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348 想见月华夫人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348 想见月华夫人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我收到消息,s国的月华夫人最近来了华夏,好像已经去了北城,你回去之后去打听一下她最近都见过谁。”

    裴伊月怎么都没想到k说的事是关于施月华的。

    她好奇的看了他一眼,说:“施月华吗?她不是去北城找白曼冬的吗,为什么要查她见过谁?”

    “你知道?”

    k看着她,有些诧异。

    裴伊月点了下头,“我见过她。”

    闻言,k眉心一皱,深眸微微眯起。

    裴伊月看得懂他这个眼神,解释说:“上次白洛庭的姑姑请我们吃饭,月华夫人那时刚来北城,所以就一起了。”

    “难怪。”

    说话的同时,k似乎松了口气。

    刚刚那一刻他居然在怕,而他害怕的事,却连他自己都觉得可笑。

    “既然你有机会见到她,那就更容易了,如果没错的话,她这次去北城是为了见她的女儿,我要知道这个人是谁。”

    “女儿?”

    不怪裴伊月惊讶,大名鼎鼎的月华夫人,s国总统的双胞胎妹妹,人人都知道她到如今都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现在突然冒出来个女儿,是个人听到都会忍不住奇怪。

    “还记得年前我让你去查的那件事吗,当时京都的那些人就是受月华夫人所托,所以才去北城找人,如今她自己来了,想必是人已经找到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这次一定是来见她女儿的,s国跟华夏的关系很微妙,如果能先一步找到这个人,对我们有利无害。”

    “……”

    裴伊月脑子嗡嗡作响,她甚至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

    上次京都来人,找的人不就是她吗?

    是白晋鹏亲口说的,他们找的人手里有那条项链。

    可如果他们要找的真的是月华夫人的女儿的话……

    “黛。”

    裴伊月猛地回神,“您说,我在听。”

    “你在想什么?”

    k很少见她走神,他看着她,眼中带着一丝狐疑。

    “没什么,就是觉得您说的有点蹊跷,月华夫人没结婚哪来的孩子,我听都没听说过。”

    裴伊月把自己掩饰的很好,丝毫没有在他面前露出破绽。

    这件事对她来说太意外了,即便是要说,她也要先自己弄清楚这一切。

    裴伊月拿到药之后就离开了,她搭乘最早的一班飞机回去,一路上内心都在忐忑。

    她跟施月华第一次在医院门前见面是意外吗?

    她当时都跟她说了些什么?

    她居然一点印象都没有。

    白曼冬为什么会约她出来吃饭,她突然改变对她的态度,难道也是因为这件事吗?

    她是怎么知道的?

    是项链?

    裴伊月闭上眼,隐隐一叹。

    她早就该猜到的,项链在白家不见,除了白家人,还会有谁拿走那种不值钱的东西。

    裴伊月原本打算一会去直接就去找施月华问个清楚,可是这一路上她想了很多。

    如果k说的全都是真的,她是来找女儿的,而她,刚好就是她要找的人,那么之后呢?

    但如果她不是她要找的人,岂不是很冒进?

    最后她决定按兵不动,如果她真的是施月华要找的人,那么她一定还会再来找她。

    但如果她不是,就让事情这么悄悄的过去吧。

    她真的很累了。

    ——

    医院里,裴心语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不记得任何人了。

    看着围在病床前的人,裴伊月没有过去,也没有去主动的介绍自己。

    她站在门前,心里横生感慨。

    如果当年在她失去记忆之后也有人围在她的床边介绍自己,那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

    直到现在她都记得清清楚楚,当时的她蜷缩在一个黑暗的角落,没有记忆,没有朋友,剩下的只有恐慌和害怕。

    她当时……真的很害怕。

    转身时,她眼眶微红,低着头却转上身后的一堵肉墙。

    她抬头,眼中的泪没来得及收敛,愕然之下,一滴晶莹就这样顺着她睁大的眼倾流而下。

    那一滴泪就像是岩浆,滴在了白洛庭的心头,将他的心灼烧。

    那种疼痛的感觉甚至会让人窒息。

    他呼吸一凝,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人。

    “你怎么来了?”

    一滴泪很容易擦拭,但是她却抹不去留在心上的痕迹。

    白洛庭轻轻拉住她的手,“来接你回家。”

    临走前,裴伊月听到了古亦的自我介绍。

    她回头看了一眼,淡淡一笑。

    他说:我是你的未婚夫,即便你不记得我,我也会一直在你身边。

    是谁说有些人一点错过就真的错过了?

    只要是在双方愿意的情况下,没人谁会真的错过一辈子。

    ……

    自从裴心语出事,裴伊月就没有好好睡过一觉。

    这回她应该是真的累了,回到家倒在床上就睡着了。

    她这一觉睡了很久很久,她不断的做梦,梦里似乎将她期待的,还有害怕的事全都经历了一遍。

    她的泪无声无息,始终没有停过。

    白洛庭在她身边守了一整夜都没有合眼。

    裴伊月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她梦到小时候第一次屠杀,她在一百多个孩子当中侥幸存活。

    那一次,她真的感觉到了魔鬼的存在,而这个魔鬼,就是她。

    那一次,是她这辈子永远都忘不了的恐惧。

    她醒来时,全身都已经被汗水浸湿。

    她坐在床上,把脸埋在膝盖上,喉咙已经干固到发不出声音。

    她喘着粗气,想要平复自己的心绪。

    这样的梦,她已经很多年没有做过了。

    “醒了?”

    从她弹坐而起的那一刻,白洛庭就已经站在门口了。

    但是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裴伊月抬起头,脸色稍显苍白。

    看到白洛庭,她慢慢收敛的心绪,这才发现窗外的天已经大亮,明媚的天气足以赶走任何阴霾。

    她撩了一下垂散下来的头发,僵硬的扯了扯嘴角。

    “饿了么,我们出去吃吧。”

    裴伊月摇了摇头,“我不想吃,白洛庭,能不能帮我给你姑姑打个电话,我想见月华夫人。”

    ——

    施月华来北城的消息最终还是传开了。

    这几天她忙着应付新政和军区的人,甚至还有些人专门从京都赶过来,她就算是在有心也抽不出时间去找裴伊月。

    接到白曼冬的电话,说裴伊月想见她,一时间施月华顾不上任何人,连声招呼都没打,起身就走。

    来到约好的餐厅,包厢外,施月华紧张的攥了攥自己的手。

    推开门,就见裴伊月一个人坐在那。

    “等很久了吗,路上有点堵。”

    裴伊月一瞬不瞬的看着她,没有回答,也没有说任何话。

    施月华嘴角的笑意不减,一张圆桌,她却刻意坐到她身边。

    裴伊月淡淡垂了下眸子。

    “您是月华夫人,是吗?”

    看着她架在桌子上的手,施月华真的很像去摸摸。

    难以自制的手不由得紧了紧,她笑着点了点头。

    “嗯,抱歉上次没有直接告诉你,我只是觉得我的身份解释起来有些麻烦。”

    裴伊月垂着头,并不想听她的解释。

    “听说,您这次来北城,是为了找您的孩子,是吗?”

    “……”

    施月华怔了一下。

    她不知道这话是谁告诉她的。

    白洛庭上次警告她不要告诉她这些,他不可能会说。

    而安希颜,更不可能告诉她这件事。

    她不说话,裴伊月也不急,因为这件事她几乎已经是肯定了的。

    “我的项链,已经在您那了,对吗?”

    施月华紧握的手逐渐颤抖。

    她看着她,想说的话却一句都说不出来。

    她从外衣的口袋里拿出那条项链,放在桌上,推到裴伊月面前。

    “这条项链,我找了二十多年,却怎么都没想到它居然还留在北城。”

    裴伊月慢慢的伸出手,拿过那条打从她有记忆开始就在她身边的项链。

    她捏着项链的坠子,声音微微颤抖。

    “所以,你要找的人,果然是我。”

    为什么是果然?

    为什么她没有感觉到惊讶?

    施月华看着她,仿佛想从她的脸上找到一丝开心或者激动的表情。

    可结果,她却一无所获。

    “小月……”

    施月华伸出手,还没等碰到她,裴伊月手一收,躲开了她的触碰。

    “你跟白洛庭说过什么?”

    当裴伊月想通这件事的时候,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白洛庭那天的那些话。

    “我没说什么,是他自己猜到的,小月,当年是我没有能力保护你,但是现在……”

    “那天在医院你是故意用轮椅撞我的对吗?你的腿根本就是好的,你为什么要装成残疾人的样子?”

    裴伊月侧眸晲着她的腿。

    施月华的话被打断,她看了一眼自己的腿,苦笑道:“我没有装残疾,只是那几天我的腿的确不舒服,至于那天在医院,我并不是故意想要撞你,我只是见到你太激动了,不知道该怎么跟你打招呼。”

    不知道怎么打招呼所以就用轮椅撞她?

    那如果是在马路上,她是不是就要开车来撞她了?

    裴伊月无语的看了她一眼。

    突然,包厢的门被人撞开。

    裴伊月蹙起眉,看到的却是大步走进的安希颜。

    施月华一怔,刚要说什么,安希颜猛地伸手指向她,喝道:“你闭嘴,我说过,不许你找她。”

    话落,他人已经走到了裴伊月身边。

    他二话不说,拉着裴伊月就要走。

    裴伊月脚步一顿,甩开他的手。

    “是我找的她,安希颜,这里没有你的事,可以请你先出去吗?”

    安希颜回头,却看到被裴伊月攥在手里的项链。

    他脸色一变,一把抢过项链,猛地摔在了桌子上。

    “施月华!”

    他大喝,叫声震耳欲聋。

    施月华站起身,捡起被丢在面前的项链。

    她看着抬眸,扬起嘴角,眼中却不断的闪着泪光。

    “真好,能这样看着你们,真好。”

    安希颜怒气横生,裴伊月却不知道他在气什么。

    “你们怎么会认识?”

    裴伊月的话仿佛是一颗炸弹,炸的安希颜更加暴躁,炸的施月华豁出了一切。

    “你还不知道吧,其实他……”

    “闭嘴!你不配!”

    施月华的话音被打断,随之轰隆一声,桌上的玻璃转盘被安希颜单手掀翻在地,摔的粉碎。

    饶是施月华定力再好,都被这一幕吓得不轻。

    她嘴角明显的发抖,握着项链的手也越来越紧。

    安希颜不顾裴伊月的挣扎,再次拉向她的手腕,踩着脚下的碎裂的玻璃,大步离开。

    施月华身子一瘫,无力的跌坐在身后的凳子上。

    她笑着落泪,不是因为安希颜的态度,而是她真的很开心。

    她终于……把她丢失的两个孩子,全都找回来了……

    ——

    “安希颜你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每次你都会知道我在哪?”

    裴伊月一路被安希颜拉着走出酒店,她终于不耐烦了。

    被甩开的手再次被擒,安希颜吼道:“因为你傻!我跟你说过让你离她远点,你为什么不听,为什么还要来找她,你是不是疯了?”

    裴伊月挣不开他的手,两人在大庭广众之下就变成了拉拉扯扯。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