

    临水公寓。

    蒙小妖趴在地上奄奄一息,她嘴角挂着血,脸上有着被打过的痕迹。

    沙发上,高跷的长腿仍是那么矜贵,冷淡的眸默默的晲着她。

    “依兰,要知道你的骨头再硬也硬不过枪和子弹,我没有让你出卖她,我只想让你告诉我,她到底想干什么。”

    “我,我不知道。”

    k这次带来的是两个蒙小妖从没见过的新人,下手还真是一点情面都不留。

    那两脚下来,她赶紧自己都快死了。

    “不知道是吗?那好,继续。”

    这声冰冷的命令下来,蒙小妖眼睛死死一闭,啪的一声,左脸一阵火辣。

    不知道是她耳鸣还是怎样,只听见一阵嘶嘶啦啦的声音,很熟悉,就像……电网被人打开。

    一道鬼魅般的身影倏然闪进,刚刚打过蒙小妖巴掌的男人,手臂直接被硬生生的掰断,乌黑的匕首在他喉上一划,她侧过身,扑通一声,死掉的人就这样砸在了蒙小妖的面前。

    血,源源不尽……

    血腥味逐渐蔓延……

    “你来了?”

    冷淡的声音仿佛没有看到死在他面前的人,k目不转睛的看着一脸怒色的裴伊月,久而不变的神色终于幻化出一抹浅淡的笑意。

    蒙小妖睁开眼,一怔,“妞?你怎么来了,你是不是疯了!”

    近乎癫狂的吼声,裴伊月充耳不闻,她手中的匕首滴着血,转身,看向另一个人。

    他们这些新人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但也没见过这样的场面。

    他还没看清她的脸,他的同伴就已经死在他面前了。

    他后退了几步,一脸惊骇。

    下一瞬,裴伊月停下脚步,手一甩,手里的匕首忽的一闪,直接插在了那人的脖子上。

    看着那睁大了眼睛的人慢慢的倒下,裴伊月开口道:“这把匕首是你当年送我的,如今我还你。”

    她的声音冷到让人心寒,即便对面坐着的人是k,他的心也不由的颤抖了一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  千金重生之名门影后  韩娱之我是安娜  跪下,我的霸气老公  一个电影人的诞生  侯府小姐的娱乐圈生涯  热辣新妻:总裁大人给点力!  娱乐怪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