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才疯了,你给我放手,这是我自己的事,跟你无关,你管的未免有些太多了。.”

    裴伊月再次想要甩开他的手,安希颜却拉开车门,硬把她塞进车里。

    裴伊月转身要出来,安希颜却在门口一堵,一手架着车门,一手架着车顶。

    “没错,我就是管的多,凡是你的事我全逗要管,在我面前你没有私事,你唯一的私事就是上厕所,你给我进去!”

    砰地一声,安希颜甩上车门。

    裴伊月一脸懵逼。

    他是谁啊,管的也太宽了吧!

    裴伊月想趁机下车,却见安希颜站在车门外瞪她。

    妈的,他居然敢瞪她。

    气死她了!

    ——

    白曼冬的公寓是别墅式独栋公寓,因为施月华的身份被公开,所以除了她自己带来的人之外,公寓外面也多了一些军区的人来保护她的安全。

    安希颜来到公寓门前,被人拦住。

    这样的事他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了,早就习惯了。

    他拨通施月华的电话,凉凉的说:“我在门外,他们不让我进。”

    半分钟不到,施月华的私人保镖从里面走了出来,恭恭敬敬的把安希颜迎了进去。

    门外的人全都狐疑的看着被请进去的人。

    小白脸?

    天呐!

    走进屋里,安希颜看了一眼站在沙发前的施月华。

    “让他们出去。”

    施月华看了她们一眼,“下去吧。”

    保镖离开,安希颜走到沙发前自顾自的坐下。

    “你已经见到她了,你还打算在这留多久?”安希颜语气不善,开口就是赶她走。

    施月华淡定的看着他,温柔的目光一如既往,“如果我说我想带她走,你会跟我们一起走吗?”

    “呵!”

    一声冷笑,安希颜就好像听了一个笑话。

    他侧眸看向施月华,脸上的笑意像是在嘲笑她的天真。

    “带她走?你确定你能把她带走?”

    “为什么不能,我是她妈妈。”

    安希颜笑声不断从口中溢出,震震颤颤的声音让施月华心里很不舒服。

    “你笑什么,你为什么不跟她说你是谁,你难道就没有想过带走她?”

    安希颜口中的笑声逐渐收敛。

    直到脸上一丁点笑意都不在有,他才开口说:“我是想过带她走,但绝对不是回到你身边,你有什么资格说自己是她的妈妈,你有什么资格做一个母亲?我之所以不告诉她我是谁,是因为我觉得我们现在这样非常好,怎么,羡慕吗?”

    安希颜眼角一挑,勾人的眼鄙夷的看着施月华。

    她应该很羡慕吧,羡慕他先她一步找到那个丫头,羡慕这么短的时间他们的关系就可以变得这么好。

    施月华静静的看着他,嘴角的笑意逐渐放大,溢出一股淡淡的温柔。

    “看得出来,你很爱她。”

    “当然。”

    安希颜将这两个字说的掷地有声。

    “我很爱她,比你们任何人都爱,因为我们有着同一颗心,同一个大脑,同样的感应,她是我的命,我不会让你伤害她,你也别想把她抢走。”

    施月华走到他身边,握住安希颜的手。

    “我知道,我知道你爱她,我也爱你们,我不会让她受到伤害的,我保证,只要你们愿意跟我一起回去,我一定会保护好你们,小颜,回来吧,带着你妹妹一起回来,好吗?”

    蓦地,安希颜甩开她的手,冷笑着说:“回去?你所谓的安全就是藏匿在你的羽翼之下,只要离开,就会有无数的人来要我们的命,你觉得这是我们想要的?拜托,我们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值得你保护的时期已经过去了,可惜,你错过了。”

    安希颜站起身,不在看她。

    “我虽然不想让小乖跟姓白的在一起,但是跟你比起来,我宁愿她留在这。还有,回去告诉你们家的老太婆,就说我已经知道当年是她把我和小乖分别送走,你让她好自为之,她找人对付我我无所谓,但如果她敢对小乖做什么,我保证要她的老命!”

    ——

    安希颜回到酒店的时候看到房间的门被踹烂了,被他关在里面的人也不见了。

    门是被人从外向里踹开的,显然是这臭丫头找了帮手。

    一口老血卡在胸口,他差点气的厥过去。

    他拨通裴伊月的电话,半天才有人接。

    “死丫头,你去哪了?”

    “死丫头是你的叫的吗?”

    阴冷的一声,不是姓白的还有谁?

    安希颜噎了一下。

    “姓白的又是你,你个不识好歹的家伙,小爷我是在帮你,混蛋。”

    “用不着你帮,管好你自己得了。”

    电话断了线,安希颜气的头顶冒烟。

    该死的白洛庭,你给我等着……

    车里,裴伊月气呼呼的看着窗外。

    这个安希颜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居然敢把她给锁在酒店里,气死人了。

    挂断电话,白洛庭看了她一眼。

    “这个安希颜不简单,虽然他看上去对你没什么敌意,但还是要小心一点。”

    “小心个屁,他才应该小心点呢,敢关我,下次看我不弄死他。”

    裴伊月嘴里说着气话,但实际她却有点感谢安希颜的及时出现。

    因为那时候她已经不知道该怎么继续面对施月华了。

    她只是一时冲动才想要弄清楚这一切,可是当她真的知道了真相之后,她才知道,真相往往都是不容易被接受的。

    “你跟月华夫人都说了什么?”

    闻言,裴伊月转头看了他一眼。

    这一眼,两人的视线相撞,她从白洛庭的眼中仿佛看到了一丝紧张。

    “你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

    “你是怎么知道的?”

    白洛庭没有回答她的话。

    他即便瞒着她,但最后她还是知道了。

    他好奇,她不过是去了趟京都,京都到底有什么人,为什么会告诉她这件事。

    “我怎么知道的重要吗,反正到最后我还是会知道。”

    裴伊月撇过头,看起来像是在看着窗外的风景,但实际却是在躲避他的目光。

    她跟他可以坦诚一切,却唯独不能坦诚她的身份。

    即便他已经猜到什么,她也只能假装看不懂。

    “你……打算认她吗?”

    闻言,裴伊月笑了一下。

    “开什么玩笑,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身份,就算我说认,你觉得会是那么简单的事吗,而且,我也不太相信她。”

    对裴伊月来说,施月华只不过是一个有着几面之缘的陌生人。

    让她认一个陌生人当妈,裴伊月还没有癫狂到那个份上。

    而且白洛庭有句话说的对,安希颜有问题,尤其是在面对施月华的时候。

    他几次三番的让她离施月华远点,虽然他没有给她一个正当的理由,但是她却觉得他不会害她。

    白洛庭看了她半晌,就见裴伊月突然转过头,兴致高昂的说:“白洛庭,我们去我们结婚的那个海岛吧,上次我都没来记得仔细看看,要不我们叫上小妖和傅里,在找几个熟悉的人跟我们一起去玩几天,你说怎么样?”

    她是想逃避什么吗?

    白洛庭皱了下眉。

    她口中的熟悉的人,指的应该是安希颜吧,但是她说“几个”,她还想找谁?

    “你不是对海风过敏吗?”

    裴伊月眯起眼笑了笑,“不是有傅里吗。”

    “……”

    原来傅里是这个用处。

    白洛庭失笑,“可以是可以,但看你的意思,好像想带的人还不少?”

    “也没有多少,我就是想着要不要叫上你大哥,还有叶彦杰,再就是古亦和裴心语,荒郊野外的,人多一点热闹嘛。”

    见她一下子说了这么多人,白洛庭有些惊讶。

    这哪里是人多一点?这明明是把她认识的全都叫上了好不好?

    海岛上的别墅倒是不怕人多,既然她想玩,白洛庭也不拦她。

    “行,阿杰那边好说,我们先去大院问问大哥要不要去。”……

    大院。

    自从上次被白洛言罚跑,之后裴伊月就再也没来过。

    进了屋,眼前的景象让裴伊月有些熟悉。

    老爷子带着一群人在开会,跟小时候的记忆重叠,虽然她不知道还是不是原班人马,但是这样的场景对她来说却一点都不陌生。

    白洛言是第一个看到他们来的人,给了老爷子一个眼神,老爷子匆匆结束了会议。

    “大哥,小月想去海岛玩几天,我们来问问你有没有时间跟我们一起去。”

    闻言,白洛言诧异的看了裴伊月一眼。

    像是在问,是你邀请我的吗?

    白洛庭似乎看出了他的意思,说:“是小月说人多热闹点,她还找了阿杰和几个朋友,你要是有时间就跟我们一起去吧。”

    裴伊月突然想要找这么多人一起去玩,白洛庭知道,她是压抑了太久想要放松和发泄。

    这段时间发生的事的确太多了。

    先是裴家,之后又是裴俊海,现在又是施月华。

    一桩桩一件件,连他都快受不了了,更别说是裴伊月了。

    白洛言犹豫了一下。

    毕竟月华夫人最近还在北城,如果他走的话……

    “去吧,你们年轻人在一起多玩玩没什么不好,瞧瞧你一天天的窝在这,就跟我这个老头子似的。”

    见白洛言犹豫着拿不定注意,老爷子开口,一锤定音。

    闻言,白洛言也不再纠结,他点了下头。

    “好,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去?”

    “就这两天,我们还要去约一下其他人,定好时间在通知大哥。”裴伊月开口,脸上多了几分笑意。

    楼上,白洛莹听说他们要去海岛,动了动眸子,从上面走了下来。

    “去海岛吗?我可不可以也跟你们一起去?”

    裴伊月转过身,就见白洛莹虎视眈眈的看了一眼她的肚子。

    裴伊月怀孕的事她也听说了,相比喜悦,她更多的却是憎恨。

    她凭什么可以怀上她二哥的孩子!

    “可以,人多热闹。”

    裴伊月多么想说让她滚远点,可惜当着他们一家子人,她实在说不出口。

    她淡淡一声过后便转过身,看向白洛言说了几句,就好像白洛莹就此不存在了似的。

    离开大院,白洛庭和裴伊月又去了叶家。

    这还是裴伊月第一次来叶家。

    进门之后,裴伊月第一个见到不是叶彦杰,也不是叶家的任何一个长辈,而是刚刚从外面回来的叶旭尧。

    这么久不见,裴伊月几乎快要忘记这个人了。

    叶旭尧看到她先是愣了一下,随后那张脸逐渐的皱到一起。

    他的笑,还是那么的让人毛骨悚然。

    “阿杰在吗?”白洛庭问。

    奈何,人家根本不理他。

    “叶彦杰在家吗?”裴伊月问。

    叶旭尧飞快的点了点头,“在。”

    白洛庭:我有句mmp……

    叶彦杰从楼上下来,看到他们两口子一起来了,有点惊讶。

    “你们怎么来了?”

    白洛庭刚要开口,就见叶朵文从叶彦杰的身后咚咚咚的跑了下来。

    “小庭哥,小月嫂子,你们怎么来啦?”

    “我们明天想叫几个朋友一起去海岛,想问你要不要一起去。”

    白洛庭的话是对着叶彦杰的说的。

    叶彦杰抱着胳膊走下来,嗤了一声。

    “你们两位大忙人都上门亲自邀请了,我要是说不去岂不是太不给你们面子了?”

    ------题外话------

    明天海岛,有大事发生,敬请期待~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娱乐怪才  叫兽来袭:撩宠萌妻  重生闪耀香江  绝色玄灵师:邪君的腹黑妃  江山风雨情之雍正与年妃  神级修理术  创业谜底  天下无妞不识君  都市之人生修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