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洛庭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人问:“你是怎么发现的,就凭她受伤?”

    傅里没有瞒他任何事,唯独地下室的这件事他没有说。.

    他是在害怕什么吗?

    或者说,他是在害怕连累蒙小妖。

    白洛庭看着他变幻莫测的脸,淡淡扯动了一下嘴角,“你应该还有什么事没跟我说对吧?既然你不想说,也可以,这件事你只要当做不知道就好,小月跟蒙小妖的关系我相信你心里清楚,你也不会想看到她出事。”

    白洛庭的话虽然没有明说,但也说的很清楚了。

    他要保她们,不只是裴伊月,还有蒙小妖。

    傅里抿着唇,似乎明白了他早就知道却始终不说的原因。

    如果是他,他应该也会为了蒙小妖而瞒下这一切吧!

    ——

    一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

    白洛庭佯装刚从京都回来,去临水公寓接裴伊月回家。

    按理说这应该是他第一次来临水公寓,可是他那熟门熟路的劲头却一点都没有掩饰。

    他没有对电网好奇,也没有好奇这栋房子里的任何事物。

    蒙小妖觉得奇怪,而裴伊月却是心照不宣。

    “想我了吗?”

    白洛庭走到沙发前,在她额头上轻轻落下一个吻。

    他的动作很轻,比任何时候都要轻柔,像是害怕会伤到她。

    裴伊月笑着点了点头,“嗯,每天都想。”

    “回家吧。”

    裴伊月正要从沙发上站起,白洛庭俯身,直接把她抱了起来。

    如果裴伊月现在还不知道他知道了一切,那她就真的是傻了。

    看着白洛庭抱着裴伊月离开,蒙小妖一脸愣怔。

    他是知道什么了吗?

    难道是傅里跟他说了什么?

    如果是,为什么他什么都不说,难道他一点都不好奇?心里没有质问,也没有疑惑吗?

    一路上白洛庭都把裴伊月安排的妥妥当当,上车下车都是小心翼翼的抱着,他心里不是没有埋怨,但是发生了这样的事,他更多的却是心疼。

    回到家,白洛庭把她放在沙发上,正要起身,裴伊月突然搂住了他的脖子。

    “我想你了。”

    闻言,白洛庭扬起了嘴角,抚着她的头,坐在了她身边。

    “我也想你了,感觉一个星期过了好久,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不会再有下一次了,这句话是白洛庭对他自己说的。

    这一个星期对他来说是煎熬。

    这辈子有这么一次就够了。

    “白洛庭。”

    “嗯。”

    “我们离开这吧。”

    闻言,白洛庭落在她头上的手稍稍顿了一下。

    他没说话。

    “我们离开这好不好?”裴伊月追问。

    搂在白洛庭脖子上的手不松,两人都看不到对方的表情。

    也许是裴伊月害怕她的表情会出卖了自己,故意不让她看,也许,她是不想看到他的犹豫。

    一声微叹,白洛庭扯开她的手,凝向她的脸,她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表情他都想要看的清清楚楚。

    “你想去哪?”问这句话的同时,他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答案。

    裴伊月咬唇半晌,最终还是没能看着他的眼睛,“如果我说我要去s国,你会跟我走吗?”

    s国……她是想摆脱这一切,所以才想去s国吗?

    她想逃避,或者说,这是她唯一的选择,可是他能走吗?他的身份,怎么可能允许他这么轻易的离开。

    他伸手覆上她的脸,温柔缱绻,落下的唇虽然只是淡淡的一下,但却酸涩了她的心。

    “好,只要你想,我哪都跟你去,我这辈子有你就够了。”

    ——

    施景郴和施月华秘密来了北城,虽说是秘密,但毕竟身份在那,总是会留住一些人的视线。

    酒店包厢门前,裴伊月脚步顿了一下。

    这一次见施月华跟上次时候的感觉很不一样,她的心里终究还是有些忐忑。

    安希颜拉住她的手,宽慰的笑了笑说:“怕什么,我在这呢。”

    裴伊月没有抽出自己的手,也没有反驳他的话。

    他说的没错,她在害怕,这种心慌意乱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平复。

    常玉常华上前跟守门的保镖交涉了一下,随后那几名保镖侧开身子,打开了包厢的门。

    这样的感觉裴伊月并不觉得多么的高贵,反而觉得里面坐着的人像是囚犯,因为被看押,所以才有人在门前守着。

    她这一去,是不是也要把自己送进看押的范围?

    安希颜始终牵着她的手,两人走进,施景郴和施月华的视线纷纷投射而来。

    看着他们牵在一起的手,施月华忍不住笑了笑。

    如果他们还是两个孩子,这样的场景该是多么的暖心,只可惜,她错过了。

    施月华坐在施景郴身侧,她站起,朝着裴伊月招了招手,“小月来,坐到我这来。”

    安希颜瞥了她一眼,拉着裴伊月坐到了一个离她最远的位子。

    他虽然答应陪裴伊月一起回去,但没说过一定会让谁舒心。

    他就是故意让她不爽。

    因为他也不爽。

    施月华只当他是孩子脾气,也不跟他一般见识,更多的是因为他们这次来北城是安希颜亲自给她打电话让她来的。

    安希颜拉开椅子让裴伊月坐下,从头到尾都照顾的很周到。

    施景郴一直看着裴伊月,裴伊月略显尴尬的回视了一眼,“您好,总统阁下。”

    闻言,施月华笑了笑说:“什么总统阁下,他是你舅舅,别那么见外。”

    相比施月华的满脸笑容,施景郴神色紧绷,严肃很多。

    安希颜看了他一眼说:“你别那么瞪着她。”

    安希颜这么一吼,施景郴蓦然回神,紧抿的唇角柔和了不少。

    “抱歉,我只是觉得你们真的很像。”

    裴伊月:“……”

    像吗?

    哪里像?

    为什么以前就没人说过他们像?

    这算不算马后炮?

    “我说的是你跟你妈妈。”施景郴似乎看出她在想什么,又补充了一句。

    裴伊月下意识的看了施月华一眼。

    妈妈……

    放在腿上的手不由的紧了一下,安希颜很适时的将她的手握在手里。

    “今天我们约你们的目的你们应该很清楚,我之前说过我不会留在s国,可是现在我找到小乖,她要跟你们回去,我也会跟你们回去,我不是为了你们,我是为了她,不过你们要想好,她回去之后你们要怎么向你们的国民交代这件事,尤其是夫人你。”

    施月华既然能来找人,就说明她做好了面对一切的觉悟。

    满含笑意的脸始终没有淡却,她看着裴伊月诱哄的说:“小月,坐到妈妈这来好不好?”

    恳求的语气是那么的真诚,她真的很想跟自己的女儿好好亲近一下。

    裴伊月正犹豫着要不要坐过去,安希颜拉着她的手突然一紧。

    “有什么话就这么说吧,又不是隔着十万八千里,干嘛非要让她过去?”

    安希颜一是不想让她坐过去,二是不想让她离开自己,然而跟安希颜一样,施景郴也是一个妹控,见安希颜这么跟她说话,施景郴也有些不满。

    “小颜,你说话就不能客气点?”

    “我已经很客气了!”

    什么总统,他才不在乎。

    在他眼里他们全都一样,自私自利。

    毕竟是一国总统,除了安希颜还没有谁敢跟他这么说话。

    施景郴温怒一叹,却是拿他没办法,他看向裴伊月问:“为什么突然想回去了,上一次你不是不肯回去吗?”

    “我……”

    “好了大哥,你会吓到她的。”施月华接过话,埋怨了一声。

    裴伊月为什么突然决定跟她走,施月华一点都不在意,即便她有什么不得已的理由,只要她能跟她回去,她都愿意接受。

    裴伊月低下头。

    她不是不能说她打算离开的理由,只是她现在对他们并没有足够的信任。

    她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生活在别人的保护之下,但如今这一天真的到了,她却是那么的不安。

    一顿饭吃的还算是融洽,只要安希颜不开口,也没有什么火药的成分。

    施景郴对施月华真的很好,那种无微不至的体贴,甚至让裴伊月觉得他跟安希颜很像。

    吃完饭出门,施月华终于有机会拉住裴伊月的手。

    这是她第一次拉她的手,这也是裴伊月第一次感触到真正的妈妈是怎样的温柔。

    她的手很暖,拉着她的时候十分的小心,像是怕她抵触,又像是怕吓到她。

    “小月,我和你舅舅只能在北城待两天,之后我们会回京都,我们大概还会留在华夏十天,你如果想好了,到时候就跟我们一起走吧。”

    十天听起来有点急,但她想要离开的心是迫切的,她也希望越快越好。

    “嗯,我回去跟白洛庭商量一下。”

    施月华真的很开心,她笑着摸了摸她的脸,“好,有什么事记得给我打电话,要是有什么不方便的记得提前跟我说,我帮你安排。”

    “知道了。”

    多么乖巧的女儿啊,可比安希颜那臭小子省心多了。

    施月华看了眼安希颜,叹了口气。

    不过好在这世上都是一物降一物,她克不住安希颜,但是丫头能,现在她的两个孩子都要跟她回家了,真是越想越开心。

    “那我们先走了,记得给我打电话。”

    施月华转身依依不舍,裴伊月和安希颜站在原地目送他们。

    突然……

    “小月?”

    裴伊月下意识回头,看到人之后,大脑有些没反应过来,叫声脱口而出。

    “爸?”

    这一声过后,就感觉身后的脚步声停了。

    裴伊月脸色一僵,惊恐的跟安希颜对视了一眼。

    爸?

    后面的人……是她妈?

    omg!

    “你们怎么在这,这几天听说你不在家,我都没去看你,你跑哪去了?”

    裴俊海走过来,没有发现他们表情有什么不对,更没有发现他们身后已经转过身来的人。

    “呃,白洛庭有事出门了,所以我去朋友家住了几天。”

    裴伊月一边说一边将脚步挪像安希颜,她扯了扯他的手,小声问:“怎么办?”

    安希颜小声答:“不知道。”

    裴伊月眼珠转了转,“要不咱们先撤?”

    “我看行。”

    裴俊海愣愣的看着他们两个,无奈的笑了一下,“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嘀嘀咕咕的?”

    “小月,小颜。”

    身后传来的叫声让两人身子一绷。

    他们也没想过这两个人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见面啊,而且他们也没有跟施月华说过裴俊海是他们父亲这件事。

    真是尴了个大尬!

    裴伊月转过身,看着施月华笑了一下,刚要说什么,裴俊海突然上前,指着施景郴和施月华。

    裴伊月眼角一抽。

    这可真是他亲爹啊,居然还指着人家……

    “你们,你们不是……”

    裴俊海虽然不关心国家大事,但新闻他还是会看的,前几天华夏王被袭击这件事闹的沸沸扬扬,当时他们就在华夏王身边,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你们是……”

    蓦地,裴伊月按下他伸出去的手,“爸,小点声,你知道他们是谁就好了,别嚷嚷。”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