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354 白洛庭我爱你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354 白洛庭我爱你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看着眼前那张熟悉的脸,裴伊月有些不敢相信。

    她一瞬不瞬的看着他,蓦地,她弹坐而器,一把搂住他的脖子。

    急促的呼吸袒露了她的紧张和害怕,这还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有这样的反应。

    白洛庭紧紧的拥着她的身子,“乖,没事了,我在这,对不起,是我不好。”

    “我以为……”裴伊月开口,声音抖的厉害,“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别胡说,你这不是好好的吗?”

    说话间,白洛庭再次收紧自己的手臂,她的以为,何尝不是他最害怕的?

    裴伊月闭上眼,眼泪无声落下,“白洛庭,我爱你,在我以为我快要死掉的时候,这是我最想跟你说的话。”

    如果裴伊月对白洛庭来说是毒药,那么她就是那种会慢慢侵蚀,直到让他爱她爱到欲罢不能的毒。

    轻柔的吻从她含泪的眼上落下,而后是她的鼻尖,脸颊,唇舌……

    白洛庭没有说话,但他却想让她知道,他的爱不是一句我爱你就能表达的。

    他爱了她十六年,这根深蒂固的十六年足以让他对她的心坚如磐石。

    在裴伊月醒来的那一刻,白洛言刚好准备走进,然而他的脚步却因为裴伊月的话而静止。

    他听到了她的告白,他知道,这一生他再也无法像小时候一样介入他们两个之间了。

    “乖,你先躺会,老傅说你需要多休息。”

    白洛庭扶着她躺下,刚要起身,裴伊月突然抓住他的手。

    “你要去哪?”

    白洛庭安抚的摸了摸她的头,“我去找医生问问你的情况,很快回来。”

    “不要。”

    裴伊月抓紧了他的手,急切的目光就像是一个担心自己被丢掉的孩子。

    白洛庭不忍心,他重新坐回床边,“好,我不走,我在这陪着你,哪都不去。”

    他知道白洛言来了,但是跟白洛言相比,他更担心裴伊月。……

    白洛言的人并没有找到白洛莹的下落,他有自私的想过这一切会不会不是她做的,但是他骗不了自己的良心。

    岛上那些人,知道仓库有橡皮艇的除了他们只有叶彦杰,而且那些人都是裴伊月请来的,唯有白洛莹,是她自己要求来的。

    ——

    照相馆的冲洗房里,女人的叫声已经从尖锐变得嘶哑。

    一张硕大的照片挂在她面前,照片拍的是深夜中的大海,但可惜,海边出现的人破坏了这一切。

    “叶旭尧……你会下地狱的……”

    叶旭尧站在照片前,因为照片被放大,所以就连上面的人都清晰到可以看清是谁。

    他似乎没有听到身后人的说话声,手指轻轻的抚摸着照片里被放在橡皮艇上的人。

    “没人可以这么对她,没有人。她讨厌的人都该死,可是她最近好忙。她约我了,她让我跟她一起去海岛,她不讨厌我,因为她没有让我死,我要帮她,我要让她知道,她救我是值得的。”

    喃哝的话像是魔鬼的音符,平静中让人浑身发麻,叶旭尧慢慢的转过身,手里的刀染着血。

    身后的白色瓷砖上到处都是血迹,他皱起眉,很是嫌弃。

    “好脏,你好脏。”

    说着,他把接好的冷水一桶一桶的倒在地上,冲洗着地上的血迹。

    冰冷的水倒在地面上时,浸湿了满身伤痕的白洛莹。

    她的脸被划花,整张脸面目全非,全裸的身上不知道有多少处伤口,叶旭尧完全没有把她当做女人,只当她是一只待宰的畜生。

    冲干净了地上的血,湿漉漉的手在衣服上擦了擦,他拿起水池上的刀,再次走近白洛莹。

    “你知道错了吗?”

    白洛莹的两只眼睛已经不在眼眶里了,也许是被刚才的水冲走了,也许还丢在某个角落。

    白洛莹已经奄奄一息,麻痹的身子再也感觉不到任何疼痛。

    她不知道叶旭尧在她的身上注射了什么,但她知道,那绝对是不能注射的东西。

    因为他手里的所有东西都跟拍照有关,也许是洗照片用的药水,也许是更难想象的东西。

    “叶旭尧,你会下地狱的。”

    喃哝的声音隐约能听清她在说什么,叶旭尧不在乎的笑了笑,只是那满脸狰狞的笑意白洛莹再也看不见了。

    “你知不知道你有多讨厌,从你第一次来叶家说她的坏话,我就期待着今天,地狱吗?好啊,我也想去看看地狱是什么样子,你知道吗,如果没有她,我早就死了,是她救了我,是她让我活到了今天,你为什么要害她,她那么好,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接连几天,叶旭尧的影楼都没有开业,他每天早上照常出门,晚上照常回家,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正常。

    医院里,裴伊月总是会梦到那天在海上的那一幕,她时常在梦里惊醒,然而每次白洛庭都会在第一时间让她看到自己。

    裴伊月知道,她的不安不仅仅是因为那天的惊吓,更多的是她心里的担忧造成的。

    白洛言不是白家的养子,那么,谁是……

    又过了两天,裴伊月精神渐渐的好了起来。

    蒙小妖来看她,因为顾忌着白洛庭在,也不能说一些太过私密的话题。

    “妞,你知不知道,原来安希颜也对海风过敏。”

    蒙小妖的话说的太快,也太突然,白洛庭根本一点准备都没有,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把这件事说了出来。

    “开什么玩笑,他怎么可能?”

    裴伊月不相信,与其说不相信,倒不如说是不敢相信。

    “我没开玩笑,是真的,你忘了那天他穿的奇奇怪怪的了?我还纳闷的,我说他怎么不跟我们一起烤肉,光躲在屋里跟你一起坐着,原来他也怕海风。”

    见她说的这么一本正经,裴伊月愕然的看向白洛庭。

    发生在她和安希颜身上的巧合已经够多了,怎么可能连海风过敏都一样?

    蓝佑明明说过像她这种过敏的情况,十万个人里面能有一个都已经很神奇了,她怎么可能这么巧碰上第二个?

    裴伊月突然想起安希颜这几天没有来看过她。

    按照他的性格,就算是断了腿都不应该有人能拦住他来撩闲,可是他却没来。

    看她的眉都拧到一块了,白洛庭最终还是不忍心再瞒着她。

    “好了,你这眉头要是再拧就快夹死人了,他现在在隔壁病房。”

    裴伊月怔怔的看着他,“所以说,安希颜真的也对海风过敏?”

    裴伊月何等聪明,白洛庭知道这件事恐怕是瞒不住她了。

    他点了点头,没说话。

    不出所料,她果然陷入了沉思。

    过了一会,她突然掀开被子下床。

    白洛庭没有拦她,蒙小妖却被她的动作吓的愣了一下。

    “你去哪啊?”

    “隔壁。”

    见她就这么走了,白洛庭也不动,蒙小妖一脸懵逼。

    “你不拦着她?”

    白洛庭淡淡一叹,“让她去吧,这些事她早晚都要解决的。”

    ——

    安希颜靠坐在病床上,吃着水果,看着常玉常华给他带来的电脑。

    这哪里是在养病,这明明就是在度假。

    电脑里放着外国影片,声音很吵,眼眸一双,突然看到裴伊月走进来,安希颜蓦地愣住。

    “你,你怎么来了?”

    他脸上这惊吓的表情算什么?她是鬼么?

    裴伊月走过去,手一伸,啪的合上他面前的电脑。

    “安希颜,你为什么会在这?”

    “我……咳咳,我感冒了。”

    “穿那么多还感冒,那看来你以后不能出门了。”

    说着,裴伊月一把抽出床头的病历本。

    过敏,过敏源,海风。

    果然!

    放下手里的病例,裴伊月看向他,命令似的说:“想一个数字。”

    “啊?”

    “我让你在心里像一个数字,就现在。”

    安希颜叹了口气,心里默念着数字。

    裴伊月看着他,淡淡的说:“19。”

    安希颜垂着眼,突然笑了一下,“没错,看来你也会读心术。”

    “你早就知道月华夫人是谁,对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