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那边怎么样了?”白洛言问。

    刑天柯关心他的伤,但是被他这么一问,又不得不先说说那边的情况。

    “我们在对面大厦的天台上发现了一些痕迹,有人用硫酸强力销毁过,不过我们在楼道里发现了血迹,天台虽然被人销毁了痕迹,但是硫酸下面我们也检测出了血液的成分,我估计是他们内斗,所以才会有血留在现场,血液样本我已经叫人拿去作比对了。”

    闻言,白洛言看着她,轻轻蹙了下眉。

    “比对?”

    他的目光渐渐转为狐疑。

    她要拿血样跟谁作比对?

    白洛言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刑天柯知道自己的想法被看穿,索性也不瞒他。

    “没错,是比对,老大应该知道我比对的对象是谁。”

    白洛言视线一敛,口气变得冷沉,“去把血液样本给我拿回来。”

    刑天柯闻言一怔,“老大……”

    “我说不许比对,把样本给我拿回来!”白洛言不顾身上的伤,猛然喝道。

    刑天柯静静的攥着指尖,一动不动,她垂下眼,不去看他怒色的脸,“对不起老大,我做不到,我们第一小组成立这么多年,为的就是抓住她,眼下她已经露出马脚了,我是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的。”

    刑天柯一直都在怀疑裴伊月,这一点白洛言始终知道。

    以前她的怀疑最多只是怀疑,但是当他看过那张照片之后,当他知道裴伊月真的是他找了这么多年的“黛”之后,他终于明白什么叫做害怕。

    他不想她被抓,即便她真的是黛,他也不想让她落入他们的手里。

    白洛言面色微凝,看着刑天柯,眼中没有一丝温度。

    “你说不会放弃是吗?那好,从现在开始,第一小组解散,这样你是不是就没有权利再去查她!”

    白洛言的话一字一句的敲击在刑天柯的心头。

    她不敢相信的看着他,嘴角微微发颤。

    “为了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老大,你确定……确定要一直维护她?”

    刑天柯已经很努力的克制自己,可是那颤抖的声音还是不由自主的从她口中踱出。

    白洛言冷漠的敛回视线,毕竟是跟在他身边这么多年的人,他不想看到她失望的目光,但是他更不能让他从小就疼爱的人就这么送了命!

    “对!”

    刑天柯虚晃了一下脚步,苦笑出声,“你到底是有多喜欢她,这么多年的坚持,居然肯为了她打破。”

    这个问题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白洛言不知道想过多少遍。

    有多喜欢?

    他自己也探测不了他喜欢的程度。

    当年小伊月走近他,他何曾没有自私的心态包含其中,当时她是为了白洛庭才故意表现的疏远,期间她几次后悔,却都被他拦下,他以为这样就可以把她一直留在身边,可结果他还是被抛除在外的那个。

    他相信他对裴伊月的喜欢绝对不比白洛庭少,他跟白洛庭之间,差的只是那么一丝丝的信任。

    白洛言不做声,刑天柯凝声一叹,“就算你要解散第一小组,今天的事也是有关华夏王的安危,不管这件事安排到哪个部门,我都有权利继续追查,所以,我不会把血液样本拿回来,如果让我查到在现场的人是她裴伊月,我会第一个抓她。”

    被自己手下的人反咬一口的感觉,真的是说不出的滋味。

    白洛言看着她,点了点头,“好,那么从现在开始,你不在是我的人,第一小组我会向上级报告,即刻解散,从今往后我不在是你们的老大,你可以走了。”

    论强硬,没人可以再他白洛言面前耀武扬威,自己培养的手下自己遣散,他没有一丁点的留恋。

    没了第一小组,他跟裴伊月就不再是敌对的关系,他伤害她的已经够多了,就算他们之间的感情回不到过去,他也不想变的更加恶劣。

    刑天柯紧握的拳隐隐发抖,她没想到他会这么决绝。

    她不是那服软的性子,她既然说了要查到底,就不会再收回自己刚刚说出的话。

    “我不会让第一小组解散的。”

    白洛言不看她,只是轻轻摇头,“你说了不算。”

    对,她说了不算,解不解散第一小组是他一句话的事。

    白洛庭早就想把他的第一小组解散了,他一直没有这么做,是因为他找不出一个理由。

    但若是他自己提出解散第一小组,那么,白洛庭绝对是第一个举手赞成的人。

    不要问白洛庭的能力到底在哪,他可以插手整个华夏!

    ——

    裴伊月醒来是在第二天的早上,蒙小妖看到她醒了,终于松了口气。

    “你终于醒了。”

    流了那么多的血,裴伊月的脸早已毫无血色。

    她动了动眼眸,四处看了一下,“白洛庭来过吗?”

    蒙小妖倒了杯水走过来坐在她的床边,“你是不是睡糊涂了,他怎么可能知道你在这,他要是看到你现在的样子,还不得掐死我?”

    蒙小妖扶着她喝了点水,再开口,沙哑的声音缓解了不少。

    “傅里那边……”

    “你放心好了,我跟他说过了,他不会跟白洛庭说什么的,不过妞,这事怎么瞒啊,你现在这么虚弱,回去他一定会发现的,但要是你不回去,他一定会问理由,你想好怎么应对他了吗?”

    她当然没有想好。

    她这不是刚醒吗!

    手无意间搭了一下自己的肚子,裴伊月眉心隐隐一抖。

    虽然她什么都没说,但蒙小妖还是看出了她这个不经意的动作。

    她为难的看了裴伊月一眼,说:“你的孩子……”

    裴伊月攥紧了被子,面无表情的脸显得有些呆滞。

    “我的孩子命不好,我保护不了他。”

    蒙小妖心疼的握住她的手,“这不怪你。”

    她要怎么保护?

    她一面要保护白洛庭,一面还要顾忌她的孩子,她又不是神仙,又不会分身乏术,她要怎么顾忌那么多?

    裴伊月闭上眼,不哭不笑的样子让蒙小妖看着心疼。

    “别想太多了,先把身体养好,孩子会再有的。”

    电话响了,裴伊月看了一眼。

    蒙小妖拿过手机,看到是白洛庭打来的,突然觉的有些惊恐。

    “怎么办,接不接?”

    裴伊月想说,她能不接吗?

    这一关早晚都要面对的。

    接起电话,她像没睡醒一样轻轻应了一声,电话那头,白洛庭沉默了一下,说:“还在睡?”

    “嗯。”

    “那就多睡会吧,不用着急回来,我要去趟京都,大哥在那边受了伤,我要去看看他。”

    闻言,裴伊月诧异的凝眸,“受伤?大哥怎么会受伤?”

    白洛庭还以为这件事会跟她有关系,却没想到她会是这个反应。

    “我也不是很清楚,我只知道他受伤住院,你乖一点,这几天就先住在蒙小妖那,等我回来了再去接你。”

    这个时候他出门,对裴伊月来说当然是一件好事。

    她默默的松了口气,“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大概一个星期,我不在你身边你要照顾好自己,想我的话就给我打电话,随时都可以。”

    “嗯。”

    白洛庭又叮嘱了几句,挂断电话,裴伊月神色随之淡了淡。

    “怎么了?”蒙小妖问。

    “白洛庭要去京都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我可能都要住在你这了。”

    “这是好事啊,正愁没办法瞒他呢,他这一走不是刚好可以给你时间养伤吗。”

    的确是件好事,但裴伊月却觉得好事来的这么巧,有些古怪。

    “白洛庭说他大哥在京都受了伤。”

    闻言,蒙小妖愣了一下,“受伤?他昨天还好好的。”

    裴伊月转头看她,对上她的视线,蒙小妖吃惊的捂住嘴,“该不会是你……”

    “应该是吧,昨天齐心突然出现,我那一枪打到谁我也不清楚,当时白洛言就在华夏王的身边,误打误撞的伤了他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蒙小妖撇了撇嘴,也算是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白洛庭这关你暂时是过了,一个星期后你应该可以下地走动了,到时候在走一步看一步吧。”

    裴伊月轻轻点了点头,“速去哪了?”

    “他回京都了,那边还有些事需要处理。”……

    唐苑。

    白洛言受伤的事是他从电视里看到的,昨天华夏王迎接s国总统的仪式虽然不是直播,但也是上了新闻的。

    他虽然不太愿意相信,但似乎已经联想到了这件事跟裴伊月的关系。

    打中白洛言的那一枪有着很大的弧度和偏差,到底当时发生了什么,会让他们两个人一起受伤?

    他说去京都,其实只是为了能让裴伊月好好养伤,如果他留在北城,她一定会为难用什么样的理由来搪塞他。

    京都那边,他刚接到白洛言的电话,说要解散第一小组。

    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他的这个决定却是白洛庭乐意见得的。

    ——

    京都。

    刑天柯拿到那份血液对比报告,有些不可思议。

    两份dna的比对结果完全不相符,这怎么可能?

    李耀从化验室走出,看了一眼一脸诧异的刑天柯,“刑长官怎么了,化验单有什么问题吗?”

    刑天柯敛回神色,看了他一眼,“化验单会不会是拿错了?”

    “拿错?”李耀扬眉笑了一下,“邢长官这是在质疑我的办事能力,还是在怀疑我的智商?”

    闻言,刑天柯尴尬了一下,“抱歉,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这个化验结果跟我预想的有些不太一样。”

    “如果什么事都能安刑长官预想的一样,我想,这世上应该就不需要化验这么麻烦的事了。”

    李耀似乎被她说的失去了耐心,说完,也没再多留,转身离开。

    刑天柯呆怔的站在原地,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去跟白洛言交代。

    昨天她那么大义凌然的反驳了他的话,现在化验结果出来了,跟她预想的完全不同。

    白洛言昨天很生气,如果他真的一气之下解散了第一小组,那么……

    李耀离开化验室,直接去了顶楼的天台。

    “事情解决了,下次小心点。”

    电话里,杭子速一声冷笑,笑声中仿佛带着狰狞,“这话你应该去跟总部的人说,这次的事你卖的不是我的人情,想要找人情,就去找k,他以为齐心的那点招数能瞒得过第一小组的人?一个连脑子都没长全的女人,注定是个废物。”

    电话被挂断,甚至没有给杭子耀说第二句话的机会。

    他收起手机,叹了口气。

    齐心的确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这一点他也这么认为。

    只是,这次的事他并没有收到上面的通知,是杭子速找到他,他才知道刑天柯拿来的血液对比的对象是黛。

    k对黛的态度一向很明确,这次为什么会出这么大纰漏?

    想不通是怎么回事,这个时候他也不能去总部问个清楚。

    他再次拿出手机,发了条信息到没有名字的号码。

    ——“师傅,是不是总部出什么事了,为什么第一小组的人拿着黛的血液样本来化验,是她的身份被发现了吗?”

    一分钟后,杭子耀收到回复。

    ——“知道了。”

    知道了?

    不是回答也不是解释,而是知道了……

    ------题外话------

    三更结束,本来想发四更的,稿子不够了,哈哈哈哈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