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363 你活腻了是吗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363 你活腻了是吗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总部。

    蓝佑把李耀发来的信息给k看过之后,k的脸色瞬间起了变化。

    没过一会,齐心托着残废的腿,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

    刚要开口,k忽然站起,甩手就是一巴掌,直接将她掀翻在地。

    “你活腻了是吗!”阴鸷的声音如一道闷雷砸下。

    齐心捂着脸,耳边嗡嗡作响。

    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甚至不知道k把她叫来的目的,就这样毫无所知的挨了一巴掌。

    蓝佑站在一旁不说话,虽然齐心是他的徒弟,但是在k面前,他即便是她师傅,也没有权利替她求情。

    k俯身,大手用力的扣住齐心的下巴,“别用这么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我,要知道你的命在我眼里一文不值,你昨天对黛做了什么,我让你阻止她,我有让你去伤她?”

    手一甩,齐心手肘砰地一声撞到地上。

    这一刻,k对她毫不留情。

    齐心紧闭着嘴不出声,默默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没错,k没有说过让她去伤害裴伊月,但是他也没说不能让她受伤。

    当初她的腿被她的银魂打断,永远都不可能在恢复正常,她的脸要不是有她师傅给的药也早就毁了。

    现在她不过是还给她一枪,她并不觉得自己做的有什么不对。

    k阴森森的看着她,脸上有着从未出现过的冷凝,“从今天开始,你不在是我们总部的人,你可以滚了。”

    这回,不只是齐心,就连蓝佑的脸上都起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齐心愕然的看着k,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她摇头,频率越来越快,“不,k,我知道错了,我这回真的知道错了,我不应该不顾您的指意去伤害黛,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我求您,求您不要赶我走,你可以杀了我,你可以现在就杀了我,不要赶我出总部。”

    见k丝毫没有一点动容,齐心整个人已经花容失色,她转身抓着蓝佑的胳膊,哀求道:“师傅,师傅您帮我说说话,您替我求求k,不要赶我出总部,我不能被赶出去,师傅。”

    但凡是总部人,在进入总部的第一天就知道,违背了规矩会被赶出总部,“赶走”和“放任离开”绝对是两种不同的意义。

    被赶出去的人在社会上不会再有任何身份地位,甚至不存在她的名字和以往的生活经历,而总部的人将全都会视她为敌。

    因为离开总部的人将会成为他们的威胁,如果哪天她说出关于总部的秘密,那么剩下的人全都会有危险。

    所以,被赶出总部的人会被所有人全面追杀,这不是死与不死的问题,她在总部仗着k的身份的罪过不少的人,如果她真的被赶出去,后果,可想而知。

    蓝佑看着她,一时间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k的决定他无权阻止,况且这段时间她做了太多冒进的事,一次两次k能原谅她,但不代表k会一直原谅下去。

    “机会是自己给的,齐心,我提醒过你,可是你却又一次做出这样的事,你让我如何帮你求情?”

    “对不起师傅,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再也不会做这样的事,你帮帮我,你帮我求求k不要赶我走。”

    齐心的害怕不是装出来的,身为总部的人,她除了害怕死之外,更害怕的就是被赶出总部。

    k的无情,蓝佑的无奈,让齐心知道她已经再也没有机会了。

    她心一横,双手覆上宽松衣摆下的肚子,“你不能赶我走,因为我怀孕了,我怀了你的孩子,你要么就杀了我,连我肚子里的孩子一起杀了,我是不会离开这的,死都不会。”

    闻言,k冷眸一侧,恼怒中带着鲜有的诧异。

    他看向蓝佑,明显的,蓝佑脸上也略过一丝惊讶。

    蓝佑上前拉过齐心的手,仔细的摸着她的脉搏,隐隐蹙起的眉心带着一丝懊恼和担忧。

    半晌,他松开齐心的手,转身,却不敢直视k,“对不起,是我处理不当。”

    这话的意思就是证明了齐心真的怀孕了。

    她怯懦的看着k,小心翼翼的问:“现在我不用走了是吗?”

    k低垂着眼眸缓缓上前,抬眸时,带着淡淡棕色的眼满是愤怒。

    他一把掐住齐心的脖子,用力的程度像是恨不得直接把它扭断。

    “敢算计我?你以为你有了孩子就能威胁到我?不怕告诉你,想给我生孩子的人多了,可我偏偏不稀罕你生的。”说着,k掐在她脖子上的手用力一推。

    齐心向后踉跄的数步,她双手护着肚子,一跛一跛的稳住自己。

    她知道这个孩子现在对她来说就等同于一道护身符,k虽然说不稀罕,但也没有再说要赶她走。

    “你想留下是吧?好,给你这个机会。”

    k转身,拿起桌上的一把水果刀,回手往地上一扔,“自己动手解决了你肚子里的脏东西,我就给你个机会,让你留下。”

    闻言,齐心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她捂着自己的肚子,哆哆嗦嗦的看着面前冷血无情的男人,一边摇头,一边往后退。

    “不,不可以,他是你的孩子,你怎么能这么对他。”

    k冷冷的看着她,眼中没有一丁点缓和的余地。

    “你,还是它,你自己选。”

    如果换做平时,k一定没这么多耐心陪她,可是现在,她既然敢算计他,留下他的孩子,那么他就要亲眼看着她毁了这个孩子。

    他的钟,不是谁想生就能生的,尤其是像齐心这样的廉价货。

    看着地上的水果刀,蓝佑有些不忍心,“k,这件事还是交给我处理吧,我保证处理的干干净净。”

    k不看他,棕色的眼眸泛着挥之不去的戾气。

    他一瞬不瞬的盯着瑟瑟发抖的齐心,“你处理?这不就是你处理的后果?蓝,你太让我失望了。”

    闻言,蓝佑低下头,再也没有说话。

    k转身在身后的沙发上坐下,长腿一叠,重重的呼了一口怒气。

    “还不快点动手?”

    平缓的语调惊的齐心一抖,她慢慢看向地上的水果刀,不敢前行,也不能后退。

    妖娆的脸上苍白一片,她知道自己今天躲不过去了。

    她缓缓上前,捡起地上的刀,颤抖的手不知该如何自处。

    “您……一定要这样对我吗?”

    这话是祈求?

    还是期待?

    是期待他的回心转意,还是在奢望他能大发善心的留下她肚子里的孩子?

    “这是你自找的。”k的话不是无情,而是他明明时候交代了蓝佑,可是她却还是怀孕了。

    蓝佑的忠心他清楚,她能怀孕一定是她擅自动了什么手脚。

    他从没想过让她生下什么孩子,她这么做,无疑是在找死。

    蓝佑拧着眉,看着齐心。

    毕竟是他带了这么多年的徒弟,看她受苦,他也不忍心。

    “腹下三寸,痛一下就过去了,动手吧。”

    刀尖慢慢的抵向自己的肚子,齐心闭上眼,眼泪瞬间滑落。

    一声闷哼,血顺着刀柄逐渐溢出,染红了她身上的白衣,也让她感觉到心痛到底是什么样的滋味。

    是她。

    这一切全都怪她。

    如果没有她,她不会遭遇这些,她的孩子,她的腿,她一切一切的不幸全都是她造成的。

    黛,我跟你势不两立!

    ——

    医院。

    刑天柯刚走到病房门前,就看到老鬼和李大嘴几个人站在病房里。

    气氛很怪异,她急忙推开病房的门走进。

    “阿珂,你来的正好,老大疯了,他要解散第一小组,你快点劝劝他吧。”

    李大嘴一看到刑天柯,赶忙让她帮忙说几句,在他眼里可能也就只有她能劝服他们老大改变主意了。

    刑天柯一脸惊色的看向白洛言,刚想说什么,就听白洛言说:“第一小组从现在开始已经不存在了,你们的调遣我也已经跟上面申请了,调职报告晚一点就会下来,你们回去等消息吧。”

    “老大!”

    老鬼这回真的急了,他从没想过第一小组会解散,更没想过会解散的这么突然。

    “为什么老大,你为什么会突然做这样的决定,是出了什么事吗?”

    白洛言不说话,而他的样子也表明了他的决心。

    急切中,老鬼跟李大嘴一样,想让刑天柯开口说继续,他急道:“阿珂你倒是说句话啊!”

    刑天柯手里拿着化验单,单子已经被她捏皱。

    被寄予了太多的期望,而他们不知道,这件事却是她引起的。

    她上前一步,脚下仿佛被灌了铅似的沉重。

    “老大……”

    “这件事是我跟阿珂昨晚一起商量的,你们不用叫她来劝我,这件事已经定了,从现在开始我不再是你们的老大,往后你们的事我不会再管,你们愿意做什么,查什么,都跟我不再有关系。”

    这话是对刑天柯说的,往后她像查什么,做什么,全都跟他无关。

    他管不了,也不想管!

    闻言,老鬼几个人惊恐的看向刑天柯。

    他们一起商量的?

    一起商量着解散第一小组?

    她同意了?

    刑天柯没想到白洛言会这么快就做出决定,更没想到他人还在医院,就真的解散了第一小组。

    她来不及跟他们解释什么,疾步上前走到病床边。

    “老大,这是化验结果,这件事跟她没有关系,是我误会了,对不起老大,是我太冲动了,第一小组是我们所有人的心血,你不能就这样轻易的解散,你是我们的老大,如果第一小组没了,我们该怎么办?”

    “铁鹰部队很适合你,我已经给你递交了申请,你们跟了我这么久,我不会亏待你们。”

    化验结果是什么,对白洛言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他知道裴伊月就是黛,即便这次的对比结果不是她,即便是有人动了手脚,但这都不能否认她就是黛的事实。

    只要他的第一小组还存在一天,对她来说,就是威胁。

    刑天柯后悔,她后悔昨天跟他说的那些话。

    如果不是她因为嫉妒而孤注一掷,他是不会有这样的决定的。

    她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她不想离开第一小组,更不想离开他,即便知道他心里的人不是自己,她也想要一直待在他身边。

    一向坚强的她,终于忍不住红了眼眶,他看着白洛言,语气近乎祈求。

    “对不起老大,你能不能在考虑一下,我保证以后再也不做这样的事,我什么都听你的,老大,不要赶我走,我哪都不去。”

    白洛言按着肚子上的伤口,轻靠在身后摇起的床头,他闭上眼,轻轻一叹,“你们出去吧,我累了。”

    刑天柯的话听的老鬼几个人有些茫然,他们不知道她为了什么道歉,但是他们却感觉到,这件事跟刑天柯有着一定的关系。

    “阿珂,你到底干什么了?”

    李大嘴是知道她喜欢白洛言这件事的,可是这件事也不至于让他们老大解散第一小组啊!

    老鬼眉心深锁,走上前,拿起刑天柯放在白洛庭面前的化验单。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