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室里没有信号,裴伊月的手机已经是不在服务区的状态。

    白洛庭一连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是这种情况,不由得有些不安。

    拨通蒙小妖的电话,结果一样,他低咒一声,心里郁闷。

    心想着蒙小妖打不通找傅里总行吧,鬼知道居然连傅里的电话都是同样的状态。

    “您好,您拨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请稍后再拨。”

    白洛庭看了看自己的手机,难道是他的电话出毛病了?

    ——

    几个小时之后,手术终于结束了。

    蒙小妖从裴伊月的房间出来,就见傅里正站在门口打量那面刚刚开启过的墙。

    她低下头,犹豫了一下。

    她把他找来是因为她找不到其他人,可是现在,她却要为自己的处境担忧。

    她这个房子里的秘密太多,现在都被他看到了,她一直隐瞒的那些事,怕是再也瞒不住了。

    就在她胡思乱想之际,傅里回头看着她,“好好照顾她,我先回去了。”

    傅里正要走,蒙小妖突然上前,扑进他的怀里。

    “傅里。”

    她把脸埋在他的胸口,开口,闷声闷气。

    她能感受到他心里的疑惑,可是他却什么都没问。

    是感动吗,或者说,连她都开始觉得自己的隐瞒是一种自私。

    傅里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她已经没事了。”

    傅里的确好奇,但他记得白洛庭曾经说过的话,不想把他爱的女人越推越远,就不要去探究她的一切。

    他已经没办法在承受一次她的离开了。

    腰上那双手却越缠越紧,他越是什么都不问,蒙小妖心里就越是愧疚,“你没有话想要问我吗?你都看到了不是吗?”

    沉默半晌,傅里淡淡舒了口气,“如果我问,你会跟我说吗?”

    天知道他有多想问。

    尤其是当他看到那满屋子枪械的时候,对他的震撼实在是太大了。

    能拥有一间这样的房子;能拥有一个小型的高级手术室;能拥有一个枪支弹药的机械室,这真的是她的家吗?

    “我……”

    蒙小妖是很想跟他说,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她怎么能说?

    事关裴伊月和白洛庭,如果现在跟他说,无疑就等于告诉了白洛庭这一切。

    她闭上眼,慢慢的松开了搂着傅里的手。

    一头短发因为她垂头的弧度而有所倾斜。

    “对不起傅里,能帮我保守秘密吗?”

    傅里看着她,平和的目光不再有任何探究,“她受了这么重的伤,孩子也没了,就算我不说,你觉得你们能瞒得了多久?”

    蒙小妖紧了紧身侧的两只手。

    裴伊月的孩子最终还是没有保住,她现在已经很为难了,她不知道等她醒了之后要怎么跟她说,可是现在他却还要面对傅里,更要想办法瞒住白洛庭。

    “我知道这件事瞒不了多久,但是妞不想让他知道,能瞒一天是一天。”

    蒙小妖也没想过这件事能成功的瞒下来,毕竟现在她的孩子没了,而且她伤成这样,短期内怎么可能会好,

    她跟白洛庭是夫妻,就算是神仙也藏不住她的伤口。

    见她这么坚持,傅里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我先走了,明天我再来给她换药,如果再有什么问题打电话给我。”

    蒙小妖没说话,心口却像被什么堵着,有些透不过气。

    她感觉这一次真的把他们之间的距离拉远了。

    这几年来,她就算再想他都会忍着不见他,怕的就是这样一天的到来。

    可是这一切怪得了谁呢?

    这条路是她自己选的,即便最后她得到的是一句再见,她也只能笑着接受。

    她转过身,不想被他看到眼底的落寞。

    “谢谢你,换药的事我想我可以,你已经为我做的很多,不需要……”

    话还在口中没有说完,蒙小妖胳臂被人从后猛力一扯,身子半旋,之后落入了一个熟悉的怀里。

    傅里的手紧紧的将她的身子固定在怀里,他的声音很低,很沉,像是在对她做着某种警告。

    “不许对我说不需要我这样的话,你需要我,你会一直需要我,蒙小妖,我不管你是谁,你这辈子都别想摆脱我,你是人也好是鬼也好,我傅里都只会爱你一个,你如果再敢消失,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

    傅里从临水公寓出来之后直接来了唐苑。

    裴伊月的事瞒不住,而且他也不想瞒。

    听到敲门声,白洛庭急忙去开门,然而当他看到来的人是傅里,他似乎有些失望。

    “你人跑哪去了,手机都打不通。”

    不只是他,连着三个人的电话都打不通,简直是见了鬼了。

    白洛庭转身往里走,傅里却站在门前缓缓的把门关上。

    “二少,裴小姐出事了。”

    闻言,白洛庭脚步蓦地一顿。

    他猛然回头,带着一脸的惊愕。

    “你说什么?”

    “我刚刚从小妖那边过来,她受伤了,是枪伤。”

    白洛庭眼眸一缩,惊恐的反应已经不再像之前那么明显。

    他早就料到了,她突然说要去蒙小妖那住一天,他就应该知道她不会那么安分。

    枪伤……她到底都去做了什么!

    “她不太想让你知道这件事,小妖也再三叮嘱我不要跟你说,可是我想了想,你还是有必要知道,还有,她们的身份……”

    白洛庭眉心微微一蹙,打断他的话道:“她伤的怎么样?”

    “很严重,我去的时候她已经昏迷了,不过子弹取出来了,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

    白洛庭闭上眼,渐渐的平缓了自己的心绪。

    他不说话,傅里有些不安。

    “二少,要去看看她吗,她现在就在小妖的公寓。”

    “不了,不是说她不想让我知道这件事吗?”

    紧握的拳早已布满青筋,他能想象到她不想让他看到她现在这个样子的坚持,而且,他也不想看到她受伤时的样子。

    他怕自己会心疼,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去逼问她到底是谁干的,他更怕自己会说出他知道的一切……

    “二少。”

    见白洛庭要走,傅里开口叫住他。

    白洛庭脚步缓缓停住,没有回头,也没有说话,落寞的背影带着一股淡淡的哀怨。

    “二少,还有一件事我想告诉你,就是关于孩子……”傅里说到这,之间白洛庭身形微微一颤,他没有继续往下说,因为他知道他已经猜到他要说什么了。

    “她短时间之内不会清醒,如果你想去看看她,我可以帮忙支走小妖,她的那个房子……有些古怪,如果你想去的话,我可以提前做些准备。”

    沉默中,白洛庭轻轻点了点头。

    对于孩子,他自然是期待的,但她又何尝不是。

    如果她醒来后知道了孩子的事,她一定会难过的。

    ——

    晚上,临水公寓。

    傅里硬把蒙小妖带出去吃饭,临走前故意在电网上做了点手脚。

    白洛庭进来的很顺利,整栋房子里只有一个房间的灯昏昏暗暗的亮着。

    他走过去,推开并没有关严的房门,看着床上的人无声无息的躺在那,他的心狠狠的抽痛了一下。

    想到昨天这个时候她还在他的怀里撒娇,说只离开一天,还再三保证自己不会出事,现在她却脸色苍白的躺在这里,毫无声息。

    这就是她的承诺吗?

    坏丫头!

    他坐在床边,轻抚她的脸。

    他说过无数次的保护她,可是他却一次都没有做到,每一次他都是束手无策,现在她受了这么重的伤,他仍旧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这就是你跟我的保证吗?”

    低沉的声音带着几分沙哑,他真的好想把她拽起来好好问问,她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不瞒着他去做这些事。

    模糊中,裴伊月似乎梦到了一个人,那人坐在她的床边指责她。

    这个声音好熟悉,她忍不住睁开眼看了看,体内的麻药还没有完全散去,零散的目光仿佛是在梦境当中。

    看着她的眼,空洞无神,白洛庭并不怕被她看到自己,他甚至想要就这样跟她挑明一切。

    无力的眼轻轻的眨动了几下,之后再次回到了梦境之中。

    “白洛庭……”

    她轻声喃哝,呓语般的声音撞击着白洛庭酸涩的心。

    他抓着她的手,紧紧的捏在手里,严厉的口吻微微发颤,“笨蛋,为什么要让自己受伤,为什么非要去做那些危险的事,就这样待在我身边难道不好吗?”

    “白洛庭……”

    指责的话是对她说的,但更多的却是在折磨他自己的内心

    他的生气终究幻化成了不忍,他俯身,小心翼翼的摸着她的脸,“我在这。”

    “白洛庭……我不会让你有事的……我可以……我一定可以让他……”

    白洛庭用力的想要听清她后面的话,可是她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乎是没了声的。

    白洛庭蹙着眉心,看着那张泛白的脸。

    什么叫不会让他有事?

    手机响了。

    白洛庭看了一眼,是白洛言的电话。

    他稍稍动了一下眉心,悄声接起,“大哥,找我有事?”

    那话那头,白洛言的声音似乎也有些无力,他的喘息声很重,像是有些着急。

    “你在哪,小月在你身边吗?”

    闻言,白洛庭看了一眼昏睡中的裴伊月,“在,大哥在她有事?”

    “你们现在人在哪?”

    白洛庭垂了垂眸,“在马来西亚度假,今天刚刚到,小月这会儿在洗澡,出什么事了吗?”

    “度假?”

    白洛言的声音出现了明显的好奇,或者说,是不相信。

    “你们今天一直都在一起吗?”

    “大哥这话问的有意思,我说了我们今天刚到,难道我们还会做两架飞机分别来?”

    裴伊月受了伤昏迷不醒,现在白洛言又打电话来询问她的下落,白洛庭就是再傻也能猜到白洛言打电话来的目的。

    他不惜为她说谎来隐瞒这一切,不论如何,他都不会让她再有事。

    “大哥有话让我转达吗?如果没事我想先挂了。”

    “没事了,你们好好玩,照顾好她。”……

    京都,医院。

    白洛言腹部受了枪,这会儿刚刚清醒。

    他也不相信这一枪会是她开的,她开枪的手法一向很准,即便这次她想杀的人是他,也不会偏差到这种程度。

    挂断的电话还在他的手里,他狐疑的皱起眉。

    他总觉得今天这一枪的波动有点大,他甚至怀疑这一枪并不是打算对着他开,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才会让她的枪法有所偏差?

    白洛言想不通。

    他闭上眼,靠着身后的床头,深深呼了一口气,扯动了一下伤口,他微微蹙了下眉。

    他并不相信白洛庭说他们在度假的话,因为他是接到了消息说她会在今天动手,所以他们第一小组的人才会全员出动。

    虽然他也不知道消息到底是从哪来的,但今天的确出事了。

    “老大。”

    刑天柯从病房外走进来,见白洛言醒了,脚步加快了速度。

    “老大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这样的伤对白洛言来说没什么严重,他放下手机,看了刑天柯一眼,“我没事,你们那边怎么样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