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355 跟个疯子似的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355 跟个疯子似的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安希颜这几天之所以不去看她,就是不想让她知道他也对海风过敏这件事。%d7%cf%d3%c4%b8%f3

    就像他跟白洛庭说的,他并不在乎她是不是会认他,他只希望她能好好的就足够了。

    “你早就知道月华夫人是谁,对吗?”

    安希颜刚要说什么,裴伊月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你之所以对裴俊海有那么大的敌意,是因为他跟你也有关系,对吗?”

    安希颜皱眉,裴伊月同样没有想过让他回答。

    “你不是m国的人,你是被人送去m国的,对吗?”

    一声声的质问让安希颜的手慢慢收紧,他已经没有开口回答的想法了,因为她的这些问句,统统都是肯定的。

    “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并不知道我是谁,是那条项链,所以你离开之后京都会来人,因为项链的事被月华夫人知道了,我说的对吗?”

    话音落下,裴伊月沉默了许久,两人静静的望着对方。

    好一双相似的眼睛,可是她却到今天才发现他们的相同之处。

    “你,到底是谁?”最后一个问题,裴伊月问的有些颤抖。

    这件事对她来说,实在是太意外了。

    “他是你哥哥,你们是双胞胎,他比你早二十分钟出生,你们都是我的孩子。”

    突然闯进的声音,让这对还没有相认的兄妹露出了同样惊讶又抵触的表情。

    裴伊月转过身,两张极为精致的脸仿佛是一副精美的画。

    施月华走进,忍不住激动的目光。

    “别这样看着我,我只是来看看你们,明天我就要回去了,我知道你们不会跟我走,我不强求,但是我希望你们能照顾好自己,不要总让自己受伤生病,小颜,你是哥哥,你要学会照顾妹妹,别总是吊儿郎当的,如果你们在这有什么困难可以随时来找我,我一定会帮你们解决。”

    裴伊月没做声,转头看了安希颜一眼。

    她似乎能感觉到他心里的抗拒,那种连她都抑制不住的抵抗是那么的强烈。

    “你最好可以永远都不要再出现。”

    安希颜绝情的话一出,裴伊月终于忍不住一把拉起被子,把安希颜蒙了起来。

    “喂……”安希颜一边挣扎一边叫。

    “闭嘴。”裴伊月喝了一声。

    她看向施月华说:“谢谢月华夫人,我想我没没什么事是需要您来解决的,如果没有其他的事可以请您先离开吗,我跟他还有些话要说。”

    安希颜挣扎着从被子里钻了出来,裴伊月也没想过把他闷死,只要他不出声,她也懒得理他。

    施月华一直以为,这两个孩子她只要能说服一个,另外一个一定会妥协。

    可是她没想到,他们两个竟是如此的一致对外。

    施月华走了,说不上落寞,但也不是很开心。

    身后,安希颜嗤了一声,“你理她干什么,她这个人自私的要死,当心跟我一样被她抓回去一关就是一个多月。”

    关?

    裴伊月转过头看了他一眼。

    关一个多月就把他关成这二五八万的样子?

    裴伊月一个巴掌甩过去,打在他的肩头,力道不轻,够他疼上一会的。

    “你觉得你比她好到哪去了?”

    安希颜龇牙咧嘴的揉着肩头,却忍不住的想笑。

    “你怎么能拿我跟她比,我跟你可是同一战壕的,她顶多只能算是我们的敌人。”

    裴伊月来之前的确准备好跟他算算账,可是施月华的出现,又让他们两个同仇敌忾了一把。

    心里的那股怨气早在不知不觉间消失,她转身坐在床边,“为什么不早点让我知道?”

    “现在知道也不晚啊。”

    “谁说不晚?要不是这次意外,你根本没打算让我知道,你跟他们一样,都不想要我对吗?”这话是埋怨,是在她心底积压多年,对他们所有人的埋怨。

    可是,她却只敢对他说。

    闻言,安希颜随意的笑脸一僵,他蓦地伸手捏住她的脸,力道不重,但足以让她那张花容月貌的小脸变形。

    “哎哟哎哟,瞧瞧我家小妹生气的样子,真是可爱。”

    “……”小妹?

    裴伊月可以说她不喜欢当妹妹吗?

    她蓦地挥开他的手,瞪他,“你要是再敢掐我的脸我就打死你,还有,不许叫我小妹,凭什么你比我早出生二十分钟我就要当小妹,不公平。”

    “呵呵,别说二十分钟,就是早你两分钟我都是你哥,乖,叫声哥哥来听听。”

    裴伊月转过头,眉眼一弯,笑的那笑一个迷人。

    “哥哥是吧?你想得美。”

    ——

    北城最近出现个怪兽,逢人就说自己是凌文倩,可是她那张脸,已经分不清是什么动物的脸皮。

    见过这个怪兽的人很少,大多就是以讹传讹。

    裴伊月坚信无风不起浪,而且安希颜不止一次的在她耳边念叨,说凌文倩一定没死,白洛庭这家伙肯定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最可恨的是,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根本不避着白洛庭,大多时候更是当着他的面就跟裴伊月念经。

    若是以前,白洛庭早就一脚把他踹出太阳系了,可现在,他除了认怂还有啥招?

    大舅哥,惹不起!

    ——

    一个星期过去了,裴伊月从医院搬回了唐苑。

    安希颜每天都会来陪着,管管这管管那,十足的妹控。

    这段时间白洛言一直在找白洛莹的下落,却始终没有消息。

    这天中午,刚吃过饭,白洛庭突然接到一通电话。

    看着他脸色不太好,裴伊月有种不好的预感。

    “怎么了?”她问。

    挂断电话,白洛庭看了她一眼,“找到白洛莹了,我过去看一下,你在家乖一点,不要乱跑。”

    安希颜拿着一个橘子剥开尝了尝,不酸才送到裴伊月的嘴里。

    “一起去呗,难不成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小乖可是这件事的当事人,当面对质你总听说过吧?”

    说到底,安希颜还是不相信白洛庭会为了裴伊月对付他家里人,白洛莹怎么说都是他妹妹,他就想看看,这件事他到底打算怎么处理。

    如果处理的让他不满意……呵呵,那就不好意思啦!

    打从白洛庭接通电话那一刻,裴伊月就感觉到了他有些不对劲。

    裴伊月没见过他这种反应,只是知道一定有事发生。

    白洛庭看了她一眼,似乎在询问她是不是要跟着一起去,虽然他的目光中又抗拒的成分,但裴伊月还是点头了。

    安希颜嘿嘿一笑,伸手搭在裴伊月的肩膀上,亲昵道:“这就对了嘛,天天在屋里都待傻了,天气这么好,就当去遛弯了,走,带我外甥晒太阳去。”

    裴伊月真的被他的欢脱打败,也不知道他一天天怎么就那么的兴致勃勃,跟个疯子似的。

    都说外甥像舅,她可不想以后的孩子像他。

    白洛庭的脸色不太好,一路上也没说什么话。

    裴伊月没有问他去哪,只是坐在车里看着窗外,大致的去猜。

    安希颜似乎也看出了白洛庭的不对劲,他虽然吵着一起来,但上了车之后也没说过什么话。

    车在叶旭尧的照相馆门前停了,门前还停着几辆警车。

    白洛庭从车里走出,看着安希颜说:“帮我照顾她一下,我进去看看。”

    意思就是不让他们进去了?

    这么热闹的事怎么能少了他安大少?

    看着白洛庭走进,安希颜朝着裴伊月扬了扬下巴,“走呗,瞧瞧去。”

    走进影楼的那一瞬,裴伊月蓦地皱起眉。

    浓重的血腥问有些让她感到反胃,她吞了吞口水,抑制住胃里的翻腾,心里却好奇这股血腥味是从哪来的。

    清洗室的门前围了好多人,大部分都是警察。

    他们似乎很好奇里面的事,而安希颜更好奇这帮警察为毛都堵在这。

    越往里走,那股血的味道就越浓,裴伊月已经可以肯定这里有人出了事,但这个人是谁呢?

    安希颜一手护着裴伊月,一手推开挡路的警察。

    警察不认识他,但却认识裴伊月,所以并没有人拦他们。

    清洗室的地上湿漉漉的,安希颜怕她摔倒,紧紧的扶着。

    前面的布帘前,白洛庭和白洛言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笔直的站着。

    裴伊月无意间转头,却看到叶旭尧被两个警察压着,受伤带着手铐。

    叶旭尧看到裴伊月的那一瞬,笑意舒展,狰狞的笑脸下透着某种程度的开心。

    他扬着嘴角,一个劲的朝她笑。

    裴伊月停下脚步,微微皱眉,“你做什么了?为什么他们要抓你?”

    和往常不同,这次叶旭尧没有回答她的话,他一直笑,一直笑,却什么都不肯说。

    “我靠!”

    安希颜惊叫一声。

    裴伊月顿时敛回视线看了过去。

    人人都说她是地狱里的修罗,死尸堆里爬出来的魔鬼,但是,当她看到手脚全无,身体被放在白色油漆桶里的白洛莹时,她第一反应真的是吓到了。

    她还活着,裴伊月不敢相信人到了这种程度为什么还会活着。

    她就像一个人彘一样被装在桶里,整张脸面目全非,眼睛已经是两个窟窿。

    “呕……”

    裴伊月忍不住一阵干呕,白洛庭倏然回头。

    “不是叫你在外面看着她吗?”白洛庭瞪着安希颜怒道。

    “我也不知道这里边是这样的情况啊,吓死我了。”安希颜见多了大风大浪,却没见过这么恶心的,他就是没怀孕,不然他也吐。

    白洛庭皱眉,走过来扶着裴伊月往外走。

    刚一转身,裴伊月脚步一顿。

    那张像海报一样被放大的照片,清晰到可以看清白洛莹的表情。

    那狰狞又带着恨意的笑脸,让裴伊月心底的最后一点同情都消失不见。

    她推开白洛庭的手,转而走向叶旭尧。

    “你是为了我才做这样的事对吗?”

    叶旭尧笑容依旧,他不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她。

    “值得吗?”

    同样的,他还是不说话。

    “当年我救你并不是为了让你为我做这样的事,如果你到最后还是会死,那我当年岂不是做了一件毫无意义的事吗?”

    闻言,叶旭尧看了一眼半死不活的白洛莹。

    沉默许久的他,终于开口说了第一句话。

    “她该死。”

    叶旭尧始终不肯承认自己是为了裴伊月才做这样的事。

    裴伊月突然觉得胸口有些闷闷的,不是因为他对白洛莹做了什么,而是这种感觉让她想起了天狼。

    凡是见过叶旭尧的人都知道他不太正常,可是他的这种不正常对裴伊月来说就变成了一种守护。

    不为别的,只为她曾经救过他。

    他忠心的程度就跟雪狼犬一样,而他现在的眼神,更是像极了天狼。

    裴伊月转身离开,经过白洛庭身边时,她没有抬头,“我有些不舒服,去外面等你。”

    安希颜被她拽走,白洛庭站在原地,紧蹙着眉心。

    半晌,他看了叶旭尧一眼,而叶旭尧却低着头,脸上跟之前一样,不再有任何表情。

    他的表情似乎只针对裴伊月。

    刚才她说曾经救过他,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他要做出这些事吗?

    ------题外话------

    白洛莹终于被收拾了,各位看官可还满意?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