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公子吗?

    裴俊海苦涩的笑了一下。

    原来他口口声声叫的安公子,居然也是他的孩子。

    造化弄人,说的就是他吗?

    裴俊海叹了口气,说:“我只是觉得有些意外,毕竟这么多年我一直只知道你的存在,并不知道还有他,相比对你,我更亏欠他。”……

    安希颜接连几天都没有出现,裴伊月打电话给他,他就说自己忙。

    裴伊月心想,你忙个屁!

    安希颜太了解她了,正所谓无事献殷勤,平时天天嫌他碍眼,现在巴巴的来找他。

    她要不是为了给裴俊海说情,他就把脑袋剁下来。

    “哎哟小祖宗,我真的忙着呢,今天不能去,改天改天啊。”

    安希颜拿着遥控器,无聊的换着电视里的节目。

    电视的声音被他关掉了,就怕被裴伊月听出什么苗头。

    这死丫头,精着呢!

    叩叩叩!

    “不跟你说了,我这边又来人了,哎,真是烦死我了,先挂了啊!”

    安希颜挂断电话,懒懒的起身走到门前,门一开,他一脸懵逼。

    裴伊月手里拿着刚刚挂断的电话,伸出一根手指,在他半敞着的胸口上推了一下。

    “哟,安公子,您还真忙啊,这屋里一个人都没有,您这是忙着拍灰呢?”

    安希颜抽了抽嘴角。

    就算借他一百个脑袋也想不到这臭丫头会将他一军,居然在门口给他打电话。

    他编了半天,说:“我,我正准备要出门呢,我都忙死了。”

    “啧啧。”

    裴伊月嫌弃的捏了一下他身上的睡袍。

    “就穿成这样出去?就算这不是你们m国,也不能给我们华夏这么丢人吧,你这么出去也太影响市容了。”

    安希颜呲了呲牙,推开她的手。

    “往哪摸呢死丫头。”

    “嗤!”

    裴伊月头一甩,一脸不屑的走了进去。

    “堂堂安大公子,居然就这点能耐,为了躲一个人可以几天都不出门,你也不怕烂在这屋里头。”

    安希颜看着满屋子乱晃的人,鼻腔中发出一声冷哼。

    “不然呢,想让我像你一样,到处妥协?”

    “这不叫妥协。”裴伊月转过身,正色的看着他,“其实你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件事根本就不是他的错,他从来都不知道你的存在,你让他能怎么办,我不知道你现在在别扭什么,我就是想告诉你,我认他了,你认不认随便。”

    安希颜磨牙,阴测测的瞪着她。

    “没出息。”

    “我就是没出息,出息是家人给的,我连家人都没有你让我怎么出息?”

    裴伊月今天来就是跟他呛声的,而安希颜也跟她预料的一样,果然承受不了她的打压就怒了。

    “那你的意思是,如果施月华还没走,你也打算连她一起认了?”

    “认就认,有什么大不了?”

    “你……”

    安希颜自认自己是有底线的,他以为她也有,但是现在看来,他好像高估她了。

    “臭丫头我警告你,你认了裴俊海也就算了,但是你如果连施月华也要认,就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妹妹。”

    见他真的恼了,裴伊月稍微怂了一下。

    “那,那如果我不认施月华,你要认裴俊海吗?”

    这是等价交易吗?

    安希颜被她气的吐血。

    他头一甩,“不认。”

    裴伊月哀声叹了口气,“哎,你到底算哪门子的哥哥,没有同一个爸也没有同一个妈,看来你是喜欢做你的安大少爷,我还是继续做我的孤儿好了。”

    这话说的让安希颜心疼。

    他的妹妹怎么可能是孤儿。

    他纠结的拧着眉,有些放不开。

    “是裴俊海让你来逼我的?”

    裴伊月低着头,努着嘴,兴致不高的说:“别这么直呼我爸的名字,我跟你不熟。”

    “……”死丫头不得了了,这是要上天啊!

    安希颜恨得牙痒痒,可是能怎么办,他被这个臭丫头吃的死死的。

    原以为她知道自己是她哥哥之后会尊敬他,听他的话,可结果呢?特么的反过来了。

    小混蛋仗着自己小都爬到他头顶上去了。

    安希颜气急了,走过去捏着她的脸。

    “养不熟的小白眼狼,你要知道这个世上只有我跟你才是最近亲的人,只有我会真心疼你,你怎么就胳膊肘往外拐呢!”

    裴伊月被他掐的疼了,使劲皱了下鼻子。

    她推开他的手说:“我知道你疼我,我也知道这个世上只有你会无条件的对我好,但是哥,你不知道我从小到大最大的愿望就是跟爸爸妈妈在一起,这二十年你有过父母的疼爱,可是我没有,我跟你不一样,你能不能不要用你仇视的目光却看待一切。”

    裴伊月的话终于触动了安希颜,被她推开的手僵直的握起。

    他知道她小时候过的很苦,也猜到了她是杀手,但是他却不知道她的小时候到底经历过什么。

    他不能否认她的话,他的童年过的的确幸福,直到几年前施月华找到他,他才知道自己的幸福原来都是假的。

    可是她呢。

    她从来都没有享受过父母的关爱,她应该对这一切都很期待吧。

    “对不起,是我没有考虑你的感受。”

    裴伊月低下头,极力隐藏眼底的委屈与慌乱。

    她从没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把这些话说出口,她以为,这永远都只会是她心底最深层的伤痛。

    也许真的是亲情的关系吧,在安希颜的面前,她真的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安希颜没有去探究她脸上的表情,因为他感觉得到她此刻的心痛。

    他搂着她的头,把她拥进怀里。

    “我知道了,既然这是你的愿望,那就同样也是我的,我们是不分彼此的,你小时候失去的我都会给你补回来,我的小乖一定是我这辈子最重要的。”

    ——

    叶家暗房。

    这里是叶旭尧的禁地,他向来不让任何人进,除了叶朵文那一次的好奇之外,白洛言算是第二个进到这间屋子的人了。

    放眼望去,整个暗房里全都是裴伊月的照片。

    白洛言诧异的缩了缩眸子。

    叶旭尧和裴伊月认识吗?

    他为什么会收集她这么多照片?

    那些照片全都整整齐齐的挂在半空,或者贴在墙上,像是什么珍贵的物品一样被珍惜。

    白洛言有些不敢相信。

    叶旭尧的性格他多少也知道一些,就算是叶家的人都没人可以让他多关注一点,而他却对裴伊月这么上心。

    他随手扯下一张照片,这是裴伊月和白洛庭结婚之前拍的。

    转身的瞬间,白洛言的目光落在一处,这这一次,他再也没有移开视线。

    一身黑衣,高扎的马尾,微微侧过的脸可以分辨出这个人是谁,但是让白洛言最惊讶的不是照片里的人,而是那人手中的……银魂。

    没错,他不会认错,那的确是银魂。

    而拿着银魂的人,居然是她。

    原来,她真的是黛。

    那个他追查了几年,却毫无音讯的黛。

    那个几次在他眼皮子低下动手,却让他毫不怀疑的黛。

    这么多年了,抓她已经成为了他人生的目标,可是当他确定了他要抓的人是谁之后,他却犹豫了。

    真的是她吗?

    那个曾经他想要用心爱护女孩,竟然会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她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捏着照片的手紧紧握起,手中的照片已经被他捏皱。

    他的心,好疼。

    不是因为知道裴伊月是他要找的杀手,而是他不敢想象,当年那个软糯的小女孩到底经历了什么会变成如今的黛。

    他拿掉墙上的照片,随手折了起来塞进口袋。

    他的这个动作也许连他自己都没有想过意味着什么,但是他却这么做的。

    他不想再去管什么国际杀手,他现在只想她能安然无恙。

    她已经怀孕了,她不会在做出什么事的。白洛言心里默默的对自己说着。

    ……

    叶朵文因为叶旭尧杀害白洛莹的事整个人都已经吓傻了。

    她把自己关在房间了好多天,始终都不肯出来。

    晚上,叶彦杰隐约听到哭声。

    他走去叶朵文的房间,房间里的灯是关着的,叶朵文蜷缩在床上,抱着自己的腿,哭到哽咽。

    “你怎么了?”

    叶彦杰走过去,坐在床边,安抚的摸着她的头。

    “没事了,你不要再去想小莹的事,都已经过去了。”

    叶朵文的哭声逐渐放大,他扑进叶彦杰的怀里,整个人抖的厉害。

    “哥,我应该早一点说的,是我不好,是我害了她。”

    叶彦杰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只当她是吓傻了胡言乱语。

    “好了,我知道你吓到了,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别再去想那些事了好吗,听话,好好睡一觉,明天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叶朵文使劲的摇着头,咽呜的话语不成调,“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早就知道了,我早就知道阿尧哥想要杀她,是我没说,是我害怕。”

    闻言,叶彦杰拧了下眉,扶着她的肩把她拉开。

    “你说胡说什么呢?”

    叶朵文满脸都是泪,眼睛都已经肿的睁不开了。

    “我之前偷偷经过阿尧哥的暗房,看到他拿刀扎在白洛莹的照片上,我当时太害怕了,所以就没说,我应该早点说出来的,如果我说了,白洛莹就不会死了。”

    叶朵文的话对叶彦杰来说无疑是震撼的。

    他从来不知道叶旭尧跟白洛莹什么时候结下的仇。

    “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叶朵文吸了吸鼻子,声音哭的已经沙哑,“小庭哥结婚后没多久,那时候白洛莹天天来找妈,就是那个时候。”

    听到这,叶彦杰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

    当时叶旭尧给他们拍结婚照的时候,他就已经觉得叶旭尧对裴伊月不太对劲了。

    之后白洛莹天天来说裴伊月的坏话,他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对她起了杀心吧。

    他还真是能忍。

    居然忍了这么久才下手。

    叶彦杰叹了口气,擦了擦叶朵文脸上的泪。

    “别想了,都已经过去了,人死不能复生,这件事不是你的错,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听话,睡吧,都会过去的。”

    ——

    自从那天在海岛的电话没打通,叶彦杰就一直没有联系上裴雨菲。

    最近发生的事太多了,叶彦杰没有把裴雨菲失联的消息告诉裴俊海和裴伊月,决定自己出国去裴雨菲的学校。

    两天后。

    裴伊月躲在书房接蒙小妖的电话。

    房间的门没有关,因为她要随时看着白洛庭有没有走过来。

    “妞,白洛言的事我跟k说过了,不过他好像已经知道了他要找的人不是白洛言。”

    闻言,裴伊月微怔,神色也跟着凝了几分。

    “知道了?”

    “可不是吗,我跟他说这件事的时候他根本没有反应,等我说完了他才说他知道了,我有种被耍的感觉。”

    听着蒙小妖的抱怨,裴伊月眯了眯眸子。

    这件事被耍是小,重要的是,他是什么时候知道她找错了人的?

    她上次去京都他根本没有提过,如果他当时就知道了,他一定不会绝口不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