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358 把你爸找回来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358 把你爸找回来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他还说什么了吗?”

    蒙小妖再次哼哧着气愤了一声,“说了,不过等于没说。 ..”

    裴伊月没做声,静等她把后面的话说完。

    “他说什么,我们要找的人肩上有个胎记,还是花型的胎记,呵,你说他这不是废话是什么,他难道还打算让咱们去大街上挨个扒光男人的衣服,看看他们谁的肩膀上有胎记吗,真是搞笑!”

    蒙小妖话音落下的那一瞬,只听电话里传来一声闷响。

    同样听到声响的白洛庭从客厅走来,走到门前,就看到裴伊月昏倒在地。

    “小月。”

    他惊叫,扶起她,他拿起地上的电话,吼道:“你跟她说什么了?”

    蒙小妖有点懵。

    “我,我没说什么呀,闲,闲聊来着。”

    白洛庭一声怒叹,直接挂断电话,抱起裴伊月就走了出去……

    ——

    医院。

    傅里给裴伊月做了检查之后,为了不吵醒她,刻意让白洛庭跟他走出病房。

    “她的情况不太稳定,上次的事对孩子的刺激很大,孩子现在还不到两个月,属于危险期,如果不好好养着很容易流产,孕妇的情绪很重要,这一点也只有你能帮她。”

    白洛庭固然是期待孩子的到来,但前提是裴伊月不能有任何意外。

    紧蹙的眉心从来到医院那一刻就没有舒缓过,他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

    白洛庭嘴上答应,但心里却不知道该怎么做。

    她心里藏着的事实在是太多了,她一忧心起来哪里是他能劝住的?

    回到病房,病床上的人还在睡着。

    这已经是她第几次来医院了?

    白洛庭都已经快要数不清了。

    门外,蒙小妖急匆匆的跑来,被傅里拦在了外面。

    “你怎么来了?”

    “妞她怎么了?”蒙小妖气喘吁吁的,一看就是跑上来的。

    傅里轻叹一声,说:“她怀着孕,再加上她的身体太虚弱,但凡受到一点刺激都可能会伤害到她肚子里的孩子。”

    傅里是在回答她的话,但同时也是在提醒她。

    他虽然不知道她跟裴伊月之间有什么秘密,但是他知道,她们之间的秘密只大不小。

    裴伊月昏倒,她却知道来医院,想来她晕倒这件事一定跟她脱不了关系。

    现在白洛庭正在郁闷当头,她要是进去,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

    蒙小妖半张着嘴,有些惊讶,“你是说,她的孩子有问题吗?”

    傅里扳过她的身子,勾着她的肩带着她离开,他一边走一边说:“亏得你也是学医的,怎么就学成这样?”

    闻言,蒙小妖不乐意的瞪了他一眼,“我学医那会儿学成什么样你还不清楚吗?你现在是在数落我?”

    “我哪敢?”傅里揉了揉她的一头短毛,“她的孩子没事,只是怀孕周期短,再加上最近接连发生了太多事,她承受能力有限,忧心过度自然会影响胎儿。”

    蒙小妖默默地垂下头,一脸忧思。

    忧心过度?

    可是她刚才也没说什么呀。

    她就说了k的事,难道……

    蒙小妖脚步猛地一顿。

    “怎么了?”傅里跟着她停下,看着她问。

    蒙小妖脸色不是很好,她摇了下头,“没事,你忙吧,我先回去了,妞要是醒了的话记得告诉我一声。”

    蒙小妖走了,可是她心里却隐隐不安。

    是胎记吗?

    她是知道谁有那块花型胎记是吗?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巧的事?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该怎么办?

    她会疯的!

    ——

    裴伊月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凌晨,白洛庭靠在一旁的椅子上,合着眼像是睡着了。

    她没有叫醒他,而是在黑暗中默默的看着他的脸。

    花型的胎记吗?

    是他吗?

    k要找的人不是白洛言已经很让她意外了,为什么还会发生这样的事?

    她闭上眼睛,微声一叹,斜靠在椅子上的人突然醒了。

    白洛庭本来就没有睡着,听到她探起,他不安的睁开眼,刚好对上裴伊月那双漆黑的眼眸。

    黯淡的眸没有一丝光亮,她在害怕什么?

    白洛庭轻抚她的头,“感觉好点了吗?”

    “嗯,我没事了。”

    “傅里说你身体虚弱,别再想太多,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安心养着,这样你和孩子才能健健康康的。”

    裴伊月点了点头,手隔着被子覆上自己的肚子。

    “白洛庭,你身上的胎记除了我,还有谁知道?”

    突然听她问这样的问题,白洛庭有点不太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他笑了一下说:“你该不会怀疑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吧?我跟你保证,我了我爸妈还有你,没人知道。”

    裴伊月轻轻拧了下眉。

    没人知道,那k为什么会知道?

    垂眸的那一瞬,裴伊月倏然一怔。

    她惊恐的抬眸,看向白洛庭。

    白洛庭被她这样的眼神吓到,昏暗的病房仿佛因为她的目光而骤然降温。

    “你爸现在人还在北城吗?”

    “不在,白洛莹的事对他打击很大,他回京都了。”

    急速的心跳带动着她的整个腹腔都跟着疼。

    裴伊月伸手按住自己的胸口,“去把你爸找回来,越快越好。”

    “你怎么了?”

    看着她痛苦的像要透不过气,白洛庭急忙站起,有些手足无措。

    裴伊月推开他的手,“我没事,你不用管我,快点去把你爸找回来,我怀疑他出事了。”

    这算是什么怀疑?

    连一丁点理由都不给他。

    这么突兀的话白洛庭并不是很相信,况且白立成在京都那么多年,上上下下他都熟悉的很,哪里会出什么事?

    见白洛庭站在床边不动,裴伊月急切的催促,“你信我一回,你爸真的可能出事了,你快点去找他,不然你叫你大哥去找也可以。”

    她脸上的急切是白洛庭从来都没见过的,他点了下头,“好,我现在就去给大哥打电话,让他去京都把我爸接回来。”

    让她安心的方法可能只有这一种了,傅里嘱咐说不要让她忧心,可是现在,她连白家人的安危都一起但心了,这要他怎么看着她?

    裴伊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再次醒来,天已经亮了。

    门口传来白洛庭打电话的声音,他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安。

    裴伊月闭眸深叹。

    果然,她还是晚了一步。

    k对付人的手法她比谁都了解,她不知道他是用什么手段从白立成的口中套出胎记的事,但既然他从白立成的口中套出来了,就一定不会轻易放过他。

    听到白洛庭进门的脚步声,裴伊月睁开眼。

    “醒了?”

    白洛庭将手机放回口袋,脸上的笑容像是对她的安抚。

    “有你爸的消息了吗?”

    闻言,白洛庭脸色微僵。

    他走到床边拉过她的手说:“大哥已经去了,你别担心,我爸不会有事的。饿了吗,我刚刚叫人买的早餐,还是热的,吃点吧。”

    裴伊月想说她吃不下,可是为了肚子里的孩子,她也得吃。

    ——

    一整天都没见白洛庭在接过电话,裴伊月知道她的猜测十有**是真的了。

    白立成在k的手里能熬多久?

    就算他在硬气,也硬不过他的那些手段。

    一转眼一个星期过去了,无声无息的日子似乎比血战还要难熬。

    这一个星期以来,蒙小妖只来看过她一回,她没有多说什么,但裴伊月知道她应该是猜到了。

    “s过总统近日与第一夫人来国访问,华夏王亲自迎接。”电视里的一则新闻敛去了裴伊月的心思。

    没想到施月华这么快又来了,而且还是跟s国总统一起来的。

    现在这么一想,她跟安希颜是双胞胎也没什么奇怪的,母系基因嘛!

    施月华和施景郴就是双胞胎,没想到她的家族还挺强大的,只可惜,她跟他们没缘。

    电话响了。

    裴伊月看了一眼,看到是蒙小妖打来的,她轻声叹了口气,拿起手机。

    “蒙小妖,你死哪去了,这么多天不跟我联系,我还以为你被卖了呢。”

    意外的沉默让裴伊月感觉到一阵不对劲,还没等反应到什么,电话那头的人突然开口了……

    “黛。”

    低沉的一声。

    裴伊月拿着手机的手倏然一紧。

    白洛庭这会儿不在客厅,但裴伊月还是不敢轻易说什么。

    “小妖呢?”

    “她就在我身边,是你来找我们,还是我们去找你?”

    这么多年,这是裴伊月第一次觉得k的声音让她抗拒。

    她知道他这时候找她是为了什么,也正因为她知道,所以k才会用蒙小妖的手机来找她。

    因为他也知道,若是以他的名义,她是不会主动去找他的。

    裴伊月握紧的手隐隐发抖,她咬着牙,低声问:“地址。”

    “临水公寓。”……

    ——

    黑白相间的蝙蝠停在临水公寓的那一刻,裴伊月忍不住紧了紧握着方向盘的手。

    她这一去,会接受什么样的任务,可想而知。

    她低下头,轻抚着自己的肚子。

    许久,当她再次抬起头时,眼中已经换成了一种坚韧的冷凝。

    她下车,拢了拢身上的白色外套,腰间的带子被她紧系,护住了她那还没有隆起的肚子。

    走进门,蓝色的电网沙沙作响。

    她伸手在一旁的玻璃上轻蹙,电网倏然撤回。

    “妞。”

    蒙小妖瑟缩的站在一旁,脸上有懊悔,也有恐惧。

    见她没事,裴伊月总算是松了口气,她看向坐在沙发上的人,笔直的身子在白色外套的衬托下更显英姿。

    “k。”

    k双腿交叠,并没有因为她的叫声而去看她。

    他没有带其他人,就连蓝佑也不在他身边。

    许久,他开口道:“你应该知道我来的目的。”

    裴伊月不做声。

    她是知道,但是她也不会自己说出来。

    k似乎对她的闷不吭声一点都不感到意外,他抬头看着她,“白洛言在京都已经一个星期了,你觉得他能找到人吗?”

    闻言,裴伊月垂在身侧的手不由得紧了一下,她现在最想知道的是白立成是不是还活着。

    “你是不想回答,还是不想回答我的话?黛,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是不是这两年,我真的对你太容忍了?”

    “妞!”

    蒙小妖知道这个时候已经不能在刺激k了,可是看裴伊月的样子,她好像一点你都没打算妥协。

    她知道她已经过够了这种生活,可是摆脱对她们来说,谈何容易。

    裴伊月微微侧眸,紧握的拳松了松。

    “白立成在您手里对吗?”

    她愿意开口,k很满意,他身子轻轻朝后靠去,毫无感情的说:“不,他现在已经不再任何人手里了。”

    裴伊月呼吸一凝,拧眉的动作是那么明显。

    k眯起眼,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别这么激动,不过是个白立成,这些年死在你手里的人难道还少吗,你应该早就习惯了。”

    习惯?

    如果没有他,她怎么可能去习惯这些!

    “你到底想干什么?这么多年,我替你杀的人难道还不够多吗?”

    她的极限就在这吗?

    k真的很好奇。

    ------题外话------

    今天有四更~呼啦啦~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