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350 你是要上天啊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350 你是要上天啊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过完年到现在,叶朵文都快在家无聊死了,一听说要去海岛玩,她顿时来了兴趣。

    她挽着裴伊月的胳膊,腻歪道:“小月嫂子,你们要去玩怎么能不带上我呢?带我一起去好不好?”

    见状,叶彦杰伸手在叶朵文胳膊上一扯,把她从裴伊月的胳膊上拎了下来。

    “套什么近乎,你们熟吗?”

    “熟!”

    叶朵文甩开叶彦杰的手,再次贴向裴伊月。

    她瞪了他一眼,他自己要去玩,却不管她,绝对不是亲哥。

    裴伊月看着叶朵文笑了笑说:“可以啊,只要你有时间就一起去吧,人多热闹。”

    说着,裴伊月看了一眼被遗忘在一旁的叶旭尧。

    “你要是没事的话也一起去吧,我还叫了其他朋友,大概两三天就回来。”

    叶旭尧似乎没想到这样的事情会有人邀请他,而且还是裴伊月亲自邀请。

    他愣了一瞬,直勾勾的看着裴伊月。

    “你去不去啊,看什么呢?”叶彦杰嗤他。

    要他说根本就不应该带他,这家伙成天跟个木头似的,除了摆弄他的破照相机其他什么都不会。

    叶旭尧使劲点了点头,“去,去。”

    “好,那你们明天一起去,我们海岛见。”

    ——

    裴伊月给安希颜打电话说去海岛,安希颜犹豫了,这一点出乎裴伊月的意料之外。

    她还以为他是最好邀请的那一个,却没想到他居然犹豫了。

    第二天安希颜出现的时候裴伊月整个人都懵了。

    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安大少爷吗?

    安希颜穿着一件黑色长款羽绒服,带着帽子,围巾,口罩,眼镜,居然连手套都带了。

    裴伊月和白洛庭直勾勾的看着他,似乎在打量这个粽子一样的人到底是不是安希颜。

    蒙小妖跟见了鬼似的,眯着眼睛,小心翼翼的上前,伸手,拨了一下他的眼镜,直到确认了是他,她突然放声大笑。

    “噗哈哈哈,安希颜你搞什么鬼啊,我们是去海岛又不是去南极,你,你干嘛把自己弄成这样,哈哈哈。”

    “笑什么笑,我感冒了不行啊?”安希颜带着口罩,说话闷声闷气。

    常玉常华今天出现了,可是裴伊月却不知道安希颜为什么要带着她们。

    她看了安希颜一眼,忍不住笑,“安希颜,你这是感冒了还是得了荨麻疹?你该不会是对直升机有阴影吧?”

    如果把他的眼镜换成眼罩,那么他真的可以说是全封闭的了。

    平时的他就算冻的直哆嗦也不肯多穿一件深色的外套,可是现在……

    安希颜隔着镜片看了她一眼说:“你们这破地方这么冷,我怕到了海边被冻死,万一那边条件不好没有暖气呢,你到时候可别喊冷啊,我是不会把衣服借给你穿的。”

    说着,安希颜扯了一下羽绒服上的帽子,把自己裹的更严实了。

    他前脚上了直升机,常玉常华随后也跟了上去。

    到了海岛,游艇已经先到了。

    下机之前,白洛庭用一条宽大的围巾把裴伊月的头给围住,而后拥着她往外走。

    忽然,一道黑影飞似的从他们身边穿过。

    裴伊月愣了一下。

    身后,蒙小妖一边笑一边说:“这个安希颜也太逗了吧,他是来搞笑的吗?”

    裴伊月奇怪的眯了眯眼睛,却见安希颜已经到了别墅门口。

    他是不喜欢这里吗?

    进了别墅,安希颜终于活过来了。

    身上的衣服、帽子、围巾、口罩被她一件件剥落,屋里的人全都一瞬不瞬的盯着他。

    家里突然闯进来个黑色木乃伊,给谁谁不怕?

    直到他身上五彩缤纷的衣服和那张妖艳到让某些人想要揍他的脸露出来时,只听咔嚓一声。

    叶旭尧为这个“奇怪的生物”留了个影。

    “你特么怎么也来了?”

    这不待见的声音是谁,安希颜不看也知道。

    他嘴角一撩,邪魅的眼眸抬起,看向叶彦杰。

    “哟,宝贝儿,你也在啊,难怪小乖说什么都要让我来,原来……”

    “别胡说。”

    裴伊月走进门就听到他在污蔑她。

    那次的事她的确是气急了,现在想想的确是有些过了,尤其是安希颜每次看到叶彦杰都用那种色眯眯的眼神盯着他时,裴伊月更是觉得她好像亲眼见证了某一幕。

    羊绒围巾从她头上滑落的那一瞬,仿佛有种熟悉的感觉落入的他们的眼里。

    咔嚓。

    叶旭尧闷不做声的拍了一张照片。

    叶朵文探头看了一眼,摸着下巴在琢磨什么。

    蒙小妖本是一张笑脸进门,然而当她看到白洛言和白洛莹时,她脸上的笑容瞬间敛起。

    她看向裴伊月,微微蹙眉。

    “妞,带我去楼上看看吧。”

    这里裴伊月也是第一次来,她却要她带?

    傅里看了她一眼,蒙小妖却已经拉着裴伊月走开了。

    在场的只剩下安希颜和两个女保镖是这里的生人,但同时他们也不是那么陌生。

    毕竟前段时间网上的那些照片他们都看过了,男主角,有谁不认识?

    “这位是……”出于礼貌,白洛言还是开口了。

    叶彦杰站在他身边,瞪着安希颜说:“他是个贱人。”

    “啧。”安希颜笑眯眯的咂了咂嘴,“人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你怎么能这么说我呢,好歹我们也……”

    叶彦杰想揍他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今天刚巧赶上了,他扬着拳头就招呼了过去。

    安希颜嘴角一扯,躲都没躲。

    常玉常华倏然上前,把安希颜护在了身后,“叶先生,我们安少是裴小姐请来的客人,您这么动手恐怕不太合适吧。”

    “我他妈管他是谁请来的,老子今天就是要揍他,你们给我让开,我不打女人。”

    安希颜咯咯一笑,单手推开常玉常华。

    “打是亲骂是爱,要不你跟我去房间,我让你随便打。”

    这话,就是傻子都能听出其中的暧昧。

    白洛莹抱着胳膊不嫌事大的说:“前几天还上了网络头条,怎么,现在这是为了澄清某人,把自己都豁出去了?”

    闻言,安希颜抬眸瞥了她一眼,“你管得着吗?”

    “你……”

    “你什么你?”安希颜瞥了一眼站在身后的白洛庭,“姓白的,我跟你说过,管好你们家的人,疯狗似的。”

    说着,安希颜理都不理这些人,朝着叶彦杰眨了下眼睛,直接朝着裴伊月和蒙小妖走掉的方向跟了过去。

    说好是在这玩三天,可是这才刚进门,就有点不欢而散的意思。

    白洛庭真的不知道这三天要怎么熬。

    二楼房间。

    “你居然把白洛莹和白洛言也找来了,你想干嘛?”

    别墅里的温度很高,而且每个房间也都很干净,想必应该这里定期都会有人来打扫。

    裴伊月脱掉外套,站在一张书桌前,她背对着蒙小妖,低头笑了一下。

    “白洛莹是自己要来的,我并没有想过邀请她。”

    “那白洛言呢?相比白洛莹,他才是危险的那一个吧?”

    裴伊月曲起手指,关节在桌面上轻敲。

    她犹豫了大概几秒之后说:“还记得上次k让我查的那件事吗?”

    “什么事?京都来人的事?”

    蒙小妖高扬的声调表示不理解这两件事之间的关系。

    裴伊月转过身,“s国的月华夫人最近来了北城,她来这的目的是为了寻找她的女儿,这次去京都我才知道,上次k要找的人跟这次月华夫人要找是同一个人,也就是说,现在京都和北城,新政和旧政,一起在找的人,是我。”

    裴伊月的话虽说不上拐弯抹角,但却有些凌乱,一时间蒙小妖没有理解过来。

    她琢磨了半晌,懵懵懂懂的说:“你的意思是说……月华夫人是来找女儿的,上次k要找的也是月华夫人的女儿,可是你是k要找的人,那这么说,你岂不就是……”

    终于理清了一切的蒙小妖半张着嘴,一脸惊骇。

    她愕然的看着裴伊月,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所以说,你是月华夫人的女儿?真的假的?”

    看着她这样的表情,裴伊月低头苦笑。

    “我到希望是假的,可是我已经找她证实过了,现在京都的人都知道她来了北城,她应该不会在这待太久,白家只有白洛庭的姑姑知道这件事,不过看样子她好像没有跟别人说,白洛言属于哪一派我不清楚,但是我不想被卷入这趟浑水当中。”

    “所以你就故意把他找来,让他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查你的下落?”

    “差不多吧。”

    她来这更多的理由是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

    躲都躲了,她也不差拉着白洛言,能阻止一个是一个。

    蒙小妖摇了摇头,还是有点不敢相信。

    “我说你的身世也太离奇了,简直是恐怖故事的合集,好好的二叔变成了亲爸,亲妈又是名声响彻各国的月华夫人,妞,你这是要上天啊。”

    “你这话是羡慕?”

    裴伊月眼角撇她。

    她可一点都不觉得这样的身世有什么好。

    自己是父母酒后乱/性生下来的,之后又因为不受欢迎被丢来丢去。

    现在他们把她认了回去,又会有谁会觉得她的身份高人一等?

    要么是笑话,要么是众矢之的,这样的命运她可一点都不期待。

    蒙小妖寻思了一下,撇了撇嘴,“说实话,我还真有点羡慕,毕竟你的父母都出现了,不管他们是谁,总之你不再是孤儿了不是吗?”

    说着,蒙小妖突然脸一沉,“不过这个白洛莹该不会又想找茬吧,她要是再敢找事,我就把她扔海里淹死。”

    ——

    楼下客厅,裴伊月站在窗边,看着窗外的大海。

    这么近的距离对她来说还真是难得。

    安希颜走过来,两手插着口袋,站在她身边,“喜欢海?”

    “嗯,喜欢。”

    “那为什么不出去走走?”

    裴伊月伸出手,手指沿着海天连接的交界在玻璃上轻轻的画着。

    “我也想啊,可惜我不能,我对海风过敏,这辈子就只有一次走近过大海,还是白洛庭带我去的。”

    “结果呢?”

    “结果高烧不退,差点把他吓死。”

    闻言,安希颜只是轻轻笑了一下。

    裴伊月转头看着他,奇怪的问:“我说我对海风过敏,你为什么一点都不惊讶?”

    安希颜笑了一下,长臂一伸,搭着她的肩膀。

    “为什么要惊讶,过敏而已,又不是变异,你如果说你遇到海风就会长出尾巴,我估计我就会惊讶了。”

    不远处,叶旭尧一个人靠着柜子摆弄着他的照相机。

    他拿着相机对准窗边的两个人,却久久没有按下快门。

    他一会看一眼相机里映出的影像,一会看一眼站在窗边的两个人,似乎有什么难解的疑惑。

    “阿尧哥。”

    叶朵文走过来,盯着叶旭尧手里的相机看了一眼说:“阿尧哥,你刚刚拍的照片能不能给我看一眼?”

    叶旭尧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目光稍显呆滞,“哪张?”

    “就是那个奇怪的男人和小月姐进门时候的那两张。”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