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叫唤什么呀,我又没问你。”蒙小妖瞪了她一眼。

    “那你凭什么说我大哥不是我家亲生的,你有病吧?”白洛莹不甘示弱的呛声。

    有病的人到底是谁啊?蒙小妖无语了。

    “小莹!”

    白洛言警告似的叫了她一声,而后看向蒙小妖,淡淡的神色带着一点趣味的笑意,“你是听谁说的我不是白家亲生的?”

    闻言,蒙小妖愣怔的看了裴伊月一眼,裴伊月又呆呆的看向白洛庭。

    白洛庭傻眼了……

    他伸手指着自己,“我什么时候说过?”

    裴伊月坐直了身子,皱着眉头,“是你说的呀,我第一次去大院的时候,你说他不是亲生的。”

    噗呲一声。

    裴伊月转过身去看失笑的白洛言。

    “难道不是吗?”

    白洛言忍俊不禁,无奈的摇了下头,“他逗你的,你还当真了。”

    “……”逗她的?

    同一时间,裴伊月和蒙小妖的脸上皆是有着相同的变化。

    虽然他可以简单的用一句骗她来解释这一切,可是对她们来说,这件事却不再是这么简单。

    如果他也是白家亲生的,那么她们要找的人就不是他。

    这么久了,她居然错的这么离谱。

    “你怎么了?”白洛庭见她脸色不对,问道。

    裴伊月摇了下头,“没事,突然有点不舒服,妖,陪我去下洗手间,你们继续玩。”

    ——

    “妞,这到底怎么回事,白洛言不是……”

    裴伊月也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一直以来她都把他当做目标,如今出现了这样的反转,那岂不是告诉她,之前的一切全都错了?

    现在k把他当做要对付的人,如果哪天他真的下命令对白洛言做什么,岂不是她的罪过?

    “想办法联系k,把白洛言的事跟他说一下,这回我们错的太离谱了。”

    “我知道,我觉得还是等我们回去之后再联系吧,在这实在是不安全。”

    当天夜里,所有人都睡得很沉。

    裴伊月半夜醒来觉得口渴,来到楼下喝水,她从来都没有起夜的习惯,今天难道是因为喝了酒?

    她没想太多,拿起桌上的一瓶矿泉水就喝了起来。

    寂静的夜晚由于太过安静,外面的海浪声浅浅的传入。

    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还不到十二点。

    放下手里的矿泉水瓶,她转准备上楼,突然一阵眩晕。

    她甩了下头,晕眩的感觉却越来越重。

    她伸手扶着桌子,目光落向桌上那瓶水,当她发现是那瓶矿泉水出了问题的时候,人已经无力的倒了下去……

    凌晨四点,白洛庭突然醒来。

    身边的床已经是冰冷一片,他眉心一紧,起身走了出去。

    整个一楼没有一点声音,他打开所有的灯,也没见到裴伊月的人。

    回到房间,发现她的衣服都在。

    她没有穿衣服,就连那条羊绒围巾都没有带,她不可能自己出门。

    整栋别墅的门全都被白洛庭急切的敲开,静夜瞬时热闹了起来。

    当他们听说裴伊月不见了的时候,最惊讶的人无疑是蒙小妖。

    她知道裴伊月不可能一个人离开,她就算要做什么也不会连她都不打招呼。

    整个海岛就那么大,况且她还对海风过敏,他们想不到她会去哪。

    安希颜在别墅里找遍每个房间和角落,然而却都没有看到裴伊月的影子。

    其他人全都出门去找,可是他知道,他们找到她的机会不大。

    阵阵不安袭来,安希颜突然想到手机定位。

    他打开手机,当他看到裴伊月的信号从飘远的大海中发出时,他脑子里嗡的一声,整个人都僵住了。

    海。

    他最害怕的地方。

    同样也是她最不能接触的地方。

    为什么她会在那?

    ——

    无尽的大海中央,一艘橡皮艇缓缓飘荡。

    几个小时的时间,足以让她体内的药效挥发。

    裴伊月身上仅穿了一件单薄的睡衣,恶劣的天气加上潮湿的海风,她瑟瑟发抖的同时,整个人又呼吸不畅。

    她没办法控制自己的呼吸,她的口鼻就像被人堵住了似的。

    看着渐渐放蓝的天空,她知道,也许她这次真的躲不过这一劫了。

    她的坚持让她深感疲惫,虽然她不想让自己就这样睡过去,但是她真的太累了。

    她已经支撑不住了……

    “白洛庭,对不起,我可能,要食言了。”她拿着手机,用尽了最后的力气去录下这段话,之后手机从手里滑落,她终于失去了意识……

    海岛。

    轰隆一声,游艇出了海。

    当白洛庭他们从水晶花房里出来的时候,游艇已经渐渐开远。

    叶彦杰从别墅的仓库跑来,脸色微沉,“里面少了一艘橡皮艇。”

    话落的一瞬,常玉常华从别墅里跑出,追着游艇几乎已经下了海。

    “安少!”

    游艇已经渐远,常玉常华也知道她们的叫声根本叫不回他。

    她们转身看向白洛庭,急道:“白二少,还有没有其他游艇。”

    白洛庭拧眉,看了一眼游艇出海的方向,安希颜每次都会先他一步知道裴伊月的消息,白洛庭希望这次也一样。

    “他有小月的消息了是吗?”

    “我们不清楚,白二少,能不能别耽搁了,安少出海会出事的。”

    闻言,白洛庭皱起眉,“出什么事?他不会开游艇?”

    “他的确不会开游艇,但最重要的是……安少跟裴小姐一样,对海风过敏。”

    ……

    游艇已经开到了最快的速度,即便安希颜将自己包裹的再严,却仍是抵挡不了海风的侵袭。

    天已经慢慢的亮了起来,手机上闪现的红点离他越来越近,安希颜闷咳了一声,呼吸越来越不顺畅。

    不远处,一艘橡皮艇飘飘荡荡的在海中央。

    安希颜眯了眯眸子,慢慢的看清了上面的人。

    “小月。”

    他喃哝一声,连忙将游艇开的更近。

    他从游艇上下来,直接将裴伊月搂进怀里,用力的揉搓着她冻僵的身体。

    “小月,你醒醒,对不起我来晚了,你睁开眼睛看看我,乖,你醒醒。”

    裴伊月早就已经没了意识,苍白的脸上毫无血色。

    安希颜脱掉身上的外套,围巾,全都裹在了她的身上。

    海风侵蚀着皮肤,他渐渐失去体力,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把裴伊月抱到游艇上,尽量让她避开海风。

    他靠坐在船舱的地上,怀里紧紧搂着已经昏厥的裴伊月。

    “小乖,你千万不能有事知道吗,你还没有叫过我一声哥哥,你不可以就这样离开我,臭丫头,你平时凶我我都忍你,可是这次不行,你一定要坚持住,我可以带你回去,我一定可以保护你。”

    他起身,双腿已经不听使唤,他踉踉跄跄的走出船舱,再次启动游艇,却已经分不清自己在海中的方向。

    启动的游艇自己前行,安希颜张着嘴,想要尽量保持呼吸,可结果他却越来越虚弱,直到最后无力在支撑自己。

    ——

    医院走廊。

    蒙小妖垂着头,靠在走廊的墙上,许久没有说话的她终于开口。

    “白洛庭,你还站在这干什么,你难道不知道是谁对妞做了这样的事吗?还是说,你明明知道,却还要跟上次一样包庇你们白家的人?”

    白洛庭站在病房门前,看着里面正在急救的人。

    紧握的拳隐隐发抖。

    他没有因为蒙小妖的话而做出太多的反应,他甚至都没有注意去听她在说什么。

    白洛言看了蒙小妖一眼,微蹙的眉心只因为听懂了她的话。

    蒙小妖抬起头,看了白洛庭一眼。

    见他没有反应,她怒气冲冲的走过去,猛地将他从门前推开。

    “少在这假惺惺了,你知不知道她为了你做了多少事,你呢?你就只会在这看是吗,白洛庭,你别跟我说你不知道这次的是白洛莹做的,已经第三次了,这已经是她第三次想要她的命了,你还要继续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是吗?”

    蒙小妖的怒吼终于白洛庭有了一丝反应。

    阴冷的眸缓缓抬起,他喃哝,“第三次?”……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  金融慈善家  萌妻出没,闷骚老公求抱抱  夜市王  你好一顾先生  重生之素手鬼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