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小妖怒视着白洛庭,“没错,第三次,要我给你数数吗?第一次,裴心语和古宸订婚当天她发生车祸,有人朝她开了一枪,整个北城有谁可以随手拿到枪,就凭那些三教九流?不要跟我说你心里不清楚!第二次,买凶杀人,她找的是国际上顶尖的杀手,警方已经找到证据,和杀手沟通的传输信号就是从你们白家传出来的,不是她还有谁?第三次,还需要我说吗?”

    这一刻,蒙小妖真的很替裴伊月感到不值。

    她口口声声的爱,口口声声的可以放弃自己、放弃一切,但是这个男人却是一直在守护着他的家人,至于她,他又何曾放在过心上?

    白洛庭一瞬不瞬的看着蒙小妖,眉心越来越紧。

    他慢慢的转身,看向站在身后的白洛言,“你早就知道这些事,对吗?”

    白洛言不安的上前,“小庭,你听我说……”

    “把白洛莹给我抓起来。”

    白洛庭阴鸷的语调不再包含任何情谊,对白家,他早就仁至义尽了。

    他一次又一次的隐忍,换来的却是他们的变本加厉,此刻,他只想亲手撕碎了白洛莹。

    “小庭……”

    白洛庭的话白洛言无权反驳,但白洛莹毕竟是他妹妹,他仍是想为她求一线生机。

    白洛庭冰冷的声音打断他的话,猩红的眼泛着一层淡淡的血光,“你是想让我亲自出手?”

    白洛言默默的吞了口口水。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叫人找她。”

    裴伊月失踪的同时白洛莹也不见了踪影,其实白洛庭早就想到这件事是她做的,但是裴伊月没醒,他没心情去计较太多。

    直到蒙小妖说了那些话之后他才知道,原来他一心想要保护的人,在他身边竟是屡屡出现危险,而他却毫不知情。

    走廊只剩下蒙小妖和白洛庭两个人。

    蒙小妖看着他,眼神变得有些怪异。

    他刚刚是指使了他大哥吗?

    为什么她感觉到白洛言在怕他?

    白洛庭再次回到门前看着里面的人,没有去在意蒙小妖的奇怪的眼神。

    许久,他说:“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

    蒙小妖收回思绪,“说什么?你想让她亲口跟你说你们家的人一个个的有多恐怖吗?我只能告诉你,她在你身边所承受的压力和危险是你绝对想象不到的,你这辈子都体会不到她的心酸,因为她只会在你面前呈现最开心的一面,剩下的苦楚她会打碎了牙和血咽。”

    蒙小妖最后的那句话终于崩溃了白洛庭的内心,也让他知道自己在她面前是多么的没用。

    打碎了牙和血咽吗?

    她为什么要去承受这些?

    她为什么不能跟他说出一切。

    他明明……可以帮她分担的……

    ——

    安希颜接触海风的时间不长,所以没有裴伊月那么严重。

    打从他醒过来就一直吵着要去看裴伊月,常玉常华一直拦着,说什么都不让他下床。

    “安少,医生说了让您好好休息不能乱动,您若是再这样,我们只能将您住院的事告诉夫人了。”

    居然拿施月华来压他,安希颜怒了。

    他一把挥开她们两个,气喘吁吁的坐在床上,无力的吼道:“你们两个他妈的是她的狗吗,都给我滚出去。”

    “安少,我知道您不想看到我们,可我们是奉命保护您的,现在你出事,是我们失职,您若是再不好好休息,我们只能回去找夫人领罚。”

    这话说的好听,实际还不是要回去告状的意思?

    叩叩。

    白洛庭已经在门口站了有一会了,只是这里面吵得厉害,他一直找不到时机打断他们。

    安希颜脸色微白,朝门前看了一眼,看到是他,眼眸不自在的垂了一下。

    白洛庭走进来,看着安希颜,“我想跟你单独谈谈。”

    “白二爷您有什么话就这么说吧,我们安少还需要休息。”常华开口,意思就是她们不准备离开,也不准备让他单独谈。

    白洛庭神色不变,始终看着安希颜。

    安希颜温怒的看了常华一眼,“去外面等。”

    常华就算再强硬,也不敢在外人面前不给安希颜面子。

    她垂了下头,“白二爷长话短说,安少还需要休息,我们去门口等着。”

    常玉常华出去,顺便关上了门。

    安希颜穿着粗气重新躺会床上,微垂的眼帘始终没有抬起去看白洛庭。

    “小乖怎么样了?”

    “还没醒。”

    闻言,安希颜终于看了他一眼,眉心还带着隐约的蹙动。

    “那你还真是有心了,她没醒你居然有心情来看我,我真是感激涕零。”

    “不需要,我来看你并不是为了让你感激,我只是来问你一个问题。”

    白洛庭神色不变,甚至连表情、动作、姿态都不曾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他就这么定定的看着安希颜。

    “你到底是谁?”

    问题出口的那一瞬,安希颜稍稍怔忪,随之却是笑出了声。

    “姓白的,我记得咱们两个好像不是第一天认识了吧,你居然问出这样的问题,真是让人心寒。”

    “你知道我问的事什么。”

    慢慢的,安希颜嘴边的笑意淡去。

    他缓缓抬眸,正视白洛庭那双审度的眼,“你已经猜到了不是吗?”

    “但我更想听你亲口说出来。”

    白洛庭的执着或许可以说成是一种谨慎。

    他的确是猜到了,但是他更想确认。

    安希颜凉凉的笑了一下说:“我记得你一向不喜欢听我说话的,现在居然对我提出这种要求,啧啧。”

    白洛庭被他噎的没话说,他也知道安希颜是故意的。

    他淡淡叹了口气。

    “你缠着小月是因为你早就知道她是谁,你跟她心有灵犀,是因为你跟她之间有着比任何人都亲密的关系,你跟她一样,对海风过敏,是因为你们从同一个娘胎里出来,或者说,是同一时间出来。”

    安希颜不反驳他的话,只是淡淡的撩着嘴角,看着他。

    白洛庭沉默不过一瞬,继续道:“所以,你们是兄妹,还是姐弟?”

    蓦地,安希颜嘴角一抽,“当然是兄妹,你这不是废话吗,怎么可能是姐弟,我怎么可能比那丫头小?”

    白洛庭狡诈的勾起唇,像是看到兔子调入圈套的狐狸。

    “你特么故意的?”安希颜身子一挺,要不是因为浑身没有力气,肯定下床跟他干上一架。

    白洛庭敛起那抹不明显的笑容,又问:“那这么说,你跟月华夫人。”

    “卧槽,你特么就不能说点让人高兴的?哪壶不开提哪壶,死丫头也是瞎了眼,怎么就看上你了。”

    “……”

    他白洛庭什么时候受过这么大的气?

    要不是看在他是大舅哥的份上,他早就一拳招呼过去了。

    他咬着牙根,隐忍的深吸一口气。

    “所以你也是被丢掉的,当初小月认伯父的时候你才会那么生气?”

    不提施月华又提裴俊海。

    安希颜真的不想再跟他说话了。

    他身子往下一瘫,哎哟哎哟的叫了两声,“艾玛头好疼,来人啊,叫医生,我不行了。”

    “为什么不告诉小月你是她哥哥。”傻子才看不出来他是装的,白洛庭冷静的声音打断了安希颜的鬼哭狼嚎。

    一瞬间的安静,两人谁都没有说话。

    半晌,安希颜掀开压在头上的枕头看了他一眼,“为什么要告诉她,这样不是挺好吗,如果我跟她说我是她同父同母的双胞胎哥哥,先不说她会不会相信,就算是信了,说不定也会有一定时间的隔阂,与其那么麻烦,倒不如就这样以朋友的身份在她身边,事实证明我的做法是对的,她并没有排斥过我。”

    这一刻,白洛庭承认自己输给他了。

    论心思的缜密,他真的不如他,也许是因为他真的很想接近他的妹妹,所以才会考虑这么多,但如果换成是他,他也没有信心会像他一样做到这种地步。

    “现在呢?”白洛庭问。

    安希颜瞥了他一眼,“现在什么?现在后悔之前打我的两拳了?哼,我说过会让你后悔的。”

    “那两拳你活该,谁让你不说。”

    闻言,安希颜气的眼睛都绿了。

    “你居然还敢说我活该?姓白的,你信不信我把小乖带走?”

    白洛庭眼眸一缩,本是放松的神经突然绷紧。

    “不要告诉我,你跟月华夫人的目的是一样的。”

    “我呸,去你的一样,脑子呢?”安希颜怒斥。

    白洛庭还是第一次被人凶过之后有放松的感觉,虽然说起来有点……贱,但只要他不是帮施月华带走裴伊月,他的压力就小了一些。

    见白洛庭不说话了,安希颜斜眼瞟了他一眼。

    “我警告你啊,除了我之外,你不能让任何人把那丫头带走,不然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

    “我知道。”

    他当然不会让人把她带走。

    他自己的老婆孩子怎么可能让别人随意带走?

    “还有啊,小乖醒了之后,别把这件事告诉她。”

    这回,白洛庭没有回应他。

    安希颜呲了呲牙,“你听见没有,别说!”

    白洛庭淡淡的弩了下嘴角,“我可以不说,但是这并不表示你可以瞒住这一切,要知道你对海风过敏这件事可是你的保镖大声吼出来的,除了我,所有人都听见了。”

    安希颜嘴角抽搐的厉害,心里把常玉常华两个女人骂了不下百遍。

    两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女人,真特么是够了!

    “我回去看看丫头醒了没,你休息吧。”说着,白洛庭转身离开。

    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停了一下脚步,半晌,他说:“抱歉,如果早点知道你是小月的哥哥,那两拳我可能会轻点,你要是实在觉得不舒服的话,等你好了,我让你打回来。”

    为了他跟他媳妇儿的将来,白洛庭还是觉得这个大舅哥是个难题。

    万一他记仇天天来搅和,那岂不是家无宁日了?!

    看着白洛庭走出去,安希颜拿起枕头靠在身后,扯着嘴角笑了一下。

    “奸诈的男人,难怪小乖会被你骗走。”

    ——

    病床边,白洛庭听着手机里的那段录音,心隐隐的疼着。

    他不敢想象她当时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情录下这段话,她一定很害怕吧,虽然她永远都装作那么坚强。

    白洛庭握起她的手,静静的看着她。

    不知过了过久,昏睡中的裴伊月皱了下眉,有些不安,紧接着,她不安的动作越来越大,直至喘息不平开始胡言乱语。

    白洛庭紧张的站起,抚着她的头,“小月你醒了吗,已经没事了。”

    “不要,不能杀他,不要,k,不是他,不会……”

    白洛庭听不懂她的话,只当她是受惊过度。

    他紧紧的握着她的手,安抚道:“小月,是我,我在你身边,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吗?”

    也许是听到了白洛庭的声音,也许是听到了他的请求,裴伊月渐渐的安静了下来。

    她慢慢睁开眼,头上冷汗一片。……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