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Unknown MySQL server host 'localhost' (11004)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web\www.ohsuzi.com\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70
A级盛婚:妻色撩人 346 让他死得其所 - U乐平台-U乐国际娱乐-U乐娱乐平台

346 让他死得其所

最近更新:
点击排行:
    警察局里,没人搭理古亦,硬生生的又让他坐了半个小时。紫you阁 w.ziyouge.

    “人呢?”突然一道声音,有点耳熟。

    古亦闻声回头,看到裴伊月,他一脸诧异。

    “小,小月姐?”

    跟在裴伊月身后进来的人还有白洛庭。

    裴伊月看了一眼古亦手上的手铐。

    “能帮他打开吗?”

    一个警员走过来打开手铐,古亦揉着自己的手腕站了起来。

    “小月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干什么了,他们干嘛要抓我?”

    “抱歉,你没干什么,是我在找你。”

    “找,找我?”

    找他要用这种方法吗?

    他差点吓死好吗?

    “心语出事了,她给你打过很多电话,可是你都没接,她现在情绪很不好,我想可能只有你能安抚她。”

    闻言,古亦脸色一变,急道:“她怎么了?”

    裴伊月低了低眸子,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还是先跟我去医院吧,路上跟你说。”

    ……

    医院病房门前,古亦突然停下脚步。

    裴伊月看了他一眼说:“我找你的目的你很清楚,你还可以考虑,如果你接受不了,我不勉强你。”

    古亦两手握成拳,他摇了摇头。

    “不是,我只是想知道,林风齐那个混蛋在哪。”

    裴伊月轻轻动了一下眼睫,“不清楚。”

    “我想宰了他。”

    “警察已经在找他了,他跑不掉的。”

    没错,他跑不掉。

    因为她不允许他跑掉,他做的这一切,必须付出代价。

    病房里,古宸也在,但是裴心语却不让任何人走近她。

    之前裴伊月还在的时候,她还会拉着裴伊月的手,可是现在,她完完全全的将自己隔离了。

    她坐在病床上,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腿,整个人瑟瑟缩缩。

    裴森明和丁芳华都没有办法,说什么她都听不进去。

    古宸看到古亦先是一愣,随后上前恼道:“你这段时间都跑哪去了?”

    “那你呢,为什么会让她变成这样?”

    古亦没有看他,话语中带着一丝怨恨和苍凉。

    他看着躲在床上直哆嗦的人,那种心疼,简直要了他的命。

    他小心翼翼的走近,裴心语却越抖越厉害。

    “别过来,别过来……”

    她的嘴里重复的喃哝着这三个字,可是不走近,谁都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随着古亦越走越近,裴心语的喃哝声就越来越大。

    最后,几乎变成了尖叫。

    “裴心语,你看看我是谁,我是古亦,我是古亦。”

    古亦抓着她的肩膀,不由她逃也不由她躲。

    他感受着手上传来的颤抖,他知道她在害怕。

    他心里恨极了自己。

    如果他没有不顾一切的离开,再她的身上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如果他早一点知道她在找他,他一定会回来陪着她。

    都是他的错,这一切全都是他的错。

    “古亦……古亦……古亦救我,他来了,他来了,救我,救我……”

    他就在她的眼前,可是她却仿佛失去了神志。

    听着她一声声的叫着自己的名字,古亦的心就像被刀割了似的。

    “对不起裴心语,是我不好,我不该走的,我答应你,我不走了,我以后哪都不去了,让我陪在你身边好不好,让我照顾你,没人可以再伤害你,相信我。”

    裴心语激动的叫嚷声逐渐的平息了下来。

    她虽然还认不出古亦,但是明显了,她已经不再像刚才一样抗拒他了。

    古宸看着他们两个,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原本,这些话都是应该由他来说的。

    可是他却没有勇气,更没有信心。

    也许他真的不再抵抗裴心语了,但是出了这样的事,他却不能保证自己一点心理障碍都没有。

    他很愧疚。

    他也很抱歉。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古家,她也不会遭遇到这些。

    一旁,裴伊月转身看了白洛庭一眼,两人走了出去。

    “你今天还没换药,刚好在这,你去找傅里吧。”

    “你呢?”

    折腾了一整天了,白洛庭总感觉她会做点什么。

    这会儿她想把他支开,白洛庭预感,她一定是耐不住了。

    裴伊月淡淡垂了垂眸。

    “我有点事,很快回来。”

    果然。

    不过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直白的跟他说她有事要做,虽然她没说是什么事,但是白洛庭应该也猜得到。

    “小月,其实,有些事你可以跟我说的,我们一起去难道不行吗?”

    一起么?

    要他看着她去做那些血腥的事吗?

    不,她做不到。

    即便她相信他,即便他真的猜到了什么,但,这跟让他亲眼看着那个冷血无情的她还是有区别的。

    裴伊月弯起嘴角笑了笑。

    “我很快就回来,你回家煮好饭等我吧,我饿了。”

    最终,裴伊月还是一个人走了。

    白洛庭没有拦她,也知道拦不住她。

    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无能。

    也许安希颜说的对,他连一个丫头都看不住。

    面对她,有的时候,他真的无能为力。……

    ——

    木屋里。

    刚一走进,就闻到一股令人作呕的烧焦味。

    裴伊月皱了下眉,看了一眼坐在桌子上晃荡着两条长腿的杭子速。

    “怎么样了,人死了没有?”

    蓦地,杭子速从桌子上跳了下来,笑眯眯的走到裴伊月身边。

    “你来了?人没死,好着呢。”

    “……”

    好着呢?

    裴伊月瞥了他一眼。

    被他玩了一天的人还能好?

    看着被绑在凳子上几乎奄奄一息的人,裴伊月走过去,看了一眼一旁的那些小弟。

    “把绳子给他解开,你们都出去吧。”

    捆着林风齐的绳子解开那一瞬,林风齐整个人哐当一声倒在了地上。

    没人去管他,青雷社的人全都按照裴伊月的吩咐离开。

    裴伊月手朝旁边一伸。

    杭子速很有眼力见的递过去一把他的小匕首。

    林风齐流血过多,再加上下身活生生的被杭子速烧成肉干,他感觉自己就快支撑不在了。

    “你,为什么……”

    林风齐开口,已经有气无力。

    裴伊月睨了他一眼,眼底如万年寒潭。

    “我说过,离我远一点,不过你好像听不懂我的话。你问我为什么,你昨天做过什么难道这么快就忘了?”

    他当然没忘,但是他却不懂。

    “她是裴家人,裴家那么对你,我这么做,也是帮你。”

    “帮我?”

    裴伊月冷笑,毫不领情。

    “你觉得我需要你帮?林风齐,你在挑衅谁你心里有数,说的这么冠冕堂皇,你觉得有意思?裴家怎么对我那是我的事,好歹我现在还姓裴,你就敢对裴家人下手,你胆子可真大。”

    话落,手里的匕首倏然向下一甩,直接穿透他伏在地面上的手背。

    那动作,凌厉的惊人。

    一声尖叫,守在木屋外的人不禁一吓,瞬时面面相窥。

    看了一整天杭子速那熊孩子的玩法,他们好想看看他们老大到底是怎么玩的。

    真是可惜!

    “速,让我看看你最近的手法。”

    说着,裴伊月转身,走了几步。

    闻言,杭子速一乐。

    “是师傅。”

    杭子速出手的速度极快,扯着林风齐的胳膊一扭,接连两声脆响。

    “不够力。”

    裴伊月没有回头,光是听着声音就下了定论。

    话落,杭子速抬膝,在他背上用力一压,那条手臂整个以扭曲的状态被掰断。

    裴伊月轻轻蹙眉,“出手太慢,继续。”

    林风齐已经连叫的力气都没有了。

    疼,他也只能忍着。

    裴伊月从来都不做折磨人的事,这样的事一向是杭子速喜欢做。

    可是这次不同,她也想尝试一下慢慢把人折磨到死是什么滋味。

    杭子速拎起他的另一只胳膊,一扭,一压。

    动作比刚才快了一倍,林风齐的胳膊瞬间就被扭断。

    林风齐已经晕了过去。

    杭子速嫌弃的拍了拍手。

    “师傅,怎么办,要不要把他弄醒继续?”

    “不用了,我没时间在这慢慢跟他耗,看一下他身上有没有毒针,送他走。”

    “毒针?这也太便宜他了。”

    杭子速不怎么乐意,他还没玩够呢。

    “用他自己的武器杀他,他也算是死得其所,别用我们自己的方式杀他,毕竟是k派来的,给他点面子。”

    杭子速不情愿,还是觉得这么做太便宜他了。

    但裴伊月话既然说了,他而已不会去违背。

    “知道了,不过这尸体要就留着吗?”

    闻言,裴伊月犹豫了一下说:“留张脸就好了,其余的,你随意。”

    ——

    第二天,林风齐的尸体出现了。

    但让人意外,他的死法实在是太残忍了。

    他主要的死因是因为中毒,但身上却有无数的外伤,而且每一种对他来说都是不同的折磨。

    事情又跟裴家有关。

    刑天柯带人去到案发现场,想看看是不是同样也跟黛有关。

    但是当她看到尸体后,第一个就否决了这样的想法。

    这绝对不是黛。

    她跟了她这么多年,太了解她的手法了。

    她绝对不会用这么复杂的方式来将一个人折磨致死。

    可是,她不知道的是,裴伊月就是知道他们了解她,所以才故意找来杭子速把人交给他玩。

    白洛言现在怀疑她,只要是北城出的命案,他一定会第一时间怀疑到她的身上。

    既然如此,扰乱他们的视线又有何难?

    如果她那么好抓的话,她恐怕早就死了一百回了。

    ——

    古亦在医院陪了裴心语一整晚。

    裴心语中途睡了一会,却睡得不安。

    病房外。

    “古亦,我想要你一句实话,你是不是喜欢裴心语?”

    以前古亦从来不敢坦诚的说出这些话,可是现在,他觉得过去的他好傻。

    他一直都在说裴心语傻,但最起码她比他勇敢。

    她敢于说出自己心里的喜欢,而他,永远都只会藏在心里。

    “是,我喜欢她,从很久以前我就喜欢她,可是,她喜欢的人是我大哥。”

    “她喜欢的人是谁也许连她自己都不清楚,从小她就顶着跟古宸的婚约,也许在她的潜意识里,她就是应该爱古宸的,可是他们现在离婚了,她已经学会放手了,你有想过她放手的理由吗?”

    她放手难道不是因为她累了吗?

    如果她真的有理由,那么,这个理由会是他么?

    古亦不敢说,也不敢确定。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与其说不明白,倒不如说他想听一个确切的答案。

    “你明白我的意思,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你消失这么多天,她给你打了无数了电话,难道这还不能说明什么吗?古亦,我知道让你接受现在的心语对你来说不公平,但如果你不能接受,请你现在就离开她。”

    闻言,古亦一怔,愕然的看向裴伊月。

    “实话跟你说了吧,她现在这样的状况根本没有办法像以前一样正常生活,我有个方法可以让她忘记这一切,同时也会忘记这二十年来所有的记忆,但这个方法不是永久的,也许可以维持二十年,也许可以维持三十年,也许她以后想起来还是会很痛苦,但最起码现在她会好过很多。如果你愿意接受这样的她,我希望你可以确定下你们的关系,如果你不能接受,那么以后就再也不要出现在她面前,因为她不会再记得你。”

    裴伊月没有想过逼他,毕竟这是关于他一辈子的事。

    裴心语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一切。

    发生了这种事,她找的人不是古宸,而是古亦,她心里真正喜欢的人是谁,已经很明显了。

    如果他嫌弃她这具残败的身子,裴伊月能做的,就只有让她忘记这一切。

    “你可以考虑两天,这两天我不会过来,你好好照顾她。”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最新入库: