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359 乱了整个华夏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359 乱了整个华夏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够了,已经够多了,现在只差最后一个,你就可以回到我身边了。”他起身,缓缓的走到裴伊月身边,凝着她的脸,他的声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柔和。

    裴伊月身子一僵。

    她没有听错,他说的是回到他身边。

    可难道他不知道,现在的她,最厌恶,最抗拒的就是回到他身边吗?

    他的手很凉,当裴伊月感觉到他的手时,松开的拳再次握紧。

    她侧身,却没有躲开他的牵扯,被他握在手里的拳因为两人之间拉开的距离而暴露的更加明显。

    蒙小妖愕然的看着那握再一起的两只手,心脏都快爆裂了。

    “抱歉k,这次的任务我不能接受。”

    “哦?”

    k高扬的声调带着一丝不满,他松开她的手,转身,双手负后,背对着她。

    “我还没有说让你做什么,你就说不接受,看来你真的是被我宠坏了。”

    宠?

    好一个宠?

    她不过是他身边养的一只逢人就咬的恶狗,在她忘记自己是人的这些年,她的确把这种难以形容的“恩赐”当成了宠。

    “好,既然你不愿意接受这次的任务,那我换一个给你。s国的总统施景郴和月华夫人来访,一个星期后会举行参观行游,之后会在宫殿召开记者会,只要你能杀了华夏王,我就答应你,放过白洛庭。”

    闻言,裴伊月一惊,愕然的看向那高傲的背影。

    “华夏王?”

    华夏王之所以是王,是因为华夏国跟其他国家不一样。

    华夏国的王位是传承的,而其他国家都是经过选举而上位,华夏王对华夏所有人来说是天一样的存在,况且他到现在都没有选出继承人,如果他就这么死了,就等于乱了整个华夏国。

    k微微侧身,并没有正脸看她,“怎么,如果你连这也做不到,你就只能选择离你最近的人下手了,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考虑。”

    k走了。

    在他留下这个艰难的选择之后,他高调的离开。

    裴伊月明白他这个命令的意义,他想要的从来都不是华夏王的命。

    虽然她战无不胜,但是刺杀华夏王,又是在那样的日子,军方全方位的警惕,她怎么下手?

    刺杀华夏王无异于送死,他想要的是白洛庭的命,但如果她不给,没人动的了他,所以他能做的,就是让她自己选,是白洛庭死,还是她死!

    想通了所有的事,裴伊月脚下一软,跌坐在地上。

    蒙小妖急忙跑到她身边。

    “妞你没事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k让你杀华夏王他是不是疯了。”

    在这一刻,裴伊月似乎已经看透了这个世界。

    她笑,笑的是那么的哀凉。

    她闭上眼,无力的说:“联系速,勘察场地,我会亲自动手。”

    ——

    两天后,白立成的出现让裴伊月傻眼了。

    他没死……

    k的确没有说过他死了,他只说他不在任何人手里。

    裴伊月这一刻才知道,原来k不只是手段凌厉,就连心计都是这般不在话下。

    他成功的套出了她的话,原来,他并不知道他要找的人是谁。

    裴伊月定了酒店,把安希颜和裴俊海全都叫来了。

    她现在有点明白裴雨菲走之前为什么会特意做那么多事了,原来在这种时候,想要安顿好所有身边的人,才是一个正常人应有的想法。

    安希颜答应过裴伊月会试着接受裴俊海,可他毕竟是个大男人,他不会像裴伊月一样撒个娇既哄了自己又哄了别人。

    饭桌上的气氛有些尴尬,裴俊海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毕竟自己突然多出来一个儿子,他也很意外。

    “你们就打算这么一句话不说的坐到明天早上吗?”

    裴伊月看不过去了,她是女的矫情点也说的过去,他们两个大男人在这你看我我看你,你侬我侬的,真是让人受不了。

    闻言,裴俊海尴尬的笑了一下,“先吃饭吧,小月应该饿了,你现在一人吃两人补,可不能饿着我外孙。”

    她哪里会饿着?

    看了一眼身边的白洛庭,他都快把她的碗堆成山了好吗!

    裴伊月看了一眼扭扭捏捏的安希颜,调笑着说:“我倒是不会饿着,我就怕你们两个这么互相看啊看的,在看出什么异样的感情来,到时候就没我的容身之处了。”

    这丫头,说话真损。

    白洛庭坐在她身边忍不住笑了一下。

    他拿起筷子放在她的手里,说:“你这张嘴是越来越会说话了,赶紧吃,你这么一直插嘴让他们怎么培养感情?”

    安希颜:“……”

    谁说要跟他培养感情了?

    这两口子故意的吧,一唱一和的,逗他玩呢?

    安希颜在桌子下面踢了裴伊月一脚,小声说:“你想干嘛,把我叫出来就是为了让我陪他吃饭?”

    “昂,你忘了你答应我什么了?”裴伊月理直气壮的看着他。

    她现在有老公有孩子,有哥哥有爸爸,她怕谁?

    她谁都不怕,尤其不怕安希颜。

    安希颜被她噎的没话说,他看了裴俊海一眼,为难的皱眉。

    “那你也得给我点时间啊!”

    安希颜捏着嗓子,裴伊月却一点都不管他,大喇喇的就说:“要什么时间,都这么多天了,叫声爸有什么难的。”

    闻言,裴俊海愕然的看向安希颜。

    这话的意思是,他也打算认他了?

    这么突然?

    安希颜见裴俊海看他,更是抹不开面子。

    “我,我不叫,心里知道怎么回事得了,我有爸有妈的,干嘛还要多认个爸。”

    这话是赌气,但说的也是事实。

    人家有爸有妈的,再认一个岂不是多余?

    裴伊月定定的看了他半晌,“好吧,那明天你就回你的m国不要再来了,往后你姓你的安,我姓我的裴,反正也不是一家子,何苦硬往一块凑。”

    “凑丫头,你威胁我啊?”

    安希颜不敢相信的看着她,难道不应该是他们之间的关系比较好吗,为啥她现在居然帮着裴俊海说话?

    裴伊月拿起筷子,慢吞吞的吃着碗里的菜,不理他。

    她抬头看了裴俊海一眼,笑了笑说:“爸,吃菜。”

    安希颜:“……”

    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这声爸叫的这么洪亮,绝对是为了气他的!

    安希颜被她气的心口痛,却又拿她没办法。

    “是不是我今天不认他,你往后就不理我了?”

    “对。”

    裴伊月答的利索。

    安希颜咬着牙根,“是不是我今天不叫他爸,你往后也不再叫我哥了?”

    “没错。”裴伊月头一扭,夹起一个丸子送进了嘴里。

    见他们两个你一句我一句的杠上了,裴俊海有些为难。

    这手心手背都是肉,他怎么能眼看着他们掐呢?

    “小月,这事得慢慢来,你还是别……”

    “这事不能慢慢来。”裴伊月打断他的话,“您不知道,他这个人别扭的很,他不是我,他又不缺父母,我要是不逼他,他是不会认你的。”

    一听这话,安希颜终于忍不住了。

    “臭丫头,什么叫我不缺父母,这能一样吗,安章夫妇是对我不错,但他们毕竟不是生我的人,不然你以为我第一次来北城真的是为了合作案吗?”

    闻言,裴伊月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她眉梢一扬,眼角晲着他,嘴边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哦?你第一次来不是为了合作案,那是为了什么?”

    安希颜一噎,不自然的看了裴俊海一眼。

    这不言而喻的话几乎谁都听出是什么意思了。

    在他们一家人面前,白洛庭算是半个外人,他没有插嘴说什么,只是轻声笑了一下。

    这丫头给人挖坑下套的本事真是越来越强了。

    还好她现在对付的人不是他,不然他还真没信心能够躲过去。

    这顿饭下来,安希颜的那声“爸”虽然还是没有叫出口,但是裴伊月知道他已经妥协了。

    ——

    “二少,京都那边来消息了,你要不要提前把这件事跟你媳妇儿说一下,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白洛庭也想把他的事跟裴伊月说说清楚,可是最近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他每次都找不到最好的时机。

    现在s国的人又来访,说是来访,实际施月华在想什么他怎么会不知道?

    上次是她一个人悄悄地来,现在却是带着s国总统大张旗鼓的来,若是她真的豁出去说些什么,就算是他,恐怕都留不住那个丫头了。

    斟酌半晌,白洛庭淡淡的叹了口气,“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找机会跟她说。月华夫人那边没什么动静吧?”

    傅里知道他想问什么,点了下头,“嗯,他们好像只是来和谈参观,并没有异样,不过我想,他们应该不会这么轻易离开,毕竟……”

    傅里话说一半,很识趣的停住。

    白洛庭轻声叹息。

    “是啊,毕竟小月是她的女儿,如果她换个身份,我很愿意将小月送回她身边,安希颜不想让她回去有他的私心,同时也有他的担心,这一点,我想施月华应该也能想到。”

    “您也别太担心了,既然月华夫人是她的母亲,她也会为她的安全着想,她应该不会轻举妄动的,只不过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她来北城找孩子这件事,我就怕,她还没有说什么,你媳妇儿就被别人发现了身份,这是最麻烦的。”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白洛庭真不知道裴伊月是怎么承受的住这么多事的。

    她经历了这么多,她一定很清楚自己现在的状况,可是她却还有心情让安希颜也认裴俊海。

    这若换成是他,恐怕早就没这个耐心了。

    ——

    最近这段时间裴伊月被白洛庭看的很紧,几乎是离开他面前一分钟他就会到处找人。

    她来京都是因为她骗他说去蒙小妖那住一天,好说歹说他才肯放这一天长假。

    京都某幢大楼的楼顶。

    冷风瑟瑟,但好在今天阳光普照,并不是特别冷。

    围栏处,一把黑色的狙击枪探头而出,黑色风衣飘决,白皙的手托着沉重的机枪,平稳到一丝不苟。

    清隽的脸上除了冷漠没有一丝表情,裴伊月的时间很仓促,但是对于她来说,这一枪射出去,不管成功与否她都没有退路。

    只不过,让她没想到的是,华夏王身边除了国防,居然连第一小组的人都来了。

    她的行动从来都没有被第一小组的人抓过现行,如今他们居然有所防范,太诡异了。

    裴伊月从远程狙击枪的瞄准镜里向下看了看,下面人声鼎沸,她真的不知道她这一枪下去会不会真的如愿以偿。

    蒙小妖拿着望远镜观察着下面的动静,她一边看一边说:“妞,以你的枪法,应该难不住你吧。”

    “嗯。”

    裴伊月淡淡应了一声,听不出情绪,蒙小妖放下望远镜看了她一眼。

    “妞,你这一枪下去,整个华夏怕是都要为你动荡了,你真的想好了?”

    “不然呢?”

    裴伊月的反应足以令人冷彻心扉。

    蒙小妖知道这她并不是心甘情愿去做这件事,可是她却别无选择。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