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影楼,裴伊月坐进车里,车门没有关,她需要新鲜的空气来让自己缓解。

    想到叶旭尧的眼神,甚至比想到白洛莹的样子还让她心里难受。

    她闭上眼,深深呼了一口气。

    安希颜站在车门外看着她问:“你没事吧?”

    裴伊月摇了下头。

    安希颜转身看着影楼的大门唏嘘道:“这家伙下手也忒狠了,居然把人弄成这样。”

    “安希颜。”裴伊月叫他。

    “怎么了?”

    “能不能帮我个忙?”

    闻言,安希颜来了一点兴趣。

    这好像还是她第一次求他帮忙。

    “说来听听。”

    裴伊月舔了舔干涩的唇,低下头,“帮帮叶旭尧,他是为了我才做出这样的事,我不想让他死。”

    这句“不想”早在很多年前她就想说,可是却没人能听她倾诉,更没人能帮她。

    现在就算是弥补对天狼的遗憾,他也不想让叶旭尧就这么死了。

    有句话他说的对,白洛莹该死。

    出了这次的事,她本也没打算再让她继续活着,但是她却更没想过去拖累别人。

    安希颜看了她半晌,问:“为什么你不求白洛庭?”

    裴伊月紧了一下垂放在腿上的手,没有说话。

    安希颜轻声笑了一下,笑声中带着一抹凉意,“我以为你真的疯到完全相信他,看来你还有救。”

    裴伊月不想承认,但是这一刻,她真的不敢去冒险。

    如果她把同样的话说给白洛庭,白洛庭是会帮她,还是会偷偷的解决叶旭尧?

    毕竟,白洛莹是他的妹妹。

    她不是怀疑他的心,只是怕遇见自己不想预见的事。

    “这家伙脑子是不是有点不太正常?”安希颜的话如果换成平时吊儿郎当的语调,一定是嫌弃,可是现在,他的语气正经了很多。

    裴伊月抬头看了他一眼说:“好像是,他应该是自闭症,至于精神正不正常,我也不清楚。”

    “那就好办了,随便找个医生证明他又精神病,很简单的事,交给我好了。”

    说着,安希颜伸手捏了捏她的脸,“别愁眉苦脸的,白瞎这么好看的脸了,放心好了,你哥我这点小事还是可以做的,乖,叫声哥听听。”

    自从两人的身世说穿了,安希颜每天必做的事就是逼她喊他哥。

    可是裴伊月就是不叫。

    这家伙哪里像她哥哥?成天吊儿郎当的没个正型,她才不叫呢。

    “你不叫我就不管你了,你找那姓白的帮你好了。”安希颜手一松,他今天还非得听到这声哥。

    裴伊月犹豫半晌,还是叫不出口。

    “等你办好了我再叫。”

    “好,这是你说的。”

    ——

    白洛莹死了,是安乐死。

    她那个样子就算活着也是痛苦,倒不如让她一了百了。

    白立成听说这件事的时候,白洛莹已经下葬了,因为她的尸体实在是太难看了,未免被人闲话,当然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白立成口口声声要找叶家人算账,可是先不说叶家是他妹妹的婆家,就冲着叶旭尧被抓起来,他也没理由再去找叶家其他人的麻烦。

    况且这件事本来就是白洛莹先惹出来的,如果不是她对裴伊月做了那样的事,又怎么会好端端的被人折磨至死。

    曹珍因为上次的事一直被关着没有出来,现在他们的女儿也死了。

    白立成不知道要怎么告诉曹珍这个消息。

    他现在满心剩下的就只有埋怨,他埋怨这个家,埋怨这个家里的每一个人,甚至埋怨裴伊月。

    如果没有她,他的女儿不会出这样的事。

    如果没有她,也许她的女儿会是整个华夏最高贵的女人。……

    ——

    叶旭尧的事被安希颜搞定了,他是亲自跟着去的,难得裴伊月对他提出请求,他当然要把事情办的妥妥当当。

    不过还好他去了,这个叶旭尧果然是个不正常的,被关起来这么多天,一句话都没说过,直到最后他也不跟说自己是为什么这么做。

    安希颜现在明白裴伊月为什么要帮他了,这么忠心耿耿又不拖后腿的家伙,哪里会是什么精神病,他的脑子估计比任何人都清楚。

    唐苑。

    安希颜特意过来,准备接受裴伊月的那声“哥哥”。

    今天天气很好,裴伊月坐在楼下的长椅上晒太阳。

    “小乖,等我呢?”

    闻声,裴伊月懒洋洋的看了过去,看到是他,又兴致不高的撇开了视线。

    “你又来干什么?”

    “哟,这是打算过河拆桥了。”

    裴伊月半眯着眼,明知道他是什么意思,但就是不想理他。

    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哥哥?死皮赖脸!

    安希颜笑了一下,走过去坐在她身边,“哎呦喂,我们家的小白眼狼还真是养不熟啊!”

    裴伊月闭着眼睛装死,假装什么都听不见。

    安希颜也不急,两手在身后一撑,两条长腿晃晃荡荡的。

    “小白眼狼要过河拆桥喽,有人说话不算话,我要怎么做才能让小白眼狼听话呢?”

    裴伊月不理他,任由他一个人在哪念叨。

    白眼狼是什么鬼?

    反正她没见过。

    “你说,要是你遇上这样的事会怎么做呢?某个小乖一点都不乖,说话出尔反尔,要不,我让医生再去警察局一次,重新做个鉴定结果出来,唔,我觉得行。”

    说着,安希颜一刻都不耽搁,起身就走。

    裴伊月一怔,看着那准备走掉的人,顿时急了。

    “安希颜你给我站住。”

    她起身,安希颜缓缓的停下了脚步,他回头,撩起嘴角不怀好意的笑着问:“你叫我什么?”

    裴伊月嘟着嘴,怎么都叫不出口。

    安希颜佯装失望的摇了摇头,“哎,心口痛,我还是去警察局吧。”

    “哥!哥!哥!这回行了吧?就早了我二十分钟你也好意思。”

    虽然她叫的不情愿,但好歹安希颜算是听到了。

    他顿时感觉身心舒畅,神清气爽。

    他转身,笑呵呵的走到她面前,两手并用,捏着她的脸。

    “二十分钟怎么了,又能耐你先出来啊,这双胞胎就是个争先恐后的问题,谁叫你不积极的?”

    “放屁!”

    听到她说脏话,安希颜捏着她脸的手顿时变成了压,裴伊月的脸直接被她压到变形。

    “安希颜我打死你。”

    见她真的扬手挥了过来,安希颜赶紧跑。

    两步都没有跑到,他脚步倏然一顿。

    裴伊月扬起的手在看到裴俊海的那一刻僵持,跟安希颜一样,两人都有点傻眼了。

    “你们……刚刚在说什么?”

    裴俊海愕然的看着他们两个。

    没错,他们刚刚说的那些话他全都听到了,可是他却不敢相信。

    双胞胎吗?

    为什么他从来都不知道?

    裴伊月放下举起的手,偷偷扯了扯安希颜的袖子。

    她心想,你不是要当哥吗,这时候这种事就应该你来说。

    安希颜凉凉的瞥了裴俊海一眼,“关你什么事。”

    裴伊月:“……”

    他就这点能耐,逮谁都只会呛声!

    裴俊海没有在意安希颜的出言不逊,来来回回的打量着他们两个。

    为什么之前他没有发现,他们真的长得很像。

    以前他一直觉得他们都是长得好看的孩子,却从没有往兄妹的关系上想过。

    毕竟,安希颜是m国的人……

    “你们,真的是兄妹?”

    裴伊月不说话,安希颜也不理他。

    裴俊海不死心,他知道这段时间安希颜一直对他冷言冷语,索性他直接看向裴伊月。

    “小月,你刚刚叫他哥哥,是真的吗?”

    裴伊月为难的低着头,她知道安希颜并不想把这件事说出去,也不想让裴俊海知道,他对父母的恨比她浓烈,这一点她感觉的到。

    裴伊月不知道怎么开口,一个劲的扯着安希颜的袖子让他说话。

    蓦地,安希颜一把拉住她扯个不停的手,扬起下巴,傲然的直视裴俊海。

    “对,我是小乖的哥哥,可是这跟你没关系,我不是这蠢丫头,你不要去指望一些没可能的事。”

    裴俊海拎着刚刚买来的菜,手臂隐隐发抖。

    他点头许久,牵强的扯动嘴角。

    “我知道,我知道了。”

    闻言,安希颜狠狠的拧了下眉,他喝道:“你知道什么?”

    是知道他多了个儿子,还是知道他这么多年都没有做到一个尽父亲的责任?

    “这是怎么了?”

    白洛庭不过是上楼那条毯子的功夫,回来就见这里的气氛诡异的僵持。

    裴伊月转身走到他身边,试图躲开这场战役。

    白洛庭看了看安希颜又看了看裴俊海,似乎就已经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你们要在这谈吗,还是想上去谈?”白洛庭很淡定,他早就料想到会有这一天。

    “没什么好谈的,我走了,改天来看你。”

    安希颜真的走了。

    他做不到跟裴伊月一样没心没肺的去接受每一个抛弃过她的人。

    虽然他知道整件事情当中裴俊海是无辜的,当初他来北城,也是为了寻找这个不知名的父亲,可是当他知道裴伊月小时候的经历之后,他真的恨。

    也许是裴伊月的心宽把他的那点饶恕全都占据了吧,他除了恨意和责怪,再也找不出任何其他感觉。

    裴俊海是来给裴伊月做饭吃的,知道她住院的事,这些天他几乎每天都回来。

    然而今天,他已经连着砸了第三个碗了。

    裴伊月知道他心不在焉的原由来自哪,但是她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能宽慰他。

    “能跟我谈谈吗?”

    裴俊海没有发现裴伊月是什么时候走过来的,她一开口,裴俊海吓了一跳,手一滑,差点又一个碗摔在地上。

    裴伊月眼疾手快的接住掉落的碗,轻声叹了口气。

    “跟我谈谈吧。”

    看着被她接住的碗,裴俊海笑的有些尴尬,他轻轻点了点头。

    客厅了,白洛庭主动让出位子让他们父女谈心。

    这还是这么久以来裴伊月第一次主动想要跟裴俊海说话。

    “爸。”

    闻声,裴俊海似乎抖了一下。

    他愕然抬头,不敢相信自己刚才听到了什么。

    裴伊月被他看得不自在,垂下眼,“别这么看着我,你是觉得我不应该这么叫你吗?”

    裴俊海急忙摇头,“不是,我只是,我只是太开心了。”

    这一声爸早晚都要叫,就跟她叫了安希颜哥哥一样。

    之前她觉得叫安希颜哥哥会是一件很难的事,可是叫出口了她才知道,其实一切都是那么的简单。

    “安希颜……我哥的事,我也是前几天才知道的,他不让我说,我想你应该知道原因是什么,他跟我不一样,他对你不熟悉,给他一点时间,他会接受你的。”

    她想,他应该会吧。

    不是说他们两个的心思相近吗,不是说他们两个有着相同的感应吗,她那么想要找到自己的父母,那么他也应该一样才对。

    裴俊海这辈子从来都没有这么感动过,他看着裴伊月,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谢谢你小月,你能认我我已经很开心了,至于安……”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