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366 凑合一起过吧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366 凑合一起过吧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酒店走廊里,尴尬的一幕上演着,安希颜一一看过他们每一个人。

    这气氛,这场面……噗呲一声,安希颜没忍住。

    裴伊月头上冒出几条黑线,抬头,看傻子似的看着他。

    安希颜笑呵呵的说:“既然这么有缘,要不要一起叙叙旧?我们小乖盼着自己的老爸老妈可是盼了十来年,现在既然人齐了,要不要就当年的事你们在联络联络感情?”

    安希颜站着说话不腰疼,话里话外充满了讽刺,再加上他这调笑的语气,更是将尴尬的气氛推到了最高点。

    施月华脸色不是很好,但是跟她比,施景郴的脸色才叫一个差。

    裴俊海一时间没有理解安希颜话里的意思,他看了裴伊月一眼,就见裴伊月轻咳一声,退到了安希颜身边。

    “你们……”裴伊月尴尬的抓了抓下巴,“那个,给你们介绍一下,我爸,我妈。”

    “噗哈哈哈!”

    安希颜大笑,他伸手在裴伊月脑袋上搓了搓,“笨蛋,你这是给谁介绍呢?”

    裴伊月手肘一抬,朝他肚子就是一下,安希颜闷哼一声,却笑意不减。

    混蛋,他不帮忙说话就算了,居然还敢笑她。

    她不这么介绍要怎么办?她就算看电视剧都没见过父母需要子女介绍的场景,这要她怎么说?

    在场的三个大人就这么盯着他们两个闹来闹去,仿佛时间静止了,谁都不愿意打破这静止的一幕。

    裴俊海愕然的看着施月华,而施月华却微垂着脸,看不出什么情绪。

    裴伊月动了动眼珠子,看了看裴俊海,有看了看施月华。

    “要不,你们慢慢聊,我们先走了。”

    裴伊月拉着安希颜正准备走,施月华拦住她,淡淡的笑了一下,而后转头看向施景郴。

    “大哥先回去吧。”

    闻言,施景郴轻轻蹙眉,明显是不放心。

    “放心吧,我一会就回去。”

    她没有在征求施景郴的意见,转而看向裴俊海,“裴先生,我们谈谈,还有你们两个,一起吧。”

    他们两个?

    裴伊月身子僵了一下。

    为什么要把她也叫上?很奇怪好吗?

    安希颜走过来伸手在裴伊月肩头一搭,哼哼唧唧的说:“现在知道他们有多麻烦了吧。”

    ——

    酒店楼下。

    施景郴坐进车里,淡淡的叹了口气。

    “总统阁下,我们要先回公寓吗?”

    施景郴看了一眼窗外,似乎有些不放心。

    当年施月华知道自己怀孕,并没有提过这个男人是谁,她也没有想过找这个人负责。

    但是作为她的哥哥,他不可能让她留有这样一个后患,留下孩子是不得已,但是这个男人,他必须确保他不会找什么麻烦。

    他派人调查过,没过多久裴俊海就结婚了,所以这件事最后也就不了了之。

    可是他没想到这么多年之后,他们会因为两个孩子再次相遇,这样的见面并不是他想预见的。

    许久,施景郴开口问:“关于这个孩子,调查的怎么样了?”

    “结果跟您知道的都一样,也可以确认她跟安公子是同胞兄妹的关系,只不过她这段时间的行踪有点奇怪,华夏王出事当天,她去了京都,之后却没有她回来的行程记录,在之后又有显示她去了马来西亚,可是这段时间根据安公子的行程来看,她应该一直在她朋友家。”

    的确是有些混乱。

    施景郴眯了眯眸子,喃喃的说:“她去京都干什么?”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她的行程很诡异,到了京都也没人查到她都去了哪。”

    裴伊月突然决定施月华回s国,这一点施景郴一直保持疑惑的态度。

    他可以承认她是施月华的孩子,但是他们的身份在这,他不得不小心为上。

    ——

    楼上包厢,气氛凝结到了冰点。

    为了缓解尴尬,裴俊海端起了面前的白水喝了一口。

    安希颜百无聊赖的晃荡着腿,久了,他逐渐开始失去耐心。

    “我说你们两个别绷着呀,有什么话就赶紧说,矫情个什么劲,这床也上过了,孩子也生过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要我说,你们欠小乖的就应该还了,实在不行你们就凑合凑合一起过得了。”

    “噗——!”裴俊海一口水喷了出来。

    安希颜说这不着调的话也就算了,他居然还说的那么理直气壮,裴伊月就是没喝水都被他吓的呛了一下。

    施月华还算淡定,但脸色也泛起了微红。

    安希颜这话是讽刺,她不是听不出来,这几年这样讽刺的话她早就听习惯了。

    “裴先生,当年我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擅自生下两个孩子,我知道给你造成了不少的麻烦,当年我也是迫不得已。我没想到孩子生下来之后会被我母亲送走,更没想到小月会被送到你的手里,这些年我一直都在找这两个孩子,小颜是我三年前找到的,当时我才知道我的两个孩子是被分别送走。”

    “小月这些年的遭遇我都听说了,作为母亲,我很心痛,我甚至不敢相信她是在自己的亲身父亲身边发生的这一切,现在孩子我找到了,我想麻烦你把她还给我,二十年的时间你不曾好好照顾过她,我想你也不会对我现在的话有什么意见。”

    谈判这样的事对施月华来说并不难做,以她月华夫人的身份,即便她不跟他说这些话,裴俊海也没有能力跟他争抢儿女。

    她说这些是顾忌着裴伊月叫他的那声爸,她觉得有必要跟他交代一声。

    裴俊海怎么都没有想到事情会有这样的转变,更没想到的是,当年的那个他素未蒙面的女人,居然会是这么有头有脸的人物。

    他刚认了女儿,又知道自己有个儿子,这才过没多久,孩子的母亲居然出现说套把他们带走。

    看着一句话不说的裴伊月,裴俊海心头一阵酸涩。

    “小月,你真的想好要离开这吗?”

    裴俊海之所以只问裴伊月,是因为他知道安希颜所有决定都是跟随她。

    他是一个好哥哥,如果他们两个从小就在他身边,也许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了。

    “嗯,想好了,这里对我来说有太多不好的回忆,我想换个地方生活,我会回来看你的,再不然,你也可以去看我。”

    她都决定了,裴俊海还能说什么?

    施月华说得对,这么多年他都不曾好好照顾过她,现在他即便想要挽留,恐怕也没有这个能力。

    ——

    离开酒店,安希颜送裴伊月回家。

    车里,他看了一眼闷不做声的裴伊月说:“你爸好像很舍不得你。”

    “他也舍不得你。”裴伊月稍显落寞的靠着车窗。

    安希颜嗤了一声,满满的嫌弃,“他可没有舍不得我,从头到尾他连话都没跟我说过几句,你哪里看出他舍不得了?”

    闻言,裴伊月侧了侧眸子晲着他,“吃醋啊?那你倒是说几句好听的啊,上来就让他们两个人在一起,你脑子里装的是什么?”

    想到裴俊海当时的反应,肯定被他的话吓得够呛。

    这也就是亲爸,不然还不得打死他。

    “我说错了吗,他们本来就亏欠你的,有个完整的家是你的愿望,他们要是不自私的话就应该成全你的愿望,而不是只顾着自己。”

    “屁话。如果是你,突然塞给你一个女人让你跟她过一辈子,你肯啊?”

    裴伊月白眼翻上了天,她真心觉得他的脑子里应该有个天坑。

    安希颜撇着嘴寻思了一下她的话,“唔,给我个女人我不一定肯,但你要是给我个男人,还是小鸟依人的那种,我肯定答应。”

    “……”

    看他笑的那一脸贱样,裴伊月真的不敢跟别人说他是她哥。

    太丢人了!

    车停在唐苑楼下,安希颜叫住她说:“没几天时间了,如果你真的要跟他们一起回去的话,抓紧收拾行李,还有,你身上的伤还没好,别到处乱跑,趁着这段时间多养养,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随叫随到。”

    “啰嗦。”

    裴伊月嘴里嫌弃着,心里却是暖暖的,她手一甩,关上车门。

    “慢点开车,拜拜。”

    想到马上就要离开这了,裴伊月总算是安心了不少。

    这一切就随着她的离开结束吧……

    窗前,白洛庭一直看着楼下,直到安希颜的车开走,裴伊月上了楼,他才转身走去门前。

    打开门,刚好看到裴伊月从电梯里出来。

    “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看到白洛庭出现在门口,裴伊月有些惊喜。

    她扬起笑脸走过去,白洛庭伸手把她带进屋里。

    “刚刚正好在窗边看到了。”

    扶着她坐下,白洛庭始终没有忘记她的伤,更没有忘记她小产。

    然而他的这个动作在裴伊月看来,却像是在保护着她肚子里的孩子。

    心,酸酸的。

    她不知道要怎么跟他说孩子不在了的事实。

    “见到他们了?”白洛庭问。

    裴伊月敛回思绪点了点头,“嗯,他们还会在京都待上十天,十天之后我们一起走。”

    白洛庭既然已经决定跟她一起走了,也不会去在乎这几天。

    他摸了摸她的头说:“那我们要抓紧收拾行李,你有什么要带的,我去整理。”

    裴伊月拉过他摸在自己脑袋上的手,两手摆弄着,“我要把你带走,你妈和你爷爷那边应该不好交代吧,要不我们一起过去一趟,总不能说走就走吧。”

    “不用,我都已经跟他们说好了,他们没什么意见,对了,大哥回来了,他跟我说他的第一小组解散了,老鬼那些人全都分配到别的部队,以后恐怕没机会再聚在一起了。”

    闻言,裴伊月嘴边的笑意僵持,眼中的惊讶没有来得及收敛。

    “解,解散?为什么?”

    第一小组怎么可能解散?

    他们追了她这么多年,况且白洛言几乎已经怀疑到她身上了。

    他们有了苗头却突然解散,这不合常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就是解散了,大哥现在身上没有任何职务,真真正正的只是白家大少爷了。”

    白洛庭想告诉她,白洛言现在已经不是她的威胁了,如果她是因为第一小组想要离开的话,那么她可以不用再担心了。

    裴伊月低头沉默。

    她承认白洛庭的话的确是触动到她了,但是仔细想一下,第一小组怎么可能这么轻易解散?

    白洛言不是一个半途而废的人,包括他们第一小组的任何一个人都不是。

    所以,她不相信,她不相信第一小组真的会解散。

    她抬头看向白洛庭,眼中的那抹恍然早已消失不见。

    “反正我们都要走了,就算想聚也很难,大哥受伤严重吗,我们去看看他吧。”

    他猜错了吗?

    为什么她听到第一小组解散好不动容?

    因为不相信,还是因为她想离开并不是第一小组的原因?

    “明天再去吧,今天你才刚回来,休息一下。”

    白洛庭刚起身,裴伊月的手机突然响了。

    她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