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

    蓝佑敲了敲门从外走进,直到k将手里的电话挂断,他才开口。

    “黛刚刚给我打电话,说她要回来。”

    闻言,原本没什么反应的k,转过身看了他一眼。

    “什么时候?”

    “应该就这几天。”

    k轻轻点了点头。

    她的确很久没回来了。

    “她有说为什么回来吗?”

    “说了,她想回来拿药,就是……当年那种。”

    沉默之下,k隐隐动了下眉心。

    负在身后的手,拇指和食指相互轻搓。

    蓝佑知道他的这个动作一般是在犹豫或是顾忌什么,也知道他的犹豫和顾忌是因为黛。

    “您要去见她吗?”

    去见她?

    k再次看了蓝佑一眼,深邃的眼浮着淡淡的棕色。

    “怎么,她不打算来总部?”

    蓝佑为难的点了下头。

    裴伊月打电话给他只说跟他求药,并且约好的地点也是外面,显然她是没打算来吧。

    “看来她真的因为当年的事恨上我了。”毫无情绪的一句话,只有蓝佑听得出其中的意味。

    “去见见她吧,有些话也许见面就说开了呢。”蓝佑不想看到他们之间的嫌隙越来越大,但劝说的话却说的没什么底气。

    毕竟,他是k。

    k并没有给他一个确定的答案,没说去,也没说不去。

    他拿起沙发上的外套,“去开车吧,我先回去了。”

    “那,黛……”真的不见么?

    k脚步稍稍顿了一下,说:“直接把她带来。”

    没错,这就是k。

    他只会让别人来服从他,绝不会屈尊降贵。

    ——

    飞机落地,裴伊月第一件事就是跟白洛庭抱平安。

    没办法,这是以她自己一个人出门而兑换的条件。

    平安电话一个小时一次,裴伊月也是服了他了。

    机场外,停着一辆银色林肯。

    里面的人透过车窗看着一边走一边打电话的人。

    这样的笑脸他何曾见过?

    以前的她,即便是笑,也都是笑的那么内敛。

    也许是看到了熟悉的车,也许是预感到了车里的人,裴伊月笑脸一僵,对着电话说:“先这样吧,晚一点再打给你。”

    “不许超过一个小时。”白洛庭提醒道。

    “知道了。”

    裴伊月有点哭笑不得。

    收起手机,裴伊月脚步稍微加快了一些。

    临近车前,后车窗慢慢的降了下来。

    裴伊月一怔。

    他居然亲自来了?

    “上车。”

    透过车窗,裴伊月看到了坐再前面的蓝佑。

    正犹豫着,就见k已经伸手打开了后座的车门,“上来。”

    裴伊月紧抿着唇,没有说话,坐了进去。

    车窗升起,车在拥挤中缓缓前行。

    裴伊月垂着眼睫,不去看身边的人。

    虽然都是后座,但裴伊月坐的位子也跟他隔开了很大的距离。

    k侧首看着她倏然转变的脸。

    明明在前一刻她还笑的那么开心。

    “听蓝说你是来拿药的?”

    “嗯。”

    “为什么?”

    “我妹妹出了事,我想让她忘记那些。”

    k沉默了一瞬,目光却始终没有从她那冷漠的脸上移开。

    “你难道就不怕她想起来之后会恨你?”

    “……”

    裴伊月皱了下眉心,终于因为这句话而抬头去看他。

    眼眸微微一缩。

    他是在笑吗?

    从没有过的笑意在k的脸上浮现。

    他嘴角微扬,像是在为自己的计谋得逞而开心。

    实际上,他的确是开心的,因为不论她怎么排斥,他还是会一句话就戳中她的内心。

    裴伊月定定的看着他,没有因为他的笑意而露出一点和善。

    “我跟某些人不一样,我不是以利益出发,更不会不经过她同意就做出这样的事。”

    闻言,k渐渐敛起了那点少见的笑容。

    他收回视线,悠然的双眸看着前方。

    “你想说,你恨我是因为我没有经过你的同意?还是说,你觉得我是利用了你?”

    “您觉得呢?”

    裴伊月的这句反问基本上已经不计后果了。

    他说她恨他,那么就当做是吧!

    “你难道就不会觉得我那么做是为了你好?”

    为了她好?

    哪好?

    让她忘记一切,只为了活着而活着是为了她好?

    裴伊月想笑,可是却连冷笑都笑不出来。

    “停车。”

    听到裴伊月叫停车,司机不可查的抖了一下。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敢在k的面前用这样的语气。

    “继续开。”k声音一贯冷策。

    “抱歉k,我这次来只是为了拿药,我没什么话好说,也没什么事可以交代,至于白洛言的事,您还是找别人去查吧,我只是你培养出来的一个杀手,不是侦探。”

    她在生气,这好像还是这么多年她第一次跟他生气。

    “那如果我让你现在就去杀了白洛言,你能做到吗?”

    “如果这是您的命令,我一定会做到。”

    她的命运不就是被他的命令支配么,她有什么权利说不?

    她不想抵抗,甚至不想跟他多说一句,如果可以,她更愿意这辈子都不用再见他。

    “好,这件事不用你查了,你只要等着听其他命令就好了。”

    “我的药现在可以给我了吗?”

    一声动怒的喘息,裴伊月成功的气到了k。

    蓝佑适时的插嘴道:“药在总部,你要跟我们回去才能拿。”

    “好。”

    见她一心一意只想拿药,k突然有些好奇。

    “不是都已经知道你不是裴森明的女儿了吗,你哪里还来的妹妹?”

    “说到这件事我还真的要好好谢谢您,要不是您暗地里做了这么多事,我又怎么会知道我根本不是裴森明的女儿,不过也好,我已经知道我的亲生父亲是谁了,裴心语虽然不是我的亲妹妹,但堂妹也是妹,我没道理坐视不理。”

    堂妹?

    k似乎终于理清了他们家的这些关系。

    难怪裴宗会说她是裴家的孩子。

    原来是这样。

    有了上次齐心的事,总部的人再次看到黛,心里不禁都会觉得毛毛的。

    上一次大家都看到k是怎么维护她的,现在,k又亲自去把她接回来。

    她在k眼中的地位,可想而知。

    一个熟悉的人影藏匿在人群中,眼中的恨只增不减。

    裴伊月最熟悉的就是这种目光,她淡淡的瞥了一眼,就见那人侧过身,躲开了她的视线。

    “你先去k那坐坐,我去药室拿药。”

    说完,蓝佑直接朝着一楼地下室走去。

    裴伊月原本想跟他一起去拿,拿完她直接离开,可是k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

    “跟我上去,我还有话跟你说。”

    裴伊月不想,但也没办法违抗。

    更多的却是k没有先走,而是在等她。

    这么多年她何时不是跟在他身后,只有今天,他一直都走在她身边。

    这种超越了主仆的感觉羡煞了所有人,但裴伊月却不想得到这样的优待。

    休息室里,k脱下外套,将室内的温度调高。

    “我记得你怕冷。”

    裴伊月不做声。

    “第一年你任务失败,十二月的天气,我罚你在阴井里潜伏半个月,从那时开始你就怕冷,对吗?”

    “不记得了。”

    她不想在提到以前的事,她也不想再去回忆那些苦不堪言的过去。

    她第一次任务失败,不是因为她心软,也不是因为她学艺不精,而是因为她对魔鬼校场之外的世界感到了好奇。

    那时候她一心觉得是自己做错了,即便是接受惩罚,她也没有埋怨过任何一句。

    但如果她当时没有失去小时候的那段记忆,她是否还是会和当时一样乖乖被罚?

    在裴伊月说不记得的时候,k看了她一眼。

    “坐吧。”

    裴伊月选了一个离他最远的地方坐下。

    “有什么话您就说吧,如果可以,我想赶今天的飞机回去。”

    当她说想要急着回去的时候,k不禁想到她从机场出来时打电话的样子。

    他这辈子最骄傲的事就是培养出了她,而他最后悔的,却是亲手把她送走,以至于再也要不回来。

    现在的她叛逆越来越重,他真的害怕有一天她会完全不受控制,脱离他的手心。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快穿之救赎男配  重生军嫂在七零  六零小娇妻  神级美食主播  建设盛唐  贴身兵王  都市之时间主宰  1984之狂潮  极品巫医闯花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