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360 他是在试探我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360 他是在试探我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联系速,让他做好接应,结束之后直接回北城。”

    裴伊月没想到白洛言也会在这,如果她当着他的面杀了华夏王,那么他第一时间肯定是怀疑她。

    她现在进退两难,不能收手,更不能不做,唯一能做的就是开完这一枪之后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北城,躲过他的追查。

    “我知道。”

    蒙小妖应了一声,拿着手机去了一旁。

    白色的玉麒宫殿,是王室最具象征意义的建筑,王宫外面被市民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住,要想在外面下手,太难。

    裴伊月只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在华夏王和s国总统从宫殿出来的那短暂的一瞬间解决。

    鹰一般的眸,漆黑而犀利,微俯的身子保持着狙击最好的姿势。

    纤细的指尖轻轻搭在扳机上,黑色的抢把显得她的手更加柔弱白皙。

    十字的瞄准口在华夏王出现的那一刻就瞄在了他的身上,他左边的人是施月华,右边的事白洛言,可事到如今,这些人已经不再是她退缩的理由了。

    扣在扳机上的食指逐渐加大力度。

    砰的一声。

    裴伊月眉心一紧。

    她的枪是带了消音器的,可是刚刚的声响……

    “齐心?!”蒙小妖回头惊叫。

    裴伊月慢慢低下头,她的腰腹被突然出现的的齐心一枪打穿,同一时间,大楼的下面一片动荡。

    她那一枪打出去了,但是她却不知道自己刚刚的一枪是不是真的打到了人。

    伴着下面的惊呼声越来越大,蒙小妖跑过来,扶住裴伊月,手里的银魂直对着齐心那张笑意满满的脸。

    “齐心,你为什么会在这?”

    “听没听说过,什么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黛,没想到吧,你也有今天。”

    裴伊月垂着头,马尾被天台的冷风吹的扬起。

    一声微凉的笑声被风吹散,飘飘渺渺。

    她将探出的狙击枪收回,单手拄着,另一只手按着自己腰间的伤口。

    她微微抬眸,只看到齐心残疾的腿便停下了目光,她说:“想做黄雀,你这一枪未免也太偏了一点,知道k为什么不重视你吗,就是因为你没用。”

    这一刻,裴伊月终于看透了世间炎凉,她不怕激怒齐心,因为她赌她没有胆子开第二枪。

    “你说什么,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能杀了你?”齐心拿着枪上前,蒙小妖同样拿着银魂上前一步。

    齐心手里的枪对着裴伊月,而蒙小妖手里的银魂已经抵在了她的头上。

    “那你又信不信,我现在也能杀了你?”蒙小妖怒了,她从没想过跟总部的任何人敌对,但是这个齐心,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她早就已经不耐烦了。

    “妖,不要跟她浪费时间,收拾东西,我们走。”

    裴伊月知道,刚刚她那一枪不管有没有打中,一定都引起了动乱,国防和第一小组的人应该很快就会找到这,她们现在不走,就没有离开的机会了。

    蒙小妖银魂一收,嘶啦一声扯下一块衣角,按住裴伊月的伤口。

    她看了一眼地上的血迹,正想着要怎么处理,就听裴伊月淡淡的说:“走吧,这里会有人处理的。”

    蒙小妖不懂她这话是什么意思,看了她一眼,她的脸上却是一如既往的冷静。

    她说的人,是齐心?

    可是齐心不是来杀她的吗?

    蒙小妖呆怔的搀扶着裴伊月离开,天台上,就如裴伊月所预料的一样,齐心没有追上来,并且带了强浓度的硫酸,将地上的血迹全部销毁。

    从楼上下来,杭子速的车已经在楼下等着了。

    看到裴伊月是被搀扶下来的,他一惊,赶忙从车里出来。

    “开车。”裴伊月头上的汗密集了一层,看到杭子速要下车,她猛然喝了一声。

    坐进车里,裴伊月终于抑制不住伤口传来的疼痛,大口喘着粗气。

    “回北城。”

    闻言,蒙小妖一怔,“不行,你现在这样怎么会北城,我带你去总部,我们去找蓝先生。”

    杭子速的车开的很稳,不至于让裴伊月的伤加重,他一脸凝色的回头看了一眼,怒道:“是谁伤了我师傅?”

    “是齐心!”蒙小妖咬着牙,真恨自己刚刚怎么没有一枪崩了她。

    杭子速恨恨的捏紧了方向盘,“齐心,老子现在就找她算账去。”

    蒙小妖扯下的衣角已经蕴满了血,裴伊月这会儿已经没力气在发脾气了。

    “我说了,回北城,齐心是k派来的,你去找她算账,不是送死吗?”

    裴伊月的话震惊了两个人,蒙小妖愕然的看着她,脑子已经不灵活了。

    “什么意思,你是说是k让齐心来伤你的?这怎么可能?是他派下来的任务让你杀华夏王,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裴伊月闭上眼,虚弱的靠着椅背,泛白的嘴角微微扯动,却再也笑不出来。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让我杀华夏王,他是在试探我,齐心这一枪没有打到我的要害,就足以证明她不是以私人的名义出手,不然,以她对我的恨,又怎么会这么轻易放过我。”

    裴伊月在齐心出现的那一刻就已经明白了一切,k的目标一直是白洛庭,杀华夏王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考验,齐心这一枪是k对她的提醒,同时也是解救华夏王的手段。

    难怪她之前觉得怪怪的,第一小组的人并不属于国防范围,他们的成立只是为了抓她,如果他们没有听到风声,又怎么会集体出现在这。

    是她太笨了,居然连这都看不穿。

    蒙小妖理解了她话里的意思,但是她还是觉得她的伤撑不到北城。

    “妞,既然k没想过要你的命,就说明他不想让你出事,我们去找蓝佑,他一定会救你的。”

    “呵,”裴伊月凉凉的扯动嘴角,微睁的眼底满汉不屑,“我不稀罕他们救,回北城。”

    她心心念念的只有回北城,她即便是死,都不愿意在去面对那些她厌恶的一切。

    她现在只想看到白洛庭,只想待在他的身边,只想抱着他,只想跟他安静的待在一起。

    直升机从京都到北城两个小时的时间,其间裴伊月已经体力不支昏过去了一次。

    她流了太多的血,蒙小妖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回到临水公寓,她踌躇不安。

    裴伊月醒了,看到自己在地下医疗室,染血的手一把抓住蒙小妖的手,“帮我把子弹取出来,蒙小妖,你学过医的,你别跟我说你连这个都做不到。”

    裴伊月双眼赤红,蕴湿的鬓角已经分不清是泪还是汗水。

    她能感觉到肚子里的小生命在流失,可是她却无能为力。

    这一刻,她真的好恨,可是她的恨却挽留不了她和白洛庭的孩子。

    蒙小妖闻言更慌了,她连连摆手说:“妞,我不行的,我真的不行的,我不能害你,我万一,万一失手了怎么办,不行,不行。”

    蒙小妖一个劲的摇头,拒绝给她手术。

    她的确学过医,可是她根本就连半吊子都不如,她怎么肯能拿她当实验。

    裴伊月已经无力再说话了,拉着蒙小妖的手也渐渐的滑了下去。

    蒙小妖一惊,拉住她的手连忙道:“我去找傅里,我让他来帮你,他可以的,你等着,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裴伊月摇着头,“不行,不能让他知道,他会告诉白洛庭……”

    这个时候她在乎的居然还是白洛庭,蒙小妖真的已经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

    “我知道你怕被白洛庭知道,但是现在救你最重要,我答应你,我一定会嘱咐傅里,不让他把这件事说出去,妞,你听我的吧,你的伤不能再拖了。”

    蒙小妖从地下室走出去,裴伊月无力再去拦她。

    医院,傅里接到蒙小妖的电话,还没等开口,就听她说:“傅里,你现在马上来我的公寓,一个人,不要对任何人说,我需要你帮忙,我现在把地址发给你,你马上过来,马上!”

    蒙小妖的声音急切中隐隐发抖,傅里蓦地起身,外套都来不及穿就往外走。

    “好,我马上到,你冷静点。”

    ——

    临水公寓前,蒙小妖穿着单薄的衣裳,衣角还被撕掉了一块,浅色的衣服上沾染着星星点点的血迹。

    傅里开车过来,远远的就看到她一身狼藉。

    他心底一惊,急忙踩下刹车,从车里走了出来。

    “你怎么了,受伤了?”

    蒙小妖摇了摇头,“受伤的人不是我,是妞。”

    闻言,傅里眉心狠狠一拧,“你说什么?”

    蒙小妖知道他这个反应一定是震惊过度,冰冷的手握住他的,她急道:“傅里,这件事妞不想让白洛庭知道,你能不能不说,她伤的很严重,我是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才给你打的电话,你不要跟白洛庭说好不好,好不好?”

    傅里没办法拒绝她的哀求,但他也不想瞒着白洛庭。

    “她为什么会受伤,她受伤为什么不送医院,你把我叫来,这里也没有医疗器材,你要我做什么?”

    “有,有,我这什么都有,她不能去医院,你跟我来。”

    蒙小妖这会儿已经顾不上那么多了,她只知道,多拖一会裴伊月就多一分危险。

    走进屋里,傅里眼眸微微一缩。

    他之前来过这,只是在大门口远远的看了一眼,他还以为这里只是一栋豪宅,却没想到里面会是这样。

    刚进门的电网就震惊了他,有谁会好端端的在家里装这样一个东西?

    往里走,一面墙壁突然朝上打开了。

    傅里不敢相信的看着带路的蒙小妖,强忍着心里的好奇,一路跟她走进地下室。

    地下室里灯光很足,但是除了医疗室,还有一个化验室和一个小型的机械室。

    机械室?

    傅里瞠目结舌。

    那里面全都是一些重量武器,长短不一的枪支弹药,简直闪瞎了他那双眼镜片下的眼睛。

    蒙小妖回头看了他一眼,就见他脚步停在机械室前,她知道他现在一定好奇极了,也知道他一定在想她到底是什么人,可是现在,她真的没有心情跟他解释太多。

    “傅里。”蒙小妖叫了他一声。

    傅里回神,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那眼神,带着探究和疑惑,还有深深的不解。

    蒙小妖抿着唇,像是有口难言。

    傅里走到她身边,伸手搭了一下她的肩,“走吧。”

    医疗室,这里比医院的机器还要先进。

    手术床上,裴伊月已近昏厥,浑身上下全都是血。

    氧气是蒙小妖临出门给她戴上的,她不知道除了这个,她还能做什么。

    傅里疾步走过去,一怔。

    “枪伤?”

    蒙小妖站在他身边点头,“嗯,已经快三个小时了,你快点帮她把子弹取出来,我怕在晚点的话……”

    “给我帮忙。”傅里打断她的话。

    他当然知道再晚一点会有多危险,但他更知道,三个小时留了这么多血,再加上她受伤的位子,孩子,怕是保不住了。

    ------题外话------

    嘤嘤~小月的孩子没留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