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364 忍不住想揍你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364 忍不住想揍你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老鬼看着化验单上比对方写的“裴伊月”三个字的时候,整个人都震惊了。

    他愕然的看向刑天柯,“阿珂,你是不是疯了,你怎么能怀疑裴小姐呢?”

    闻言,李大嘴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急忙跟了过来,他拿起老鬼手里的单子,确认之后,他除了无奈,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她是最终还是嫉妒了。

    刑天柯神色一敛,坚定道:“总之我那都不会去,我还是要跟着你,我不去铁鹰。”

    听到刑天柯这么说,老鬼几个人也顿时坚定道:“我们也哪都不去,我们只跟着老大。”

    白洛言低垂着眼眸,不去看他们任何一个人。

    他说:“你们不用跟着我,我也不会再带你们,现在开始,我的身上已经不再有任何职务了,我只是一个普通人,不管兵不管将,或者,你们愿意的话,可以叫我白家大少爷。”

    多么简单的一个白家大少爷,白洛言如释重负。

    他终于为了他想要保护的人迈出这一步了。

    他不会对任何人说他的决定是对的,但最起码,这是他想要做的。

    ——

    华夏王被人袭击这件事,新闻上都已经播放了,不知怎么的,安希颜总觉得这件事跟裴伊月脱离不了关系。

    “喂,小乖你人呢?我都两天你没见你了,你跑哪去了?”

    “我在小妖这,白洛庭有事去京都,这几天我都会住在这,你有事吗?”

    裴伊月脸色苍白,无力的声音尽量维持正常。

    “我有事啊,我想你就是最重要的事,这个姓白的搞什么鬼啊,这时候去京都干嘛?还有,你在蒙小妖那,她能照顾你吗,看她那样自己都是顿顿吃披萨的吧,你不能总吃那东西,你要顾着你肚子里的孩子。”

    安希颜的话无形中刺痛了裴伊月的心。

    孩子,她哪里还有孩子了。

    “我知道。”

    “你知道什么呀,你的声音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叮咚!

    蒙小妖本是坐在床边听她打电话,听到有人按门铃,她起身走了出去。

    裴伊月皱了下眉,刚想叫住蒙小妖,可是已经晚了。

    她从电话里听到了门铃声,跟刚刚的声音一样。

    “安希颜,你为什么每次都能知道我在哪?”

    “嘿嘿,因为你是我最亲爱的妹妹啊,我们心有灵犀呗。”

    裴伊月好想赏他一句“滚”,可是她真的没有力气去吼他。

    蒙小妖打开门的那一瞬,回手就要关门。

    安希颜一愣,赶忙伸手去挡,“喂喂喂,你这是干什么,我人还没进去你就关门,你什么意思啊你!”

    蒙小妖使劲拉着们,顺便扒着他的手往外推。

    “我没什么意思,这是我家,我不欢迎你不行吗,你赶紧走,谁让你来的,你这个变态。”

    “嘿,谁变态了,我可是你好朋友的亲哥哥,你怎么跟我说话的,当心我让我家小乖跟你绝交!”

    单凭力气,蒙小妖哪里是安希颜的对手,门呼啦一下被拉开,蒙小妖整个人仍是挡在门前。

    “你是怎么知道这的?”

    安希颜探着头往里看,试图寻找裴伊月的身影,“我跟小乖是双胞胎,我俩心有灵犀,你赶紧让我进去。”

    蒙小妖两手一横,“不让你进,这是我家,我凭什么让你进去,你老实交代,你到底对妞做了什么,你到底是怎么知道我这的?”

    蓦地,安希颜神色一正,看向蒙小妖。

    “小乖出事了对不对?”

    闻言,蒙小妖脸色一变,“你,你胡说。”

    安希颜狐疑的眯起眼,深沉的朝里面看了一眼。

    “你敢说她没出事?她如果没出事为什么咱俩吵成这样她都不出来?你让开,让我进去看她。”

    蒙小妖知道这会儿已经拦不住他了,横在他面前的手一垂,叹了口气。

    “好吧,她的确是出事了,她现在很虚弱,你别刺激她。”

    蒙小妖的提醒在安希颜听来都是屁话,他怎么可能刺激她?

    他猛地推开蒙小妖,大步走进,因为不知道裴伊月在哪个房间,走到房间门前他就挨个看。

    “我在这。”

    微弱的一声定住了安希颜的脚步,他眉心一紧,几乎是冲到床边的。

    “你怎么回事,哪里不舒服,还是……”

    “哥。”

    裴伊月虚弱的声音打断了安希颜的急切,她笑了一下,苍白的唇,透着一丝无力。

    听她用这样的声音叫他哥,安希颜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恼她。

    他坐在床边,拉着她的手,“臭丫头,你又背着我干什么了,你伤到哪了?”

    能在受伤之后得到这样的关心,对裴伊月来说已经是梦寐以求的了。

    她虚弱的笑着说:“我没事,你不用担心,这件事我不想让白洛庭知道,你能帮我瞒着他吗?”

    “瞒?怎么瞒?”

    安希颜蹙着眉,恨不得把她揪起来打一顿。

    裴伊月低了低眸子,说:“他去京都一个礼拜,等他回来我应该可以瞒得住他,只要你不说,其他的交给我。”

    “那孩子呢?”

    蒙小妖的声音幽怨的从门前响起。

    闻言,安希颜一怔,看向裴伊月,“什么意思?孩子怎么了?”

    裴伊月抿着唇不说话,蒙小妖走进来说,“你要连他也瞒着吗?”

    “瞒得住吗?”裴伊月忧伤的反问,他人都找来了,她还要怎么瞒?

    “妞腹部中枪,孩子没保住。”

    安希颜以为她只是受了点小伤,却没想到她居然是中枪。

    他拉着她的手微微一抖,不敢相信的看着她,“你简直是疯了,你明知道自己怀孕,居然还……你到底长没长心?”

    “你别这么说她,你以为她想这样吗,她这么做都是因为……”

    “别说了。”裴伊月打断蒙小妖的话。

    她不想让蒙小妖说出她这么做的理由,她若是说了,安希颜只会更加埋怨白洛庭。

    她不想让白洛庭背负这些他根本就不知道的事。

    蒙小妖无奈的叹了口气,“你们慢慢谈吧,我先出去了。”

    蒙小妖走后,安希颜没再说话,他没有去问她是怎么受伤的,也没有去问是谁伤了她。

    他只是静静的陪着她,无声的安抚着她内心失去孩子的痛苦。

    许久,裴伊月再次开口,“这件事,别跟爸说。”

    都这个时候了,她不是关心这个就是关心那个,安希颜真的很想掐着她的脸,让她自私一点,不要再去管别人的感受。

    他咬牙半天,说:“我跟他说不上话。”

    这话是赌气,但也是事实。

    虽然在裴伊月的逼迫下他跟裴俊海的关系缓和了不少,但仍旧不是可以闲聊的关系。

    裴伊月不是不能理解他为什么这么恨他们,但是相比恨,她更想要的事安稳。

    “安希颜。”

    “你还是叫我哥吧。”

    裴伊月顿了一下。

    安希颜侧眸晲着她,“你叫我的名字我会忍不住想要揍你,你喊我哥,我还会多少顾忌一下你是我妹。”

    “……”

    裴伊月没力气跟他争辩什么。

    想了想,还是叫他哥吧,因为她后面的话搞不好真的会挨揍,她现在又打不过他,吃亏。

    “哥,如果我说,我想跟月华夫人回s国,你会不会生气?”

    话落,就跟裴伊月预料的一样,安希颜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狠狠的瞪着她。

    裴伊月没什么反应,她静静的看着他,期待着他的回答。

    安希颜抖了抖嘴角,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他不敢相信这话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他们明明都那么默契了,明明谁都不想去趟这趟浑水,可是她却……

    “我知道你现在一定是在怪我出尔反尔,但是,我真的很累,我逃离不了现在的一切,也许只有她能帮我摆脱现在的生活,哥,你是我哥,我不想瞒你,你知道我是杀手,但你不知道,我是国际上被几个国家同时通缉的杀手。”

    安希颜满含怒色的脸倏然一怔。

    那愕然的表情像是在否认着她说的一切。

    说出了这些话,裴伊月如释重负,她深深一叹,再次看向安希颜。

    “你现在了解了吗?如果没有一个特别的身份,我永远都摆脱不了被通缉的命运,你的m国保护不了我,s国同样不能,能保住我的只有施月华女儿的这个身份,你可以说我自私,但是我真的,真的很累了,我已经没了我的孩子,我不想再失去白洛庭,我只想安安稳稳的跟他在一起,其他的,我全都无所谓。”

    她想通了,或者说,这是无奈之下她能做出的唯一一个选择。

    安希颜定定的看着她,他不能说任何驳斥她的话。

    在她说出这一切之后,他没有办法不去站在她的角度看待这一切。

    他的坚持是因为他拥有着无忧无虑的生活,但是他的妹妹不一样,她吃得苦也许是他这辈子都想象不到的,他心疼,甚至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一点找到她。

    “对不起小乖,自私的人是我,我从来都没有考虑过你的处境,如果你真的想跟她走,我不会阻拦你,我们是一体的,我是你哥,你回去,我也会跟你一起回去,我要保护你,不管何时何地,我都会一直在你身边。”

    ——

    京都因为这次的事件掀起了一阵不安的浪潮,这次的事双方都没有捞到好处,唯有k是稳赚不输的。

    裴伊月虽然猜对了一个大概,但却没有猜对所有。

    这次的事,她算在了k的头上。

    她的孩子,是因为他才失去的,无论如何,她都不可能再像以前一样去对他毕恭毕敬了。

    裴伊月的事安希颜帮她隐瞒的很好,她说想跟施月华一起回s国,但也要等她的伤好了才能去处理这一切。

    京都那边没什么消息,白洛庭每天都会给裴伊月打电话,问问她有没有想他。

    如果她知道他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北城,也许,她这的会不顾一切的回到他的身边。

    因为,她真的很想他。

    尤其是在那天晚上,她迷迷糊糊仿佛梦到了他之后。

    是梦吗?

    也许……并不是吧!

    ——

    唐苑。

    “二少,你早就知道裴小姐的身份了对吗?”

    自从上次去了临水公寓,那栋房子里所有的一切都让傅里感到惊讶。

    他虽然可以肯定裴伊月对白洛庭没有敌意,但他还是不得不以防万一。

    客厅里,烟雾缭绕,白洛庭把自己关在家里已经是第二天了。

    他跟白洛言说自己在国外度假,又跟裴伊月说自己去了京都,没办法,不管在谁面前他都不能露面。

    “身份?”

    白洛庭类似喃哝。

    他捻掉手里的烟头,“你觉得她是什么身份?”

    傅里不敢说,因为他也说不好。

    可是一想到临水公寓的地下室,他整个人都感觉头皮发麻。

    “我不知道她是什么身份,我只知道她不简单,她身上的伤是枪伤,北城最近并没有枪击案发生,唯一有的,是京都。”

    傅里如果不聪明,京都那边就不会把他派过来在他身边多年。

    “你是怎么发现的,就凭她受伤?”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